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一七)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一七)





虚云和尚(一一七)

作者:冯冯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山路上,人马曝晒,且幸一路都平安,无人中暑,迤迤前进,来到了腾冲。滇西提督张松林已经从大理府先来迎接。张督一见虚云到达,就立即跪下顶礼。

「虚老回来!」张提督欢喜说:「弟子迎接来迟!」

虚云慌忙合十回礼:「提督请免礼吧!」

「虚老一路运经辛苦了。」张提督说:「请虚老到万寿寺休息几天吧!」

「我不累。」虚云笑道:「我是走惯路的,倒是那些驮经的骡马,赶马挑担的人夫都太辛苦了。现在我们已快到大理,应该让骡马人夫都休息几日,养养元气。」

「虚老不须劳烦,」张提督说:「我都有安排了,自有我带来兵丁照料人马,虚老请到万寿寺驻跸就是。」

虚云与张提督在万寿寺客堂用了素饭午餐,彼此有许多话相谈,有再也讲不完的话——从慈禧与皇帝薨逝,到革命浪潮,从立宪到学潮。

「这滇西近日怎样呢?」虚云问:「可还平静?」

「还好。」张提督说:「昆明那边是有过学生罢课大游行示威,大理府倒还没有这些时髦事儿发生。」

「这就好。」虚云放下心中大石:「我一路都担心,所以兼程赶回来。」

「是呀!」张提督笑道:「我们这儿都听说您老在暹罗受到泰皇殊遇,做了泰皇国师,不会回来了呢。」

「怎么会不回来嘛?」虚云笑道:「自己的祖国呀!」

突然外面一阵人声呐喊大乱,守门亲兵吆喝。

「什么事?」张提督喝问。

只见一头黄牛狂奔着冲进寺内来,卫兵拦阻不住,那黄牛却也作怪,一直奔到客堂内,来到虚云座前,扑地跪下前足,哞哞哀叫,双目泪水奔流。

「卫兵!」张提督叫喊:「把这蛮牛拖出去!」

「且慢!」虚云说:「提督,此牛分明是逃来此地求救,一定是被主人追杀!它既晓得来求我救命,我们岂可不救它?」

后面跟着踉跄奔来的是五六个汉子,一人手持屠刀,卫兵慌忙拔出匣子枪指住喝阻:「你们是什么人?敢持刀闯进来?打算行刺提督么?」

为首持刀的男子吓得慌忙抛下屠刀,跪地叩头:「不知提督大驾在此,草民多有冒犯!只因要宰杀此头蛮牛,被它走脱奔来此地,我等一路追牛而来,并非斗胆敢冒犯提督。」

张提督笑道:「罢了!不知者不罪!你叫什么名字?因何要追杀此牛?」

那人禀道:「草民名叫杨胜昌,后面跪着的是小人的兄弟妻舅,我们是屠户,以屠牛杀猪为业的,这头蛮牛是昨日买来的,今日要宰它应市,不想蛮牛力大,闯来此地。」

提督说:「你知此是何地?」

杨屠户说:「是万寿寺。」

提督说:「黄牛既知逃入佛寺求救,你明知此地是佛寺,你还敢进来追杀黄牛,你也太大胆包天了!」

杨屠户与众兄弟吓得打哆嗦,叩头无数:「提督大人饶命!」

提督笑道:「饶什么命?我是信佛的人,你们又未犯死罪,我怎会杀你?」

「多谢大人洪恩!」

「你知道黄牛奔来跪求救命,跪的是谁?」

提督问:「你看到吗?如今黄牛还跪求着他呢!」

「不知道。」

提督说:「这位就是国师虚云老和尚!黄牛也识得跪拜国师,你们反而不知!」

「哎哟!原来是国师!」杨屠户等慌忙顶礼。

虚云合十还礼道:「阿弥陀佛,杨檀越,你已看到了黄牛也有人性,知道奔来求佛门庇佑,你还不醒悟么?还不从此放下屠刀么?还要多造杀孽下去么?檀越,牛亦是人一般通灵知性的呀!我今愿意出钱为黄牛向你赎命,你花了多少钱,我加倍还你,我代黄牛向你求情饶他一命罢!」

杨屠户哭道:「国师!国师!弟子知道错了!从此放下屠刀改业,不再杀生了!钱是断不敢受的,从今起就是饿饭也不敢再杀生的了!

虚云说:「阿弥陀佛!檀越大彻大悟,放下屠刀,功德无量!你既舍了黄牛,足见悔悟!」又对黄牛说:「牛啊!你既通灵,你就跟我返鸡足山去修行罢!你前生造了恶业,今生迷了性,投为畜类,你也应该醒悟了!你若果然懂人话,你就起来,助我驮佛经回山,将功赎罪,修修来生罢!快皈依佛菩萨罢。

那黄牛真是听得懂,哞哞叫了几声,亲依虚云。

虚云叹息道:「牛啊!我就为你说戒罢!」

那黄牛温驯非常,让虚云为之摩首说戒,然后才站起来。

杨屠户与众弟兄无不感动落泪,张提督说:「今天此一异事,许多人都亲眼见证的了。你们知道悔悟,我很欢喜,我会叫本地绅士安插你们改业谋生。」

旁边陪笑的富绅李某说:「他们都到我家米粮店来帮工好了,反正我也须添些人手。」

杨屠户等大喜过望,拜谢不迭。

「谁说畜牲不是人呢?」虚云笑道:「提督,我记得我小时候就时常说畜牲也是人。当时还时常被父亲责骂呢!」

张提督说:「虚老果然是个有夙慧的再来和尚呀!」

「什么夙慧?」虚云笑道:「只可说是讲得错有错着罢了,今日之事,倒是证明了畜牲性灵原有,与人相同,正是佛说众生平等。」

35N9AE0MFOP`G]RTW19ST)P.png

黄牛奔来求救之事,传遍了滇西,当虚云与大队驮运佛经到达下关之时,大理府早已数万人出来夹道欢迎了。

虚云在张提督陪同之下,缓步而行,后面跟着数百头骡马驮着佛经和上千的人夫,进入下关城门,夹道的数万群众立刻响起一阵欢呼:

「来了!来了!虚老回来了!龙藏回来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虚老真是活佛啊!」

人们纷纷下拜,跪倒在路旁。许多人在路边摆了小小香案,焚香膜拜,又有许多人奉献香花鲜果,更有人在一路燃放鞭炮,炮竹串响声中,香烟缭绕。数万信徒拥护着虚云和尚与成千人马佛经,向着大理府前进。滇西向来也未见过这样盛大虔敬的自动欢迎场面。

「龙藏到了!龙藏到了!」

「虚云回来了!」

人们狂喜地呼叫。洱海上空此时云气变幻,翻翻滚滚,雷声隆隆,闪电不停,却没有下雨。洱海波涛翻扬,壮丽地衬着万众迎接佛经的阵容,看来真像是洱海龙王也来欢迎了。

U@QGXKZOSU`LBDHBN5)N0%J.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五十八、宣统元年己酉七十岁


  予由槟榔屿运经起行。抵仰光。高万邦居士到接。留住高家月余。亲自送至瓦城。高居士在仰光请一尊玉卧佛。拟送祝圣寺供养。船到新街。住观音亭。雇驮马到鸡足山。以物件太多。分盛三百余驮。独有玉佛太重。马不能任。雇不出人。暂奉于观音亭。至后数年。乃请回山。高居士留此四十余天。亲自料理。施财施力。诚为难得。人马同行。几及千众。经腾冲。下关各镇。多承地方迎接。在路上数十日。人马平安。独由下关进大理时。忽雷电交作。洱海波腾。云气变幻。作奇景。而无雨。至寺门。行迎经大典。安妥。乃大雨滂沱。次日仍大放晴。咸谓洱海老龙。来迎藏经也。是时云贵总督李经羲。奉谕派员到大理。率官绅接旨。迎藏。目睹斯事。同赞佛法无边。在大理休息十天。由下关赵州抵宾川县。直到祝圣寺。一路平安。无滴雨湿经箱上。奉经入藏。正值腊月三十日香会。万众欢腾。得未曾有。请经事至此。告一段落。

  【附记】当经腾冲寓万寿寺时。正与提督张松林坐谈。忽一黄牛奔至座前。跪下。双目流泪。随后牛主杨胜昌及多人至。杨以杀牛为业者。予向牛曰。“汝欲逃生。须归依三宝。”牛点首。为其说三归依。令牛起立。驯如人。以金酬牛主。不受。感斯异事。且誓改业。请归依。并长斋。张军门感之。召为商店佣。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