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八十七)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八十七)




虚云和尚(八十七)

作者:冯冯




是偶然么?八月反常的大热大旱之间,突然天降大雪五天!数百里积雪五尺余,瘟疫病菌冻死了,瘟疫消除了,旱象也消除了。


或者仅仅是偶然巧合的奇迹罢?或者完全与佛菩萨无关罢?可是它偏偏发生在德清和尚奉旨祈雪消灾的第二天!


信佛的人更加因此而坚信了,不信佛的人也很多纷纷生信了,尽管还有些人讲什么子曰的大肆抨击,也尽管有些倾向西洋新科学的人说:热天下大雪只是偶然的巧合,却有更多的群众潮涌到卧龙寺来拜佛了,人人都争着要拜见德清老和尚。


太后的供奉赏赐仪仗队伍吹吹打打音乐,抬着数不清的恩典礼物来到卧龙寺,又赐黄绫,又挂红绸,大供斋品寿果,大施僧袍僧鞋,岑春煊奉旨代表太后与皇上前来上供,一时真是显赫无伦。


德清和尚数夜之间,盛名传遍了西京!王公大臣,文人学者,行夫走卒,天天都挤满了卧龙寺,烧香拜佛,亟求一见这位祈雪得雪的活佛神僧。


人人都说:「这位德清老和尚,可是真正的活佛菩萨降世呀!」又有人说:「这位德清老和尚,在台上作法,向天一指,雪就下来了!这是天上的天龙八部都听他指挥呀!」


又有人说:「这位老和尚,当晚腾空而起,在天上指挥天神天将降雪。我亲眼看到的。」


「老和尚不但会腾云驾雾,呼风唤雨。」有人说:「他叫下雪,天将就不敢降雹,必是降足了五天大雪,才徼的法旨!他还有移山倒海之能呢!」


又有人说:「老和尚那天晚上在天上和许多佛菩萨一齐施法降雪,观音菩萨在南海普陀山莲花座上,心血来潮,知道老和尚祈雪,菩萨救民心切,也不上妆,头发披散着,就腾云来到相助降雪了!」


「要知那秋天哪来的大雪呢?这都是老和尚有移山倒海的佛法,从南极把冰山移了来的,须知他乃济公活佛再世的呀!」


传说越传越离谱也越神奇了,把一个几天之前还饱受嘲笑的德清和尚,传说得变为神通广大的活佛,又传为济公再世。人们日夜都在卧龙寺大雄宝殿外等侯,一定要瞻仰活佛,又有许多人抬了病人来,放在殿前,恳求活佛医病。


德清本不愿这般地以神僧身份出现来惊世骇俗。事实上,他深感惭愧。他自问并非什么活佛神僧。他自知只是曾经竭诚祈求佛菩萨而已,他怎能居功?


他躲在禅房内,不敢出来,可是殿前的成千成千群众鼓噪不已,大喊:「德清和尚!」「德清和尚!」吵得满寺不安宁。


东霞长老来说:「德清法师,看样子你不出去见见他们是不行的。人家抬了病人来缩在殿前求你医治呢,你出去见一见吧!」


德清惶恐道:「长老!我又不会医病,我又没有法术,怎敢出去乱来呢?」


东霞长老说:「那么也得出去讲个明白!免得几千人日夜在此叫吵。」


德清无奈,只得出来,他与东霞长老刚出现,群众就都纷纷伏地叩拜了,有人泪流满面,哭哭喊喊:「德清活佛!救救我家病重的老母亲吧!」「活佛,医好我这瞎了眼的儿子吧!」「活佛,医好我的毒疽吧!」「活佛!我儿子叫妖鬼迷了,活佛替我捉拿妖鬼吧!」


有些妇女膝行向前,不断向德清叩头,啼啼哭哭,好多人捧着香火,向着德清膜拜。


「活佛!活佛啊!救救我们吧!」


德清感动得流下热泪来,他哽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只有合十回拜众人。东霞长老拍了几下手掌,宣布道:「你们请肃静,请听德清法师有话说。」


德清就对众人说:「列位檀越!天降大雪消除厉疫,乃是佛菩萨的大慈悲,感于世人太凄惨,故此降雪消灾。并非德清之能所致,德清不敢妄居其功!我祈雪适值其便而已,我有何道行?
我除诚心之外,一无所有,列位休得错拜了我!我德清除了念佛确经,别无本事,哪会治病降魔?列位檀越枉驾了!」


众人哪里肯相信?反而更加苦苦哀求:「活佛啊!您老人家不救我们,谁来救?」「活佛啊!休得推辞罢!您老是有法力的呀!」


众人苦苦哀求不止。大雪才融化未久,地面湿滑,众人就在那积水泥泞上跪拜他,叩头沾泥。德清越发心中惭愧,只得又说:


「列位檀越,德清说的是至诚的真话,并无虚言,德清确无法力!」


众人叫道:「活佛是嫌我等心不够虔!」「活佛若不救我们,我们再也不走了!跪到明天,跪到明年!」。


德清说:「要怎样才使你们相信我讲的是真话呢?列位诚心求我,不如诚心拜佛求菩萨罢!这样吧!不如我代各位叩请本寺东霞长老领导我等念佛祈求罢!东霞长老若领我和列位打一场佛七,相信各位必获佛佑有求必应的!」


东霞长老说:「德清法师怎么拉我呢?」


终于还是请了东霞长老领导打七,德清谦居其副,群众期望活佛施法出现奇迹,但是看不见德清施展。群众不免失望,但是也渐渐相信德清的诚实了。


德清不曾表现什么特殊法力神通,这却并未阻止四面八方闻名而来参拜的群众,这时天天都有数千人来求见德清活佛,又有数不清的王公大臣缙绅贵人来邀请往府第供养,行宫中,太后与诸亲王频频召见,把德清忙得团团转,也不胜其烦了。


文殊菩萨曾经许他此次西行大展佛法,这一点可说是应验了。祈雪息灾一事,已使佛法深入甘陕人心,无数苦难灾民重生信心,祈求佛佑,各地佛寺香火空前兴旺,德清劳碌半生,从未有过这样的际遇,他现在盛名传遍全国,被太后与皇帝尊为护国法师。他声誉之隆,已经没有任何僧人可比了。


可是,他是为了虚荣而来么?他是为了这些无穷困扰的富贵应酬而来么?


他厌烦了,他厌烦这些锦上添花的荣誉!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开辟一处道场盛大弘法,可是,以此时的灾祸频仍,朝廷穷困,民穷财尽,他从何而得金钱来建造佛寺呢?他怎能在此时向太后提出要求?


他觉得此次西行的任务已经算是达成告一段落了,他自己只不过是佛前的一个小卒,佛菩萨的意旨叫他来此祈雪消灾,作为佛法佛力的一场证明。他已经尽了这一点工具责任了。他厌烦这太多的恭维,太多的召宴,太多的供养,太多的应酬,他更不习惯被群众当作活佛来膜拜。


「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出家人而已!」他对东霞长老说:「我不应再留住在此惑众,我该走了!现在施粥赈灾都有足够人手,也不差我一个。」


「走?」东霞诧异问:「你要走到哪儿去?」


「我要归隐山中,」德清说:「我须要重新再修静定,因为我自知静定功夫还不够,不足以当宏法大任,而且我现在太招摇了。」


东霞说:「你祈雪息灾,天下共仰,并非你意存招摇惑众。而且,你在本寺住下以来,本寺香火空前旺盛,全长安的佛寺也都重振佛光,你这一走,怎么行呢?被太后知道,也一定不准你走的。」


德清情知无法辞得脱,他就不再多言了。此时吴永等已经解粮到达西京,各地旱象已除,饥荒也渐渐减少了。朝廷下令各地赈灾,各处佛寺僧人与士绅全面出动施饭救灾。北京那边,庆亲王李鸿章与瓦德西等洋人谈判尚无结果。太后等不知何日才能回京?德清觉得自己实无必要再在长安受人膜拜了。他悄悄地离开了卧龙寺,他甚至没有留下字条。


没有名望的和尚难以展开弘法,名望太大的和尚又难免受名望所缚!德清感慨不已,他孑然一身,只带了他自己的衣物,悄悄踏上走向终南山深处之路。


他于十月来到终南山最隐僻的山谷,就是嘉五台后面的狮子岩。悬崖飞坠,泉水淙淙,雾封山峦,山路迷离。


他一看就欢喜,立刻动手割取茅草搭棚,棚成之后,就开始锄地开荒种菜,忙到十一月底,天气已冷,山顶也飘雪了,他才把一切弄得就绪。从此他就重新修静起来。


这儿再没有太后皇帝,没有王公大臣,没有富绅贵人,也没有群众膜拜。此地多么宁静,山中只闻淙淙泉声与松涛,太好了!「把茅深隐万重峰」「参差万法皆空印!」


他自食其力,他独自修静,他仰望山峰上面的飘渺云气与白雪皑皑。他颇有悠然见南山的感觉。


「或者我离开京都是一种错误。」他想道:「宏法岂可远离人群?我这一退隐,不是与宏法素愿相违吗?可是,那些虚荣多么可怕,多么难以忍受!这是十分矛盾的事!宏法不能出世,必须入世,可是入世又难免不沾虚荣,没有虚名又推动不了法轮,有了虚名,又受虚名与名利所缚!我该怎么办呢?」


「我必须好好精进再修静定,重新证定。再等到适当时机才下山回到人群去!」


他觉得在这山中僻处多么逍遥自在,没有名利的束缚,不为盛名所奴役,不受仪制所拘束,没有世俗的烦扰!锄云种出松千树,汲月携来月一瓢!


这山中只有浩茫飘渺的云气,它们缓缓地轻悄地流动着,多么自由,也多么宁静啊!他望着这些云气,听着潺潺的泉声与松涛,身心都与这一片旷怡的大自然化为一体了。


「我还要下山去宏法济世的,」他想道:「我不能永远寄身于这世外仙境的逍遥之中,可是我必须重头做起,我必须摆脱盛名的束缚!从今以后,我不能再使用德清这个法名了,我必须另改一个名字。免得再受到盛名所累,引来太多的人妨扰这一阶段的静修。


看那些飘渺的云气,多么空虚!世间法,世间相,一切还不是跟这空虚的云一样空虚么?一切不都终于归于空寂么?这原不是直到此时才悟出的真理,他早在三十年前就悟出空理来了,他早已脱出「空」观的极端而采取「中」观。


现在的这些空虚的云,却给予他易名的灵感。


「虚云!」他自语道:「虚云!是的,今后我就是虚云了!」


7.png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

发布于2018-12-21 06:37: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