虚云和尚(八十一)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八十一)




虚云和尚(八十一)

作者:冯冯



八国联军占据了紫禁城,宫女恐遭洋兵凌辱,纷纷投御河自杀,上千具尸体塞满了河渠,几千具尸体载浮载沉于中南海与昆明湖。那些逃走不及的宫女,被洋兵捉到,就在宫殿内轮奸杀剐。那些洋兵在皇城内大肆杀人,拼命掳掠宫中的珍宝。联军统帅德军总司令瓦德西中将,高据于太和殿黄金宝座上面,踌躇满志。


「原来做中国皇帝这么大排场。」他笑顾左右各国将领而言:「这宫殿奢侈豪华,就算是我们威廉大帝的皇宫也不及中国皇城的奢华呢!」


俄军司令普柯林洛夫抬头仰望殿顶的金碧辉煌藻井,笑道:「即使我国圣彼得堡皇宫的宫堡,也不及北京紫禁城啊!」


法军司令贝蒙少将笑道:「拿法国凡尔赛宫来比北京紫禁城,也似乎相形见绌呢!看这些豪华皇宫的结构和设计,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英军司令西摩尔中将说:「拿白金汉宫来比北京皇宫,也大为逊色了,可是慈禧太后徒有这种奢侈豪华举世无匹的湖山宫殿,她却远不及我主维多利亚女皇的雄才大略了!」


俄军司令说:「慈禧假如能比得上维多利亚女皇,还轮得到你我今天踏上这金銮殿么?」


英军司令西摩尔哈哈大笑,说道:「慈禧如能比得上贵国凯撒琳女皇,今天我们也别想在紫禁城内一过中国帝皇的生活啦!」


奥国司令富克说:「这颐和园昆明湖的美景诗意,真是令维也纳皇宫御苑失色了!我们真是幸运得此湖光山色的宫廷来避暑呢!」


日本司令福岛安正说:「敝国天皇皇宫御苑建筑结构,据说模仿中国长安唐代宫阙,庄严幽美,但较之北京紫禁城,日本皇宫则显得朴实无华了。」


意大利公使萨尔瓦葛说:「罗马宫殿之宏伟,举世钦羡,但是纵然宏伟如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也不及这太和殿的气派呀!」


各国指挥官与使节在紫光阁举行会议,划分各国势力范围,和怎么进一步榨取中国的利益。


这时候的各国,有瓜分中国的野心,但是各国都知道以此数万之众,目前尚无足够力量来实行瓜分占领全中国,当前唯一能够做到的只是占据京津一带,而且,各国之间互相疑忌,惟恐他国得占利益多于自己,尤其是恐惧俄国与日本出兵独吞中国,以致自己失去利益。美国彼时兵力最弱,路程最远,更是最怕日俄占领中国,于是美国公使在会议上重申海约翰的「中国门户开放政策」反对各国长期军事占领中国。


美国公使泰勒说:「美国对中国并无占领领土之意念,也希望各国仍然共同尊重中国的主权。中国现时东南各省均拥有强大军队,汉人强臣如李鸿章、袁世凯、刘坤一、张之洞等,实力雄厚,未可轻视,倘若各省联合起来勤王,我们八国联军未必能久占北京,更遑论分占全中国。所幸此次各省强臣分别通电表示中立与我等各国各不侵犯。我们应善加利用此一有利情势,尽速与大清朝廷议和,争取最大利益,直到适当时机,方议其它。」


各国代表听了,心里都有数,知道这是美国自问力有不逮参加瓜分占领中国,也知道这是要防止日俄独吞。英法德意奥各国,此时也自感未有力量足以瓜分并吞大清帝国版图,为了防止日俄就近独占中国,各国只得同意美国提议。日俄两国代表亦见此时时机仍未成熟,乐得表面上尊重美国,且先对中国吸尽精血再说。这正如有一种蜘蛛捉到了昆虫,先吸干液体才嚼食其躯壳。俄国尤其是别有用心,想另行布置来先行独占中国,此时且先进行集体吸血。


各国于是原则上同意与清廷谈和提出要求赔偿,不用说,各国都打算好要狠狠地敲榨清廷的了,各国于是分头进行开列最苛刻的要求,详细条款另外再开会讨论。


意大利公使萨尔瓦葛以会议主席身分说:「现在第一步先要找出大清帝国代表皇帝的大臣来。在未能找到有资格的人选之前,最少要找人临时与我等合作维持北京秩序及供应粮食,相信仍有不少大臣留在北京吧。」


联军饬令其译员带了洋兵去找那些王公大臣,那知道,王公大臣都已逃光了,逃不动的也纷纷自杀了。


首先殉国的是大学士徐桐,他是最守旧最排外的大臣,一听到洋兵攻陷内城冲往紫禁城,他就穿上朝服,摆上香案,望阙而哭拜,对三个儿子说:「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是大清首辅,今日朝廷兵败,国家遭难,我无能挽救危亡,有负朝廷眷顾之恩,我未能效文天祥之举义兵杀敌,又无力手刃毁我中华文化之洋人,我心痛之极,只有以身殉国,免遭洋兵之奴役欺凌。」


三子与家仆均大哭叩头劝阻。徐桐怒叱曰:「读圣贤书,所为何事?今日国破身亡!我岂可不死节?你等休得误了我一生大事!」


徐桐整齐衣冠,望阙再拜,哭道:「慈圣,皇上,请恕老臣不能杀洋人啊!洋人破京灭国,今后洋夷之风将毁我中华传统文化圣贤之道了!苍天罔极!此恨怎消啊?」


徐桐挥袖令儿子与家人退出掩门,在家人大哭声中,他已投环自尽了。


133.jpg


清廷宗室之中,翰林寿嵩,乃是支持西学为用的,一向被徐桐等儒学之士视为大逆不道的「新派假洋鬼子」,怎料他一听到洋兵破城,他也投环自杀殉国了,留下遗书说明:「讲西学者,所以用西学之长救国而已,非降于洋人也,今日洋人亡我大清,我当殉国以明志!」


宗室蒙古状元崇绮,只身跟随荣禄随圣驾西走,崇绮之夫人是满洲贵族乐佳氏郡主,听说洋兵联军已破京攻打紫禁城,她就命家仆在后花园掘了深坑,聚集子孙家臣,在坑旁设香案望阙叩拜,哭道:


「今日国破家亡,洋兵陷京,已攻入大内,我家世受国恩,忝为贵胄,岂可任由洋兵来凌辱?今日唯有同赴死节以保清白而已。」


夫人言罢,首前跃入土坑内,儿子散秩大臣葆初,大哭着叫道:「娘亲且等儿子!」也跃下土坑内,跟着,孙子、媳妇、孙媳、家臣多人,都纷纷跃下土坑追随殉节。


「铲土埋!」夫人在坑底向上面的家仆厉声哭叫:「还等什么?」


家仆无不痛哭,不敢动手。


夫人叱道:「还不动手?」


家仆不敢再违命,数十人铲土抛下两坑中,夫人与全家数十口都活活地给泥土活埋了,联军洋兵破门而入之时,只见一些仆役跪在土堆前面痛哭。


洋兵的译员问:「你家主人呢?」


家仆哭道:「都活埋死在土坑下面了!」


译员对洋兵军官说:「这家全都活埋自杀了!便宜了他们——这崇绮是力主杀尽各国使节洋人的,他自己跟太后逃了——」


「汉奸!」一名家仆指着译员大骂:「卖国求荣的奸贼!我家主人一门都是被你们这些卖国贼害死的!」


洋兵军官问:「他说什么?」


译员说:「他骂你们德国人都是禽兽呢?」


洋兵大怒,一轮乱枪打死了那些男仆,又搜查全府,抓出了一些丫环仆妇,就在大厅凌辱,然后挥刀斩成数段。


北京城内,到处都是八国联军洋兵挨家搜查妇女,虽三四岁稚女亦不能免,八十老妪亦遭奸辱!四万之众的洋兵,好像是出槛的一群狮虎,到处伤人,征战数月的精壮洋兵,素来就淫乱,何况此时已久旷,又是征服者,又心怀仇恨,怎不纵情杀害中国人民呢?


可怜中国老百姓,怎样也难逃这些悲惨命运!先受义和团的滥杀,继受董福祥甘军的掳掠,如今又受到四万多洋兵的仇恨杀戮!北京与天津的八国联军统帅,非但不约束士兵,反而故意纵容鼓励他们恣情报复,于是满城都是洋兵横行残暴杀人了。同时,洋兵又大肆劫掠各处宫殿与寺院的文化密藏与金银珠宝,运回其本国牟利。这八国联军的暴虐残酷,更甚于义和团暴民!德日俄英法各国军队官兵尤为残暴,美国与奥意的军队则因为人数较少,暴行较为不显著。后世有些史家心存偏袒,每称美军并无暴行,其实,在那战争混乱之下,八国联军每一国官兵都已经失掉了人性,何况又都满怀深仇呢?洋人只知中国人杀了他们的公使和教士,就恣意尽情屠城报复,哪里还有半点怜惜?哪里还讲什么道德?哪分什么是义和团,哪些是良民,谁是无辜?


北京城内居民,惨遭四万洋兵残杀者数以万计,妇孺惨遭洋兵强暴肢解者,数也数不清。那些妇女纷纷自杀,投井、投河、上吊、服毒,家家哭声凄惨,户户都有死尸,许多人全家老幼男女都自杀,以免受到洋兵侮辱,整个北京城已经变成了鬼域死城,那些苟活幸存的居民也都朝不保夕了。城内缺乏粮食,那些躲藏在地窖的居民不敢出来觅食,饿死的不知多少!十天八天下来,粮荒越来越严重,甚至于八国联军也感到粮秣不继了,屠城暴淫了十天,他们也出尽了气,报复得心满意足,也不免有些厌倦了,同时也需要就地征取粮食,瓦德西将军与各国统帅就更加催令部下带了译员到处找寻有身份的官民来出面维持地方秩序,为此缘故,各统帅也稍微约束了部属的暴行,北京城内才逐渐恢复平静,那些居民也渐渐的敢出来露面干活觅食。


这天北京八大胡同的一些妓女与商民从躲藏角落陆续出来,都说:「现在稳定一些了,可是没有粮食,又不敢出去,不如找赛金花去跟洋人说说情吧,她通晓洋文。」


134.jpeg

赛金花


赛金花原是大清驻德国公使洪钧的侍妾,原名傅彩云,本是苏州名妓,被洪钧娶去为妾,洪钧出使德国时,原配夫人不愿出洋受洋罪,于是他带了傅彩云到柏林赴任,对外就称是洪夫人。在驻德的数年期间,彩云以公使夫人身份周旋于外交人物之间,她颇有艳色,工媚善惑,颠倒了不少洋人,她又聪明,学会了些少德语,更学了西方贵妇气派,引得好些洋人向她追求。她爱上了一个德国陆军中尉瓦德西,与这个英俊的军官暗中搭上。


后来洪钧回国,不久病殁,彩云不见容于洪家,也不甘寂寞,她就在北京八大胡同重张艳帜起来了,她做过公使夫人,出过洋,懂洋话,不用说,艳名大播,而她一向的嫖客自然也以东交民巷的洋人为多。相反地,中国人那时仇外,更瞧不起这个专接洋人嫖客的妓女,故此很少中国人上她门来的。彩云一向也得不到妓女们的尊重。在义和团动乱期间,她还得躲藏起来,否则她老早就被拳众杀死了呢。


联军占京之后,她才敢出来重开艳窟接些洋兵嫖客。由于她曾是公使夫人,不少洋人官兵慕名来嫖,她的生意特佳,忙得应付不过来,这天她家客厅坐着十多个洋人小军官在等候她的服务,她自己在房内忙着应付一个德国军官,女仆来叩门说那些姊妹淘有急事要见她来了。


她想不到这些素来瞧不起她的妓女突然会来访。几十个妓女一见就立刻跪下来叩头了,乱叫乱喊:「金花姊姊,您得救救我们姊妹呀!现在只有您一个人救得了我们活命了。」


赛金花一看,心中就明白了,她是个心肠良善的女子,她也不再介蒂于众人对她一向的歧视鄙视了。她就说:「大家姊妹淘,有什么话不好说呢?何必行此大礼?快请起来吧!但凡我做得来的事,我无不尽力的。」


「如今北京城里情形,不用我们多说,姊姊也知道的了。」众妓女说:「再这样下去,我们饿也饿死啦!金花姊姊您无论如何得救救我们!」


「你们要我介绍些洋兵给你们是么?」金花说:「这还不容易?反正我一个身子也应付不了那么多客,大家一场姊妹,分些客人给你们是应该的,只要你们不嫌着洋兵腥臭就是了!」


众妓女大喜都说:「多谢姊姊,如今为了求活命,哪里敢再嫌什么洋兵呢?」又说:「还有一件事,求金花姊姊去跟洋兵管带说说情,给我们通行证出去办粮,保护我们勿受洋兵欺侮。」


金花说:「这事可有些难办,也只好姑且试试罢了,办得到不,可很难说。」


金花于是央求来嫖的德军小军官:「我听说联军统帅名叫瓦德西,不知是不是我昔年在柏林的旧识瓦德西中尉?可否请你带我去一见呢?」


那位德国军官应允了,于是就带了赛金花上紫禁城来请见瓦德西。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