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九十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九十五)




虚云和尚(九十五)

作者:冯冯



他讲完了法华经二十八品,已经是秋末冬初了。先后皈戒者已经有一万多人,功德圆满之后,李提督福兴等请虚云长驻崇圣寺。


虚云说:「李军门,我很感谢你盛意留我在大理,但是我不想鹊巢鸠占。我早已有愿望,盼能在鸡足山宏法及恢复迦叶尊者道场,重振佛规,列位大护法若能为我在鸡足山取得一片山地供我开寺,开单接众,以不受该山各寺子孙之驱逐,让我逐渐发展清规,则此愿足矣!」因将鸡足山情形详述一番。


李军门惊道:「原来鸡足山各寺僧人有此陋规!我们都不知道!」


张提督怒道:「我们既知有此陋规,必须明令禁止各寺僧人不得如此妄为!这太岂有此理了!哪有佛门弟子可这样乱来的?」


虚云道:「两位军门与列位大护法,只须拨地赐我开寺足矣,山上各寺风气,尚容他门将来自己觉悟改正,列位不宜明令禁止,否则将来我在此山难以立足了。」


李提督说:「既是虚老想得周到,我们也不好为您树敌了,听其自然吧!」


张提督说:「找地之事容易,我就令宾川县知县办理,正式公文拨出鸡足山一处地皮来就是。」


两提督亲自带了彭知县,陪着虚云登山觅地,找了数天,都找不到适当地皮,虚云说:「不愿太接近各寺,免生冲突,地点须偏僻一些较好!」


好不容易在鸡足山西麓后山找到了一处破院,房舍俱已倒塌,只余地基,满地瓦砾荒草及前面半堵门墙而已。


彭知县说:「此院原名钵盂庵,自明朝嘉庆年代以后已无人居住了,此处倒是公地,皆因山上僧人传说此地不祥不净,无人敢要。虚老您看可用与否?」


虚云欢喜道:「就是此地也罢!既是不祥不吉,正宜人弃我取,料无争执!」


李提督说:「既是虚老不嫌,就请彭大人办理公文登录注册送与虚老建寺吧!」


虚云再也梦想不到,连这么一块荒废的废寺旧基也会有人来争。当他与戒尘在此搭棚之时,鸡足山各寺的僧人及子孙又聚众而来了。


「呔!」他们鼓噪道:「你这两个和尚,真是胆上生毛了!怎么又再回来搭棚?」


有的大叫:「这一次非揍他两个半死不可!别放过他!」


虚云合十微笑道:「列位法师与檀越光临,请进棚内喝茶吧。」


众人愤怒道:「那个要你献什么殷勤?」又喊:「拿下他两个!烧掉他草棚!」


众人一拥而上,哪知棚内出来了张李两位提督和彭知县,还有亲兵数十,张提督怒喝一声:「哪个敢在此行凶?你们目无王法吗?」


李提督说:「众将官,把这干乱民都拿下!」


众和尚与子孙吓得魂飞天外,纷纷下跪叩头:「老爷!大人!饶了我们吧!我们不知是大人在此!」


李提督说:「你们这些人,霸占佛寺,在寺内吃肉喝酒包妇人,无恶不作!又霸占本山公地不准外人来住,不严惩你们是不行的!」


众人慌得叩头不止,哀求赦罪。李提督说:「若非虚云长老先已替你们求了情,我断不放过你们!从今以后,你们若仍不知悔改,莫怪我要执法惩顽了!」


众僧与子孙慌忙叩头谢恩,又惊疑道:「啊!原来这位是虚云长老呀!」


李提督说:「枉费你们也自称是佛门弟子,竟然倒行逆施!把鸡足山佛地搞得乌烟瘴气!而且还有眼无珠,见了活菩萨也当面不识呀,居然还要烧棚又要行凶!若非我们在此,你们可不是打杀了好人啦?」


众人惭愧叩问:「这就是祈雪消灾的虚云长老呀?这就是仙兰放香迎接的圣僧呀?」


张提督说:「不错,正是他!当今太后慈圣尊敬为国师的虚云长老!你们要打他就打吧!」


众僧慌得跪在虚云脚下,叩头不止,不住叫道:「不知是虚老驾到,我等多有开罪,务乞您老大人大量,多多恕罪!」


虚云温蔼地笑道:「列位法师檀越请起,我有何德何能?岂敢受列位大礼。今后我们彼此都是同山同参了,还得多多请列位指教呢!」


李提督说:「好了好了!化干戈为玉帛,今后你们也不可再循历代陋规了!须多学学虚老清规苦修利众济世呀!地是官府送给虚老开寺的,你们今后都不得再来生事了。」


虚云说:「今后我们大家共同尽力宏法吧!」


鸡足山僧众感悟之后,就都恭请虚云传戒,虚云慨然应允,举行了一场普戒。戒期中各僧都用功求学,恭请虚云升座开示。虚云开示众禅人说:


自古禅德。无不从参学而入。所谓参学者。即戒定慧是也。因戒生定。因定发慧。定慧相资。其道乃成。是以道非常道。名非常名。皆由智慧而显机用。故智有抉择之功。慧有晓了之义。如以禅定熏修。方与如来法流水接。所以楞严云。见性明心。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若见吾不见之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云何非汝。如此是如来觌体为人处。虽则如是。亦复要知命根在甚么处。必须亲遭毒手。摄入大冶洪炉。将三学凡流。一齐抛向炉中。烧得焦头烂额。使其说心说性。论是论非。牵长漏短。总没有开口处。到此时节。拟议停机。劈头便棒。设有个出格的丈夫出来道。恁么时如何巴鼻。直向他道。一镞撩空高着眼。弓弦响处日中看。


众僧俗都赞叹不已,都说:「今日才得阅纶音!」到了戒期圆满上堂,虚云升座说:


起制讽赞声未歇。又是满朝出堂节。弹指流光去不停。诸人大亊何时决。堪痛切。堪痛切。普劝诸仁者。回头须猛烈。识取未生妙戒体。本无三毒并六贼。即今值传戒期满。求戒诸子。功德周圆。喻入海采宝。满载而归。既已获得。谨慎守护。禅律并行。体用皆备。果能如是。不负来山一番。即今下山。不可东去西去。勉劝同参。直向万里无寸草处去。咦。——何处是万里无寸草。——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参!


他又柱杖云:


万木零落腊月终。浮生幻化本来空。空空空到无空处。破腊寒香不待风。直得金乌玉兔。西照东辉。有时坐却日头。不知天晓。忽然案山点头。逼塞虚空。龙吟雾起。虎啸风生。实希有。也大奇。天无四壁。地绝八维。百川众流来入海。衲僧闻见朗如眉。未审诸上座还识衲僧见处么。若能识得分明。与此法门有相应分。不负来山参学一番。其或未然。只知事逐眼前。不觉老从头上。不自精进。终无了日。虽然如是。即今小参一句。又作么生?
(良久云)实法本来无。心差见转殊。若悟三空理。何处不如如?


虚云和尚与戒尘法师在钵盂庵废址上搭造草棚,又得四众来助,很快就建成了。虽然只是茅草竹杆搭成,倒也十分庄严,这时大理府与昆明府各地信徒潮水般拥至,登山参拜虚云。草棚内外,经常有数千人拜佛听经,那法会比昔年在翠山又更盛大多了。虚云为人谦虚和蔼,深得信徒拥戴,他待人接物的诚恳谦抑,他讲经明白,深入浅出。他谦辞不承认自己有神通而实际上有许多奇迹发生,他的苦行,他的坚忍毅力,都是云南人前所未见的,云南人个个赞叹,人人都争来拜他,都不去拜鸡足山的其它寺庙了。


在钵盂庵上堂的初次,虚云开示说:


三世诸佛。唯一大事化现世间。欲令众生开示悟入如来藏性。出没隐显。若水中月。所谓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山僧托迹湘水。受业鼓山。流浪江湖。承乏昆洱。大似落花流水。逢场作戏。虽然因缘相遇。宛与镜像何殊。古云。修习空花万行。建立水月道场。所以两种世间。以因缘建一切法。皆梦中佛事也。诸善知识。若向这里会得。正好向钵盂峰顶。盘结茅篷。搬砖弄瓦。岂为分外。听吾颂曰:栋梁横架虚空小。乾坤高耸柱头长。幻游不是唠叨汉。只要诸人共举扬!咄!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


他又开示上堂法语说:


黄梅时节。阴晴无常。我辈用功。亦复如是。古人目之如隔日疟。若是真实究竞。此道岂有今朝来日。专要一念万年。方能相应。且道相应个甚么。如若未然。看取黄梅时节。阴晴无常。还有此等名目否。虚空尚且假名。妙理谁来安号。名言皆虚。当处无生。无生之理。随缘应现。故所以一切尘中一切尘。一切心中一切心。一切心中一切尘。一切尘剎亦复然。会得随缘应化。顺理度时。如其不然。即午吃饭是谁下口。参!


虚云在草寮讲经传戒,重振佛教清戒,虽是草棚,却有名山巨刹风范。草棚虽小,常客数千之众,寺无宿粮,但十方四众来到,虚云一律亲自迎接礼遇留单,热心的四众携粮上山,信女炊饭供养僧俗大众,真是盛况空前。那些本山旧寺因为藏污纳垢,陋规多端,早已为信徒所不满,至是各寺香火零落不振,寺僧子孙均对虚云含有妒意,但是看见滇省督抚都极力维护虚云道场,众僧也就不敢再来侵犯了。其次,虚云的神通传说亦具有无比的镇压力量,那些本山僧侣哪个敢再开罪有神通的活佛呢?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三、光绪三十年甲辰六十五岁(一)

  春。诸护法暨归化寺和尚契敏。恳请出关。到寺讲《圆觉经》《四十二章经》归依者三千余人。秋。梦佛上人请到筇竹寺讲《楞严经》即在该寺刊《楞严经》及《寒山诗》板存寺。请传戒。法事毕。大理提督张军门松林。李军门福兴。率众官绅。迎至大理府。住三塔崇圣寺。请讲《法华经》归依者又数千人。李提督福兴欲留住崇圣寺。予曰。“吾不住城市。早有愿在鸡山挂单。而山上子孙不许。今诸位护法。能为图一片地。愿开单接众。以挽救滇中僧众。恢复迦叶道场。此衲所愿也。”众称善。乃令宾川县知县办理。于山中觅得一破院。名钵盂庵。居之。虽住无房屋。餐无宿粮。然十方四众来者。皆礼接之。


03.jpg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