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八十九)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八十九)





虚云和尚(八十九)

作者:冯冯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已岁尽,终南山群峰积雪,严寒彻骨,虚云独坐于茅篷之内,感觉到无比清净光明。这一天,他掘开积雪,挖了些自种的芋头。洗净放在瓦釜中煮着,底下烧着枯枝柴火,火光跳跃,锅中水仍未沸。他就在火前跏趺而坐,等待芋熟。


他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定中。一切都不闻了。他不知道时间在悄悄进行。他甚至不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元旦降临了,世俗忙于奔走拜年,山中修行的和尚们也未能免俗。正月初七,大雪已晴,阳光初现,积雪已硬。群僧结伴而行,遍访山中各处寺院与庵篷贺岁,走到了后山,青山老和尚说:「这里去狮子岩不远,我们久不见虚云出山,我们何不去看看他呢?」


众僧都说:「正该前往。」


一位刚来终南山未久的复成和尚说:「这位虚云却是何人?」


青山说:「他是湖南人,与我同乡,但他从不提家乡事,我等亦不知他的来历。」


道明说:「虚云独居岩顶茅篷修静,极少出山。」


本昌和尚说:「虚云不大讲话,偶然也谈谈听听他所讲世局未来,他似有点道行。」


也是新来的月霞和尚与了尘说:「虚云多大年纪,形貌如何?」


本昌说:「大约六十岁,个子高瘦。」


月霞说:「他来自何处?」


本昌说:「他从不提起,无人知他来历。」


月霞说:「此人如此神秘,正该一会。」


众僧登上狮子岩,来到茅篷前,只见大雪堆压在篷顶,积雪两尺,篷外雪地上有老虎足迹。


「不好了!」青山老法师大惊:「老虎吃掉他啦!」


众人都大惊,叫了起来:「糟了!」


「怪不得好久没见他,」道明说:「怪不得!」


月霞和尚较为沉着,他说:「我们先别慌乱,看这老虎足迹!踏遍了棚外,却不见有进入棚内之痕迹。又不见有血迹,或者老虎并未进棚伤害虚云呢?


复成说:「对了!虎若伤他,必会衔拖出来,雪地上也必有血迹,现在不见血迹,料它尚未伤人。我们何不进棚去一看呢?」


众人慌忙推开虚掩草门,进入草棚内。赫然看到一人背向门而坐,面对釜,火早已熄灭,釜中了无热气。


「啊!在这里了!」青山和尚欢欣叫道:「他没事!」


众人都定了心,说道:「好险好险!」


道明就叫:「虚云师!我们向你拜年来了!」


那坐着的人毫无反应,众僧又吃一大惊:「莫非坐化了?」


青山上前试触鼻孔下气息,说道:「不妨事!他是入定了!并非死去!我们不可惊了他,且敲磬石,使他慢慢醒来。


道明轻敲引磬,众僧趺坐护法。在磬声中,只见那虚云和尚渐渐醒过来了,他渐睁双目,渐渐恢复知觉。


「好了好了!」青山说:「他醒过来了!」


虚云逐渐看清楚了环坐的诸僧,他慌忙合十下拜:「列位甚么时候来的呀?我怎么都听不见,有失迎迓!」


青山笑道:「我们来到,看到蓬外满地老虎足迹,以为你被老虎吃掉呢,慌忙进蓬看你,门又没闩好,虚掩着,我们进来,看见你在定中,这才放心了。」


「啊!」虚云笑道:「原来如此!门外有虎迹吗?一定是老虎来过了,我一点也不知道。」


「这老虎好像没进来过呢?」道明说:「你门又没闩,它也不进来,你真危险哪!」


虚云笑道:「大概是我又老又瘦,瘦得没有人味了,老虎也觉得我不中吃吧!」


众僧大笑不已。青山笑道:「虚云师,你这样坐定,好像化去一般,难怪老虎不吃你了,老虎也只吃新鲜的呢?」


众僧又大笑,本昌说:「今天我们趁着天晴雪坚,结伴周游拜年,也来看看你,向你贺岁呢!」


「怎么?拜什么年?」虚云讶然道:「今天不是腊月廿一?怎么来拜年呢?」


本昌说:「你记错了吧?今天怎是腊月廿一?」


虚云说:「怎么今天不是廿一?不信我拿黄历给你看,我早起刚看了黄历,画掉日子,然后就煮芋头,坐着等芋熟,没想到入了定,也没多久,就听见磬声醒来了!


众僧笑道:「你没弄错吧?」


虚云说:「怎会弄错?我芋头还没吃呢!这时多半烧熟了,既然你们来了,我就拿来大家都吃一点吧!我还没吃午饭呢,你们大概也饿了吧?


「待我来看,」复成和尚过去揭开锅盖:「看你烧的芋头一定是烧焦糊了吧?哎呀!」


他突然大叫了起来:「你烧的什么芋头呀?都长了霉啦!」


「什么?」虚云惊讶得很,众人也都惊诧,都过来验看。可不是那釜中的芋头全都长了灰白灰白的霉菌了?霉已经高达一寸多了。


众人大惊,纷纷说:「这山中大雪严寒,哪里这么容易长霉菌?至少也须十多天才会长霉呀!」


复成和尚说:「虚云师,你真的不知今天是新年初七了么?」


虚云说:「怎么会是正月初七呢?今天明明是腊月廿一嘛!」


复成说:「那么你真的是入定至少半个多月了!」


众僧骇异不置,都说:「入定半月!这功力真不得了哪!那老虎来到棚外又不侵入伤害,分明就是来护法的了!虚云师,你的道行真不小呀!


本昌又说:「原来这深山隐藏着你这样的神僧!来来来!我给你们引见,这两位是新来结篷的月霞师和了尘师。」


月霞与了尘这时才看清楚了虚云面貌,月霞就都叫了起来:「德清师!原来是你呀!你怎么改了名呢?好几年不见啦!」


了尘说:「原来是德清师!九华山翠峰一别九年,原来你躲在这里呀!」


虚云也认出了他们,欢喜道:「原来是月霞师和了尘师!真是久违了!」


月霞说:「多年不见,不知你消息,谁知你躲在这里?」


虚云笑道:「这里且置,如何是那里?


月霞说:「你且休讲这些口头禅语!快告诉我们为什么改了名呢?我们在长安之时听说你大显神通,祈雪消灾,太后圣眷方隆,突然你又失了踪不知去向,这是什么缘故呢?」


青山等众僧都惊异叫了起来:「啊!原来虚云就是鼎鼎大名的神僧国师德清和尚呀!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怪不得!原来是你呀!别人谁有这功力入定半月又得老虎护法?」


虚云慌忙谦谢:「岂敢岂敢!我偶然睡着而已,老虎也嫌我不中吃罢了,哪有什么道行,列位休得过奖了,我今名虚云,尚祈列位勿对外界宣扬以往贱号,免生烦扰清修。」


众僧大笑,青山说:「虚云师!只怕都由不得你呢!我们不对外面说,也终归有人知道的啊!」


虚云笑道:「看来不行点贿赂是不行的了。让我来重新煮些芋头请列位吧!」


青山笑道:「你想用芋头塞住我们嘴巴呀?我们芋头是一定要吃的,可是嘴是封不住的呀!你是白费心机了!」


众人哈哈大笑,大家一起采芋煮熟,饱餐一顿,十分快乐。


几日之后,终南山的僧俗纷纷都到狮子岩来拜神僧德清虚云了。青山说得对,会传出去的,虚云从此休想得过清静日子了!


那登岩来朝拜的人,络绎不绝,一传十,十传百,不数日间,陕西无人不知德清神僧改名虚云躲在终南山狮子岩。成千成千的人不远千里而来拜,来问休咎,来求治病。


虚云不胜其烦,叹道:「名之为害,一至于此!


他厌烦这些虚荣,他厌烦这些酬答,他悄悄地走了。


肩负背囊,他又再向万里无寸草之地而去了!


10.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一、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六十三岁(上)
  去岁暮。入定不知时日。山中邻棚复成师等。讶予久不至。来茅蓬贺年。见棚外虎迹遍满。无人足迹。入视。见予在定中。乃以磬开静。问曰。“已食否。”曰。“未。芋在釜度已熟矣。”发视之。已霉高寸许坚冰如石。复成讶曰。“你一定已半月矣。”相与烹雪煮芋饱餐而去。复师去后。不数日。远近僧俗。咸来视予。厌于酬答。乃宵遁。一肩行李。又向万里无寸草处去。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