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三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三五)



虚云和尚(一三五)

作者:冯冯



一九一五年十一月,日本明治天皇逝世,大正天皇继位。


一九一六年(民国五年)一月一日,袁世凯在北京紫禁城太和殿正式登极,改号为中华帝国,改元为洪宪元年,改太和殿为「承运殿」,启用「中华帝国之玺」,又将中华民国国旗五色旗上加一红日,表示是「五族共戴一君」。


袁世凯身穿由北京著名服装师所特制的龙袍,全部用赤金线盘织龙衮,通体缀以明珠,嵌以宝石。头戴皇冠,全用黄金与白金做成,缀满巨大钻石明珠。


他坐在雕龙绣龙的黄金白玉宝座上面,接受群臣及各国使节致贺。


timg (8).jpg

袁世凯登基照


袁世凯踌躇满志,宣誓之后,对群臣说:「中国恢复帝制之主张,历时已久,民间屡有请愿要求恢复帝制,政府均曾多次拒驳。但近来全国人民及各省代表联名向立法院又再请愿。国体事大,政府不得不顺从国民之公决,各省亦谓政府务须顺从民意,始可负治安之责,政府之美国顾问古德诺先生亦多次在亚细亚日报发表,指出共和政体之实现需要经过百年始可成就,以中国现况而论,教育既欠普及,更且在列强外侮之下,内部四分五裂,共和政体无法巩固统一安定,经已有四五年之事实,有目共睹!中国共和政体既已行之失败,即应实行君主立宪政体为宜。中国著名学者杨度先生等多人,亦力主恢复帝制之利。英美日本各友好国家,对于中国之复兴,亦无不对帝制寄予重大期望。世凯为顺从民意与中外舆论,故此不得已,接受帝制。」


群臣鼓掌欢呼万岁,袁世凯又说:「其实,大位在身,永无息肩之日!皇帝之位,实为爱勤惕厉之苦差,决不可以安闲富贵荣华视之。世凯为救国救民计,即使牺牲个人及子孙亦不敢回避责任也!」


群臣再鼓掌欢呼,袁世凯又再说:「这顶沉重之皇冠,此袭沉重之龙袍,岂是世凯所甘愿之舒适衣锦?此亦不过是为了国家体面尊严而接受此种象征国家体面之装束而已。一切礼仪,亦都是为国家体面而定,并非世凯特别有爱于繁文缛礼也!记得世凯曾与冯国璋将军讲过,世凯早已看淡了世事名利,已在英国乡村购置了小小农庄,打算退隐异邦乡间,唯以耕读为务终老,此志正不知何日始可得偿呢!」


袁世凯装模作样,做出十分谦礼样子,从皇座上走下来,一一与各国使节握手,然后又与群臣握手。


被袁世凯封为公侯伯子男爵的两三百大臣,纷纷躬身行礼,有些竟跪下来叩头。


袁世凯装出十分惶恐的样子,亲自扶起,说道:「前朝礼仪,早已废除。帝国如今是立宪政体,列位不可再行跪叩之礼了!」


袁世凯为求日本支持他做皇帝,竟先签了二十一条件,丧权辱国,全国早已悲愤已极,他如今又登极称帝,全国人民更加愤恨了!


先是,在一个月之前,袁世凯曾派人送了一张十万元支票给教育部长梁启超,请梁支持帝制,梁启超笑道:「袁世凯以为我是可以收买的吗?」


他退还了支票给袁世凯,并且连夜逃往天津搭船亡命到日本去了。


蔡锷在北京本来图谋联络各方面反对帝制,但是他日夜受到袁世凯的爪牙密探监视,无法施展,蔡锷曾经去见过梁启超。


「夫子!」蔡锷当时问:「袁世凯称帝在即,夫子如何行止?」


梁启超说:「唯有反对帝制,松坡贤弟,你呢?」


蔡松坡说:「我决意阳为附从,暗中发动反对。」


梁启超说:「你须小心啊!他爪牙很多!」


蔡锷笑道:「夫子尽管放心出国暂避,我自有脱身之计!夫子,我们在昆明会面吧!」


梁启超逃往日本之后,发表言论反对帝制,袁世凯得到密报说梁蔡宵夜谈,就知蔡锷不稳了。对于蔡锷的监视,更加严密了,并且打算予以拘捕蔡氏夫妇。


蔡锷与夫人商议妥当之后,就开始天天殴打太太,又去亲狎名妓小凤仙,日夜不归。蔡夫人哭哭啼啼,上法院控告丈夫,要求离婚,蔡锷索性把太太殴打得青肿,驱逐她回乡。法院准予分居,蔡太太于是哭着带了家小离开北京,回南方去了,蔡锷日夜沉溺于酒色,天天大闹花酒,十分颓废,而且不时主张拥护袁世凯做皇帝。实际上,他早已密电拍回昆明,请唐继尧准备发动反袁了。


GMD革命家陈其美与JJS此时在上海发动反袁,企图夺取肇和舰,不幸失败。袁世凯就更加惮忌GMD人,下令大捕GMD,此时也疑及蔡锷,即将逮捕他了。


蔡锷假借沉迷于酒色,侠妓小凤仙帮助他隐藏于香闺中日夜不出,蔡锷却化装逃过密探耳目,逃到天津,登上日本轮船,到日本去了,他走了几天,袁世凯手下才知道。


蔡锷从日本经香港越南返回昆明,孙中山先生也派李烈钧从星加坡侨居地到了云南,逊清的总督岑春煊也来了。


蔡锷、李烈钧、唐继尧、岑春煊、任可澄……等与云南军政要员,大家在昆明的护国寺举行秘密会议。


蔡锷说:「袁世凯卖国求登帝位,兆民共愤!我们以一隅抗他全局,明知未必能取胜,但是我们所争者乃是四百兆同胞的自由和民族的自由,我们与其屈膝于袁世凯与北洋军阀日本军阀等等而生,则我们毋宁为自由民主独立革命而死!」


座中各人均一致鼓掌赞成,唐继尧说:「我们云南虽然只有一省之力,军力不过万余人,但是一旦义旗高举,呼吁全国奋起反袁,各省必然风起云涌响应,而反对暴政帝制,我们何愁势孤?」


李烈钧说:「海外有孙中山先生号召革命同志响应,江浙有JJS先生等实力支持。我们事实上并未势孤!」


任可澄说:「现在又有岑春煊总督来参加我们的革命阵容,云贵两广的部队,多有岑先生的旧部,岑先生一声号召,就都会起义来归的了。」


岑春煊谦辞道:「春煊不敢当,但是一定尽力追随各位革命和讨袁!」


蔡锷说:「梁任公先生在几天之内也就到云南来了,有梁任公号召全国智识分子,声势就不同。」


唐继尧说:「现在讨袁势在必行,我们都义无反顾,誓死推翻袁世凯帝制,我们还须确定一下出兵的名称才好!」


任可澄说:「我们反对帝制,何不称为共和军以示支持共和?」


李烈钧说:「我们今天在护国寺开会决定讨贼而护国,我觉得称为护国军更为贴切适合。」


大家都鼓掌赞成:「护国军,这是名正言顺,太好了!」


蔡锷说:「我们应该起草讨袁檄文,通告全国,擢数袁世凯罪状,我们誓词以告天下,誓除国贼,保护中华民国民主共和!我们预定在明年元旦袁世凯登基之日,义举出兵!」


会议中又决定了:唐继尧仍任都督,蔡锷任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李烈钧任第二军总司令,唐继尧自率第三军,岑春煊任顾问。


梁启超从上海拍出急电:「日本决定支持袁世凯,宜急发动,超即来滇。」


护国军于十二月二十三日通电全国,要求袁世凯取消帝制,严惩帝制祸首杨度等人。十二月二十五日,唐、任、蔡、李等,通电全国,宣布云南独立。


民国五年元月一日,正当袁世凯不顾全国反对而在北京登极之时,蔡锷与唐继尧任可澄李烈钧等在昆明护国寺前誓师北伐!岑春煊先是建议:「护国军出师伐袁,旨在护国救民,我们在护国寺会议五次,定名护国,无不与护国之佛法有缘,亦符合佛教慈悲精神,春煊向来笃信佛教,觉得此次护国军出师,最好请到虚云老和尚来为我们祝福出师顺利,不知各位意见如何?」又说:「虚云当年在西京,春煊亲见他祈雪消灾的奇迹,他的佛法高深,道德崇高……」


蔡锷说:「虚老是我们云南人人敬仰的有道高僧,我也熟识他的,相信他也会肯来祝福。」


众人都说:「若得虚老来祝福三军,士卒都会更加胆壮,有助士气!」


誓师典礼这天,蔡锷与唐继尧、岑春煊、任可澄、梁启超等名人,致词及宣读讨袁檄文,其略称:


「袁世凯谋逆,拂逆舆情,自为帝制,卒召外侮,……既已为背叛民国之罪人,当然已失元首之资格!继尧等夙爱和平,为永除帝制,确保共和,而兴护国之师……」


三军激动欢呼:「民国万岁!」


然后,唐继尧宣布:「护国军出师北伐在即,特请到虚云老和尚来为我们护国军祝福出师顺利马到成功,全国响应,推翻袁世凯帝制!」


三军闻言,无不兴奋!这些云南子弟兵,哪一个不知有国师圣僧虚云老和尚?多少人曾经渴求一见虚老,又有许多人是拜过他的。众官兵一见白发白须的虚云和尚出现在临时搭就的司令台上,互相传语:「虚云来了!虚云来了!」就纷纷自动跪了下来。


虚云胸挂念珠,两手合十,慈和微笑说:「佛教慈悲戒杀生,今天各位官兵为推翻暴政拯救兆民重建民主共和,誓兴护国救民之义师,正大光明,此乃降魔护民仁慈之师也,并非以屠杀为务之兵也。诸位此去征伐,虚云必为诸位深深祷求,诸位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兵不血刃,降服无道之顽敌。虚云恳请诸位务以时存佛家弟子慈悲之心,虽云降魔,若非不得已,断不杀生,绝不妄伤人命,更须保护庶黎,助老扶幼,拯护妇孺,仁义大军所至,则强敌靡不闻风而溃矣!战场枪炮刀剑虽凶险,诸君心存慈悲仁义,心持观音菩萨圣号,必可逢凶化吉,平安得胜而安全凯旋矣!」


虚云致词之后,高举佛像金牌,指向三军头上空中。说道:「护国军将士,我今拜求佛力加被各位平安得胜,各位请心中随我三称阿弥陀佛与观世音菩萨圣号!」


三军随着虚云三称佛菩萨圣号,虚云手上的金佛像在冬日的稀有阳光中闪耀生辉,照拂着众军官兵,使人人心中都充满了平安信心。


虚云又说:「虚云在此拜谢各位将士护国救民,回山后还要再为各位拜佛祷求平安!」


虚云可从未做过为军队誓师祝福,此次受了岑春煊蔡锷等多人的邀请,他临时这样简单地祝福,仪式是不足的,也可说是毫无前例可援。但是,他的诚恳祝福,深深地感动了三军将士,人人满衷恭敬地望着他踏下司令台离去。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