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八十二)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八十二)





虚云和尚(八十二)

作者:冯冯




「一个中国女子,骑着马,身穿西方服装,自称认识我,说着德语,前来求见。」瓦德西中将感到好奇:「这是个什么人呢?」又对部下说:「现在我们正感到缺乏译员和中国地方人士联络,要办粮草什么事都得不到中国人合作,既然有这么一个女子来求见,也许她可供我们利用呢!好吧!传她进来!」


瓦德西看见的是一位徐娘半老的美丽妇人,她面戴黑色西方面纱,头戴黑色西帽,身穿全套黑色西洋礼服,裙长曳地,颈佩一串人造珍珠,她不施脂粉,淡扫蛾眉,面含戚容,她款步而来,婷婷袅袅,风度不凡,美艳有如一朵黑色郁金香,殿中大小军官无不看得色授魂与,个个都诧异,这北京城中怎么出现如此艳丽大方的娘们呢?瓦德西在内室不由地从座位上起立来迎接了。


领引金花进来的那位德国上尉向将军碰响了马靴后跟,朗声报告:「将军!让我介绍大清帝国前任驻德公使洪夫人!」


134.jpg

赛金花与洪钧


瓦德西中将看得着了迷!他慌忙微微碰靴跟向赛金花鞠躬:「夫人!很荣幸!」


赛金花知道对付这些洋人军官必须摆足贵妇派头,不能露出贱业的贱相,她故作娇贵傲慢,微伸出戴着长长黑手套的玉手给瓦德西。


瓦德西轻轻捧吻了她的柔荑,那一阵法国香水气味和她的女性娇柔傲慢,把他整个立刻就征服了。


「夫人!」瓦德西中将晕淘淘地说:「你说认识我,真是荣幸,我们曾何时会过面呢?」


「将军!」赛金花甜蜜地说:「我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我以为您是我十年前在柏林中国公使馆居住时候的一位好友瓦德西中尉,原来您是另一位瓦德西先生,很抱歉!」


瓦德西中将此时已经五十七八岁,当然不是金花十年前在柏林的二十六岁情人瓦德西中尉了。赛金花其实还未进宫以前,老早就打听出来了。


瓦德西将军双手捧着赛金花的玉手,笑瞇瞇地逼视着她:「这是多么可爱的错误呀!假如不是我有幸与你那位年青英俊的好友同姓,我哪得机会会着这么美丽的女子呢?」


瓦德西将军忆起了傅彩云在柏林社交圈的艳闻,他说:「夫人!正当你在柏林社交圈中红得发紫颠倒皇室皇族之时,正当你与你的年青英俊的好友瓦德西中尉的罗曼史艳传柏林之时,我还在法国前线督战呢!当时很不幸未能一亲夫人芳泽,今日方得会面,真是荣幸极了!怎么?你还在怀念小瓦德西么?」


赛金花轻笑道:「将军!是的,我还在怀念小瓦德西,我怀念他到了极点,所以今天才赶来,以为可以见得着他。」


瓦德西邪笑道:「见到我不也是一样么?我也是瓦德西呀!虽然我比不上你的小瓦德西年轻英俊!」


金花笑道:「瓦德西!这名字我听见就着迷了呢!更何况将军比小瓦德西更加成熟,更加魁梧英俊温柔体贴呢?能见到将军,真是足慰我对小瓦德西的十年苦苦怀念了!」


瓦德西中将恨不得立即就占有赛金花,那急色情形,他的部下都看出来了,纷纷告退。瓦德西笑问:「夫人!你虽真善于说谎!可是我已经被你迷住了,我多爱听这些美丽的谎言啊!我也不在乎你到底是怀着什么真正的目的来见我的了!我知道你来必有所求,并非真的是以为我是小瓦德西,你不妨明说吧!只要你愿意陪伴我在这紫禁城中度过我寂寞的日子,我是极愿意为你效劳的。」


「将军,」金花笑道:「您太好了!不过,既然您看穿了我,我也不能再伪装是什么公使夫人来瞒您了,我实在只不过是一个妓女,今天是来求情的。」


瓦德西也不吃惊,他反而笑道:「夫人!我很喜欢你如此坦率,这使我更加爱慕你了!我深信你的丰富经验,将会使我更加快乐呢!快说,你想求什么情呢?」


金花说:「将军!联军攻占北京,各国士兵强奸掳掠,闹了十多天,也该闹够了吧?义和团曾经杀了贵国公使,你们尽有权利要求大清政府赔偿道歉,也尽有理由大肆报仇,可是已经杀了
十几万人,奸杀了数万妇女,这杀仇可以算是报足了吧?我想恳求将军您下令制止士兵再继续胡闹下去了,我今天是为民向您请命!假如你的士兵需要女人,我可以请八大胡同的姊妹淘来任由你们享用,可是我要求求您,别让士兵在外面再强奸暴虐那些良家妇女了,也别再多滥杀无辜了!这北京城并非人人都是义和团呀!老百姓受义和团暴虐也够苦的啦!我想求您给无辜的老百姓一条生路,如果您肯答应,我这一条身子,又值得什么?您喜欢要我侍候您,我是没有不愿意的。」


瓦德西热情注视着她,摇头笑道:「夫人!你真是一位奇女子!你愿意牺牲你自己来挽救你的同胞!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在我眼中,你依然是公使夫人!我爱你更多了!夫人!你愿意做我的皇后吗?现在我是临时的大清皇帝了!」


「将军言重了!」


瓦德西注视她问道:「我没想到中国会出现像你这样的奇女子!你太可爱了!告诉我,你这样来求我,纯粹是出于爱国心么?」


金花说:「谁不爱自己的国家呢?我一个弱女子,能为国家做什么?不过只是尽尽良心罢了!我来求您,也明知未必得到您的恩惠,我很明白德国人的个性,公私分得很清楚,你不一定会采纳我的请求的。可是,我明知我无望,仍要来见你,因为我从小拜奉佛菩萨,不忍见到杀人的悲惨!」


瓦德西笑道:「不错!你猜得对了!我身为德国皇帝的大将,凡事自以国家利益为前提,我纵然钟情于你,我也不会为你而改变我的责任的!我希望你以后不可向我提出国家交涉条件讨价还价的请求,我断不会被你所左右的。」


金花说:「将军,我没有资格介入国家大事谈判,那些是大清大臣的事。我也没有足够的智识和德文中文来谈这些大事,您放心!我只是为民请命而已,只是求您制止士兵烧杀奸淫我的同胞,如果你俯允,我虽死无憾!」


瓦德西邪笑道:「也许是你用你的方法杀死我呢?我可没本事杀死你!你求的事,我本可置之不理,如今我可是破例答应你了!你该怎么报答我呢?」


赛金花故作含羞转开脸,却又回眸一笑,瓦德西再也等待不得了,他说:「你必定还未来过这座慈禧太后的寝宫仪鸾殿吧!让我带你去参观太后的龙床!」


金花也不推辞。太后的象牙龙床轻纱帐内,瓦德西与赛金花从此每夕倚偎。瓦德西果然下令严禁联军士兵胡闹,事实上也不能说全是赛金花之功,瓦德西与各国将领也正打算管束一下联军的暴行开始安民。金花适逢其时罢了。瓦德西说得好,他怎会受金花左右?


不过,赛金花也的确尽力维护北京百姓。金花时常出去替瓦德西接洽商民为联军铺路办理征收粮食,由于她与妓女们的社会关系够广,而且她也颇肯为人向联军说情求助,所以北京人都喜欢她。瓦德西宠爱赛金花,各统帅也自然地给她一些面子。她向瓦德西为人说项的小事,瓦德西也无不乐从的。比方说有京民被联军抓了去,家属来向金花求情,她就向瓦德西恳求,瓦德西也都肯放人的。那些商民来央求金花帮忙向联军取得通行证,联军也都给她的。


赛金花这时俨然成了北京全城居民的救主,每逢她出现,她喜欢穿了德国女子的骑装,长马裤,长马靴,紧身西装褂子,白色衬衫,领结白色花式丝巾,戴西帽,脸挂薄纱,骑马手执小马鞭,后面跟着四个德国骑兵,高大雄壮,十分恭敬服从,她纵马过市,市民就都知是赛金花来了,都齐来求她向洋人求情。


「赛二爷!」市民争着来躬礼下拜:「赛二爷您好!」


「赛二爷,您行行好!救救我一家……」


「赛二爷,您真是活菩萨!」


赛金花没有不为人们尽力的。她的芳名越传越响,人们赞叹着:「谁想到一个风尘女子居然这么够义气,这么爱国为民!」


自然也有人背后在骂她的:「什么东西?还不过是一个专跟洋兵睡觉的臭婊子罢了。」


那些王公大臣守旧的都暗中骂她:「这样一个妖精烂货,与瓦德西玷辱了仪鸾殿!」


传言是跑得很快的,北京赛金花仗义挺身为民请命,故事很快就传遍了。逃难中的王公大臣也听到了。


庆王与诸王说:「想不到京里今日竟要靠一个贱女子来保民命!真令人惭愧无地了!」


德清和尚合十说:「这女子能够挺身而出为民请命,纵然洋人未必就是听了她的话,她的心地也就可贵啦!」


赛金花不错是个卖身给洋兵洋官的下贱妓女,可是她若不献身,又怎能获得瓦德西与各国将领官兵给予她方便呢?她怎能进言求情挽救难民生命?如此说来,赛金花的淫乱宫廷,说她是淫行,倒也可说她是以身布施了!若为慈悲故而舍身,她又怎能算是淫行呢?


德清和尚为她而念佛,他也为北京城内身陷洋兵魔掌的老百姓而祷求佛佑平安。他骑坐在马上,随着难民人潮西行,他一直在马背上念佛不停。


「诸天佛菩萨啊!」他祷求着:「请庇佑那些不幸身陷京城的众生平安无事罢!别让他们再遭洋兵屠杀罢!」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