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零六)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零六)





虚云和尚(一零六)

作者:冯冯



慈禧太后此时已经老迈衰弱多病,长住于颐和园,很少到太和殿了。这天叫一位美国女画家正在替她画油画像,李莲英来报:「老佛爷!在西京祈雪消灾的那位神僧到京里来了呢!现在由庆亲王招待他住在贤良寺。」


慈禧太后惊喜道:「神僧来了么?快请来相见!我正在想着见见他呢?这位神僧真是清高,他祈雪有功,却功成隐退,不慕富贵虚荣!我待要封他为国师,他却躲得无影无踪了,怎么突然又到京呢?」


莲英说:「奴才听说他现在改了名,叫做虚云,他在西南大显神通,名闻中外,此次被全国佛教代表推选为总代表,带了全国各地佛教领袖晋京来向老佛爷请愿。」


太后问:「请什么愿呢?」


「这个,奴才不清楚,老佛爷须问庆王才知道了。」


太后说:「聚众请愿,本来有违本朝法纪,不过,神僧虚云本是个世外高人,志行高洁,他也来请愿,想必有内情。我念他有祈雪护民保国大功,我也不去罪他。你去传谕庆王,快请神僧来相见吧。」


「老佛爷喜欢哪天召见他呢?待令礼部安排。」


太后焦躁道:「就是今天立刻召见!那里耐烦叫礼部安排?立刻去接他来颐和园罢。」


莲英慌忙应道:「喳!」又问:「老佛爷见不见与他同来的佛教领袖众僧?」


太后说:「哪个耐烦宣见许多人?单单请神僧虚云来相见就是了!」又吩咐:「叫美国女画家,今天别画像了,叫她回去罢!」


莲英慌忙紧急传旨,宫中立刻飞骑传报庆王,庆王派出美国公使赠送的福特轿车,来到贤良寺接取虚云进宫。


「奉皇太后懿旨,」专使宣旨说:「宣虚云老法师即刻往颐和园召见!」


虚云与佛教各代表都喜出望外,虚云说:「我还在担心不知怎样才能达天听呢?想不到太后降旨召见!这真是佛菩萨保佑了,可是,太后懿旨怎么只召见虚云一人?没有同时召见其它各代表么?」


尊使说:「奉皇太后懿旨,单独召见虚云活佛,未闻召见他人,活佛快请动身吧!庆亲王专车已在门外恭候了。」


虚云说:「这可怎么好?请愿的事,怎好由我单独陛见?」


寄禅说:「虚老!别拘泥这些小节了!太后单独召见您,正是圣眷隆重,您老去陛见,代表我们请愿,正是我们大家所期望的呢!快去吧!」


「那么你们列位都为我念佛祝祷成功吧!」,众僧说:「自然!虚老放心!」


虚云随庆王、肃王到了颐和园,看那长达二百七十间的富丽长廊依然无恙,石舫石桥湖山如旧,可是,帝国已经日落崦嵫了,虚云遥望玉泉山上的白塔,又看这湖边的千丈玉砌雕阑,桃李争芳,繁花似锦,不禁令他想起李后主的名句:「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末代君王的慈禧太后,如今不知怎样了呢?


太后依然在万寿山畔排云殿召见虚云,经过风霜沧桑几许的慈禧太后,已经苍老龙钟得多了,盛妆保养也再遮掩不住她的风烛残年的衰老之态。


「皇太后吉祥,懿躬安康!」虚云参拜已毕,太后说:「赐座!」那声音也十分衰弱了。


「老法师,」太后虚弱的声音,几乎难以听辨,幸亏殿中臣仆都噤然无声:「别来无恙!我们快有十年不见了吧?」


虚云忙回答:「回皇太后,真有十年多了!」


太后叹息道:「老法师,这十年当中,世事变化多大!国事蜩螗,外忧内患,国破家亡,一败涂地!我自己也老了,自己觉得,已如风中之烛,来日无多,唉!还不知道还有几年可活呢?国家危亡在于旦夕,真正令我担忧。我环观满朝文武,都无可托之人,我真是死也难以瞑目!老法师,你是有道圣僧,从前我愧未能采用你的忠言,我被那些大臣挟持,致有八国联军陷京之祸!我母子奔往西京,一路多亏你念佛祷求佛佑,才得平安,你在西京为我祈雪消除瘟疫,天降大雪,瘟疫全消!我时常都念着你的,正想叫皇帝颁封你为国师,盼你随我返京,哪知你竟隐去不出了。我派人到处打听,都没有你消息,今日才得重会,我心是十分欢喜的!老法师!你这一回可别再走了!」


虚云奏曰:「皇太后过奖了!虚云有何德能?祈雪消灾之事,纯属太后爱民感动佛菩萨所致,虚云岂敢居功?虚云当年违旨,遁入终南山改今名潜修,正以山僧不宜居于帝乡,兼以更须精进勤修方能再出济度。如今在西南重建佛地道场,规模未展,暂时是仍未能来供奉懿驾的,将来若有机缘,再来供奉吧!」


太后叹道:「老法师真乃世外高人!不贪富贵荣华,果然是有道圣僧活佛!人各有志,我也不便相强,只盼你得便多多晋京来见我,为我说法吧!唉!老法师,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了?你是圣僧活佛,必有前知之能,你看,我还有多少年可活呢?」


虚云明知慈禧太后只不过还有两三年的寿数了,他却怎可以照实奏闻?他只好奏道:「皇太后功德在于国家社稷,恩沐兆民,佛菩萨庇佑,皇太后万寿无疆,何必忧虑?」


太后说:「怎么,连老法师你也不肯对我说真话了?你尽说无妨,我不会怪责你的,你且说说,我还有几年寿命呢?」


虚云奏曰:「皇太后春秋正富,政躬安康,一定是可做百岁人瑞的。」


太后微笑:「老法师,我今年已经七十岁,还能有几天可活?就是活到一百岁,人家也容不得我呀!我也明知你不敢说实话,也罢!我不再迫你,说实话,我倒不贪图活到一百岁,真要活着看亡国惨痛么?我放不下的,就是这大清帝国基业而已!老法师,你看看,我们这大清基业,还会不会有什么危亡之险呢?」


虚云奏道:「皇太后与皇上如今励精图治,政治修明,太后圣明准许立宪改制,已符世界潮流,又广开言路,帝国前途光明,必将永垂千秋,太后何必忧虑呢?」


太后欢喜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放心多了!那个姓孙的革命党首领,总是在外国骂我不民主,康有为在日本骂我独裁,可知我是为了什么才独裁呢?你看,我放开不管政务,任由皇帝和大臣胡闹,就闹得国破家亡了!你们要实行民主,也得看清这中国情形是不是已到可行民主的时侯呀?民智未开,制度未立,妄谈民主,不过是假乱臣贼子以柄而已,由得他们胡闹,只怕亡国灭种还快些,我也看开了,反正我也老了,没有几年可活,我乐得耳边清静,且由得他们闹去!我就准许君主立宪,让他们实行国会民主代议制度,这一下,革命党还有什么借口来造反呢?这些革命党,胡闹到勾结日本浪人来中国造反攻州占县,在广东攻打惠州,这种无君无国的叛逆,真是可恨极了!我等立了宪,看他们又有什么话可骂我?」


虚云说:「太后圣明,从善如流,实乃兆民之福!中国复兴有望矣!」


虚云这样敷衍着慈禧,其实,他心中早已见到帝国末日了,他看出帝国在四、五年后就崩溃了,可是,他怎敢直说?


太后听了虚云的话,她十分欢喜:「老法师,倒不是我爱听恭维话,可是,你知道,确实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知道我确是从善如流为国为民,我一片苦心,唉!有谁得知?也只有天日可表罢了!如今听你这么一说,我多少也感到欣慰些。」


虚云说:「太后为国忧民之德忱,天下谁不知道呢?」


太后叹道:「你说得叫我空欢喜罢了!我虽此心天日可表,世上却有谁谅解?人人都背地里骂我,这是真的哪!」


虚云说:「太后但求无愧于心,何必介意世人蜚长流短?」


太后说:「圣僧说得极是!我也不去计较就是了。」因温语慰问:「老法师,你此次晋京来见我请愿,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呢?」


虚云说:「皇太后陛下,各省如今推行新政,自筹学堂,固是秉承懿旨办理,但是各省行之过激,竟至没收佛寺田产充公,又指佛教为迷信,长此以往,佛教势必灭尽了。为了挽救灭法之危,虚云故此冒死来觐见,乞叩太后降旨保护佛法,禁止各省官吏假借新政没收寺产。」


太后怒道:「我就说不能太纵容了这些新政大臣!你们看看!各省如今竟敢连佛寺都没收了!佛菩萨也不拜了,我就知道,维新维新!再弄下去,连祖宗都不拜,都变成假洋鬼子啦!可恶!可恨!庆王爷!烦你快叫人写旨来,我叫皇帝下谕,禁止各省官吏没收佛教寺产!不得再侵犯佛寺!


庆王慌忙答应:「臣立即令人办理!」


虚云连忙谢恩。太后又问:「老法师,你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声,不必客气!只要我还在世一天,我就都要全力供养佛法的。」


虚云奏曰:「太后天恩浩荡,衲子鉴于如今朝廷国库空虚,外债压迫之下,倍感艰辛,是以衲子亦不敢拜领赏赐金银,若蒙太后天恩,则乞请颁赐龙藏以崇佛法足矣!


太后叹息道:「虚云长老!你的清高廉洁,真令满朝大臣愧煞了!朝廷大臣如果都像你这样廉洁,大清也不至于有今日危亡惨痛了啊!圣僧活佛,朝廷不错是捉襟见肘,但也不至于还供养不起一座佛寺!你别谦辞了!」


虚云伏地奏曰:「重建佛祖道场之资,由虚云往各地筹募即可,决不敢妄领朝廷国库分文!尚乞太后陛下收回成命,留作国家建设用途吧!但乞颁赐龙藏一部足矣!」


太后赞叹不已:「虚云老法师!你真乃有道圣僧活佛!我只盼自己能多活几年多听你说法讲经,让我修修来生吧!龙藏自然要颁给你的!」


虚云谢恩,然后又遵旨在宫中为太后讲经说法,等到讲完叩辞,天色已晚了,残照中,西方天空红霞亿兆,湖水全都映红了。虚云回望排云殿的金色琉璃瓦,他不禁喟然叹息,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陛见了,夕阳无限好,慈禧太后已来日无多,大清帝国的绚烂光荣豪华,也就如这满天的晚霞一般了!


几天以后,光绪皇帝颁下了一道圣旨:


上谕:前因筹办捐款,叠颁谕旨,不准巧立名目,苛扰贫民!近闻各省办理学堂工厂,诸多苛扰,甚至捐及方外,殊属不成事体!着各该督抚,饬令地方官吏,凡有大小寺院及一切僧众产业,一律由地方官保护,不准刁绅蠹役,藉端滋扰,至地方要政,亦不得勒捐庙产,以端政体。钦此!」这道谕旨一下,各省官吏不敢再没收佛寺庙产了!佛教人士,无不认为虚云陛见,功在佛教!中国佛教又逃过了一场浩劫!


关于请颁龙藏的事,皇帝也下了圣旨:


……上谕,云南鸡足山钵盂峰迎祥寺,加赠名护国祝圣禅寺,钦赐龙藏,銮驾全副,钦命方丈,御赐紫衣钵具,钦赐玉印锡杖如意,封赐住持虚云「佛慈洪法大师」之号,奉旨回山传戒,护国佑民。内务府大臣传知虚云,谨领各件回山,永镇山门,善为布教,地方官民,一体虔奉,加意保护,毋得轻亵,此谕!


光绪三十二年七月十五日给。


2XUTFRAI37%_%I9I6KFGAUH.png


末代君主的荣宠,算得什么?虚荣又算得什么?这道圣旨还有多久的效力?虚云感叹着,他并非为荣华而来,他只是为了挽救佛教寺产而来,这些归于他本人的圣眷,实乃意外的附带收获,的确不算什么,也明知大清帝国已经日落,可是,辛劳奔走大半生的虚云和尚,总算终于获得帝室的官方承认地位了!纵然皇恩为时无多,也总算是一项正式的承认吧!


在别人,也许已经沾沾自喜,认为被封为护国国师,可算是出家人事业登峰造极了,虚云却并不那样想,他直觉地觉得,这不过是一次奋斗的结束,新的艰辛奋斗还在前面等待着他去迎接呢!


他七月二十日接到鼓山妙莲老和尚来电:「藏经起行,先到厦门,由南洋运滇,经书留厦门,汝速回鼓山一晤!切要切要!」


虚云知道,必须兼程赶回鼓山了!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五、光绪三十二年丙午六十七岁(下)

    策划上奏诸事。得各护法帮助甚多。诸事顺利。奏上。奉上谕。

  光绪三十三年 月 日
  上谕。前因筹办捐款。叠颁谕旨。不准巧立名目。苛扰贫民。近闻各省办理学堂工厂。诸多苛扰。甚至捐及方外。殊属不成事体。著各该督抚。饬令地方官。凡有大小寺院。及一切僧众产业。一律由地方官保护。不准刁绅蠹役。藉端滋扰。至地方要政。亦不得勒捐庙产。以端政体钦此。此谕颁后。各省提寺产之风。遂告平息。予留京师。商诸护法。以自清朝开国以来。于云南地方未有颁发龙藏。似应奏请颁藏经全部。法惠遐陬。旋由肃亲王发起。总管内务府大臣奏曰。
  为请旨事。据僧录司掌印僧人法安禀明。云南省大理府宾川县鸡足山钵盂峰迎祥寺住持僧人虚云呈称。本寺系为名山古刹道场。缺少藏经。愿欲请颁龙藏一份。永远供奉。查此山寺。即迦叶尊者胜会。其寺实属古刹。请颁龙藏。为崇佛法。经民政部尚书肃。柏林寺住持澄海。龙兴寺住持道兴等。加结前来。谨据情奏请。如蒙谕允。应由臣衙门传知僧录司。转饬办理。为此谨奏。请旨
  光绪三十二年六月六日准奏。朱批奉旨依议钦此。

  光绪三十二年七月二十日奉
  上谕。云南鸡足山钵盂峰迎祥寺加赠名护国祝圣禅寺。钦赐龙藏。銮驾全副。钦命方丈。御赐紫衣钵具。钦赐玉印。锡杖如意。封赐住持虚云。佛慈洪法大师之号。奉旨回山传戒。护国佑民。内务府大臣传知虚云。谨领各件回山。永镇山门。善为布教。地方官民。一体虔奉。加意保护。毋得轻亵。此谕。
  光绪三十二年七月 日给

  请藏诸事。业已办竣。二十日接鼓山妙老来书曰。“藏经起行。先到厦门。由南洋运滇。经暂留厦。汝速回鼓山一晤。”
  此次奉经南回。在京中各护法出力甚多。然由京至沪。由沪至厦。得养真宫转道和尚。佛顶山文质和尚助力不少也。予以岁逼。在北京过年。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