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一一)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一一)





虚云和尚(一一一)

作者:冯冯




他在终南山曾经入定经月,醒来芋头已长霉于雪地中,他知道自己是有入定久驻的功力的。现在,他觉得是非用入定的奇功不能感动世人的时候了。本来,他不愿这样来炫示他的定功。但是,为了筹建佛殿宏法,他又何惮被人讥为眩弄神通呢?个人的名誉固属重要,但若为宏扬佛法,个人的羽毛又何足惜?做得太清高,岂非也是执迷么?


终南山大雪中入定一月,他毫无所苦,可是,暹京是热带,气候酷热,他记得在槟城之时,恩师妙莲老和尚曾经告诫过他:「南洋天气炎热,不宜入坐,我见你每每一坐数日,在此热带实不相宜,恐久坐会伤色身,慎之慎之!


恩师的戒言言犹在耳,可是恩师已化去了,虚云心中仍在伤感:「师父啊!并非虚云不听您老人家教训,实在是除了久定入坐一途,弟子再无其它方法来引起暹罗四众的发心维护佛法,纵然我要因久坐得病,也是甘心的啊!若能建成佛殿弘法育才,弟子的色身又何惜呢?


暹京信众以奉小乘为多,本来小乘与大乘是一乘,佛陀为方便说法而将一乘分大小二乘作为譬喻。不幸地,后人把北传中国的佛法指为大乘,而把南传的佛法指为小乘。中国佛徒不少人轻视南传佛教之小乘,而暹罗缅甸南洋佛徒亦看不起中国大乘,指之为徒具好高骛远不务实际。同是佛教一家,彼此水火,岂不可哀?


虚云以中国大乘佛教和尚身分来到暹京,虽然亦受到华侨热烈欢迎,但是他并未得到暹人的重视,暹人是尊敬他的,可是并不太热心支持他这个中国大乘和尚。他知道,只有施展入定神功,他才可以使南传佛教信徒信服。他们是注重坐功禅力的啊!于是他不再犹豫了。


那天,他在讲座上趺坐讲经,讲到一半,他就入定了。他的趺坐十分庄严,他面含慈悲微笑,两眼微合,两手结印。


0007.jpg


「怎么没有了声音呢?」在座的上千听众疑惊不置:「老法师怎么了?」


「老法师圆寂了?」有人就哭了起来。


众人惊慌得乱做一团,争着向前审视。龙泉寺住持广济法师,监院广度法师和本寺僧众慌忙拦住众人。「别慌别慌!」「不要吵!不要吵!」「肃静肃静!」「待我们来看。」


广济与广度排开众人,上前察看虚云,还有在龙泉寺挂单的妙圆法师也慌忙挤上前来——妙圆与虚云是终南山的旧日同山同修,此时亦正巧来了暹罗与虚云巧遇——旧谊深厚,自然更加关切担忧。


广济广度细看虚云,发现他身体仍有温暧但鼻孔下无气息。


「是不是坐化呢?」广度疑惑道:「若是坐化,可得报官来验。」


「不要慌!」广济说:「我们先看清楚才说。」


妙圆法师取了薄纸放在虚云鼻孔底下一试,欢喜叫道:「不妨事!不妨事!他还有气呢!你看,纸片微微动着呢!这是他入定了,不是坐化!」


「啊!」广济和众僧都欢喜不迭,合十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妙圆法师说:「他当日在终南山大雪中入定,从腊月冬节到正月上元节,整整一个多月,我们去拜年,发现他也是这般样子入了定,我们敲了引磬,才把他唤醒过来,他自己也不知道入定了多久,他还说刚煮了野芋,一边烧火,一边就不知不觉入了定,此时野芋该熟了可请我们吃芋了,我们看那一锅芋头,老早长了寸多白霉啦!我们计算才知他入定一个多月。」


「真的?」众僧都骇然。


「真的!」妙圆说:「这事我和好几位法师所亲眼见到的,终南山人人皆知的。今天他又是入了定,你们大家千万别慌,也别惊动他,等他自己醒来就是了。」


广济说:「阿弥陀佛,幸亏有妙圆法师在此示知,我们才不致于错把他当作坐化搬去火化了。阿弥陀佛!要不是妙圆师见过讲出来,我们哪里知道他有此定力呢?」


广度说:「虚老忽然在讲经中入定,必有他的用意,或者是他为了宏扬佛法而显示神通吧?我们不宜把他唤醒了,只宜派人日夜守卫,为他护法。」


广济说:「法师之言甚是。」就对大众宣布:「虚云老和尚是为了向我等证明佛法神通,他已经入了三昧禅定了。我们不可惊扰他,我们必须绝对肃静,若要上前参拜,也必须循守规矩,不许触摸他身体,不得惊扰他,你们拜他,只可在三尺外,不许接近!」


广度说:「我们须得派人轮流在他四周守卫护法方好,又须牵绳划出界线,不准任何人接触惊扰他,否则只恐有人惊动他以致走火入魔,那就不妙了。」


广济说:「法师之言极是!」


广度立即分派众僧轮班守卫,一切布置停当,才容许四众上前瞻仰参拜,众人果然也都循规蹈矩,数百人肃静无哗,轻步屏息,排队鱼贯上前顶礼参拜虚云。


消息不胫而走,才半天就已传遍了曼谷,中国神僧虚云老和尚讲经入定。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华侨纷纷来参拜。暹罗人也纷纷来顶礼了,一向门前冷落的龙泉寺,此时人山人海,日夜都有数千人来参拜虚云,人人都争看入定的神僧活佛!


曼谷的报纸登出了头条大新闻:「中华圣僧虚云老和尚在龙泉寺入三昧禅定,万人朝拜!」「虚云入定第三天,龙泉寺数万人参拜!」……「虚云入定第五天,创造奇迹!」「虚云入定第七天,空前奇迹,十万人日夜守候龙泉寺!」


虚云的庄严慈悲微笑入定法相,被摄影登上了报纸。曼谷的西洋人、暹罗人、马来人、华人,络绎不绝于途,包围等候在龙泉寺门外,寺内人潮挤得水泄不通,暹京皇家警察总监派出数百警员前来维持秩序。


第八天,虚云仍未出定,这时候消息已经传遍了全泰国,外国通讯记者纷纷来拍照,抢登电报,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都登出了新闻了。


龙泉寺灯火辉煌,门外火把照照,数十万群众日夜等候着排队入寺参拜虚云活菩萨,警员日夜加班,寺僧二十四小时轮值护法,专人在殿上收受献捐,几只大箱都来不及接受万众的捐款。


第八夜,虚云仍在定中,含笑趺坐,庄严慈悲,真像一座菩萨。泰皇的御医来了,参拜之后,检查虚云的气息之后,一声不响离去。


第九天,虚云仍未出定,报纸注销最大字的头条标题:「虚云禅定进入第九天!空前神奇,御医证实仍有微息!」


御医在报上发表谈话,指出佛家禅定的状况合乎科学与医学而并非迷信。


第九天当中,泰国的执政总理大臣和夫人亲自来参拜虚云,造成了新的新闻高潮。


可是最大的轰动,还在后头呢。


第十天下午二时许,龙泉寺前面忽然增加了警员,多至五百名,又来了几千名士兵,一路戒严,布设哨站,长达数里,士兵把群众都驱到道旁去了,军警合力清除了寺内外的群众。人人都知道,一定是皇上亲临来了!


此时街道两旁人潮越来越多,全曼谷的人都来了,寺内外肃静得鸦雀无声。三点多钟,皇家骑兵御林军五十名出现了,个个身穿镶金边的猩红戎装和黑色马裤,骑着白马,人人头戴黑色绒帽,腰佩齐剑。骑兵除后面又有五百名步兵,然后是西式军乐队,这是皇家海军的乐队,白衣白帽水兵吹奏着皇家进行曲,敲着大鼓,后面跟着的是四头巨象,全身披挂璎珞锦绣,象背的宝辇上,绣帘内坐着公主皇子,群众一见,个个跪下在路边。


跟着在后面的是一头白色的圣象,全身披挂了白色锦绣和黄金绣边滚边,象背上有一座黄金色的皇家御辇,顶上有皇冠,辇窗紫色天鹅绒垂帘半挂,可以看见里面坐着当今泰皇拉玛第六世陛下和皇后陛下。


道旁约数十万群众慌忙俯伏顶礼不住……。


皇帝和皇后御驾亲莅龙泉寺,这可真是空前未有过的殊荣!


白象后面又有一头白象,象背上的黄金御辇内端坐着泰国僧皇陛下手持降魔禅杖。


数十万群众都惊喜得呆了,多少人梦想一见皇帝和僧皇,也从来难得一见啊!


御驾后面,整个泰国朝廷的亲王、王妃、郡主、王子、王公大臣,一律都是步行着追随着,人人合十捧着鲜花和香枝,香烟袅袅。


皇帝和皇后在象背上含笑频频向道旁跪伏的臣民挥手,僧王则合掌闭目,群众感动极了,拜个没完。


龙泉寺内,把全体僧人都吓慌了,全体在山门跪下恭迎圣驾。


「要不要唤醒虚老接驾呢?」广度法师慌得发抖。难怪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皇上亲临这座小小中华佛寺呀!皇上向来烧香也只是到泰国皇室御寺去的呀!谁想到皇上会亲临此地?


「不要惊醒虚云。」皇家派来的大臣说:「皇上陛下要亲睹虚云入定九日的法相。」


泰皇陛下偕皇后与僧王等一干显要来到龙泉寺前,军乐早已静止了,军队警官与御林军分两边排肃立,皇族王公大臣恭立阶前,白象跪下。帝后轻踏扶梯,步向寺门,王族与大臣纷纷躬身行礼,贵妇屈膝,僧众一律跪迎。


僧王身披红色罩金色的大袈裟,头戴宝冠,率领着数十位红袈大僧,拱护着帝后进寺。皇帝身穿全身白色的西洋大元帅军服,头戴金边白色军帽,皇后身穿泰族礼裙,全身金银两色,钻石后冠闪光,肩后披拖着银色曳地披肩。


皇帝与皇后一进了寺门,寺内的护定僧众慌忙跪倒顶礼。皇帝脱下军帽交给扈从,合掌与皇后踏上大雄宝殿,僧王合十随后登阶。


皇帝莅寺,论礼是寺方应该敲响二十一响巨钟致敬的,但是御前大臣制止了寺僧,令人对住持和监院说:「陛下有旨,不可鸣钟击鼓惊醒虚云圣僧。」


这时候大雄宝殿上寂然无声。香烟袅袅,烛影微摇,虚云老和尚依然挺直胸膛趺坐于释迦牟尼佛像莲座下面的讲座上。虚云宝相十分慈悲庄严,嘴角含着微微笑意,两手结印,丝毫未变。


拉玛第六世陛下及皇后来到虚云座前,立刻虔敬下跪顶礼,向虚云叩拜了三次,僧王也随后下跪顶礼虚云三次。


三位至尊身份的来宾都已顶礼,那些跟随的皇亲国戚、皇子公主、王公大臣,老早已经跪满了大殿向虚云遥遥顶礼,哪个敢起来?


皇帝与皇后先后向虚云奉献莲花,放在他座前。然后又拜,此时殿中半点声音都没有,虚云仍未出定,他对于这些殊荣一些也不知道。


身份至尊的僧王,是泰国佛教的领袖,此次也向虚云顶礼,真是破天荒的大事!南传佛教的最高身份僧王,向来除了跪拜佛像之外,从来不曾跪拜过任何人,就是见到泰皇,也只有是泰皇向他顶礼的呀!


僧王此次纡尊降贵顶礼虚云,等于是承认了中国大乘佛教,也就是反映出僧王的谦怀若谷了。僧王确是谦虚有道行的高僧,他一向就不赞成南传佛教教徒的歧视北传佛教,他也常说:「佛法只有一乘,佛教是不应该分裂的。」故此他此次怂恿泰皇前来参拜虚云,他也明白这是会引起泰国佛教徒不满的,可是僧王自有其伟大的胸襟,他要牺牲自尊来促成大乘小乘的团结。


连僧王都拜了,那些泰僧岂敢不拜?数百红袍泰僧早就跪满在大殿外面不敢起来了。主持和监院跪在虚云座旁,代表虚云回礼,向僧王、皇帝及皇后顶礼。


「要不要敲磬请虚云出定回拜皇帝陛下和僧王陛下?」主持广济悄悄叩问御前大臣。


泰皇陛下和蔼地微笑摆手说:「不要惊动他!」又对左右说:「我们走吧!待虚云圣僧醒来,我们要迎接他进宫供养,请他讲经。」


泰皇再三吩咐:「不许惊扰圣僧!」然后就离寺返宫了。大臣体从御旨,加派军警维护秩序,僧王也派了泰僧四十名留下在龙泉寺照料一切。


虚云所受到的特殊荣宠,是从未有过的,从来没有一个中国和尚受到过泰皇与僧王这样的崇敬,也从无一位大乘僧人受到过泰国这样的殊荣崇拜,真是前无古人了。



WQP]TWA6NOB_U4FT]G[G[S2.png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妙勇
终于赶上阅读进度了

签名:苦谓生时有乖离欲, 乐谓灭时有和合欲~大乘五蕴论
发布于2019-01-19 21:15:20|回复


常如
🙏🙏🙏

发布于2019-01-17 21:50: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