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一四)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一四)






虚云和尚(一一四)

作者:冯冯




光绪三十三年(一九〇七年)一年之中,中国各地纷纷起义革命五次,湖南的萍乡、浏阳、醴陵,广东的潮州、黄冈、饶平……都有小规模的革命事件,均遭到清兵击败。四月,邓子瑜在广东惠州起义,败退解散。七月,黄兴与胡毅生在广东钦州起义,败退十万大山,十月二十六日,孙逸仙先生亲率黄兴、胡汉民等百余人,袭取镇南关,拟会合十万大山之革命同志,但因力量单薄,被清廷守将龙济光陆荣廷等数千兵马战败,孙先生与众败退越南。同时,徐锡麟起义于安庆,枪杀安徽巡抚恩铭,但是徐氏亦被捕遇难,女革命家秋瑾在浙江绍兴计划起义,事泄被捕遭害。


这些革命的消息陆续传遍了全中国,震撼了清廷,也震动了海外。


消息传到南洋,虚云当时正在泰京曼谷讲经,听到这些消息,他既兴奋,亦担忧。


「看来一个新纪元即将开始,」他忖道:「闻之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时代是不断向前浪滚的。革命无疑是除旧布新,把中国的危亡挽救,可是,新观念的新政权,不知对佛教会怎样的态度呢?」


虚云却不敢公开表示态度,他别了曼谷,先到槟城去了。


光绪三十四年(一九〇八年)春天,虚云老和尚仍在新辟的橡胶园,与善钦、宝月等法师,率领徒众种植胶树树苗。虚云以六十九岁高龄,国师之尊,亲自荷锄开垦,从去年冬天开始,把一座荒山开成了胶园,泰皇所赐的三百顷山地,已经种了四分之一了。


正月初,虚云率领数百僧俗徒众,在荒山上挥锄开垦,虚云身先士卒,苦干不停


「虚老!」善钦法师劝道:「您老人家歇歇吧!别太过累了,让我们干就行了,何必您累呢?」


虚云笑道:「这有什么累?你们不是比我更辛苦吗?我一定也得多做一点,希望早日完成开恳,让我好动身运送龙藏返云南鸡足山,我本该早动身的,就是开垦橡胶园的事放不下心!泰皇送了这些山地给我们作为在南洋弘法的生息基地,我们将来可以从树胶生出利息,大大发展佛教的济众慈善事业,建佛寺,开佛教学校,都有经费来源,不用再愁没钱啦!这样重大的开垦工作,我怎能不参加呢?」


善钦说:「虚老真是老当益壮!愧煞我们后辈了!虚老这样年高位重,尚且如此苦干,我们怎好偷懒呢?」


五六百位僧俗弟子,大家看见虚云不畏毒热太阳,辛勤开垦。人人都感动,个个奋勇,更加拼命挥锄了。荒山只闻阵阵锄铲之声。


虚云十分欢喜,他挥汗倚锄,举目纵观三百顷山地的满山佛教信徒,他微笑道:「我闻说胶树需要二十年才长成出胶。二十年弹指即过,我们很快就有树胶出产了!现在西洋科学昌明,新工业发达,二十年后必然会需用大量树胶!必来南洋采购,我们会筹得巨款来展开佛教事业了!我或者看不到,但是我一样会欢喜的哪!」


宝月法师说:「虚老是长寿的,将来一定会看得到这橡胶园的收割赚大钱办佛教事业利济众生!」


虚云笑道:「但愿如此罢,其实我见到见不到,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这个计划来日成功就好了!」


极乐寺住持善庆老和尚此时来到,同行的还有十多个佛教徒。


「虚老!」善庆笑道:「我来介绍,这些檀越,是雪兰峨与怡保和马来亚各大埠来的,大家都要请虚老到各埠讲经呢!」


虚云说:「哎呀!真是劳驾各位居士了,可是我如今忙着开垦橡胶园,怎可半途而废?」


各居士都说:「虚老,我们在南洋,久仰大名,难得见到您老人家,各埠佛友都渴望得聆纶音,您老若不俯允,我们却又何日才能再得见您呢?虚老无论如何一定得来讲经啊!」


善庆说:「虚老,各埠佛徒确是渴想瞻仰,您老就答应了罢!」


虚云说:「各位错爱,我岂不感铭?岂敢不遵命。但如此一来,又将躭误胶园开垦和我运经返滇行程了。」


善庆说:「开恳之事,有善钦宝月两位法师负责督行,四众发心努力,定必如期完成,实无须有劳虚老亲自挥锄的,运经返滇事固重要,今虚老已陆续汇款回滇,工程亦在进行之中,大殿及藏经楼未造竣,龙藏急运到山,一时也未有妥善场所供放。依我看来,似可仍然暂存于极乐寺,南洋宏法亦是极重要的工作,虚老既亦发心,不如仍在南洋多盘桓些时,到各埠去讲经接众,功德无量。」


众人都说:「庆老之言极是,虚老就答应我们罢!」


虚云说:「既然庆老和各位檀越都这样诚意拳拳,我自当遵命,到各埠接众结缘。」众人大喜,纷纷礼拜。


于是虚云又重新登上巡回讲经之途,他到雪兰峨、怡保、大小霹雳、马来亚各地,讲大乘起信论、行愿品,所经各处,都有几千人挤涌来听讲及皈依,场面隆重热闹,天天都在忙碌热闹之中,四周的预定行程就一延再延。


11111.png


此时,大清政府已设立了资政院一年多,但仍迟迟未实行预许的立宪国会制度。全国各省鼓吹立宪的团体代表知名之士纷纷上京向清廷请愿促请速开国会。


在全国议论压力之下,庆亲王奕劻不得不在光绪三十四年六月一日将各专使考察英日德三国宪政的报告书呈请慈禧太后。


太后此时自知已来日无多,可是她不甘心就这样把政权交出给国会。


「实行立宪国会政体是顺应世界潮流,这是应该考虑的。」她说:「既然你们各大臣也都想立宪,难道我一个人阻挡得来吗?我也巴不得早日实行国会代议政策,凡事大家商议,民主公道,也省得凡事都要我来操心负责,但是,君主立宪与国会政体,行于英德日本成功,欲急行于中国,恐怕还不适宜吧?实行民主议会制度,也得要有些根基才行呀!西洋各国教育较为普及,民智已开,人民较为懂得尊重宪法,也知民主的限度。我们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没有过什么宪法民主,教育又不普及,我只恐骤然给他们民主,人家的立宪民主好处我们学不到,反而学了些无君无父的狂妄思想,人人滥用民主之名,各遂其私欲野心,到那时反而把国家弄得乌烟瘴气不可收拾!」


庆王奏曰:「皇太后懿见极是!中国民智确未到可行宪政之时!惟是当前各省汉人,多受革命党孙文之徒煽动,意图革命造反,朝廷若不早日宣布立宪,只恐被乱民叛逆有所借口,因此变乱。」


太后说:「立了宪,你们以为汉人就不革命吗?我老实跟你们说罢!汉人苦心积虑,图谋夺我满人天下,无论你怎样对汉人让步,汉人也还是要革命夺取政权的。你今天立了宪,成立了民主国会,他就没有借口革命吗?我告诉你,你们别想得太天真了!我们满人就算是退了位,汉人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你们没看到孙文之徒在日本办的「民报」鼓吹革命?口口声声说要推翻异族统治。哼!什么叫做异族?满汉蒙回藏,还不都是中华民族吗?还不都是中国人吗?这些革命党真是太强词夺理了!你等着瞧罢!我们立了宪政,汉人也还是要革命的,总之,汉人要夺取政权就是了!汉人对我们满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们口口声声骂我们满人朝廷腐败无能官吏贪墨,历史上汉人当政两千年以来,又哪一朝不腐化?就是在本朝的汉人疆臣大官,又有几个是清官呢?」


庆王道:「这些情形我们也明白,不过如今革命党在海外声势浩大,又有日本浪人帮助他们造反,我们不得不早些布置,若以立宪民主可收天下人心又可遏孙文革命党,我们又何妨实行宪政呢?何况也正可趁着立宪,确定大清君权万世一系永远尊严神圣,限制臣民之权利。」


太后说:「立宪十四条大纲我都看了,倒也都过得去。我认为须加强第四条,应改为大清君主召集及解散国会议院之绝对权力,第六条应强调大清君主有绝对统率指挥海陆三军之权力。还有,第三条应改为,君主有绝对权力颁行法律及交议案,又须确定君主有权诏令在紧急时期限制臣民之自由,皇室经费也不受议会置议。」


庆王说:「谨遵懿旨。」


太后又说:「关于臣民之权利义务九项,各款都有保障臣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项自由及财产自由,我认为『自由』两字,必须界说,以免将来臣民滥用自由!而且,也须确定人民服兵役与纳税之义务!国家不能长此以募兵制度作国防。」


庆王说:「遵旨再改。」


太后说:「我认为不妨先下诏宣布以九年或十年作为准备立宪议会,首先推行立宪宣传以教育臣民,等到全国臣民普遍认识了宪政,才可正式实施立宪议会制度。」


庆王知道太后的心意是在于拖延十年。太后已经七十四岁了,还能有几天?还能拖到十年后去看立宪吗?庆王自己也老迈了,大清帝国已经日落崦嵫,这座显赫华丽的帝国大厦,也早已枯朽了!哪堪微风一摧?所谓立宪什么的,也只不过是垂死的挣扎罢咧!慈禧太后和庆王彼此都心里有数,拖得一天算一天吧!君臣之间,有许多话都是不必明说的。


「去写旨来看吧!」太后温煦地说:「王爷,我们总之求其尽心就是了!」


「是!」庆王躬身答应。


八月一日,经过太后批准的帝诏颁布了。「……在九年内将各项筹备事宜一律办齐,届时颁行钦定宪法,并颁布召集议员……」


清廷这些障眼法,自然瞒不过全国人民,革命的浪潮只有越来越汹涌了,孙逸仙先生领导的八次革命虽已失败,却已唤醒了全国的革命精神!孙先生被迫离开河内,再游美加,但是他并非放弃革命,相反地,他更加积极地在海外宣传革命,他专任向华侨筹募革命经费。此时全世界各国都已知道孙先生的革命救中国大计了。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古风
随喜赞叹虚云老和尚

发布于2019-01-22 08:28: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