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二九)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二九)



虚云和尚(一二九)

作者:冯冯


假如没有肃亲王的先容,虚云未必就能见得着袁世凯,无论虚云怎么样德高望重,也很难进入禁卫森严无比的「大总统府」的,也总算是袁世凯还多少给面子给庆亲王与肃亲王,他终于同意接见虚云了。


虚云进入大总统府之时,但见三步一卫士,五步一哨,防卫之严,更逾于清室。虚云在肃亲王陪同之下,经过了不知几重守卫,才进入了袁世凯的私人会客室。


虚云所见到出来接见的袁世凯是一个矮胖的老头子,腹大便便,头顶已秃,两眼无神,唇上有八字胡须,身穿大元帅戎装,袖口几十重金线,领章肩穗都是金线,襟上好几个大勋章,态度傲慢,对于虚云不怎么回礼,只是略一点头,就自己坐下在虎皮大交椅内了。


timg (5).jpg


「请坐!」袁世凯说:「王爷今天驾临有何指教?」


肃亲王笑道:「不敢,善耆今天是陪了虚云老和尚来拜会大总统的。这位虚云大师,名满天下,是当代活佛,当年曾经随銮西行,得蒙慈圣赏识封授紫衣……。」


袁世凯不耐烦地打断肃王:「这些我都知道,法师来此有何见教?请快点说,我还有个重要会议马上要出席的。」


虚云忙说:「今天来拜会大总统,是因为现在全国各省都有群众拆毁佛寺道观和孔庙,美其名曰打倒迷信,实则是摧毁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与宗教,亦违反民国政府的宗教自由宗旨……。」


袁世凯看看口袋摸出来的金表,打断虚云话头,说道:「法师,请简明一点,我是军人,什么都要讲求效率,请直捷了当提出你的要求!」


虚云忙说:「虚云今天来拜会,就是想请大总统颁令全国禁止任何人假借打倒迷信之名来摧毁民族传统宗教寺庙,以保障人民信仰自由,保全宗教文化宝藏……。」


袁世凯打哈欠,说道:「这些事,请你们去见教育部长谈谈好吗?」


虚云说:「大总统,假如您颁令保护宗教自由,全国无论佛道教徒,都会立刻拥戴大总统!而且,大总统积下的功德无量,福泽无限,世代受用,大富大贵。这种极大功德,大总统怎么要让教育部长去做呢?」


袁世凯是个野心家,虚云一见便看穿了他是个利欲熏心之徒心存做皇帝之念,故此虚云只有如此方便善巧,用世俗功利去劝诱他。


果然,袁世凯心动了,他改变了态度问:「这场功德,于我的前途事业亦有良好影响吗?」


「当然!」虚云说:「太有影响了!」


「唔!」袁世凯点点头,态度转为温和:「法师,我亦久仰您是当世神僧!神通广大,依您看,我的未来如何?」


虚云心知袁世凯是要问称帝的事,就庄重回答:「大总统的未来,贵不可言,关系全中国兴亡,名扬世界!大总统若肯出力护法,功德无量,为国为民,将更添福祉无限!兆民是赖,国泰民安!」


袁世凯大喜,笑容满面,又问:「法师,您看出我心中是为国为民!您果然是有神通的!您看看,我心中所想之事,成功不成功呢?何时才成就?」


虚云说:「大总统心中愿望,年余可达成。」


袁世凯问:「不知有无阻力?有无妨碍?」


虚云说:「阻力总是难免的,大总统一切只要顺民心合潮流,为兆民谋福利,为国家谋强盛,何愁阻力呢?福祸都在心造罢?」


虚云之意,是暗示袁世凯不可称帝,可是他不敢明说。袁世凯听来却以为虚云是赞成帝制了,就说:「大师真乃有道圣僧!将来世凯还要多多请教!也要请大师为我祈求国泰民安!大师所求的事,世凯立刻下条通令全国保障宗教自由,不许借口破除迷信毁佛拆寺!」


「多谢大总统!大总统真乃功德无量!」


袁世凯傲然笑道:「功德是不敢当!不过我这一纸命令,若能促成全国人民更加拥护政府,促成统一,这就不枉我一场苦心了!」


「大总统心存兆民福利,必得全国公平评论的。」


「正是!」袁世凯傲然说:「我袁某人为国为民之心,天日可表!大师神通广大,深知我心!可惜南方还有些人不知我心中苦衷!」


虚云说:「路遥知马力,日久知人心!世人总有明白大总统胸怀的一天的!」


虚云暗指世人必会知道袁氏的称帝野心,可是表面听来,却好像是阿谀袁世凯了。


袁世凯呵呵大笑:「大师知我!大师知我!」又问:「大师!您看看,世凯有什么该注意的事呢?」


虚云说:「大总统睿智超越,筹运于帷幕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无事不考虑周全!何庸山僧饶舌?惟望大总统一切务必应天顺人,为国为民,功成则急流勇退,自然福禄永保,万寿无疆了!」


袁世凯点头:「大师说得很是!世凯亦早有急流勇退之心,无如当前全国纷乱,世凯虽欲归田而不可得!只有俟之来日吧!」


虚云心想:「你分明想做皇帝,独占江山,万世一系,却讲这些冠冕堂皇之言。看你也没有几年世寿了!我如此点醒你,你也不悟!真是至死不悟啊!」


身在险地,面对枭雄,又怎能直言劝谏?虚云笑道:「大总统,有心不怕迟!大总统宿慧深厚,现在多行善积德,将来卸担归隐修真,也是一样的。」


「对!」袁世凯欢喜道:「大师说得对!」又说:「世凯虽然是个学军事的人,其实一向都对佛学很有兴趣,无奈戎马倥偬,国事蜩螗,哪得一日空闲来看看佛经?如今既得大师莅临,还须请大师到舍下驻跸数天,为世凯开示开示佛理,讲讲禅话,指教修行之途!贱内等人也要供养大师和聆听法音的!」


虚云欲得推辞,又恐惹恼了袁世凯,转念一想:「不如趁此机会,再多作暗示劝化袁世凯,若能劝得他放弃称帝野心,也可盼免除一场南北内战!否则,各省必然会兴兵反对他称帝,他必指挥大军作战,到时弄得烽烟四起,战祸连年,又不知要杀死多少人民?又不知多少人家破人亡?」


「大总统既有令,虚云敢不遵命供奉?」虚云于是欣然回答:「虚云亦久仰大总统棋艺超凡无敌,正要瞻仰领教!」


「呵!呵!呵!」袁世凯大笑:「好!好!欢迎大师赐教!我这就请假两天,听听大师讲经,和大师作竟日之禅话,秉烛手谈!」


虚云在袁世凯府第,受到袁氏无比优礼,袁世凯叫出十多房妻妾和许多子孙都来拜过虚云,聆听虚云讲经,虚云讲了普门品,又讲鹿母经、地藏经,希望这些经文或可感化袁世凯,虚云又和袁世凯在书斋下围棋,方便地讲些禅理来暗示引渡袁世凯。


虚云自问已经尽力引渡,可是袁世凯只不过是附庸风雅,并无真心接受佛理,虚云白费了两三天功夫,也点不悟这位野心家,徒然白白做了袁世凯的清客!


袁世凯手下那些善于奉迎的文人,趁此在北京的报纸上发表新闻特写,说什么:「袁大总统闭关三天,与高僧虚云谈禅联句,棋琴湖畔。」把袁世凯描写得风雅极了,虚云和尚至此才知道已经被袁世凯利用作为美化形象!袁氏工于心计,为了登极,竟然连虚云也拿来做宣传他的工具了!


虚云慌忙托辞要运送寄禅灵柩南返,而向袁世凯告辞。


「大师就在北京弘法,岂不甚好?」袁世凯说:「世凯此次得亲教诲,获益匪浅,相逢恨晚,假如大师首肯留京,请任择一处佛寺,世凯必定供养,俾得时常聆听大师讲经说法!就是以大师的身份来说,全国佛教总会主席,也以驻于北京为宜。」


袁世凯是存心留住虚云在北京作为宣传工具,来争取全国佛教徒的支持,虚云怎会不懂?


「很好!」虚云说:「既承大总统青睐,虚云此次扶柩南行,抵沪之后,立刻约齐佛教总会各委员高僧,大家都来北京追随大总统,尚盼大总统先指定一处寺庙,作为佛教总会会址,派人预作布置,免得我等来了无处落脚,又恐被指鸠占鹊巢。」


袁世凯说:「一定叫人准备停当!大师放心!其实,大师何必亲自运柩南返?世凯令人代送,极为容易!」


虚云说:「大总统盛情可感,但是,寄禅法师是虚云向天童寺借邀同来北京的,于理虚云必须亲自送他返天童山,方合情理。而且,虚云若留京不返,必致南方佛徒猜疑,若误以为大总统扣押虚云,则岂非有玷大总统清誉?兼且,若虚云不南返亲邀各佛教领袖,他们亦不会来北京的,还须虚云亲自去劝请才好!」


袁世凯说:「大师执意亲自护柩南返,足见大师重诺守信!世凯也不好再相强,但盼大师亦念世凯诚心归依,早日再回北京!」


「一俟诸事办妥,就立刻与佛教各领袖来京就教!」虚云说:「大总统请放心!」


「若得大师率领南方佛教领袖都来北京接受世凯供养,天下佛徒同心拥护政府,于全国统一必有莫大启导作用!」袁世凯说:「世凯企翘以待大师偕众早来,希望大师念及统一安定之重要,为国辛劳吧!一切都拜托了!大师与诸位佛教领袖来京后,世凯一定率领政府各部长亲迎!」


虚云合十道:「多谢大总统!临别依依,虚云尚有一言奉劝:大总统苦心谋求全国统一安定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天下共仰!唯请大总统尽可能避免用兵统一,大总统今已信奉佛教,尚盼多发大慈悲心,勿启战祸,免得苍生死伤于战火,骨肉离散于兵灾,大总统若处处以慈悲爱民惜生为念,则功德无量,富贵荣华世世不绝矣!」


袁世凯说:「大师请放心!兵战凶危,世凯深知!非到不得已,断不会发动战争的。世凯此次邀请全国各省代表来京,即将召开国会,亦是着手于民主和平统一!各省代表谅不久就到京了!届时也盼大师与各法师亦列席参政的!」


「一定供奉!」虚云敷衍道:「大总统,就此拜别了!」


虚云辞出,急忙起程,护送寄禅灵柩南下。到了上海静安寺,与各法师举行追悼会之后,就把袁世凯的野心告诉各佛教领袖。


「北京是绝不能再去了!」虚云警告说:「袁世凯现在正图把全国各省代表,各地军事领袖与宗教领袖,都一网打尽,拘留在北京,委以高职虚位,其目的是在于削除异己,以遂其称帝野心!我若不见机虚与委蛇,只怕也出不了北京了!我们各人现在最好是小心勿上袁世凯大当!」


印光、谛闲等各位佛教领袖都惊骇说:「原来袁世凯果然有异志!这样一来,必然会发生南北内战了!」


虚云叹道:「我已经尽力去劝化袁世凯,无奈他仍是执迷不悟!我已经失败,难挽浩劫!我们只好祈求佛佑苍生平安吧!」


众人又问:「虚老,如今我们该怎么办呢?」


虚云说:「我们都是佛教徒,不宜卷入政治斗争,我们唯有紧守佛教岗位吧!袁世凯既已通电全国保护佛教,我在此也没事可做了,我自己打算立刻回云南去成立佛教总会的滇藏支会与滇黔分会,办佛教学校,佛教医院,还有许多佛教慈善事业尚待展开呢!」


虚云于是就兼程回云南。袁世凯的命令虽不能通行全国,却有不无些少效力于各地。北方各处的毁佛拆寺风潮渐渐平息了,佛教又逃过了一场浩劫,或者那不能完全归功于虚云,或者此时全国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袁世凯称帝企图上面来了,或者是转移到北京国会大选,或者更由于宋教仁在上海被袁世凯手下暗杀的事件引起了全国人民激愤,青年们的愤怒对象从兹转移到政治风暴上面去了。民国二年四月,是多事之秋,袁世凯未经国会批准,擅向英日法奥等四国借款二千五百万英镑,称为「善后借款」引起全国舆论大哗!此时,江南与闽粤各省,仍在GMD人主持军政之下。孙中山先生电促北京参议院副议长王正廷劝阻袁世凯,不料袁世凯竟令段祺瑞带兵一团包围国会,威吓会议中的反袁议员。


跟着,袁世凯先发制人,免除粤督胡汉民、赣督李烈钧、皖督柏文蔚,而派任袁系军人接任,意在铲除南方GMD势力。三省立即宣布独立,孙中山先生不得不起而领导GMD发动讨袁,称为「第二次革命」。


但是,GMD的军力此时仍然不足抗衡袁世凯的大军。在七月一个月之内,袁世凯的部将张勋攻陷了南京,战败了GMD的黄兴。张勋向袁世凯报捷,袁氏委任他为江苏都督。跟着,袁将倪嗣冲取得安徽,汤芗铭占湖北,龙济光击败陈炯明,取得广东,陈宦占四川,袁世凯又派遣海军总长刘冠雄与李厚基部队战败许崇智,取得福建。全国仅云南一省仍在GMD督军蔡锷手中了,孙中山先生被迫东渡日本,在东京重组GMD,徐图卷土重来征讨袁世凯。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