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八十六)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八十六)






虚云和尚(八十六)

作者:冯冯



天气越发炎热,城外的饿尸残骸越来越发臭了,腐臭随风吹入城中,中人欲呕。几天之后,瘟疫发生了!城外原野遍地都是死尸,奇臭冲天,苍蝇数以亿兆计飞聚尸体,饿鹰野狗任意噬食活人与死尸,从城上望出去,数十万灾民已经倒毙了一大半,尸骸遍山漫野!各地电报也传来了!」


陕西山西两省都受到了瘟疫袭击。长安城内也纷纷有人倒毙,人心惶惶,都在抚院前面呼吁叫喊。


慈禧太后召见各王公大臣。她忧心道:「洋兵占我京畿宫禁,残杀我子民,谈和又未有消息,这甘陕突然又闻大旱饥馑瘟疫,我闻说灾民竟至生吃尸肉,我朝灾难惨重至此,你们也得想些办法出来呀!首先总得救济灾民,否则灾民作乱攻入长安城内,你我大家也没命了。」


岑春煊奏曰:「皇太后,微臣已奉旨在城内开设粥厂施粥,今已有八处施粥厂,各地佛寺僧尼均自动出来担任煮粥施粥救灾,但长安府库存粮缺乏,城内百姓军兵,也最多只可支持十日了!吴永催粮,至今未回,臣实无法赈济城外各地灾民。」


太后泣下道:「莫非这真是天意要灭亡我朝么?为何灾祸连迭而至?闻报如今城外和甘陕各地都因饿死尸首太多,无人掩埋,已经发生了瘟疫了!我们坐在这行宫内,束手无策,莫非真是等待灭亡么?」


岑春煊奏道:「皇太后,这些都是天灾劫数,人力难以挽回。微臣窃思,唯有请太后驾临卧龙寺亲祷上苍,又请德清法师祈祷天降大雪来息灾,方得有救。」


太后说:「我理当拜佛忏悔。你所奏请德清和尚祈祷天降大雪消灾,也说得不无道理。确实如今无粮无药,怎能消除瘟疫?也唯有天降大雪来才消得瘟疫了,只是,现在是闰八月,炎夏之际,哪得有大雪来呢?」


岑春煊奏曰:「德清法师道行高深,一路随圣驾来此,为太后皇上念佛祷安,不是屡有奇验吗?微臣深信也必可祷得大雪息灾,望太后降旨谕令他祈雪吧!」


太后说:「我也没别的法子了,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罢!你传我的旨意下去,叫德清法师来,待我问问他。」


德清奉召,跪伏在墀下:「微臣衲子德清参见皇太后。」


太后温语说:「法师平身罢!我叫你来有事。岑大人推荐你代我祈求天降大雪消除瘟疫,这件事你可做得来呢?」


德清慌忙奏道:「皇太后既有懿旨,微臣自当尽心祈求佛祖菩萨保佑,亦深信佛菩萨必会怜悯众生灾民悲惨疾苦。惟臣本身并无神通法力,只有竭诚祈求而已,成败难以预料。」


太后说:「你尽量去祈求罢。成败在天,你就是求不来大雪,我也不会降罪于你,我只好怨命罢了!这叫做没有法子死里求生的唯一法子。」


德清谢恩:「既如此微臣遵旨,即刻返卧龙寺准备,恭请皇太后进香。」


太后说:「你去安排罢,明日我来上香。」


太后带了皇帝亲临卧龙寺上香,谕令德清国师祷雪消除瘟疫,轰动了全长安城内外,太后上了香就回行宫去了。德清和尚奉旨祈雪,他有生以来从未祈过雪,连雨也未祈过,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东霞长老说:「德清,今天这件差事可真难当了!除了当日晋朝道安法师祈雨成功获得朝廷与万民拥戴,至今千余年来,更有谁个和尚敢接下祈雪的御差?这份祈雪差使,可说是佛教空前的大事了。你若求得天降大雪,不用说,是大振佛法!若求不到,今后佛教也就完了!你得尽心诚求啊!」


德清说:「长老放心!太后已说过,求不到雪,也不会降罪的。」


东霞长老说:「纵然太后不降罪,我佛教也失尽威灵面子啊!」


德清道:「我也只有竭尽诚心祈求罢了,怎知道天意如何呢?」


东霞说:「你要什么?可要我领全寺打七相助?」


德清道:「施粥济厄工作要紧,长老与各法师不必分身来助我了。反正我也没有把握祈得大雪,不如都由我一人担当责任罢。」


德清和尚独自登上岑春煊叫兵丁搭成的露天木台,他就在那台上木板跪下来,向天伏拜。烈日当空,晒着他的头。


他拈香祝圣,上首白椎毕,执柱杖念祷文:


息灾会启。赈济宏开。自他咸利。冤亲等益。光同日月。量等太虚。天地以兹为覆载。日月秉此而照临。山岳以之为崔嵬。江河以斯为流注。圣贤以斯为化育。天人体斯为感应。阴灵仗此出苦难。冤雠了知得解脱。阵亡横死明此即超生。佛祖以此宏普化。众人以斯修济拔。某某以斯为方便。今日为皇太后与抚院岑公暨全体官绅。启建法会。讽经礼忏。设斋请法。仰冀诸佛菩萨。垂降祯祥。祈愿甲兵休息。旱疫消除。存增福寿。殒早超升。天下太平。民安物阜。(卓柱杖云):祇今释迦如来在柱杖头上。放大光明。其光清净。无增无减。光光互映。如宝珠网。尘尘普利。剎剎全彰。无量为一。一为无量。小中现大。大中现小。于一毫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普利群生。且道即今向甚么处见如来转大法轮。若向柱杖头上见。未见在。若向妙宝华王座上见。亦未见在。既不如是。毕竟如何见。(以柱杖卓一卓云):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恒沙众。即今护法诸仁者。请法饭僧。为祈所愿如意。祇如因斋庆赞一句作恁么道。(良久云):八方沾润无为化。四海讴歌贺太平。


文殊师利菩萨啊,观音菩萨啊!」他祷求道:您保佑那千千万万灾民吧!请让天降大雪来消除瘟疫罢!」


他竭尽虔诚来跪拜,他闭上了眼睛,泪水汩汩地溢流而出,流满了他的面颊,他在那毒热的大太阳下面,跪着整整一天。

1543460347959918.png










全长安的人都争看国师祈雪,人们只看见数十尺高台上跪着德清和尚不断向天膜拜。他的诚心或许也曾感动了一些群众,可是人人都说:「这老和尚不是白拜么?现在这盛夏大热天,天上连云影都见不到,怎会求得到大雪呢?」


又有那些平常就不信佛的人说道:「八月三伏天,叫老天下大雪,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七嘴八舌,有嘲有笑,也有讽骂的。那嚣扰使德清心中更加不安,他不怕祈雪失败被人嘲骂,他只担忧失败而无以消除瘟疫。个人的荣辱有什么重要呢?瘟疫蔓延各省造成千千万万人民死亡,那才是可怕!有些观众说:「这个老和尚可不作怪?人家道士祈雨也烧纸烧符敲钹舞剑念念唱唱,这个老和尚什么也不做,单独一个跪在台上。闭上眼睛,这算是什么祈祷嘛?」


又一个说:「还不是混骗的?他在台上闭目打瞌睡罢了!祈什么雪?」


「瞧他这副样子又不唱又不念,又不拜不舞,他祈得到雪?」又有人说:「那么太阳也会从西边出来东边落啦!」


德清和尚觉得自己修定的功夫还是不够,他听到那些闲言冷语,他心中还是不安的。是的,定力太不够了!他忖思道,我一定要摄心,身在嚣闹中也闻若罔闻才行,我必须笑骂由他,我必须专心祈祷。


又听到有人说:「这老和尚祈祷有什么用呢?世间哪里真有佛菩萨?」


「菩萨是有的。」有人说:「不过这瘟疫是天灾呀,菩萨也没有这么大法力消灾呀!」


德清虔念道:「文殊师利菩萨啊!您听到这些凡愚众生的愚昧无明之言么?菩萨啊!赐降威灵吧!好叫众生从今相信佛法无边,好叫众生因信除妄,从今多发菩提心!」


然后他继续专心祈求,他逐渐能够摒除那外界的嘲笑喧闹了。确实若能在喧闹之中也保持静定,那才是真正的禅定功夫呢!那真是太不容易达到的境界了!


德清和尚并不能一蹴而成地在万众喧声中进入静定,但是他的确做到逐渐地进入。他先好像听到那些人声变为瀑流奔腾,就像他到过的贵州黄果树大瀑布的声音,上闻瀑声而不闻其言语,再渐渐地,他听到的喧声变成了好像江河的奔流,他知道它仍然存在,可是那对他已经毫无存在的意义了。他好像一个终年坐落在水边的石头,淙淙潺潺对他已经是习以为常,久处而不闻了。他渐渐进入了「半知觉」的静定之境,他的心内大放光明,那光明不断扩展,使他感觉到心胸无比宽阔无比平静舒适,他也感觉到头顶放射着巨大的圆形金色光芒,他感觉到自己在金光虚空中飞翔!飞翔!他的意念仍然不断地念着文殊师利菩萨和观世音菩萨,他不断祈求着他们:「菩萨啊!求您大施大慈大悲降下冰雪消除瘟疫,挽救兆民生灵罢!」


他不知道自己从早跪到了黑夜,他看不见台下四周有御林军士兵守卫着他,台下四面都竖起了火把,火光照耀着那台上跪着的石雕般的德清和尚,多少人仍然在围观,可是夜深时,渐渐都散去了。


子夜,残月挂在天边,夜空星光闪闪。哪里有半点云影?观众都失望,全都走光了,守护的卫兵也不耐烦,都坐在台底打瞌睡了。


看来是没有希望的,的确,这八月里,怎么会下雪呢?


然而,到将近拂晓时分,奇迹出现了!天空开始飘着细小的雪花!没有人注意到它,那雪花越飘越多,渐渐地,黎明前的天空,满天都是白影,鹅绒般的大雪片,纷纷飘坠!一切声音万籁都变得寂静无声了,那大雪悄悄地无声地飘坠,积堆在城楼檐上,盖满了全长安的宫殿和民房顶上,铺白了大地,把一切树枝装点得洁白晶莹玲珑!整个长安都变成了白雪晶莹世界,处处都是琼楼玉宇!不但长安城内外如此,整个陕西山西河南地带都变成了白色的冰雪世界了!


白雪落在德清和尚的头上身上,他仍然未有知觉,他仍在定中,他认为菩萨已经大显神通了!他见到金光与雪影闪闪,可是他的身体一些也不感觉到寒冷。


那些卫兵都给冻醒了。大叫起来:「下雪了!啊!真的下大雪了!」


长安全城的人都惊异万分地跑到外面来仰望这夏天的大雪,捧起那冰冻的白雪。


太后在行宫中步出走廊,伸手接雪:「啊!真的下大雪了!这位德清和尚真的有点道行呢!」就对左右侍者说:「看看雪有多深了?」


李莲英去量了阶上积雪,喜孜孜叫道:「老佛爷!雪有六七寸深啦!还在下大雪哪!这一回必可扑灭瘟疫了!真乃国家之福!」


太后说:「莲英,你快传令下去,我要亲到卧龙寺去拜佛还愿,兼去拜那德清老和尚!」


太后在岑春煊与众将兵马保驾之下,乘坐御轿,冒雪来到卧龙寺前,那时雪地上已经跪满了好几千老百姓在向台上的德清和尚叩拜不停了,多少人流着感动的热泪。


雪越下越大,在白茫茫的雪影中,德清和尚仍然像雕像般跪在台上,合十闭目,一动也不动,他的头上仿佛冒着一些蒸汽,他的眉毛上积了雪,他的肩头也堆了雪。他完全不知道台下万民在向他膜拜,更不知道太后已经来到,他仍然在他的定境之中虔诚祈求诸天菩萨降雪,至少需要三五天的大雪才可扑灭瘟疫呢。他祈求道:「佛菩萨,文殊师利菩萨,观世音菩萨;请降三五天大雪挽救万民生灵吧!」


岑春煊要派士兵上台去召唤德清,可是太后阻止道:「岑大人,不要去惊动老法师了!」


太后就站在雪地,向着台上的德清合十拜了三拜,然后悄悄离去。


德清一点儿也不知道太后拜了他,他一点也不知道全长安的百万军民都纷纷向天膜拜,那些再不信佛的人,也都跪下雪地来拜佛了。


德清不知道万民围在台下四周拜他,人人念着观音菩萨圣号。


「谁说没有佛菩萨呢?」人们纷纷说。


德清一切都听不见,一切都看不见。他仍在定中,他心中只有一个永恒的念头,他祈求着佛菩萨:「文殊师利菩萨啊!观世音菩萨啊!我们需要更多的大雪,三天到五天的大雪!」


长安居民从未见过那么大那么深的雪,更从未见过八月天降大雪,现在家家户户屋顶上都积了一尺多白雪了,大雪还在不断降下!


原野上铺满了两三尺的白雪,数百里内,都是漫天大雪!


大雪下到晚上还不停,又下到第二天,雪深三尺,现在已经寒冷得人们都不敢出门了,没有人再来台下膜拜。只有德清仍然跪在台上祈雪。他不曾下过台,他不食不饮,不休不眠,日夜祈雪。慈悲与感恩混合的泪水潸潸溢出他的眼眶,那热泪却不是冰雪所能冻凝的。


1543461563266931.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四十九、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六十一岁(一九○○年)(上)

  予在江浙已住十年。又思远游。其目的拟再朝五台。后入终南修隐。遂离赤山。先到镇江扬州。朝云台山。入山东朝东岳泰山。东趋牢山。访那罗延窟。(即憨山老人海印寺)旋到曲阜。礼孔庙。孔陵。
  于西行道中夜宿一破庙。空无一物。只有一朽棺。其盖仰。知无人。即于盖上宿。夜半。棺中大动数次。忽有声曰。“我要出来。”问之。“你是人是鬼。”曰。“是人。”问。“是甚么人。”曰。“是讨饭的。”予乃笑起。让其出。状丑如鬼。问予是何人。曰。“和尚。”其人怒。谓予压其头上。几用武。予谓我坐棺盖上。你动都不能动。还讲打。其人气馁。自往小解后。还卧棺内。天将曙。予亦行矣。


5.png


  时义和团在山东各县。已有乱兆。一日于途中遇一洋兵。以枪相向。问“怕死否。”予曰。“倘该死汝手。任便。”洋兵见予神色不动。曰。“好的。你去。”予遂赶赴五台。行香毕。欲赴终南。以乱事日甚。仍退回北京。游西域寺。礼石藏经。于潭拓山访异行僧。至戒台寺礼飞钵禅师塔。红螺山参加念佛道场。游大钟寺。观姚广孝所铸八万七千斤铜钟。高一丈五尺。纽高七尺。径一丈四尺。外铸《华严经》一部。内《法华经》一部。以《金刚经》锁边。其钮《楞严咒》为永乐帝荐圣母铸也。回城南龙泉寺住。
  五月。团乱日炽。以“扶清灭洋”为号召。杀日本使馆书记。及德国公使。皇太后阴纵之。至本月十七日。竟下诏与各国宣战。京中大乱。六月天津失守。七月联军陷北京。时王公大臣。有住龙泉寺者。与予相熟。乃劝予偕伊等随扈跸西行。在兵荒马乱中。已无所谓“马随春仗识天骄”矣。日夜赶程。艰苦万状。行至阜平县。始闻甘藩岑春暖以勤王兵至。帝后大喜。乃护驾出长城。入山西雁门关。其地有云门寺。一老僧已一百二十四岁。帝赐黄绫。及建坊。又西行至平阳。遍地饥荒。人民以芋叶薯叶进。帝后食而甘之。至西安。帝住抚院。时饥民遍地。有食死尸者。谕禁之。四城设八施饭厂。大小村镇亦然。巡抚岑春暖请予至卧龙寺建息灾法会。佛事毕。东霞老和尚留住卧龙寺。予以驾驻西安。嚣烦日甚。潜去。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妙(心如)
恭敬顶礼师父!

发布于2018-12-08 18:21:57|回复


匿名
顶礼虚云老和尚

发布于2018-12-01 16:22:56|回复


匿名
过去虚云菩萨舍生忘死祈雪拯救众生, 现在仍有诸多师父们不畏艰辛求法普度有情, 时时祈请三宝及恩师,不生厌倦赐加持, 早日救度我等众生脱离苦海证得成就

发布于2018-11-30 13:37:47|回复


匿名
《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四十九、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六十一岁(一九○○年)中记载: ……又西行至平阳。遍地饥荒。人民以芋叶薯叶进。帝后食而甘之。至西安。帝住抚院。时饥民遍地。有食死尸者。谕禁之。四城设八施饭厂。大小村镇亦然。巡抚岑春暖请予至卧龙寺建息灾法会。佛事毕。东霞老和尚留住卧龙寺。予以驾驻西安…… 宣化上人的《虚云老和尚画传集》中的记载: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中的记载: 十三奇 祈雨息灾 庚子年五月,义和团的乱,一天厉害一天,以“扶清灭洋”为号召,杀日本使馆书记及德国公使。皇太后暗中纵容,至五月十七日竟下诏向各国宣战,京中大乱。六月天津失守;七月,八国联军陷北京,皇太后和光绪帝向西逃难。时王公大臣有的住在龙泉寺,请老和尚一并西行护驾,在兵荒马乱中,日夜赶程,艰苦万状。行抵达阜平县,才听到甘肃巡抚岑春暄出兵勤王。帝后大喜,出长城,进山西雁门关,那里有一所云门寺,寺内住一老僧年已一百二十四岁,帝赐黄绫及建牌坊。又西行到平阳,遍地饥荒,当地老百姓煮芋叶薯叶给帝后吃,帝后认为味很美。到西安,岑春暄请老和尚在卧龙寺祈祷雨雪息灾。佛事圆满后,雨雪交加,饥馑之灾渐息。老和尚以帝后驻西安,嚣烦日甚,乃秘密潜至终南山结茅,改号“虚云”以避熟人的耳目。

发布于2018-11-29 19:43:33|回复


宗心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顶礼大恩师父🙏🙏🙏

签名:宗心
发布于2018-11-29 14:48:50|回复


今佛
恭敬顶礼师父!恭敬顶礼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摩河萨!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1-29 12:54: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