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一二)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一二)






虚云和尚(一一二)

作者:冯冯




泰皇陛下走后,龙泉寺已因皇驾莅临而成为圣地,群众越来越多,日夜来拜虚云。


主持广济法师就与众僧商议:「这虚老一定,不知要到何时才出定?天气如此酷热,只恐他在定中太久会坐化了,不如我们还是敲磬请他出定吧!」


妙圆师说:「昔年我们就是敲磬把他唤醒的,要不然他就永远不醒过来了。」


在悠扬的磬声之中,虚云渐渐醒了,他睁开眼睛,渐渐看清了殿内的森严守卫,又有泰僧,又有军官警员。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他讶异地问。


「啊!虚老出定了!」僧众慌忙都伏拜。


「虚老!」妙圆法师说:「泰国皇帝皇后,还有僧王,带着皇族和大僧,都来参拜了你呢!刚走了不到一个小时。」


「哎呀!」虚云吃惊:「你们怎么不唤我呢?我这太失礼了!没有迎接僧王和皇帝……。」


「皇帝和僧王不许我们叫醒你。」广济说:「他们说让你安静入定下去,要看看你维持多久,但是我们大家商议,只恐你久坐得病,因此地炎热,不比终南山寒冷。故此我们敲磬唤您老出定。」


「我还坐了多久呢!」虚云说:「不妨事的,我觉得好像才坐了几分钟的样子。」


「虚老!」妙圆法师笑道:「您老还是像在终南一样脾气!在终南您入定一个多月,我们唤醒您,您说好像才坐了几个时辰,现在您一坐入定九天,轰动暹京,上至泰皇、僧王,下至庶民,倾国来参拜您老,天天把龙泉寺都闹得像个闹市似的,您老竟一些也不知道吗?真的像只坐了几分钟么?


虚云说:「我都一无所闻,真的好像入定了只有几分钟而已。


广济问:「到底入了三昧禅定是什么感觉呢?是否很快乐呢?


虚云说:「我在定中,无苦无乐,亦无所思念,观身如空,观世界宇宙是无量无边空。


广济问:「是否仍知自我存在?


虚云说:「仍知道自身存在,但已无时空感觉。


广济说:「虚老必是已晋入四禅境界得到无漏智了。


虚云说:「我也不知是几禅?也不去重视它,说到无漏,还早得很呢!我此次入定,目的在于筹款建造鸡足山佛殿和佛学院,这是有所求的入定,岂可视为无漏?不知筹款情形如何?


广济答道:「我们出动四个人四个钱箱收钱也还来不及呢!今天第十天,合计已收到四万三千五百多元,都已存进银行去了。将来都交给您老汇票带回去鸡足山修庙。还有,皇帝不久也会有赏赐的,皇帝说等你醒来在本寺讲完经,要迎您进宫内供养呢?僧王说会来亲迎。」


虚云十分欢喜,说道:「难得泰皇如此虔敬佛法,更感谢僧王如此谦礼,我理应首先前往拜谢僧王和泰国皇帝皇后!」


广度说:「僧王还向您顶礼了呢?」


虚云惊道:「哎呀!这可怎么敢当?我更非得去顶礼僧王不可了!」


虚云欲待起身,怎知两腿好像不存在一般,全都麻痹不灵了,原来他久坐过度,已经使血液循环几乎停顿了。


他挣扎了许久,又得众僧扶持,方能起立,只是已不能行动。站着须人扶持,而此时因戒严已除,群众蜂涌入寺,争着膜拜虚云,纷纷归依座下,数千人分散十批下拜,虚云强忍着腿部的麻痹,支持受礼,众人都不知他已经得病了。


次日,泰皇御座白象驮了僧王前来迎接虚云进宫。僧王一见虚云就下拜伏地。虚云慌忙顶礼九次回拜。一个是南传佛教的僧王,一个是北传佛教领袖,两位佛教伟人互相恭礼谦敬,互拜个没完。人人都赞叹:「真正难能可贵!这是佛教南北两支的大团结的佳兆啊!你们看!越是德高望重的和尚越是谦虚啊!为什么底下的信徒还要互相排挤,分什么大乘小乘南传北传呢?佛教本来都是同根同源的一乘一家啊!」


虚云恭迎僧王,叙礼已罢,说道:「昨日荷蒙僧王陛下莅临,虚云有失迎迓,今日又再蒙莅寺,实乃无限荣幸!」


僧王谦虚微笑:「虚云老和尚道行深远神通广大,真不愧是上国大清皇帝御封国师!虚老西京祈雪拯救灾民,鸡足山石门钟鼓齐鸣之神异,早已名驰于世界,今得亲领教诲,实慰生平!」


虚云慌忙再谦词致敬:「虚云亦素仰僧王陛下佛法精妙神通无碍,正要来向僧王陛下求教。」


僧王笑道:「大乘小乘本无分别,佛法只有一乘!世人执着字面,未解佛陀方便譬喻,便将南北分开,其实北传亦从修身入手,南传亦慈悲济度众生,你我岂有分别?今日你我相会,正是佛法南北合一的吉兆!但愿今后佛教团结,永不再分裂!共同为济度众生而努力!


虚云说:「僧王陛下胸怀如海天宽大磊落,深得佛法精妙。虚云正宜执镫追随陛下!」


僧王笑道:「虚老太谦了!其实,您老也不必对我尊称陛下!僧岂有王?僧王之名,不过是世俗的尊称而已!我岂敢以王自居?虚老但呼我法号便可,我的泰文法名,译成中文可称为精进。」


虚云说:「僧王太谦了!」


精进僧王说:「今日我来,是奉了泰国皇帝陛下与皇后陛下的御旨,由我代表两宫恭请虚云国师进宫供养说法,国王尊敬虚老是上国国师,特别遣派了皇家御坐白象来迎接,虚老若方便,就请登辇起程吧!」


虚云慌忙说:「既然深蒙僧王陛下与皇上皇后陛下召见,虚云自当伺候!」


虚云于是随了僧王出殿。僧王亲自扶持虚云,中泰两位佛教领袖,并排走出寺门,寺外群众一见,无不跪下伏拜!僧王是泰国地位最高的人,素来极得泰人崇敬。现在僧王亲扶虚云踏下石阶,这是何等感动人的殊荣啊!象官早已命令圣象跪下,有仆从上来扶着虚云与僧王登上象背御辇,虚云此时其实已感麻木不便行动了。


白象随着开路前驱的御林军鼓号乐队和数百红衣僧侣行列,鼓乐声中,僧王与虚云乘辇并肩,经过曼谷市区中心,万众夹道瞻仰,纷纷跪伏下拜。中国佛教僧人,以前以后都再没有受到这样的殊遇了。


白象行列徐徐前进,市区佛徒焚香献花,泰僧接应不暇,个个都捧满了鲜花串串,行列经过御河,进入了皇宫大门。只见皇亲国戚,亲王王子,大臣贵妇,足有五六百人,老早已经在宫前广场恭迎,一见僧王与虚云驾到,就都纷纷跪了下来膜拜,虚云慌忙还礼不迭。


金顶白云石巨柱的皇宫,重重叠叠的豪华宫阙,到处都是黄金颜色,御湖中白色玉石为栏的一座水上榭台,三四重的尖顶金瓦飞檐,舍利塔的黄金尖顶,孔雀檐尖,只只朝天,湖水清澈,处处浮着白色莲花。榭影倒映水中,曲栏回廊,美丽得无法形容,富丽中不存俗气,规模虽不及北京皇宫与颐和园,但是富丽有过之无不及!虚云赞叹不绝口。


00004.jpg

泰国大皇宫


僧王扶着虚云,指着水榭说:「今日天气太炎热,皇上和皇后两位陛下,特别在水榭恭迎虚老国师!您看,皇帝陛下的御舟来迎接您了!」


果然,湖中驶来了一座豪华游船,船头装饰着一座巨大的金身黄金色的孔雀,张开了黄金翅膀,高昂着雀头,神态栩栩。船身两旁各坐了二十一个红衣僧侣,人人手执一桨,一齐划桨,动作十分整齐划一,而又庄严肃穆。船身也是金色的,船尾装饰成全部黄金色的孔雀开屏,屏内每一支羽毛都是用碧蓝色琉璃嵌成的。雀屏中心前面站着一位英姿焕发的十多岁青年,气宇轩昂。


僧王笑道:「虚老,这是太子殿下亲自来欢迎您呢!


虚云在北京紫禁城内颐和园也曾受到皇家殊遇,可是中国君王始终有着无比尊严,对于佛法的敬信程度和这泰国皇室一比,真是瞠乎其后远甚了。虚云感动无已,他个人并不贪图虚荣富贵,这些皇室排场,对他个人并不重要。他珍视这些皇家隆重,因为这是泰皇对于佛法崇敬的诚意表现啊!求诸今日世界,恐怕再没有其它国家能比得上泰国皇室与人民这样谦虚尊敬佛法的了!慈禧太后哪能比得上泰皇的仁德呢?



虚云正在感慨着,御舟已经来到泊岸,泰国皇太子登岸,领众跪在地面,就向僧王与虚云顶礼,慌得虚云连忙俯躬回礼。僧王都只是问讯合十点头而已,虚云不知道僧王在泰国是尊贵到见皇帝也不叩拜的。


「父皇与母后已在水榭恭候了。」皇太子禀道:「请僧王与虚云大国师登舟前往吧!」


僧王亲自扶携虚云登上黄金孔雀御舟,众僧划桨,此时水波不兴。黄金白玉水榭在望,倒影成双,多么平静!回想祖国疮痍满目,兵灾人祸,内忧外患,虚云感慨极了。登上白玉云石亭台,泰皇与皇后早已在金亭门前跪下恭迎了。


「大皇帝陛下与皇后陛下恭迎僧王陛下与虚云大国师莅临。」跪在一旁的殿官高声朗唱:「恭请两位法王先临水榭接受供养,休息之后,明日请两位法王在皇家玉佛寺说法讲经。」


虚云慌忙跪下向皇帝与皇后顶礼。这一次僧王也跪下向皇上回礼了。



「欢迎虚云大国师莅临!」皇帝讲着流利的北京话:「国师在龙泉寺显示佛法神功,一定九日,洵为泰国前所未见之奇迹,万民钦敬!大国师为宏法辛劳,弟子谨备菲薄素筵供养。」


虚云慌忙致词恭答:「久仰大皇陛下与皇后陛下仁德爱民崇敬佛法广施普济,今日虚云得蒙陛下召见,又蒙僧王陛下亲迎,实乃荣宠已极!虚云无德无能,十分惶恐惭愧!还须请陛下与僧王陛下多多指教!」


泰皇笑道:「大国师真是名不虚传!我们久闻大国师在上国多次大显佛法神通,今次得蒙光临泰国显扬佛法,实为泰民之幸,昨日弟子得瞻入定法相,十分感动钦敬!故此劳烦僧王陛下迎接晋宫讲经,尚冀多多开示!」


皇帝站起来,请虚云与僧王到水榭内,那些王子公主亲王贵显数百人,都跟随着,到了里面,又重新行礼,向虚云与僧王拜了又拜,礼仪之隆重,真是使虚云心中极为不安。


「到底是个佛教王国啊!」虚云忖道:「连皇帝皇室都如此谦厚,若在北京大内,慈禧太后座前,那还得了?太后与皇上说声『赐坐』『平身』,准你抬头,那已是殊恩了!」


看那素筵,雪白桌布上铺好着几十种鲜花珍奇素食果子,热带奇花异草,彩色缤纷,美不胜收,虚云一样也叫不出名字来!他认得的是木瓜、椰子、香蕉、桂圆、荔枝,他不认得的是牛奶果、芒果、释迦果、西红柿、凤眼果、木菠萝、榴莲……样样果品都如此清洁,摆设都不沾人间烟火,与这豪华的黄金白玉宫殿正好成为对比。


一队宫廷乐队在一旁奏起超尘清丽的泰国音乐以娱国宾,虚云惊讶,他想不到会有音乐,他听着那音乐源起于印度佛曲,十分美妙,十分飘逸,好像是不属于人间的。


宴会中,泰皇说:「虚云大国师若不嫌敝国怠慢,何不就长驻于曼谷,与僧王一同宏法护国呢?僧王早有意想:合南传佛法与北传佛法,大振佛教。虚云大国师若肯屈就,弟子自当尊称为泰国法王,与僧王平等地位。」


僧王亦说:「现在全世界各国,唯有泰国最崇尚佛法,亦最开明民主,皇上与万民对佛教不论南传北传都一视同仁,同样尊重,正宜从今起泯除世俗误传的泰国佛教是小乘,中国是大乘互相水火不容之误解!虚云国师若肯俯允长居我国,在帝京与我一同携手宏扬一乘佛法,岂不甚好?」


虚云深深被泰皇与僧王的诚恳所感动,可是,虚云哪是为了隆誉高位而来呢?大清帝国的慈禧太后与皇帝封他为国师,他尚且不愿留居清宫,他怎会肯在外国久居?只是如何回答?


泰皇看见虚云正在沉吟,就知道他必在犹豫,就说:「虚云国师,您老是大清帝国的国师,若肯俯就,弟子自然不敢怠慢的,必然会恭敬礼拜,一如恭敬僧王,并且将会晋封特别荣誉为帝师法王。」


虚云慌忙拜谢谦辞:「大皇帝陛下天恩渥厚,僧王陛下虚怀若谷,为了弘法扬教,不惜纡尊来延纳虚云,此种浩瀚的胸怀与诚意,世上无匹!虚云感激刻骨铭心!岂敢不恭从圣旨?唯以敝国方今正值天下大乱,战祸连绵,哀鸿遍野,外侮内忧,疮痍满目,人民疾苦,佛法屡受内外毁灭,虚云身为佛子,正应早日筹足款项返国参加挽救佛教,建寺设校以培植青年佛教人材,期有助于中国佛教他日之复兴,虚云虽是寸燐之火,难烛夜空,但亦将鞠躬尽瘁,尽一份微薄力量重建中国佛教。正是力有未逮,精勤犹自不及,实在未敢自求一身之安逸尊崇在贵国尸位素餐!若蒙陛下恩怜,尚乞准予在供奉陛下听经之后,早日返国从事原定的重建工作,则深感陛下天恩浩荡矣!何况贵国已有僧王陛下领导佛教,弘法扬教,成就斐然,卓著于世,皓月当空,固无需豆火之灯也!」


泰皇闻言,更加赞叹:「虚云国师清高伟大!世所罕见!弟子只好盼望虚老将来不时多临敝国开示罢!」又说:「既是如此,弟子自当尊重国师,稍迟将尽绵力襄助国师重建中国云南道场!」


虚云连忙拜谢,虚云十分佩服泰国拉玛第六世的博学多才,他发现泰皇不但精通北京语,而且还能作中国古体诗词,十分儒雅,实在还超过了许多中国王公贵族。原来泰皇从小在宫廷中有中国大儒教学,又喜爱中国文化,故此精通中文,能诗能画,又兼精通西洋语文五种。这一位君主立宪国家的皇帝,又深受西方民主潮流熏陶,所以毫无皇帝的架子气焰,他和虚云一见如故,和虚云联句酬唱,十分潇洒,虚云的个人地位,有生以来,从未受到过皇室这样的渥厚恭敬,他也从未见过这样民主的皇帝,这真是一个佛法大行佛国啊!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