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九十六)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九十六)




虚云和尚(九十六)

作者:冯冯


虚云和尚的草寺面对着鸡足山的石门,他率众参拜石门之时,石门峰心里面都传出阵阵钟声或鼓声,或是木鱼声,或石磬声。这些神奇的真实奇迹更加确定了虚云的神通地位了。


满山的土著居民都赶来参拜,都说:「自从十五年前您老来此石门内响过钟鼓之后,一直未再响过,现在您老再来开道场,石门内钟鼓又再大响了!您老真是活菩萨啊!」


虚云谦辞道:「虚云有何德能?石门钟鼓大鸣,都是列位拜佛心虔,得佛菩萨与迦叶尊者感应示兆罢了!」


石门内怎生钟鼓鱼磬之声?这始终是一个谜。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可能是石门内的石洞有数以千计的石钟乳倒垂着,滴水成声,或则是钟乳折断堕下击石而成近似钟鼓之音及回声,但是,那钟鼓鱼磬之声音听来却又似是佛寺僧人所敲击的有规律音响,连续而有节奏,而且屡次在虚云参拜之时出现,那么凑巧,岂非太不可思议了么?怎不令当地人士惊异而视为这是虚云的神通感应了佛力所致?


石门钟鼓之声,一向都只是当地的神话传说而已,虚云来拜,这传说却凑巧地成为事实!我们怎样去解释这奇异的现象呢?又怎样去解释他陕西祈雪的奇迹?容或都是巧合附会罢?可是这些都是不可思议的「巧合」建立了虚云的神通传奇!在这末法的时代,宏法是需要神通传奇作为护佐的啊!如果都把「超自然」剔除,宗教岂不变成形而上哲学么?


虚云拜石门,钟鼓鱼磬在石门内齐鸣!这些奇迹更加震慑了鸡足山各寺僧侣子孙了,他们在本山世代居住,从未听过石门内传出奇迹钟声。现在他们不得不相信虚云是有佛法神通的高僧了。他们眼看本寺香火凋零,香客都去拜虚云,他们不由不着急。为求恢复香火,他们于是终于穿起海青僧袍来了,他们逐渐革除陋规了,他们开始清理寺院,恢复戒荤吃素,他们逐渐地在改变之中。


是的,由于虚云的严格戒律的影响,鸡足山各寺僧人已经逐渐地革除陋习而恢复清规,鸡足山逐渐恢复净化了。虚云的驻锡鸡足山,使到该山重新成为佛教名山圣地了。


可是草棚终归不是长久之计,虚云觉得必须开始建造永久的寺院作为宏法之基,他于是决定开始募化,同时先动工整修环境。


这时候庵门外有一座巨石,高约九尺四寸,直径约七尺六寸,石顶上平坦,可供趺坐。李提督带了一个风水先生来看,说这座巨石是白虎不祥,影响了钵盂庵败落。


虚云笑道:「有佛法之地,怕什么白虎呢?」


李提督说:「虚老,风水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把这白虎巨石移开好些?」


虚云笑道:「也好,就移开它,在此地掘一个放生池吧!一则以安人心,二则开池给人放生,一举两得。」


李提督派了百余兵丁来移,连同雇工,要将巨石移到三百尺以外,推了三天,寸步难移,巨石也许就只有万余斤的重量罢?怎么上百兵丁都推移它不动?到底是不是众人敷衍了事?是不是因为寺中没有酒肉招待他们,他们就推搪呢?抑或巨石真的那么沉重?兵丁工人推了三天不动,就都不顾而去了。


终不成为了这一点事又去麻烦大理府的提督?他对本寺的十多位僧人说:「求人不如求己,我们自己来推罢。」


一位僧人说:「师父,这巨石是有白虎神镇压的呀!兵勇工人百余都推它不动,我们怎推得动呢?」


虚云说:「不用慌!我自有主张!你们怕白虎神,我有办法!让我来祷求伽蓝菩萨赐助好了。伽蓝神有无比神力,会赐力给我们的。」


于是他率众拜祷伽蓝,又念佛咒,然后他叫众僧挖开巨石四周脚下的泥土,一直掘到三尺以下,现出了石底边缘。


「再往石边底下多挖一点土。」他命令:「你们另外去找些大的树干木棒来,插入石底去,大家一齐扳着木棒,就必可移动它了。」


众徒遵命取来了十多根碗口大小木棒,依言插一头于石底!


虚云说:「如今已有伽蓝神赐力相助了,你们只顾用力去扳挑木棒吧!我发号令,一、二、三,你们就用力一齐挑扳它吧!」


虚云发施号令,众人一齐呐喊用力,那巨石果然移动了。徒众们一齐欢呼,奋勇地继续推石,人人都深信这是由于虚云长老又一次显示了神通,那些大理府的士大夫文人雅士,纷纷来参观,在巨石上题刻咏诗,称为「云移石」。


虚云谦辞不已,笑道:「这又是什么神通呢?只不过是众徒心畏其难,我乃祷于伽蓝神,以坚众徒之心而已,自然,伽蓝菩萨保佑也是有的,可是也得力于运用杠杆挑扳呀!


实在是很简单的杠杆原理,今世连小学生也懂,但是在当时的士大夫与文人却不懂其中玄妙哩!众人鉴于虚云已往的许多神通奇迹,也把此事传为他的神通表现了,士大夫文人在巨石上题咏很多,也有人说:「虚老,您也自题几句吧。」


虚云笑道:「这也值得题咏么?」可是他拜念:「如果这也有助于接引初信,我又何必拘泥?」于是他也题了一首诗:


嵯峨怪石挺奇踪,苔苏犹存太古封,天未补完留待我,云看变化欲从龙,移山敢笑愚公拙,听法疑曾虎阜逢,自此八风吹不动,凌霄长伴两三松。钵盂峰拥梵王宫,金色头陀旧有踪,访道敢辞来万里,入山今已度千重。年深岭石痕留藓,月朗池鱼影戏松,俯瞰九州岛尘外物,天风吹送数声钟。


虚云题罢挪笔笑道:「列位,虚云疏于文墨,献丑了!」


众士大夫与文人墨客都赞叹道:「虚老才高八斗,诗中饶富禅机!读之已得机锋哩!」


004.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三、光绪三十年甲辰六十五岁(二) 

    钵盂庵自嘉庆后。已无人住。因大门外右方有一巨石白虎不祥。拟在此地凿一放生池。雇工斫之不碎。即去土察之。无根。石高九尺四寸。宽七尺六寸。顶平可跏趺坐。招包工移左二十八丈。来工人百余。拼力三天。无法动。不顾而去。予祷之伽蓝。讽佛咒。率十余僧人。移之左。哄动众观。惊为神助。好事者题为“云移石。”士大夫题咏甚多。予亦有诗纪之。曰。
  嵯峨怪石挺奇踪。苔藓犹存太古封。
  天未补完留待我。云看变化欲从龙。
  移山敢笑愚公拙。听法疑曾虎阜逢。
  自此八风吹不动。凌霄长伴两三松。
  钵盂峰拥梵王宫。金色头陀旧有踪。
  访道敢辞来万里。入山今已度千重。
  年深岭石痕留藓。月朗池鱼影戏松。
  俯瞰九州尘外物。天风吹送数声钟。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