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二四)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二四)



虚云和尚(一二四)

作者:冯冯



过了几天,革命军声势越来越盛大,山东也附从了民军,北洋各将领看见风头不好,就联名通电赞共和,袁世凯派出唐绍仪往南京与国民政府代表伍廷芳议和,双方争执国体政制,未获协议——革命军坚持清帝退位,改为共和政体,清廷不肯。


袁世凯拍电给孙中山先生:「国体问题,应由国会解决,应以全国公决为断,乃闻南京忽已组新政府,孙文受任总统,宣示驱逐满清政府,显与前议国会解决相背,特诘此次选出总统,是何用意?设国会议决为君主立宪,该政府曁总统,是否立即取消?务希电覆?」


伍廷芳亦覆电:「民军光复十七省,不可无统一机关,民国组织临时政府,选出临时大总统,为政治通例……设国会议决为共和立宪,清帝是否退位?亦希即覆!」


袁世凯立刻急电新授山西巡抚张锡銮率军进攻太原,河南清军西攻潼关,张勋从徐州攻宿州,皖北藩台倪嗣冲进驻颖亳……于是各地民军纷纷告急求救。


民国政府也立刻派出鄂湘民军为第一军向京汉铁路推进,宁皖第二军向河南前进,淮阳第三军、烟台第四军,推向山东,关外第五军、山陕第六军,分头攻向北京。


孙中山先生檄文电告全国出师,于是全国掀起北伐浪潮,各地学生盛大游行,支持北伐,甚至于女生也誓言要从军北伐讨袁反清。


宗室良弼与各亲王结成宗社党,力主对民军作战,请见隆裕太后,奏曰:「民军叛党,乃乌合之众,前者侥幸而占地耳,于今根基不稳,朝廷大军一攻,即可平定!国体问题,应毋庸议!」


隆裕太后踌躇未决,说道:「我们宗室手无一兵一卒,如何可战?兵权都在袁世凯手上……。」


良弼奏曰:「袁世凯负国不忠!太后恩召他复出,原冀他捍卫朝廷,不意他尽取内府黄金之后,竟去向民军谈和!分明有私心,意图自立!太后!请即诛杀袁贼!」


隆裕太后叹气道:「我岂不知袁世凯乃奸雄?我早已反对用他,却又由不得我。如今走到这一步,我们无兵无将,如何杀得了他?我们如今都是他釜中之鱼了!」


良弼、铁良与众亲王跪地大哭!


袁世凯在宅中已得密报,冷笑道:「没有我,你们还想活?竟敢暗算我!」


他立即上疏辞职,太后与醇王大惊,醇王说:「袁世凯一定是得了密报了!我们想要杀他,又苦无兵力,若放他出京,无异放虎归山!都是良弼等人累事!」


隆裕太后说:「看这些电报,新疆、甘肃也丢了!新疆将军志锐,甘肃总督长庚,都被民军乱党杀死了!蒙古活佛、西藏DL喇嘛、班禅喇嘛,也都通电独立了!叫我怎么办?」


商议了半天,太后终于还是说:「现在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还有谁人可救我们?袁世凯势力太大,我也明知他是虎豹豺狼,但是除了求他,还有什么方法?不如封他为一等侯爵,以恩宠笼络他,或者还可暂时苟安一时,将来徐图计策。」


醇王说:「也只有这么办了,此事还须请庆亲王出面才好,庆王与他友善交深。」


辞了职已久的庆亲王,奏旨受命,来到袁府,宣诏封爵,袁世凯笑道:「封爵断不敢受,既是太后与醇王仍信任世凯,也只好暂时留京效命吧!」


庆亲王说:「朝廷安危,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尽管放手全权去处理吧!」


袁世凯微笑。暗中另行密电孙中山先生,要求孙先生退让,才肯斡旋谈和,否则唯有一战!


此时各处民军声势虽大,基础也确未稳固,袁世凯手下各新军精锐,武器优良。一旦大战发生,民军未必就能取胜!孙先生考虑着,唯恐北伐战争一开仗,兆民生灵受到池鱼之灾,民军若败,则共和即成泡影。


孙中山先生于是对同
志们说:「个人的进退,算得什么?孙文愿意退下,以挽救南北战争生灵涂炭!只盼袁世凯真心投入革命,推翻清室,参加共和,那就是兆民之福了!」


各同志都劝阻:「袁世凯必另有用心!孙先生切不可让避!」


孙中山先生微笑道:「我参加革命,并非为个人名利!只是希望救中国!今日我退出临时大总统之职位,让给袁世凯,只是力求避免发生南北内战流血更多,也盼早日统一全国,实行民主共和政体,建设新时代的富强的中华民国!我意已决,列位同志不须再劝阻我了!」


孙先生即电袁世凯:「北京袁总理鉴……诸同志组临时政府,文暂时担任,公方以旋乾转坤自任,即知亿兆属望……文暂时承令,而虚位以待之心,终可大白于将来,望早定大计,以慰四万万人之渴望!」


袁世凯却又假意推让,覆电:「孙逸仙君鉴:电悉,君主共和问题,现方付国民公决,无从预揣,临时政府之说,未敢预闻,谬承奖诱,愧不克当!」


孙先生见电,再覆道:「电悉,文不忍南北战争生灵涂炭,故于议和之举,并不反对。……倘由君之力,不劳战争,达国民之志愿,保民族之调和,清室亦得安乐,一举数善,推功让能,自有公论。文承各省推举,誓词俱在。区区此心,天日鉴之。若以文为诱致之意,则误会矣。」


袁世凯笑道:「孙文果然不堪一吓!大概他也自知民军不能敌我新军之势。也算他颇知进退!既他识趣,我自有主张!」


他就来见太后与亲王说:「于今全国大势都趋向共和了,外国亦都支持民军,倘若战争再起,朝廷如何抵挡?国库内府俱已空虚,何处可筹粮饷军械?倘使民军兵临紫禁城下,我亦无法可保太后皇上与皇族。假如太后俯顺舆情,准予改变国制为共和,民军必肯优待皇室!太后与皇上及皇族依然安享荣华富贵,又乐得卸下国事重担,岂不甚好!就是百世以后,史笔也会歌颂太后为国为民不私占天下,千古传颂太后圣明!」


隆裕太后大怒,喝道:「袁世凯!你食君之禄!受君之恩!不思图报!我早料你不可靠,格于众议,复召你支持大计,你不但不为朝廷效力,还要投向叛党!于今竟敢为叛党做说客叫朝廷投降放弃帝位!你!你你!你真是太狠毒了!你迫我把内府黄金交了给你,你如今又来迫我与皇帝退位!你这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来人哪!你们谁快来救我母子吧!」


太和殿上,众亲贵都默然无语,哪个敢得罪袁世凯?只闻得隆裕太后哭泣咒诅,也没有一个人敢劝慰半句。


袁世凯傲然冷笑:「皇太后,今日情势危急,军心民心俱已倒向民军,天意人愿,俱已向于共和民主,纵然世凯以一死效忠,又何能抵挡民军?太后若仍不当机立断,只恐民军近即攻到,到那时玉石俱焚,太后与皇室欲求全身以退也不可得了!那时血溅宫禁!帝祚灭绝,皇族也都殉难,请问太后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太后大哭:「袁世凯!先皇太后老佛爷一再告诫我等不可信任你!我悔不听老佛爷遗训,果有今日受到逼宫之祸!你如今是心怀异志,要趁此时机来摆布我们母子和宗室,我岂不知?你这人面兽心的乱臣贼子!何异于董卓王莽?我恨不得有人帮我来杀了你才甘心!」


袁世凯笑道:「太后!您就是杀掉袁世凯亦难挽颓势了,倒不如接受民军条件退位吧!这儿是民众于二月六日拍电提出的优待条件!您看:大清皇帝退位之后,尊号不废,中华民国待之以各国君主之礼,帝室仍可居于颐和园,侍卫照常,宗庙永远奉传,由民国派兵保护,皇族生活,每年四百万元,由民国政府供给,皇族私有财产,一概准予保留,皇族王公爵位仍可世袭,并免服兵役……如此优待,太后若仍不接受,只恐民军兵临紫禁城之时,再无此优待了,如今趁着民军力量一时未到,接受了优待条件,非但得免灭族断祀之灾,还免了大战兵灾生灵枉死,功德无量!太后!时间已无多,不能再犹豫了!」


隆裕太后在袁世凯威迫之下,抱着七岁的溥仪皇帝,哀哀啼哭,各宗室王公大臣也都伏地痛哭失声。


袁世凯踌躇满志,微笑道:「太后!怎么样?世凯还须速覆电南京政府哩!今日若不回电,明日民军就大举进攻来了!」


隆裕太后哽咽哭道:「我这时候还有什么主张?袁世凯效王莽曹操,欺凌我孤儿寡妇,要夺我大清天下,列位宗室及大臣,你们须为历史见证!」


袁世凯笑道:「太后太过责了!还是快点决定吧!」


隆裕太后放声大哭,叫道:「袁世凯!你逼人太甚!列位王公大臣!退位弃国,兹事体大,我一个妇道人家,担负不起这般重大责任,各位须为我作一决定!」


各王公大臣哪个敢作声?个个伏地痛哭,全殿都是悲恸之声。


袁世凯冷笑道:「太后既不肯作主,列位王公大臣亦不肯作主,世凯只有电覆南京,拒绝其条件了!世凯预备血溅宫门,以身殉国,太后与皇上和各皇族,各人自己珍重吧!」


说罢,他就大踏步下殿,北洋将领立即追随。


隆裕太后慌得大叫:「袁世凯!回来!」


「还有什么吩咐?」袁世凯转身面向太后:「请快指示!」


「袁世凯!」隆裕太后泪流满面,哀求道:「你不要怪我骂你,我实在心乱如麻,口不择言……。」


袁世凯说:「太后尽管责备不妨!」


太后泣道:「一切都依你就是了!我母子与皇族各人身家性命,都在你手上了!你须好好用心办理!务必要民军履行条约!你若救得我母子性命与皇族无恙,我也顾不得死得无面目对列祖列宗了。」


袁世凯微笑道:「足见太后圣明!世凯一定尽力维护!」


太后哭向诸王公大臣:「你们都为我作见证!并不是我心想断送祖宗基业……。」


群臣无不痛哭,太后又推怀中的七岁小皇帝:「孩子!今天我们母子与全族,生命都在袁大臣手中了,你还不快去向袁大臣叩头致谢?」


宣统皇帝哭着答应:「皇额娘叫我叩头,我叩就是!」


小皇帝果然从宝座上爬下来,向着袁世凯跪下叩头,哭求道:「袁大臣!你不要杀死我和皇额娘啊!」


皇帝跪拜了他!袁世凯得意洋洋,可是他不得不做些表面功夫,他就跪下叩头奏道:「皇上请起!折煞世凯了!」


太后也下座来向袁世凯敛衽,泣道:「袁大臣!求您务必救我母子与全族性命啊!我也要跪下求您了!」


袁世凯慌忙叩头:「太后!世凯粉身碎骨,也要保护太后与皇上和皇族!请放心好了!」


袁世凯于是以太后名义下诏退位,时维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二日(宣统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诏书略谓:


「奉隆裕皇太后懿旨……『朕何忍以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政体……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共和政府与民军协商统一……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则退处少闲,长受国民之优礼。……』」


袁世凯旋即电告孙中山先生:「大清皇帝既明诏退位,……极愿南行畅领大教,共谋共和,惟北方人心未定,稍有动摇,牵涉全国……共和建设问题,如何协商统一?尚希见教?」


孙中山先生见电笑道:「袁世凯不外是想做总统满足其个人权力欲望,他既促成清帝退位,我自然履行诺言辞职,只求民国统一和平,全民合力建设富强之中国!」


孙先生即向参议院辞职,并荐举袁世凯为大总统。二月十五日,参议院通过袁世凯为大总统,黎元洪为副总统,并定南京为中华民国首都。


timg (2).jpg

袁世凯


袁世凯借口北方兵变频起,不肯南下就职,三月六日,参议院通过袁世凯在北京就职,袁氏也不再客气推让,三月八日在北京宣誓就职,通告全国,可是全国各省革命党人及响应革命而起义独立的都督大多数都不服袁世凯,各省各自为政,群雄分据一方,刚刚成立未久的中华民国,实际上变成了春秋战国一般的四分五裂了。这情势果然正如虚云老和尚早于数年前旅居泰国之时所作的预料!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