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九十四)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九十四)



虚云和尚(九十四)

作者:冯冯


奇迹已传遍了全滇,虚云的祈雪等事迹使万民敬仰。人人都争来参拜虚云,无论他讲经不讲,那都不要紧,人们只要得瞻仰这位清瘦斑白胡子老和尚,就立刻心生信佛了。这是一个渴望神奇事迹神通的时代心理,没有太多人能够听得懂深奥的佛经,而并不是没有兴趣,人们最容易接受的是神通事迹。人们已经崇拜虚云到了这样的程度,只要听到见到虚云,就生信佛之念了,并不需要听他讲什么深奥佛经。


奔波大半生一事未成的虚云,从此开始成为了中国近代佛教的新偶像!
传戒给雄鸡只不过是一件小事,但是他由此而推动了众生平等的佛法观念。而万民则因此事而追忆及他在陕西祈雪消灾的神奇感应与其功德,人们接受了他祈雪所代表象征的佛教大慈大悲。人们崇拜虚云,人们觉得虚云是一个真正的佛法慈悲的化身,是一个爱护人民的有道苦行和尚,他不随驾返京接受太后与皇帝的优遇,他抛弃虚荣,改名躲到西南边陲来宏法,这事感动了多少万民!


虚云的声名大播,这虽然有违他的谦虚卑微的个性,但是他已经不能推辞了,他明白他不能再改名隐退,他觉得他自己不应再拘小节来妨碍宏法大旨了,他必须利用这种有利情势,他的内心却仍然是极其谦卑的。


「佛菩萨啊!」他每夕都祷念:「这一切顺境都是由于佛菩萨的佛力加被,一切都是佛意的安排,弟子是毫无能力的,只有一颗竭诚弘法利众的心,恳请佛菩萨再加庇佑,使弟子得以重振鸡足山佛法道场,作为大弘佛法的开始吧!佛菩萨啊!是不是因缘将成熟了呢?」


是的,佛意的安排之下,因缘成熟了!光绪三十年一九〇四年春天,昆明碧鸡山名刹归化寺契敏老和尚与护法的士绅数十人,亲临福兴寺来拜会虚云。


仍在闭关中的虚云闻报慌忙出迎,他知道契敏长老必有要事,否则断不会来打扰闭关的,契敏在昆明的名声地位极隆,一向被视为云南的佛教领袖,身分尊崇,这次竟先来拜虚云,人们就更加因此尊崇虚云了。


契敏长老会见了虚云,就开门见山地说:「虚云法师,老衲此次来拜,是想恳请你出关,到归化寺讲经,尚冀你勿见却!」


虚云谦辞道:「长老有命,虚云怎敢不遵,惟是长老大德珠玉当前,虚云岂敢讲经?」


契敏笑道:「虚云法师,你今日已是全国无人不知的大和尚了,你还跟我客气吗?你肯来归化寺讲经,就是归化寺莫大荣幸了!」


虚云再三说:「惶恐惶恐!长老既有命令,虚云只好遵命到贵寺学讲,求长老监督指正。」


契敏大笑,对众人说:「你们看,虚云法师多么谦虚!真乃越是有道高僧越谦虚啊!」


虚云到了归化寺,开讲圆觉经四十二章,讲了半年多,昆明人士争来听讲,一堂就有三四千人,法会之盛,得未曾有,每日都有几百人皈佛归依虚云,众人所奉供养红包,虚云分毫不取,悉转归化寺作为慈善用途,僧侣更加赞叹!


秋天,昆明另一著名佛寺筇竹寺方丈梦佛和尚也来邀请虚云驻寺讲经,虚云在该寺讲楞严经,来听讲的每日都有五六百人,差不多全昆明的名流士绅都来归依了,另外又有四乡的绅民慕名而至,先后皈依的多达万人。虚云名气传遍了云南,滇西大理府的提督张松林与李福兴提督,亲自到昆明筇竹寺来听虚云讲经,立即皈依。


张提督与李提督又说:「得聆法师讲经,又得归依座下,我等无限欢喜,亦想叩讲法师贺临大理府开讲,以利济滇西绅民,未知俯允否?」


虚云十分欢喜,心中念佛:「感谢佛菩萨庇保!张李两提督来邀弟子去大理,想必是鸡足山机缘成熟了?」


他立即答应:「两位军门相邀,固所愿也,敢不如命?」


两提督大喜而别,旋即率领大理府官绅百人,亲来恭迎虚云,备有官轿供其代步,两督骑马陪行,一路上兵卒侍卫鸣锣喝道,十分荣耀,倒弄得虚云心中不安。


「两位军门何必如此铺张呢?」他诚惶诚恐地说:「虚云只不过是一个出家人,怎佩如此排场。」


张提督笑道:「法师勿须过谦,法师乃当代朝廷尊敬之国师,祈雪消灾,天下共仰,若论排场,如此仍未足以表敬仰!」


李提督笑道:「法师当日随太后御驾西行,皇家排场岂非更大吗?我等官职卑微,仪仗有限得很呢!这也是国家法制,我们出巡,也必须有此小小排场的,亦不专为法师而设。」


虚云带了戒尘同行,一路上与两提督有说有笑,众官绅轮流供养,十分热闹,和他俩来时真是大不相同了。


经过楚雄,虚云忆及昔年在此高鼎寺得遇仙兰大放异香的往事,因向两督提及。


「我们何不往高鼎寺拜佛歇歇呢?」李提督说:「顺便也看看仙兰,开开眼界。」


到了高鼎寺,未入门就已闻到仙兰异香了,寺中僧人出迎,见是提督等官员,慌忙下拜,说道:「今日仙兰大放异香,料有贵人驾到,原来是提督到了。」


李提督笑道:「我等俗人焉有德福使仙兰盛放?你说有贵人到,且看是谁来了?记得这位法师么?」


寺僧看到虚云下轿,惊喜下拜:「原来是您老呀!光绪十五年,您老驾临敝寺,仙兰盛放!今日又再盛放异香,足证是您老盛德所感!」


虚云慌忙回礼道:「我两次来拜贵寺,都适逢春夏时令,想系正值仙兰开花之季,我有何德可感使花开呢?」


僧人说:「老法师!您有所不知,这仙兰就是那年您老来时开过一次花,十五年来都未再开花呀!前几天才结了花蕊,今天突然盛开大放异香,就见到您老来了。这不是您盛德所致么?我们僻处此地,却也听说您老祈雪消灾的大神通呀!这不是德行感召天地么?」


虚云笑道:「天降大雪消灾亦是佛菩萨之力,我有何神通德能呢?仙兰开花,亦属巧合偶然罢咧!」


拜过高鼎寺,又拜谢了仙兰示兆,虚云继续上路,走了几天,来到凤仪镇,见到了洱海。那大理府的绅民早已听闻先到的前哨报信说,虚云驾临楚雄高鼎寺仙兰怒放,众人更加啧啧赞叹称奇,都说:「这位虚云长老真是位活佛活罗汉呀!怎么几十年不开花的仙兰,一遇到他来就盛放异香呢?」大理府万民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赶到凤仪来恭迎虚云了。


虚云看到万人相迎的盛大场面,他吓了一大惊,忙说:「惭愧惭愧!两位军门怎的劳动了这么多人来迎接呢?」


张提督说:「这不是我们令他来的,这是他们自己来的呢。」


李提督笑道:「大理府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迎接法师的呀!这一次可是破天荒了。」


这时人山人海,纷纷拜伏在路边,有的捧着鲜花上来供奉,个个高喊:「虚云活佛!虚云活佛!」


虚云惶恐万分,慌忙下轿步行,合十回礼不迭,说道:「你们休称我为活佛,我不是什么活佛,只不过是个凡僧罢咧!」


众人哪里肯信?个个争着献花膜拜,戒尘与众军士七手八脚,收也收不完那么多的鲜花。无论虚云怎么谦辞,人们也直觉地认为他是活佛活菩萨了。


在群众拥簇之下,虚云被接到了三塔崇圣寺,大理府全城居民都全来参拜了。那种轰动热闹,真是空前,虚云想不到在此会有如此的盛会,回想当年来此的情形,真是不胜感叹了。


虚云在崇圣寺开讲法华经,他学自天台,当然不同凡响,但是最吸引群众的还是他的祈雪消灾的奇迹与仙兰异香事件。到底这还是一个追求奇迹的世代!佛教宏法还不能单靠禅理来度众生啊!禅理还必须有超自然力量的奇迹来配合才能够利便宏扬佛理啊!虚云本来严遵佛陀教训,不尚神通。但是,看来今后是不能再太古板保守了。不错,超自然的神通其实也只不过是宇宙的正常之相,寻常之法,并无神奇可言。佛理的精华是在于禅理,佛法的根本是在于大慈悲。学佛人须以学佛心行佛愿为主,修行为方法,而不应惑于超自然之神通,但是,世人向往于神通者多,明于佛理者少。尤是其中根与钝根之人,更是不见神通不生信佛之心,虚云苦行追求真理五十年,一直无由展开其宏法济利之宏愿,若无祈雪消灾与仙兰之异,他也还不能得到此时的机缘呢!


的确,宏法是必须方便善巧的了!虚云直到此时方才真正了解佛陀方便善巧说法的苦心!虚云此时方明白以往的五十年都是在苦行的牛角尖之内,更明白了自己从长安隐退至终南山躲避荣华与人群,乃是一种矫枉过正的执着了。他应该随驾返北京,他应该接受太后与皇帝的荣耀作为宏法接引兆民的助力,他不应那么过于鄙弃世俗的富贵荣华,他不应拒绝世俗的应酬!现在他明白了,过分的清高,其实还是自我心的作祟,仍是心中有我,并未做到无我,他若以利众济世遂行佛心为志,就应该首先放弃自我啊!假如他身处富贵尊荣之中而不迷恋,周旋权贵与帝皇之间而不沉溺,只是为了方便推行宏法利众,那又有什么不对呢?


虚云从此不再太拘束了,他决定了,身处富贵荣华之中也仍然是严守过午不食,食仅鄙素。


他决定了他要放弃自己的超人超然自我,他从今起要无我地接引众生归佛了!他也因此而不再太固执于否定超自然的神通了。


是的,如若事事太拘束,岂非也是执着?岂非也是着了相?于宏法利众又有何补呢?且喜此次西南之行已得成熟机缘,从今起他可以大展宏法之愿了。


「感谢佛陀菩萨!」他每夜卧不倒单,心中感念着:「这似乎该是弟子重振鸡足山佛光的时候到了罢?」


02.jpg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