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三四)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三四)




虚云和尚(一三四)

作者:冯冯



列强的武力与注意都在欧洲战场,无暇顾及远东,各国的生产物资都投入了欧洲战争,对华输入锐减,于是日本货乘机大量向中国倾销,独占了中国市场,日本借口已对德宣战,竟于八月八日派出船队开至青岛海面,向德国提出要求:


「德意志帝国政府即将胶州湾交付日本帝国接收,以便归还中国。」


德国立予拒绝,八月二十三日,日本正式对德宣战,照会要求袁世凯承认山东为日德战区,中国不得干涉。


袁世凯于八月六日已宣布中国中立,不介入欧战,要求各交战国尊重中国之中立立场不得在中国发生战争。至是,日本首先破坏。


九月二日,日本神尾光臣大将率第十八师团两万余人,在舰队掩护之下,进攻胶州湾,英军一千人亦参加,当时胶州湾德军只有四千五百余人。


日军迅即占领了济南、胶济铁路、即墨等地,占领了山东大部份,十一月七日攻陷青岛,十一月十日,德国总督华德克率领残兵向日军投降。


神尾光臣师团长将华德克押往日本京都,拘禁于京都东本愿寺。


十一月十二日,日本明治天皇御前会议,陆军大臣田中义一极力主张趁此时机侵略中国。外相加藤高明训令返回北京任所的日本公使日罡益向袁世凯秘密提出「二十一条件」


一九一五年元月十八日,日罡益公使拜会袁世凯举行密谈。


「大总统!」公使日罡益说:「在日本舆论之中,对华政策,有很多偏激的意见,甚至有支持革命党以推翻袁政府!这次敝国政府所提出之二十一条件,是为了支持袁大总统政权永远巩固,我们知道大总统有恢复帝制的意思,我们是同情的,日中两国同为帝制,实乃顺适东方潮流而方便两国互相提携共荣!这次的二十一条件,若不蒙迅速同意,拖延下去,恐怕西洋列强又将再来中国伸张势力,到时日本将难以支持大总统了。」


袁世凯一看那二十一条件的内容,共分五号,第一号要求中国承认日本接收德国在山东占领地的权利,第二号要求中国承认日本在南满、与蒙古的权利,第三号要求管辖汉治萍矿场权利,第四号要求中国不得将沿海港湾岛屿租让给其它国家,第五号要求由日本监管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


尤其是第五号之中说:「中国中央政府须用日本人充任政治财政军事顾问,中国警署须用日本警官协办警政,中国军械工厂由日本技师管理制造军械,中国各大铁路由日本承建,中国向外借款必须向日本借取…
…等等。」


这二十一条件,简直是比历来的不平等条约都更苛刻贪婪!举凡中国的政治、法律、军事、警察、税收、交通、矿产、盐务、宗教、教育、国防、经济……全都须交给日本帝国了,而且也给日本独占了!


袁世凯吓得额上出了冷汗,强笑道:「公使,这二十一条件,岂不是等于叫我把中国全都送给日本了吗?这怎么可以?」


日罡益公使傲然微笑道:「大总统,今日除了敝国可以保护中国之外,还有谁能支持大总统来统一全中国呢?日本与中国同种同文,互相提携,中国才可免于受到西洋列强的侵略!」


袁世凯说:「贵公使所提二十一条件,实是太苛,世凯尚须与国务院及国会研究之后才可答覆。」


日罡益公使说:「大总统必须当机立断,二十一条件若不能尽快获得大总统同意,将来西洋各国欧战结束后,将会集中力量来侵中国,事态扩大,中国若求日本帮助,那时日本所要求的将会越发增大,甚至招致预料不到的发展。到时大总统亦未必能再获日本支持了!」


袁世凯说:「贵公使无论如何,给我一个考虑的时间。还有许多细节尚须讨论。」


日罡益公使说:「可以,但是,必须急办,早日解决,两国有益,我们彼此可以每日开会研究的,就是星期天亦可奉陪!」


袁世凯于一月十八夜召开紧急会议,外交总长孙宝琦说:「日本的二十一条件要求,是乘欧战期间各国无暇兼顾,又利用中国内部纠纷。日本公使竟敢越礼向大总统提出要求,可见日本极其蔑视中国,日本甚至会用武力来压迫我们!」


外交次长曹汝霖说:「这是不错的,但是我们现在国力太弱,又未统一,怎能反抗日本强大军力?万一触怒日本,他索性派出大军来占领中国,反为不妙,我们不如忍辱负重,姑且接受条件,徐图后计为上!」


孙宝琦说:「曹次长所言有理,我们如今只有忍辱负重,等到统一全国,集中力量才说。」


税务督办梁士诒说:「不可全部立即接受,就是接受,也须有讨价还价之余地!」


国务卿徐世昌说:「以我们的力量,是绝无拒绝日本的可能了。讨价还价,也不会有什么益处,不如把日本二十一条件的秘密,故意泄漏出去给英美列强知道,让他们来干预一下日本。他们为了本身在华利益,自然会向日本抗议的。我们也不必就断然拒绝日本,且待英美干预以后再说好了。」


袁世凯说:「各位意见都很好,我们就这么办罢!一面与日本人谈判条件,一面运用列强对日本施予压力。假如日本人肯降低条件要求,我们就是委屈一点同意也行,的确我们现在国力微弱,统一是当急之务,我们只有忍辱负重,不得不接受日本的无理要求,先稳定了国内统一才可办其它的事。」


袁世凯其实另有私心,在这套冠冕堂皇的辞令之下,是他要称帝登极家传天下的野心,各部长也是深知的。


袁世凯授了意,密件就被交给北京「亚细亚日报」发表了:「日本对中国提出可骇要求!」


民国四年(一九一五年)二月十日,英国驻日大使葛林在东京拜会日本外相加藤高明,质问二十一条件内容。


加藤回答:「日本对华要求之二十一条件,并无与英国利益冲突。」


美京华盛顿邮报于二月二十一曰评论称:「……曰本对华二十一条件已经违反了美国力主的中国门户开放政策!」


英国、美国、俄国,立即向日本政府提出警告照会,要求日本撤回二十一条件。但是日本外相加藤回答说:「要求既已提出,无法撤回,如果撤回,日本国民将会为之激愤!」


日本不理会英美干预,反而更加强对袁世凯施压力。


日本公使对新任外交总长陆征祥说:「中国如再不诚意合作,将会引起巨大麻烦。」


袁世凯心急称帝,就授意陆征祥:「日本二十一条件中第五号牵涉国家军政主权的无理要求,绝不可能接受,但是为了避免与日本发生磨擦,其它各项要求就都略予修正接受罢!」


袁世凯又训令驻日公使陆宗玙向日本外相加藤表示:「中国绝不能接受第五号要求。」


陆宗玙说:「……总之,我国政府决意不能再让一步!」


加藤说:「我们也有我们的『决意』,双方既都坚持相反决定,则贵我两国冲突势将难以避免!」


袁世凯的态度,一时使全国误以为他真的是爱国坚拒日本无理条件,黄兴、李烈钧、柏文蔚各革命党人都通电全国:「在袁世凯与日本交涉的期间,吾人暂停反袁斗争,吾人先国家而后政治,先政治而后党派!」


但是,袁世凯在幕后,却另有作为。他的日本顾问有贺长雄为他穿针引线,暗中与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秘密交易。


大隈首相在日本报纸上发表态度:「日本为君主国体,中国若恢复帝制,则与日本同一国体,日本当然乐为支持,袁世凯已揽中国之统治权,改行帝制,尤与事实相合!」


大隈以此姿态来促诱袁世凯承认二十一条件,孙中山先生其时在二次革命失败之后旅居日本,刚于一九一四年十月廿五日在东京上野与宋庆龄女士结婚不久,他令GMD党务长居正先生于一九一五年三月十日发出通告,揭发袁世凯帝制与二十一条件之幕后阴谋:


「……袁世凯久欲称帝,要求日本政府承认,日本政府欲先得相当之报酬,故有二十一条件之提出,使中国成为朝鲜第二……」


日本加藤外相于三月五日急电日本公使日罡益:「正考虑威迫手段,使中国承认条件。」


一九一五年三月十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决定:「对中国出兵!」


日本立即派出三万大军「北支驻屯军」开向北京天津外围!日本舰队驶入渤海湾沿岸,藉口护侨,引起了中国青年到处游行反日。


加藤外相声明称:「上海等地排日运动,业已引起日侨安全问题,为了保护日侨,日本不得不采取适当措施!」


五月四日,日本天皇在御前会议中指示:对中国提出「最后通牒」!


五月七日,日本公使向陆征祥总长呈交最后通牒。


日罡益公使板着面孔说:「奉大日本帝国政府之命令,向贵国政府提出最后通牒,限期为五月九日下午六时,届时若不获满意答复,则帝国政府采取必要之手段!」


袁世凯召开内阁紧急会议,讨论一天多,毫无结论。


五月八日下午,英国公使朱尔典往见外交总长陆征祥,面致英国立场:「中国已面临生死存亡关头,日本最后通牒,没有讨价还价之余地,欧洲各国忙于大战,无暇兼顾,中国除接受日本条件之外,别无自全之道!请转告袁大总统,中国只有忍辱负重,以避危机!从此整军经武,修明政治,苦干十年,才或可抬头与日本一战!」


美国公使芮恩施也来警告:「中国应避免与日本正式冲突。」


袁世凯在总统府再召紧急会议,黎元洪、徐世昌与各主要部长,大家都沉重无言。


袁世凯眼中出现泪光,哽咽说:「世凯为权衡利害,今天不得已,决定接受日本强横无理的最后通牒,这是国家多么大的耻辱,事非得已!世凯亦自知,无以对国人,设或有另法可想,世凯断不行此策!今日世凯之苦心,唯有诸位才深深明白,将来历史如何批评,世凯都不能计及了。目前唯有寻求安定,勿即陷于亡国,徐图将来自强复兴。所谓效勾践卧薪尝胆,十年教战!冀将来有翻身之日!倘若事过境迁,因循忘耻,则不但今天的屈服奇耻永无报复之时,恐怕十年之后,中国的危险更有甚于今天,亡国灭种有日矣!」


袁世凯流泪哽咽不能再讲下去,座中各人也无不啜泣!


「依限答复同意吧!」袁世凯挥泪说:「我甘心被国人骂我是罪人!」


袁世凯这些表现,是真情?是假戏?那都不重要了。外交总长陆征祥于五月九日回覆了日本公使:完全同意二十一条件!


日罡益公使急电奏日本天皇:「兵不血刃,获得外交上辉煌胜利!」


正当全日本疯狂欢乐庆祝胜利之际,全中国的报纸刊出了沉痛的抗议,全国悲愤的青年到处自动聚众示威游行,含泪歌唱:


「同学们,大家起来,反对二十一条件的国耻!大家起来……」


各地的佛教徒,佛教学校学生,也都参加了反对二十一条件的示威大游行了,他们的眼中都含着悲痛的眼泪,他们也跟着唱那首不知是谁作的歌:「同学们!大家起来!反对二十一条件……」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六十四、民国四年乙卯七十六岁

  春戒期毕。有邓川县绅士丁姓者。清孝廉也。只一女年十八岁。未出阁。一日忽然不省人事。全家仓惶。及醒。变作男子声。指其父大骂曰。“你丁某。恃势诬我为匪。至丧我命。我大理西川人。名董占彪。你还记得否。今在阎王前告准。报八年之仇。”说毕。持刀逐丁某。丁骇潜匿他处。不敢归家。鬼每日必来。来则女变形态。家中扰攘。乡里聚观。苦之。时鸡足山派素琴素值二僧往邓川办事。过丁家。群聚看鬼凶状。僧曰。“劝你不要这样。令地方不安。”鬼曰。“你出家人不要多事。”僧曰。“本不与我相干。但我师父常言。怨家宜解不宜结。愈结愈深。何时得了。”鬼思有顷曰。“你师是谁。”僧曰。“祝圣寺虚云和尚。”鬼曰。“我亦闻名。但未见过他。肯与我受戒吗。”僧曰。“大慈大悲。渡一切苦。如何不肯。”僧又劝他令丁姓出钱超度。鬼曰。“他伤天害命。我不要他钱。”僧曰。“令地方送你些钱。地方亦安。”鬼又作恨声曰。“此仇不报。我恨难平。怨怨相报。又何了止。待我去问过大王。你明日在此等我。”鬼去。女子起立。含羞而入。次早鬼先来。僧后至。责僧失信。告以因公。鬼曰。“我问过大王。说祝圣寺好个道场准我去。但要你亲自送去。于是地方绅士十余人。偕二僧至寺。晚上谈说是事。次日设坛为之念经说戒。从此安静。邓川人士结会时到寺礼忏。”



X_H@_H`5FKS2HH2_NR1ZD{M.png


`A@P)A185${N@0AO$6L(PUQ.png


    

    【是年大事】 一月日本提出二十一条件。逼我国承认。十二月袁世凯备行帝制。令改明年为洪宪元年。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