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一三)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一三)




虚云和尚(一一三)

作者:冯冯



泰皇挽留虚云在皇宫中讲了三天经,对虚云百般恭敬供养,肃诚皈依,皇族王公大臣无不来皈依礼拜,皇家玉佛寺的巨大佛座下,虚云与僧王并排并肩而坐,虚云开讲普门品,僧王陪讲,光彩流映的大理石地面铺红毡,泰皇、皇后、皇子、公主、亲王……依品盘坐听经,鲜花堆满了金殿,红衣泰僧两廊侍立,南传与北传两支佛法,在此已经重聚为一乘了,这是多么值得纪念的一页辉煌历史啊!


三天讲经完毕,泰皇供奉赏赐金银无数,作为支持虚云重建鸡足山之用,泰皇苦苦要多挽留,但是虚云坚辞!


「陛下天恩浩荡,但是,虚云不可久留富贵之乡,必须赶返槟城极乐寺去,筹运龙藏经缅甸返云南鸡足山。容他日再来伺候陛下吧!」


泰皇赞曰:「虚云国师真乃高僧也!弟子理应尽力赞助修寺宏法,宏法济众是长期工作,为长久计,弟子将捐出私产山地三百顷,以供国师设立树胶园,长期有出产,得利息以支持宏法利众吧!」


虚云大喜过望,叩谢道:「陛下护法不遗余力,功德深厚!」


泰皇与皇后亲自恭送虚云至宫门。僧王又亲自护送虚云返龙泉寺,两位国师并肩乘坐白象御辇,皇家海军乐队鼓乐及御林军,红衣大僧,列队相送过市,显赫无比。虚云一生坎坷,至此时的显赫已达顶点。


受泰人香花膜拜之中,虚云感到惭愧!他自问:「我还没有做到什么宏法济度的成就呀!作为一个出家人,我怎敢当得起这些隆重的供养恭敬?」


虚云荣归龙泉寺,自然又早已轰动全曼谷了,人山人海,挤在寺门争看虚云,见到僧王亲扶虚云下象登阶,众人就都跪下顶礼了。


僧王离去以后,虚云踏入大殿,群众都涌入礼拜。


住持广济与众僧方待出去拦阻,虚云说:「不要!让我出去会见他们好了!」


「您老不累么?」广济看到虚云有疲乏的样子。


「不要紧!」虚云说:「我很欢喜!这一次皇帝赏赐了山地做橡园供养宏法……我太欢喜了!」


「阿弥陀佛!」众僧都欢喜合十。


虚云一脚踏空,几乎踣倒。吓得众僧慌忙扶持,虚云连说:「不要紧!」可是,他突然感觉到两腿已经麻痹了,不能从心行动了,他觉得晕眩,摇摇欲坠,他觉得天旋地转。是的,他早已身心交瘁,九天的入定,不饮不食,之后又在皇宫讲经三天,应酬皇室与贵显,忙碌不堪,他一直勉强支持着,这时候他已经不支了,他眼前金星乱飞,他颓然倒下了。


「不好了!」广济惊呼着扶抱住虚云。


虚云心中明白,可是他连面部神经也麻痹了,声带也麻痹了,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他全身已如枯木,失去了感觉,他甚至于不能抬起两臂,也不能执用筷子,饮食都须由寺中沙弥喂入口中。到后来,他连视觉都失去了,他变成了瞎子一般,剩下的只有听觉罢了。


他听见泰皇派来的御臣来为他诊病,他听见各护法王公大臣纷纷来看视他,又听见各人又荐举名医来医治他。有的主张针灸,有些主张服药,也有人灌他吃药,也有人为他针灸,但是一切治疗似乎都无效用。


他心中着急:「自己也将七十岁了,年近古稀,死又何憾?但是,募化所得的钱,都买了汇票,缝在衣领内,无人得知,如今我口不能言,手不能写,目不能视。万一我入灭,连身连衣被火化,把汇票烧掉,龙藏岂非就滞留在槟榔屿不能运往云南?鸡足山佛寺佛学院也都化为泡影了,这可怎么办?


想到这些,他不禁难过得潸潸泪下。他躺在禅床上,毫无办法。唯有祷求迦叶尊者加庇:「迦叶大士啊!弟子并非怕死。既是寿数该尽,又有何惧?可是重修鸡山佛地之愿难偿,重振佛教之志已泯!一切均已半途而废!大士啊!请您庇佑弟子吧!至少让弟子有机会把汇票和龙藏运回鸡足山去,然后弟子就是死也瞑目了。


妙圆法师来探视之时,发现虚云的嘴唇微微颤动,妙圆凑耳倾听,听到虚云好像在说:「取茶……去为我祷求……迦叶尊者!」


妙圆遵命,取热茶去大殿拜了迦叶尊者,然后灌给虚云喝下。这时御医又来了。虚云听见御医说:


「我与各西医开会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虚云老和尚是由于打坐太久造成全身血液濒于停顿,又大小便不通中了便毒。我们决定应该为他做通便洗肠,又须为他做物理治疗。这些都须送他到医院去做的,希望你们同意。」


广济等都同意了。虚云在意识模糊中被送到西医院去。医生为他灌温水洗肠,打针,喂药又为他蒸气热水物理治疗,为他按摩。当天晚上,他梦见一位老僧,形如迦叶尊者。


比丘!汝勿须忧!衣钵勿离身!以衣钵作枕就渐渐好了。


虚云哭醒了,张目不见迦叶尊者,只见妙圆法师守候在病床旁边。他看见衣褥皆白色。


「这是什么地方呀?」他喑哑地问。


「啊!虚老!」妙圆欢喜得落泪:「您老醒过来了,您老能开声讲话了!阿弥陀佛。」


「迦叶尊者呢?」虚云问:「刚刚尊者摸我头在跟我讲话,叫我衣钵不可离身,须以衣钵为枕。」


妙圆说:「没有看见人呀!不过,既是虚老看见,必然是迦叶尊者来过保佑您老了。」


「这是什么地方呀?」虚云又问。


「这是医院头等病房。」妙圆说:「泰皇派了御医会同名医来医治您,僧王来看过您了!」


「啊!我不要住医院!我要回寺!」


「医生说你还得休息几天才可出院呢。」


虚云叹道:「这可不躭误了我的事?我哪天才可以把龙藏起运返鸡足山?」


他口占了「暹罗龙莲寺养病」一诗:


自入龙莲养病疴。风光恰似老维摩。

束腰尚乏三条篾。补衲还余半亩荷。

什簟无尘清梦少。蕉窗有兴夜吟多。

明朝若得青莲约。缓步深山问鸟窠。


%4S[@H946[LV5I2O11%)Q{8.png


虚云在焦急中住院休息,每天物理治疗,他自己虔诚念佛,妙圆师日夜护持,住了十多天,终于复原了,他回到龙泉寺,打算起行,僧王又来问候挽留。


僧王说:「我邦国人对于阿含经等经都甚熟谙,唯对于大乘经论终嫌生疏,我等常思应该多习各种经论。今者,虚老既已康复,我想请虚老多留些时候,为我邦佛徒讲部大乘起信论,务请俯允!」


僧王诚意拳拳,虚云怎好推辞,虚云十分钦敬僧王如此磊落诚恳欲将大乘经论传入泰国,僧王与泰皇都这样开明,谁说泰国佛教只是小乘呢?


「既承僧王陛下错爱,敢不遵命?」虚云说:「虚云欠学,开讲还请僧王陛下莅寺指教!」


僧王笑道:「一定来恭聆法音!」


虚云于是在龙泉寺开讲大乘起信论,僧王率领暹京大僧数千来听,王公大臣亲贵也都来了,又是一番盛况。


虚云讲的是唐代实叉难陀所译的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一共两卷,详讲如来藏缘起之理,虚云一面讲,僧王和各大僧一面做笔记,非常认真研究,虚云不禁生敬,感觉到泰僧的西化治学精神确实值得学习!在那个时代,中国国内寺院讲经论,听众还没有一边听一边做笔记的风气呢!那时中国人还在使用毛笔,难做速记,自来水笔还未传入,但是在泰国,自来水笔和铅笔已很普遍了,虚云觉得,回国设校,也一定得推广采用铅笔和自来水笔以利学习才好。


他讲起信论将毕,槟榔屿极乐寺已经等得不耐烦,派出善钦与宝月两位法师,到曼谷来催驾了。


虚云把起信论讲完起程返槟城,曼谷码头上,僧王率领数百大僧、泰皇、皇后、皇太子、亲王、大臣……御林军、庶民、华侨、海军、陆战队、鼓号乐队……合计上万人,把码头都占满了,在鼓乐声中,僧王与泰皇亲自送虚云到船边,皇太子亲自献花,又亲自护送虚云登上轮船。码头上鞭炮串响。


虚云项下挂满了鲜花,站在船舷,俯望岸上的人群。泰皇身穿白色西方海军上将制服,含笑望着他,神态依依,虚云也真舍不得这成万的虔诚佛徒和这美丽的佛教国土。


「可是!」他心中说:「我必须回去我苦难的祖国啊!祖国在呼唤我!我苦难的同胞在呼唤我!」


轮船鸣锣开船,汽笛大鸣,虚云早已泪下如雨了!他合掌拜向岸上的僧王与泰皇和众人,泰皇举手于军帽檐边致敬,皇后合掌,僧王合十,王公大臣无不跪下拜送。


虚云永远也忘不了泰国的奇遇!可是他的使命是在于宏扬佛法的,他必须回祖国去!首先建立起宏法的基地,他也必须回到槟城去,奠定向外洋宏法的基础!他不能贪恋在泰国的富贵荣华!



VVQ0PQ3V$V)5X}IZW{G~457.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六、光绪三十三年丁未六十八岁(下)

    一日趺坐。定去。忘记讲经。一定九日。哄动暹京。自国王大臣。以至男女善信。咸来罗拜。出定后。讲经毕。国王请至宫中诵经。百般供养。肃诚归依。官绅士庶归依者数千人。此次定后。足生麻痹。始只行动有碍。后则全身如枯木。不能执箸。食要人喂。护法聘中西医诊治。针灸服药。俱无效。甚至口不能言。目不能见。群医束手。惟身心泠然。并无痛苦。一切事皆放下。独有一事放不下。因有汇票缝在衣领。无人知者。口不能言。手不能写。万一化身时。一火烧去。则藏经不能到。鸡山殿阁不能修建。这笔因果。如何能负。思深泪下。默祈迦叶尊者加被。时有昔日终南同住之妙圆师。见予下泪。口微动。即近凑耳倾听。嘱其取茶。祷迦叶。服下。心内清凉。即入梦。见一老僧如迦叶状。坐予身边。以右手摩我头曰。“比丘。衣钵诫勿离身。汝不须忧。以衣钵作枕。就好了。”听毕。即取衣钵作枕。回头已不见尊者。通身汗下。当下悦乐不能说。予稍能言。令妙师到华陀前求方药。只木栉夜明砂二味。服后目能视。口能言。再求一方。只赤小豆一味。以豆煮粥充饮食。不准吃杂物。吃二天。头略能动。再求仍是赤小豆。从此以豆为食。大小便通。秽如黑漆。渐渐知痛痒。能起能行。先后二十余日矣。谢大众劳心费力。妙圆师日夜护持。尤可感也。礼谢华陀。愿以后建伽蓝殿。必设师位。屡卜筶杯。皆如意。
  病愈续讲《起信论》将毕。槟榔屿极乐寺派善钦宝月二师来接。蒙暹罗宫内及诸王大臣。护法居士男女善信。都来送行赠资。得款甚钜。以予诵经事。暹王送洞里地三百顷。予送与极乐寺交善庆和尚。在此设树胶厂。予与钦月二师。同在厂过年。

  【是年大事】改奉天吉林黑龙江为行省。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现代风
顶礼虚云和尚

发布于2019-01-22 08:29: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