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零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零八)




虚云和尚(一零八)

作者:冯冯




「虚云和尚!」


虚云在悲痛的昏迷恍惚中听见有人喊他,他抬起泪眼,石阶上持拐杖站立着一位老僧,年约九十余岁,身材瘦小。


「还认得我么?」


虚云抑悲细看,悲喜交集地叫了起来:「古月禅师!是您老!


「是的!这正是古月禅师!」在旁的新住持达空和尚说:「他老人家也来迎接你回寺了——他已经闭关三年不曾出来过。」


「古月禅师!」虚云见到了古月,真是犹同见到了师父妙莲长老一般欢喜,记得当年自己才十多岁,来到涌泉寺出家,最敬佩古月禅师苦行第一,时常去拜访求教,想不到古月如今仍健在,他慌忙顶礼。


古月禅师微微含笑:「虚云!论地位,你是今日的佛教领袖,大清国师,我怎敢受你的顶礼?你还这样恪遵本山辈分礼数!真是难能可贵,也可见你为人谦虚修养够,真不愧是国师!难怪妙莲长老那么器重你!虚云,我为全本山礼制,受你一拜,好留作后人做榜样。但是,一拜就够了!请起罢。」


虚云坚持三拜,达空和尚也说:「老法师,虚云师是虔心维持佛家体制,老法师就受了他三拜罢。」


虚云三拜已毕,古月伸手来搀他,突然双泪夺眶而出:「古岩!古岩!你怎不早些回来见见师父啊?他老人家天天盼你归来,他早晚都站在天王殿前和山门口,俯望着四千级石阶,只盼见到你回到拾级而上,总不见你回来,也不见你有书信来!


达空主持说:「师父留下了亲笔遗命,指定要虚云法师您回来为他主持荼毗和入塔典礼,并且将一半骨灰运往南洋槟榔极乐寺。」


虚云流泪道:「师父屡屡嘱我速回鼓山一晤有事商量,原来就是他老人家已经预知将入灭定,叫我赶回一面,只恨我太贪恋红尘,流连应酬,以致不及来送师父!思之心痛,难以自宥罪孽。」


古月禅师说:「虚云!师父对你期望至殷,常说将来振兴禅宗者,必是此人。师父临终前仍念着你,他说你任重致远,不可将你羁留本寺,必须由得你向外发展。他留下字条,现存我处,你跟着我来取看吧!师父对你期望之深,你看了字条便知。」


达空住持说:「本来全寺恳请师父请虚云法师回寺担任住持,以光大本山。但是师父说机缘未到,而且恐本山事繁困住了你,他说应让你自由去拓展华南、西南与南洋、西洋的宏教基础,师父说你的责任远大,不可局限于本山。故此师父遗命中指定达空暂代住持,以待他日法师你鸿图大展之后再回山接管。达空自惭无德无能,岂敢僭越?今惟有遵师命暂时摄代此职,其实盼望法师能早日接管,方孚众望!」


虚云说:「达公担任住持,正庆得人!虚云何敢有僭?请不必再谦让了,我遵师命办理其茶毗入塔之后,就分灵赴南洋,以符师父心愿,滇西和南洋弘法事方伊始,未有头绪,我是离不开的。这里本山,仍乞达公继续住持!」


古月也说:「达空法师,既是师父遗命,你又何必多谦让呢?这事我看是不必再交谈了。师父如此决定,自有奥妙,他是从大处着眼,你不可违了他老人家意旨!」


达空忙说:「谨遵老法师教训!」


古月说:「虚云,你在此多伤心也无益!师父是入灭生西去了,你该欢喜才是,为何要效此俗子之态?你修了几十年,怎么走倒回去了呢?快随我到我禅房去看师父遗字吧!」


虚云说:「禅师,道理岂不知?只是人非草木,谁能禁悼念恩师?只是悲愧交集,是以失态了!」


古月叹道:「你仍有赤子之心!我实不该怪责你啊!」


虚云随古月到了禅房,看到了妙莲老和尚遗命法谕,其中有句云:「……我入灭后,你切勿悲伤,他日你我都将重聚于莲华会上,同修求证的!如今你务须以宏法南洋海外为要务,为将来佛法向全世界弘扬而尽一份力奠定初基……


看到这些话,虚云禁不住又再流泪了。他和古月禅师多年不见,彼此都有很多话要谈,也有无限的嗟叹感触。


古月说:「闻说你遍游天下名山,都有题咏,如今还作诗么?既回山来了,何不作一首诗给我看看呢?」


虚云说:「我哪里会作诗?都不过只是涂鸦罢了,岂可班门弄斧?」


古月说:「你回山来,不无感慨,快作一首来留作纪念吧!无谓再世俗谦辞了!」


虚云说:「那么只好奉命献丑了!」因口占五言古风一首


「卅载他乡客,一筇故国春,寒烟笼细雨,疏竹伴幽人,乍见疑为梦,深谈倍觉亲,可堪良夜月,絮絮话前因。」


古月赞叹道:「虚云,你的五言古风,直迫唐人!前些有人抄来你在终南山的一首五言『山居』,就已令我击节折服了!记得那首诗是:『山居意何远,放旷了无涯,松根自作枕,睡起自烹茶。』我就说:虚云的五言,简直就是王摩诘孟浩然一流!如今听你口占赠我五言,居然就又是杜甫的功力呢!」


虚云忙谦谢:「禅师太过奖了!」


古月说:「我还见过传抄的你一首大作,『过崆峒山』『凿破云根一径通,禅楼远在碧霞中,岩穿雪窍千峰冷,月到禅心五蕴空,顽石封烟还太古,斜阳入雨洒崆峒,山僧不记人间事,闻说广成有道风。』——这一首七言绝句,也直逼李商隐和僧皎然啦!」


虚云说:「禅师太过奖了!我读书无多,疏于诗词,偶然涂鸦之作,不登大雅之堂,不意竟有人抄传,真乃令我汗颜!」


古月说:「你是以大自然为师,行万里路笑傲烟云,胜于书本多矣!读你的诗,都不着人间烟火,自然清奥!若只读诗不知其人,只道你是个避世的自了和尚哩!谁知你却是个心怀我佛大慈大悲,至情至圣之人?」


虚云叹道:「诗词无非托寄而已!我既学佛,岂可深山伴云以求逍遥自了呢?」


虚云回山的次日,遵师父遗命,为之主持荼昆。闽南各地诸山长老僧众与居士数千人赶来观礼,大家合十念佛,虚云亲自举火,火化师尊遗蜕,看那火焰熊熊,师父化为灰烬,虚云情不自禁,又流下了泪水了。


开缸之时,众沙弥齐声叫喊:「舍利子!好多舍利子!」


虚云上前一看,缸内骨灰中,琳琅满目,数百粒大小不一的舍利子,闪闪生光,白色的好像珍珠,透明的如钻石,绿色的似碧玉,红的像玛瑙


僧众无不欢腾,列队上前顶礼参拜,数千人齐声唱念阿弥陀佛不停。


虚云感动无已,一边念佛,一面忖道:「师父平生修持事,无人得知,未曾闻他主重于修静坐禅,只见他勤于修建寺院,接众结缘,谁知他老人家却是修行深密如此呢?佛云:密行难思议!真是不可思议啊!


又想着:「师父已经得证了,我为什么还要悲伤呢?我该欢喜才是呀!是的,我太世俗了!他不再悲痛了,他的清瘦的脸上现出了一贯的泰然慈祥微笑。


预定到了四月十日,舍利塔竣工,移灵入塔,是时正值雷雨季节,一连下了半个月滂沱大雨,人人都担忧大雨会妨碍入塔典礼。


虚云天天祷念着佛菩萨:「佛菩萨啊!请让我们得半日天晴来奉灵入塔罢!」


初八,做完了菩萨戒,天气渐渐晴起来了。初九,天气大晴,阳光照耀着树叶水珠,空气新鲜。福州厦门与闽南各地的官绅士庶络绎登山来观礼,把四千多级石阶都占满了。妙莲老和尚生平接待群众极诚,结下了善缘,虚云是当今最受敬仰的国师,怎不轰传遐迩呢?佛徒越来越多,把涌泉寺全部客堂走廊殿堂全都挤满了。涌泉寺住持看见还有上千的信徒无处可立,站在草地上,他慌忙紧急动员寺僧来赶搭竹棚。


初十早上,涌泉寺天坪摆满了几百桌由信徒们送来的素菜祭斋,五六千人在塔前念佛上香上供,场面之盛大,空前未有。


虚云领衔主祭,领导大众念经,上供后,念变食真言之时,突然一阵旋风卷起了烛纸,骨灰灵龛顶上透射出一线濛濛霞光,直透舍利塔顶!大众惊得叫了起来!赞叹不已:


「妙莲长老的灵光!」「佛法真是不可思议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虚云感动得泪盈于眶:「师父!师父!是您老人家示现吗?」


师父显然已经获得了涅槃正果了!这霞光不就是证吗?虚云为师父欢喜,此时他的泪水是悲喜交集的,可说是欢喜多于悲伤的。他的眼中噙着的泪珠是充满着喜悦的!


礼毕,天空又再阴云四合,滂沱大雨不久又来临了。


0001.png


虚云在涌泉寺接待四众数千人,足足忙了好几天,才能启程赴南洋,他奉着师父的骨灰与舍利子的一半,随身供养着,一方面护送着龙藏大经,登轮经香港星洲,再转船到了槟榔屿。这时正足六月,南洋天气炎热,可是槟榔屿码头上聚集了将近五千佛徒欢迎舍利子与虚云,有许多人老早从缅甸、星洲、泰国、越南各地赶来礼拜,极一时之盛,槟城人从未见过这么盛大的迎佛场面,人人都要礼拜妙莲舍利子,个个争着瞻仰旷代神僧虚云!


大众簇拥着,虚云恭恭敬敬,捧着灵龛骨灰舍利子,步行登山,从码头经过大街,从山径千级石阶到极乐寺,一路上数千佛徒高唱「南无阿弥陀佛」,捧着香烟袅袅的香烛,马来人、缅人、印度人、华人,整个岛国的居民都来夹道观看,许多马来佛徒纷纷向虚云投掷白瓣黄心五叶的栀子花,不少人跪拜在路边。


虚云的盛名,这时已传遍了南洋了。回想前次乘船初来槟榔屿被困荒岛待毙的情景,虚云感慨良多!


到了半山极乐寺,供奉灵龛入塔,虚云虔念经文,念到变食真言时,此时烈日当空,万众诵念,突然灵龛上旋起了一阵旋风,把四众供奉的数万朵白瓣栀子花卷吹升空,然后纷纷飘坠,闪闪飞白,满空芬芳!同时,灵龛顶上涌出一线白光,直升空中,透往二里以外的塔顶!


成万的群众睹此奇象,无不惊呼高喊!纷纷跪下伏拜。


「啊!师父!师父!」虚云眼含无限欢喜感动的泪光,跪下祷望:「这是您老人家又再示朕兆吗?


观音寺首座觉空长老欢喜叫道:「这是妙老显示佳兆啊!看那万花飘坠,朵朵白瓣五叶!芬芳满天,莫非是暗示禅宗一花五叶,重新兴旺吗?莫非是吉兆应验在虚云法师身上吗?虚云!虚云啊!莫非你是复兴禅宗的真人?


虚云拜道:「觉老言重了!虚云有何德能?敢当此重任?复兴禅宗需全靠佛教大众人人共同努力以赴呀!」


妙莲长老灵龛的两次奇迹,先后有上万人目睹,成为佛教近代的奇迹一页,没有人能够解释这种超自然现象。


在极乐寺做完法事之后,虚云接着讲经十天,槟城佛徒都来听经,人多得大殿和前院都容纳不下,许多人在山门等候,虽听不见虚云讲经,能来到山门参拜,也心满意足了。


虚云接见了数千人,却总不见当年救援他的林老公公来。他多方向人打听,才知道林老已经在半年前亡故了。虚云托人找到了林老的墓地,亲自为林老念了三天经助其往生。虚云的感恩行为,获得槟城人人赞美。


「林老伯,」虚云在林老墓碑前拜道:「没有你救我一命,我还有今天吗?老丈!虚云无法报答得了你的大恩,惟有多为你念往生咒盼佛佑你超生佛土,虚云也惟有尽力去弘扬佛教来报答你吧!」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六、光绪三十三年丁未六十八岁(上)

  春正月。运经出京。先至沪。及厦门。全仗文质转道两师布置。方抵厦。忽接鼓山来电。谓妙莲老和尚于正月在龟山圆寂。是时厦门诸山长老僧众到鼓山参加老人荼毗礼。灵塔移鼓山下院。筹善后事。予即兼程赴鼓山。建塔传冥戒等事。日夜忙碌。至四月十日进塔。当塔工竣后。半月滂沱大雨。众忧之。初八菩萨戒毕。天启晴。初九大晴。是日官绅士庶来山者络绎于道。初十入塔时。天坪祭斋百桌。大众诵经。上供毕。念变食真言时。忽一阵旋风。将诸祭品。旋于空中。灵龛顶一道霞光。直贯塔顶。众皆赞叹。礼毕。回寺又大雨滂沱矣。其灵骨以一半入塔。一半运南洋极乐寺供养。
  当奉迎藏经与妙老人骨灰南行至槟榔屿时。观音亭及大众迎者数千人。当诵经毕。念变食真言时。又忽起旋风。将万花吹散。灵龛顶涌白光。直透二里外之塔顶。此二事予亲手所作。耳所闻。目所见者也。佛云“密行难思议”论老人平生修持事。予所未知。亦未主行于禅净。惟以修建寺院。接众结缘为务。末后因缘。有斯奇特。予自从披剃后。流荡四方。久未侍奉。且数十年不通音讯。有负师恩。然最后因缘。为其料理龛塔。分光舍利。忆其屡嘱诸事。又似有前知者。难以愚测。略叙事实。俟证将来。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