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三一)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三一)







虚云和尚(一三一)

作者:冯冯




虚云和尚兼程赶至宾川,也不暇回鸡足山,立即就往大理府,求见殷叔桓总司令。


殷叔桓已接到蔡锷密电,且素仰虚云,闻报立即亲自出迎入总部内密谈。


「虚老驾临,有何指教呢?」殷总司令客气地问:「是否为西藏事件而来?」


虚云笑道:「正是!总司令想已获都督先行通知了?」


「是的,但是我们还未找到适当人选居中去说动DLLM。虚老来得正好,祈多指教!」


虚云说:「西藏素来信奉佛法,非黩武之国也!其乘机宣布独立,脱离中国,固然是由于逊清腐败覆亡,也因民国初立,根基未固,南北对峙,四分五裂,亦有英人在幕后挑唆。藏兵实力薄弱,岂堪一抗总司令之大军?所惮者为幕后之英军而已,藏战一开,英印联军势必借口入藏而与总司令军队对抗,英军武器精良,骑兵骁勇,藏军熟悉地形,我军终不免吃亏。唯今之计,莫如遣一深晓佛理而与DL有良好关系之人前往游说DL,劝其尊崇中央,如此可以不劳一兵一卒,又得免战祸兵灾生灵涂炭。」


殷叔桓说:「虚老深得滇藏佛徒敬仰,不如就请虚老亲往拉萨辛苦一趟吧!」


虚云笑道:「虚云理应效命!但虚云是汉人,虽与DLLM略有互通问候,并无深交。当年入藏,求一见DL而不可得,如今情势虽不同,亦未必能获DL接见听从劝告也。」


殷叔桓说:「如此奈何?」


虚云说:「藏东丽川,有一位东保大LM,年高德劭,曾被DL尊为四宝法王,若得东保往说DL,必有成就。虚云与东保法王旧识,我愿往丽川请他帮忙。」


「好极了!」殷叔桓喜道:「就敬烦虚老辛苦走一趟丽川,我叫人备下马匹与厚礼,俾使携往分馈东保法王与DLLM。」


虚云领了十骑,戴月披星,驰往丽川,在大LM庙拜会四宝法王。


法王东保原来就是光绪十四年虚云参拜拉萨与后藏LM宫之时所会见的一位大LM,当年曾经是DL十一世的近臣,通晓汉语,曾经带领过虚云参见DL。后来东保晋升为藏东地区的四宝法王,虚云扬名全国及海外,在云南大宏佛法,又成立了滇藏佛教会,东保遣LM来襄助,又派学僧来虚云所办佛教学校就读汉文经典,彼此也有书信往还,只是还未会面,此次重逢,自是格外欢喜。


「虚云长老!」东保法王亲自降阶出迎,领着数十红衣LM一同下拜:「三十年没见面了吧?听到您弘教事业蒸蒸日上,誉满中外,真是无限欢喜!今日重睹风范,更感荣幸!」


虚云慌忙回礼下拜:「法王!别来无恙?真的三十年未会了!恭喜法王已荣升为藏东法王!」


法王东保亲自扶持虚云登阶,大笑道:「东保只是藏东一LM,怎及得虚老已成全中国佛教领袖的殊荣,举世同仰!」


「出家人还讲究这些吗?」虚云笑道:「也不过只是被推出头多碰钉子而已!」


法王哈哈大笑:「想不到当年的无名游方行者德清,会成为今日的佛教领袖!我还记得您当年参拜DL活佛的畏缩样子呢!」


两人叙旧了一番,话入正题,虚云说:「法王,今天虚云来拜,是有所祈求的。」


法王笑道:「虚云长老,您不用多说,东保已经料到了!您是来做说客的,您想说动我去见DL活佛,求他与中国政府签订和约,勿兴干戈,是吗?」


「法王真有先知神通!」虚云笑道:「虚云此次来晋谒,正是要求法王慈悲相助,以免藏汉干戈!」


「虚老!」法王说:「东保无德无能,又已经年迈衰朽了,怎能供差遣?虚老另请高明吧!」


虚云说:「法王是前藏第一元老!昔日是DL十一世的左右手,辅佐良弼,今日深受藏人恭敬,最得当今DL活佛尊崇。舍法王之外,西藏更有何人最有德望?又更有何人比法王更通谙汉藏文字与政治?法王勿得过谦了!」


东保说:「委实是年迈老朽了!恕难从命!」


虚云说:「法王!昔者,清圣祖遣赵尔丰征讨西藏,屠杀藏民殆尽,藏人至今仍感寒心!今者,民国大军已兵临藏边,藏人纵得英人派军相助,或可战败民军,但是,兵战凶危,难免又有成千成万藏民汉人死难!法王宁惜三寸之舌,而不顾千万人生命乎?务盼法王大发慈悲,拯救苍生才好!」


东保连忙起立合十道:「虚老!东保年老一时昏聩!尚冀恕罪!我去!我去!我立刻就去见DL活佛!」


虚云慌忙下拜:「虚云谨此代表边陲汉藏百姓拜谢法王慈悲!」


东保忙回礼,又说:「虚老与东保一同去拉萨见DL活佛,岂不更好?」


虚云说:「不然!虚云是汉人,又不通藏文礼仪,去了反成累赘,甚而坏了大事!」


东保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也就不强虚云同行了。东保自带老僧法悟同行,到了拉萨,叩谒DLLM十二世,陈述利害。


DL坐床召开会议。群臣主战主和者各占半数,英国顾问当席说:「西藏独立已成事实,断无又放弃独立之理!英国愿调驻印远征军入藏巩固西藏独立!」


东保法王说:「活佛!西藏人口稀少,物产无多,人民穷苦,岂堪长期作战?设或任由英国大军开入西藏,只恐西藏变成中英两国争夺之战场,譬如东三省满洲之沦为日俄战争战场,主权尽丧!满洲人多死不光,我西藏人民却不堪中英交战屠杀!活佛!英国人虽云同情西藏独立,实怀占领西藏为殖民地之野心!活佛不可轻信英人!中国虽派大军数师压境,仍无占领西藏之意,只不过要求西藏名义上尊崇中国为宗主而已,实际政权仍由活佛统治!活佛与各大LM必须衡量利害得失!何必为有名无实之名义牺牲西藏千千万万人生命?往昔,赵尔丰攻入西藏,大肆屠杀藏人,使我藏人人口衰微至今!活佛不可不慎!」


英国顾问说:「东保法王不明大势……」


东保怒声叱曰:「谁不知英国蓄心积虑意欲并吞西藏?你敢强词巧辩?西藏人就是亡国灭种,亦不甘心灭在你们洋鬼子手中!你休得花言巧语来骗活佛了!」


DL一直在沉思不响,此时才出声:「法王长老!请息怒吧!顾问亦无须再多言!我已经有所决定了!西藏人是佛教徒,不愿与任何人战争引起生灵被屠杀!西藏愿意在名义上仍尊中国为宗主国,接受中央派代表驻拉萨,但是西藏必须保持殆如独立状况,内政外交经济军事,一律自主!同时,西藏亦保持对英国之友善关系,至于英军入藏,则西藏绝不欢迎!英国必须尊重西藏主权!英军若有一人进入西藏,我即视之为意图侵略!立即与英国断绝一切关系!」


DL十二世一番话,除了英国顾问之外,无人不服,英人还想力争。DL说:「顾问!西藏与英国订约,言明只有商业文化关系,请勿越出范围!」又即向东保说:「今日得蒙长老开示,正如醍醐灌顶!我即令各大LM草拟和约,烦长老多赐宝贵意见!」


东保欢喜,拜曰:「谨遵陛下法旨!」


一场空前的战祸,至是已经消弭于无形了。康藏间年年互相磨擦用兵,苦战不休,至此也互相谅解了!后来保持了三四十年的边境和平,相安无事!虚云和尚看到东保法王功成携约而归,十分欢喜!殷叔桓也引兵退返昆明了。由于此次事件,西藏LM活佛对虚云印象极佳,藏滇之间,佛教徒合作渐趋密切,佛教学生交流,也更频繁了。


可是云南民政厅长罗佩金仍然在压制佛教发展,且有变本更厉之势!佛教人士,不分汉藏,又一次召开会议,决议:「公推虚云老和尚出面向袁大总统报告情况,并吁请中央政府再次下令重申保护宗教自由!」


虚云说:「向中央指名控诉罗厅长,似非我等佛徒应做之事,各位还须从长计议!」


李根源将军此时已成为支持佛教之一位大力外护,也列席会议。立刻反应道:「虚老!当前罗某压迫佛教,不准佛教办学设立医院,虽三尺童子亦知其系受到法国人天主教之幕后影响,法国此举居心难测,显然是要利用罗某来进行其侵略之工具,首先就是要消灭我中华民族文化与宗教!虚老!不可再存妇人之仁,无论为国为佛教,均应实情报告中央!」


timg (7).jpg

李根源将军


众人无不鼓掌。李根源又说:「大家公推虚老再亲往北京!我看是无此必要!上次虚老往北京见袁世凯,几乎被留在北京不能回来!此次虚老若再往,又将如何脱身?」


「然则如何?」众人争问。


李根源说:「非常容易,就由虚老领衔,我等众人联名附署,以佛教会名义,拍发公函电报,呈交国务院总理熊希龄转报袁大总统,详述罗某受法国天主教利用来压迫佛教之情形,我相信中央必定有反应,因为袁世凯正在争取云南支持他,又想争取佛教徒与虚老支持,又想争取蔡松坡都督!更兼此次虚老促成西藏和平签约,不无功劳,我敢说袁世凯必定会内调罗容轩往北京,另派亲信来滇以代其职,一以争取云南,二以直接控制云南!」


「那岂非去一狼又来一虎了?」各人都说:「老袁派了亲信进来云南,那还得了?」


李根源微笑道:「先求除此一狼,徐图对付一虎!大家放心好了!袁世凯若派亲信来滇,我们是要他支持佛教!别的事,还有我李某人在此呢!蔡都督与唐继尧副督,也都是我们自己人!」


「好吧!」虚云点头道:「既是大家决议,我就照办!倒不是我愿意这样做,实在是罗厅长所作所为,不能不让人联想到法国人的阴谋!为了国家和佛教,我也要做一次小人了!」


「这怎么算是小人呢?」李根源笑道:「虚老,您老真是过分心慈了!」又说:「我如今是信了佛,归依了虚老,要不然,拿出我从前的脾气来,老早就剐了罗某人的心肝来下酒啦!」


「阿弥陀佛!」虚云笑道:「印泉!亏你还是个佛教大护法呢!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根源说:「佛也降魔诛妖呀!」众人都大笑。


李根源所料不差,毕竟他是军政元老,而且他与袁世凯熊希龄也有相当的老交情。电报一到北京,熊总理向袁世凯一说,袁世凯就立刻说:「这位虚云和尚,答应了带佛教各领袖来北京,却又不来!我正要找他算帐呢!既然他这一次对西藏和议也有些贡献,我也不去追究他了。看来此人倒还是心向于中央的,我们不好不卖他帐,又兼有李根源的面子。希龄,你就把那个罗什么的调来北京,给他一个闲差罢!我们正好趁此派个妥当的人到昆明去,看住了云南!」


熊希龄说:「希龄也正打算这样做!特来请示!」


袁世凯又说:「这点小事,你自己拿主意就是了,何必客气问我?」


熊希龄笑道:「大总统,云南与西藏怎算小事?大总统不是时常注意争取云南西藏以求统一全国吗?」


袁世凯说:「云南西藏倒还好办,倒是蒙古独立逐渐投向俄国,日本人又暗中争取它,这可是头痛的事!我又不便向日本人争!」又说:「对了!云南那个蔡锷是个杰出的军事将领,他至今仍未明白表示态度,万一他被GMD孙文黄兴等人劝诱了投过去来跟我们作对,那就不大妙了,此人是个奇材!我们须把他请来北京绊住他,先给他一个高位闲职,他若肯为我们之助,那是最好!若他不肯效力,我们也不能放他回云南去!」


袁世凯言外之意,是说若蔡锷不肯投效,就须不择手段杀之。熊希龄怎会听不懂?九月中,袁世凯对云南发出两道命令急电,其一说:「云南民政长罗佩金,即调任北京市政顾问,遗缺由任可澄接任。」


第二道急电说:「云南都督蔡锷即调总统府参政,兼经界局督办,统帅办事处主任,加衔昭威将军!仰即来京履新,原职云南都督保留!」


跟着又来特急电催驾:「昭威将军蔡锷,仰即来京,有要事就商。世凯。」


蔡锷看了几封电文,笑道:「袁世凯果然放不过我!虚老,您看!」


虚云警告蔡锷:「都督小心,千万不可去北京!免被袁世凯软禁扣留!」


蔡锷微笑:「凭袁世凯就能扣留得了我?我正要趁此机会去北京一趟,探听他的虚实,同时也有其它打算——如今他势大,我还不能正面对抗他。」


虚云惊道:「都督不可!袁世凯一代奸雄,你怎么斗得过他?况且,你怎可放下云南新军?都督一晋京,万一云南有警,谁可抵挡?」


蔡锷笑道:「袁世凯趁此一石二鸟,把我和容轩内调北京,以为可收云南,我正要将计就计!虚老放心!我请唐继尧代我领军代理都督职务,万无一失!不怕法国人入侵,也不怕四川陈宦来侵!」


「如此就可放心了!」


「虚老!」蔡锷又笑道:「容轩一走,云南再无人作梗佛教,新来接任的任可澄巡按史,可能是袁党,但必然会支持佛教以争取民心,您老不必再忧愁了!」


虚云道:「出家人本来什么都看空,怎会忧愁?可是一当了佛教的家,也就不由人不忧愁过日了!你说不用愁,可是你看,欧洲大战爆发了,不知要战争多久,杀死多少千千万万人,怎不令佛子心悲愁呢?」


一九〇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在欧洲,塞尔维亚狂热青年刺杀访萨拉齐瓦的奥地利太子斐迪南,引起奥国侵入塞国!俄国以援塞为借口派军入巴尔干半岛,德国以援奥为由,向俄宣战,八月三日又向法国宣战。八月四日,英日与法俄联盟,向德奥土三国宣战,空前的欧战浩劫爆发了!


在山东,日军借口反德而攻占了胶州与青岛这两处德占属地!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六十、 宣统三年辛亥七十二岁(中)


    (二)民国成立。西藏王公活佛。恃险远。不肯易帜。中央命滇出兵二师讨之。以殷叔桓为总司令。前锋已达宾川。公以边衅一启。祸无宁日。乃偕前锋同至大理。晤殷公曰。“藏人素信佛法。盍遣一明佛理者往说之。不劳兵也。”殷以为然。乃请公为宣慰法师。公曰“某汉人也。往恐无功。此去丽川LM东保者。腊高有德。藏人敬信。曾授四宝法王。彼往。事必有成。”殷乃备文派员陪公谒东保。保始以衰老辞。公曰。“赵尔丰用兵之祸。藏人至今寒心。公宁惜三寸舌。而残数千万人生命财产乎。”保起立谢曰。“我去我去。”保受命。以老僧法悟副之。入藏。要约而还。滇遂罢兵。民国成统一之局。频岁康藏间互相龃龉。苦战不休。经此沟通。三十年相安无事。



    六十三、民国三年甲寅七十五岁

  滇督蔡松坡赴京。唐蓂赓(继尧)代。予拟回鸡山休养。乃将会务交代清楚。即回鸡山。料理重修兴云寺。及下洋萝荃寺。计画工程事毕。鹤庆诸山长老请赴龙华山讲经。正修和尚请往丽江金山寺讲经。朝雪山太子洞。到维西中甸阿敦子各地游览。又到藏边参观喇嘛十三大寺。回寺过年。

  【附记】是年予正在龙华山讲经时。大理府所属四县发生地震。以大理为最剧。屋舍城垣悉倒塌无余。惟寺宇宝塔未倒。仍矗立如故。地动时震开巨隙。中喷火焰。蔓延燃烧。人争逃命。每遇足下地裂。身即陷堕。甫欲出时。地又复合。有截断腰肢者。有仅露一头于地面者。俨如生陷火焰地狱。惨不忍睹。城中住民数千户。多及于难。存活寥寥。时有二家金箔铺。一赵姓曰万昌号。一杨姓曰湛然号。火至其居自息。其处亦未地震。二家人口各数十。竟安然无事。人咸知此二姓者。数代相承。皆持斋念佛。乐善好施者云。

  【是年大事】七月欧洲大战起。日本攻下胶州青岛。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佛

上报四重恩,真实报恩人!,恭敬顶礼虚老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9-03-14 16:57: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