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零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零五)






虚云和尚(一零五)

作者:冯冯



上海!百年前的渔村烂泥江边,如今已是大都会!外滩的外国巨石大楼纷纷竖建,黄浦江的黄浊江水挤满了外国轮船。


虚云和尚在东京丸上眺望这个中国第一大的洋化港口都会。他看到了外滩马路上的人潮如蚁群,江中的巨轮阴影下的古老乌篷船多如甲虫,泥浆般的江水飘满垃圾粪便,猫尸狗骸,也有穷人的溺尸载沉载浮。那些巍峩宏伟的西方希腊罗马式廊柱支撑着的大楼,那些贫穷褴褛的中国人拉拖着黄包车,或拖着板车,载满了沙土,石头,或者青菜什么的农作物,沉重而巨大,那穷苦的人们拼命挣扎着,寸步难移,哼着,嘶喊着,他们的小腿上出现了虬状的静脉曲张,像青黑色的树根,哼唷嘿永远没有休止的挣扎呻吟!


这是苦难的祖国的又一面——在西方帝国主义资本家经济侵略压迫下的中国人民流血流汗挣扎的痛苦景象!这是新的奴隶的哀歌!中国人啊!为什么都这么苦?


虚云看得泪眼模糊了。


船靠码头之后,他随众登岸,一群人拥上来包围乘客们,乱叫着:「住我们旅店好哇!」「万利客栈地方清爽干净价钱便宜。」「高升客栈饭菜香……」那批人乱抢旅客的行李拉客,把虚云的小衣箱也抢了就跑,「老师父,跟我来跟我来!」


虚云是走遍天下也不曾见过这样的事!他给那些客栈伙计东拉西扯,不知如何是好?


「走开走开!」有几十个和尚及时赶到,驱散了掮客:「勿要侬拉他!我们自家来接他回庙里厢!」


解了围的为首一位和尚,来到虚云面前合十问讯,叫道:「虚老,怎么这时候才到呢?我们都等得心焦极了!都等您老来一起上京呀!」又说:「虚老,认得我吗?」


虚云十分欢喜:「八指头陀寄禅法师!宁波天童寺的住持,怎么不记得呢?光绪二十三年一会,又有九年了吧?」


八指头陀寄禅笑道:「可不是九年了?您老去了西京,大显神通,却又改名隐退,我们都找不到您,怎知您又在西南大创宏法道场?您老想改名杜世,如今反而更加盛名满天下啦!看您怎逃得了?」


众僧无不大笑。寄禅一一介绍僧团:「这都是全国佛教会各地的代表,大家在上海集合,就等您老来领导晋京请愿。」


虚云说:「列位法师也太客气了,虚云无德无能,怎可僭位呢?其实列位法师每一位都比虚云能干多了,何必定要等虚云回来才晋京呢?」


寄禅说:「虚老休得谦辞了,虚老名满中外,全国兆民谁不敬仰?又曾随銮西行,深得太后圣眷,除了虚老,僧伽还有何人可充此任?」


普陀山文质和尚也笑道:「虚老众望所归,义不容辞的了。」


天台山谛闲大师笑道:「虚老若不领衔,我们恐难达天听,这一趟请愿,黑锅是虚老必须背定的了!」


虚云笑道:「哎呀!原来你们是看中了我的颈脖子好砍呀!所以叫我去打头阵!」


众僧都大笑,虚云虽是讲笑话,也不是没有真正的顾虑的,因为大清一朝至今还没有佛教僧人联合全国各地代表上京请愿的先例!在那个时代,集体请愿是违法的,官府可以加诸以「聚众滋事」「挟众要挟」之类的罪名来逮捕他们的,全国佛教代表集体请愿,在当日看来,也就等于一次革命一般了。僧团人人都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大家虽是欢笑,其实心中都是怀着恐惧的。弄得不好,这全国各地的佛教代表一百多个和尚,可能就被清廷抓了起来,套上个什么「莫须有」的叛逆罪名砍头呢!众僧看得很清楚,当前只有虚云一人可以面圣,只有他可以保护佛教,众僧公选他为领袖,是很合理的。


佛教代表们拥簇着虚云,一同乘汽车到了静安寺,各省代表纷纷在会议上提出诉苦。


虚云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闹得各省都要征提寺产呢?我在海外募化,不知详情,请各位说来听听,以便计议。」


寄禅法师说:「朝廷自从太后回銮北京之后,把从前百日维新的新政都逐渐推行起来了。太后与旧党,当年反对新政,经过八国联军之后,太后深知非维新不可复兴,故此,于光绪二十七年三月下诏实行变法,称:卧薪尝胆无时或忘,惟积弱所由来,恨振兴之不平!


虚云说:「原来太后终于觉悟了,可惜太迟了一些吧?知过能改,善莫大焉!也算难能可贵!」


寄禅说:「可不是?太后在光绪二十七年三月下诏设立新政政务处,派庆亲王奕劻、李鸿章、荣禄、昆冈、王文韶、鹿传霖……等等满汉大臣督办新政。刘坤一张之洞等协助。」


虚云问:「太后的新政处办了些什么呢?」


寄禅道:「太后新政主要措施为废除科举,兴办西式学堂。改组政府,汰减冗部,废除捐官纳官,光绪二十九年增设商业部,兼管农工,改总理衙门为外务部,三十一年设立学政部及警政部。二十九年起,设立练兵处,由庆亲王奕劻主持,积极训练新军,以袁世凯的新陆军为精兵模范,全国各省成立三十六镇及各省自行筹设新式西化武备学堂。又令各省筹办铁路开矿,发展农工渔业。」


虚云说:「这些新政也都不错呀!太后可谓终于从善如流了,只可惜为时已太晚,只恐亦徒然流于形式吧?岂能起沉疴于一旦?不过,有此开始发奋,也总是好事。中国人若仍不发奋自强,不久就会被日本和俄国并吞灭亡了。」


寄禅说:「新政是好事,我们无不鼓舞,欣闻中国终于发奋自强,但是,朝廷谕令各省自行筹办高等学堂,各府设中学,县设小学,废除八股文,废除千余年的科举制度,各省选派学生出国留学,这都是好事。各省自行筹备武备学堂,也都是好事。但是,各省为了筹新政,须自行征税,都大大提高了税捐,使人民不胜负担。」


虚云说:「这也是可以谅解的事,当前国难当头,中国人人都须负担对外赔款,更须加重负担税捐来支持自强新政,这是国民的责任。」


寄禅说:「如果是公平分摊税捐,自然是人人有责,可是,各省大办新政,以此为名,苛税酷捐之余,又借口新政西化而推行打倒迷信,妄指佛教是迷信,竟倚势力而没收佛寺田产!这就是太过分了。各省都已有不少寺产被没收充公。」


各代表都激愤说:「我们佛教寺庙自然应该照章缴纳,寺产收成也该向政府纳赋,但是我们纳了田赋,交了税,为什么还要被充公寺产?虚老,如今只有靠您带我们上京去面圣请愿了!您老若不出面,我们佛教寺产就会全被各省没收了!佛教也伦于灭亡了!您老务必出面挽救啊!」


虚云说:「想不到新政实行会带来这些极端的不合理措施!这些官吏真是太过分了!我们当然要依理力争,列位法师说得很对,这是佛教面临的一次存亡关头啊!寺产若都给没收,中国佛教岂不灭亡了么?我们一定要争的!虚云不敏,既承列位委派,岂敢不追随列位法师与居士晋京请愿?果若朝廷要砍虚云之头,虚云又有何惜?这颗头也算不了什么!好!我们晋京去吧!」


]W7)T7Z$8OJI_{1@}DBU8FH.png


全国佛教代表百余人,拥簇着虚云,到了新建成的上海码头,乘英商海轮到了天津,转乘火车到了北京。


庚子之乱的残迹犹在,北京市面满目疮痍,虚云乘火车抵达前门,睹景不胜唏嘘,北京帝都啊!苦难才不过只是开始,前门楼堡有知么?


虚云此时的名气极大。庆亲王奕劻此时身兼数职,也抛下公务,亲到火车站来迎接虚云和尚,庆亲王与肃亲王善耆,大臣王文韶,还有当年庚子随銮同甘共苦的王公大臣多人,合计数十人之多,在亲兵数百保护之下,占了火车站的站台,等候着虚云,好像是欢迎显要一般。朝廷的「僧录司」掌印僧人法安和尚也来迎接,北京观音寺主持觉光法师,龙泉寺主持道兴法师……几乎全北京的佛寺主持都来了,前门车站真是盛况空前。


虚云和尚一从车门出现,站台上就响起了一片掌声浪潮。虚云看见这么多王公大臣和僧人的阵容,又看见四周布满了荷枪的亲兵,把他吓了一跳。


「阿弥陀佛!」他忙合十躬身问讯:「虚云何德何能,敢劳列位迎接!」


站台上佛教徒一见,纷纷跪下伏拜,连庆亲王等王公大臣也都跪下来向虚云顶礼了。几百人跪在月台上叩头,呼喊「活佛」,中国佛教近代还没有哪一个高僧晋京获得此种官民王公叩迎的殊荣!即使是朝廷供奉的大喇嘛来了,也没有这种盛大欢迎场面呀!


庆亲王与侄儿肃亲王顶礼已毕,起立致敬。


庆亲王说:「活佛爷,又是多年没见啦!」


虚云忙合十:「王爷吉祥,虚云只是个凡僧,不敢当此称呼。」


庆亲王笑道:「这是咱们满洲人的习惯,咱们对蒙古大喇嘛也都称活佛,您老佛法无边,神通广大,西京祈雪,天降大雪消灭瘟疫,造福中原数省,天下谁人不敬?皇太后一直都在惦念着您老呢,正待迎往行宫供养,您老却不告而别,叫咱们都找不到您,原来是改了名躲起来了,好不容易如今又再得见到您老!可真是巧极了,头几天,太后还问及您呢!」


「多承太后与各位王爷垂眷了。」虚云笑道:「此次晋京,正盼得觐见太后及皇上,也有事要恳求列位王爷及大人在太后皇上面前代为乞恩的呢。」


庆亲王笑道:「太后正想见您,觐见的事,絶不成问题,包在我们身上便了!您老领着全国佛教代表晋京请愿,此事我们都先有了底稿了,您放心!」


肃亲王笑道:「活佛爷,善耆趁此抢先有个小小请求,家慈极盼皈依活佛座下,待陛见之后,务请佛爷屈驾舍下为家慈说戒。」


庆亲王笑道:「侄儿你可抢了我的先啦!内人也正要皈依活佛呢,不但是内人,各府王爷福晋也都想归依的,活佛此次晋京,只怕忙不过来啦!」


虚云合十道:「倘蒙接引觐见,虚云向太后及皇上叩安后,自当一一趋府拜会各位王爷及福晋,也要拜候各位大人的。」


庆亲王说:「各王府及各大人府邸都争着供养活佛,各府的供养日程,都有僧录司安排好了。此次您老晋京,我们请您在贤良寺驻锡,一切都有专人安排好了的。」


虚云吃惊道:「贤良寺是王公大臣亲贵驻所呀!虚云何人?岂敢僭制?只求住在昔日的龙泉寺挂单足矣!」


庆亲王说:「活佛不用谦辞!您老住在贤良寺,我们容易亲近教诲,各王公大臣也都要来拜您老的,龙泉寺毁于八国联军炮火,如今仍未修好,甚为不便。」


虚云惊问:「真有此事么?」


龙泉寺住持道兴和尚说:「虚老,果有此事!龙泉寺因庇护三百教民,您随銮西行之日,就再有义和团与甘军来攻打龙泉寺,法心长老劝阻无效,被义和团把教民掳去,当街杀害,陈尸满地,八国联军攻到,指本寺僧人为义和团同党屠杀教民,联军攻入寺中屠杀僧众,纵火烧寺……。」


虚云慌忙抢问:「法心长老呢?」


道兴泣下道:「长老也去劝阻联军,惨被洋兵乱刀砍死了……道兴躲在菜园内地窖,幸而逃得生命!继任住持……」


虚云失声恸哭,掩面遮泪:「长老啊!只道回京还得见面,哪知一别竟成永诀……」


寄禅、文质、谛闲等法师也都伤感下泪。虚云道:「法心长老求仁得仁,舍命护生,正是佛陀舍身饲虎一般的舍身慈悲,我等实不应悲伤,反而应为他欢喜才是,虚云失态了,也确是此情难以自制,各位王爷大人祈谅!」


庆亲王说:「活佛真乃性情中人也!奕劻等岂敢诽谤,第以法心长老既已舍身往生,活佛与各位法师也须节哀,继续宏法大业为重!」


虚云说:「王爷指示极是!我等是应该以宏法利生为重!今次晋京请愿,尚冀王爷多多维护啊!」


庆王说:「奕劻自当尽棉力就是了,但关键还在于活佛觐见太后。」


虚云与谛闲、寄禅、文质等佛教主要领袖被庆王安排住在贤良寺,其余代表分住北京各大寺院。庆王与肃王自去安排觐见。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五、光绪三十二年丙午六十七岁(中)

    三月回国。抵沪。与佛教会代表寄禅师等同进京请愿。抵京住贤良寺。僧录司法安。龙泉寺道兴。观音寺觉光诸师。亲自招待。肃亲王善耆。请予为其太福晋说戒法。以及庚子随銮时各王公大臣旧友。多来相视。策划上奏诸事。得各护法帮助甚多。诸事顺利。




$GEAOW7J_A%2JUT@1QHYPZA.png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