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供护法方面的告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修供护法方面的告诫 



修供护法方面的告诫 

 

 

仙潘仁波切(怙主敦珠仁波切的儿子)开示

 

关于护法,他们是严守纪律、有智慧的佛。他们完全不能接受你的任何错误。他们会对你施以纪律。例如,如果你把口气吹入你所倒的液体内,他们会还击;同样的,如果你的修持做得正确又好,他们会直接作出正面的反应。

 

对护法供奉红葡萄酒很好,但最好是供奉威士忌酒。威士忌酒昂贵,但你是供奉护法,供奉智慧佛,你不想用便宜的东西,你是想供奉好的东西。如果你没有能力供奉威士忌酒,就降为葡萄酒,如果连葡萄酒也供奉不起,就供奉茶。如果你连茶也供奉不起,我还有甚么话好说?

 

除了用你倒入杯中的液体供奉护法之外,你也必须供奉牛心。对护法的供奉,象征启动核心。我们在修持护法时,念经和击鼓的声音触动佛的心。

 

从佛心的振动,到我们的心的振动。因此,他们一起振动,产生了能量,而能量产生不同的现象。在牛心内部,各种组织在一起。如果你供奉不起牛心,供奉一小片肉,如果你供奉不起心或肉,就供奉一块饼干,或一些基本上,供奉必须是威士忌酒、心、五种肉和至少一些米。

 

如果你进行的是长时间的修持,就切许多片肉,然后不断加肉,你似乎在口中说:“请用,请用。”现在,我们供奉的不只是威士忌和肉,我们供奉的是甘露。这种供奉象征我们的心为佛敞开,口中说:“享用这个”。

 

如果你有敌人,供品象征他们的心,如果你在说:“请降伏我的敌人。”当你用“降伏”这个词,你不是意味着要杀害。降伏意味着你要他们看到不伤害你的智慧。它意味着把智慧带给那个人。

 

有很多次,如果某个人试图害你,而你正在做护法修持,那个人会突然改变了他们的想法,使他们了解不伤害你的好处。

 

通常当我们作供奉时,五肉和五饮料的威力会使供品的力量增加到无限如空间,然而,由于我们未具有使它以它应有的方式增加的观想力量,如果我们在威士忌酒酒瓶内增加一些甘露或仙露,由于甘露已经加持了观想的力量,威士忌酒就会具有观想的力量。

 

仙液具有使你的护法修持成功的力量。你的修持力量可以依赖你的本尊,或是依赖你的观想,或是依赖物质。甘露包括所有三种力量,单是它就能满足所有三种要求。它是真正法力强大。当你把甘露加入威士忌酒时,就会感觉到不同。房间内的振动立刻改变。护法们来了。

 

在宁玛派传承,制造甘露的关键是了解如何准备甘露。甘露包含5种金石、5种肉、5种甘露,以及所有佛和伏藏师的遗物。它也包括仁波切从不同地区收集到的各种泥土。当我们制造甘露时,我们结合各种遗物,而且集中精神,连续21天日夜修持。

 

修持持续21个日夜,中间没有中断。它是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过程。真言必须一天24小时不停的念。草药和甘露混在一起,所有这一切成份,这些皇帝药混在一起。然后这些混合物全面封起来。铃和多杰放置在各个角落,标志着赐福。

 

制成的药必须放置在曼荼罗内,因此必须建整座曼荼罗。必须一直有人照顾,点着供灯。喇嘛修持金刚萨垛(藏文Dorjesempa)、观世音菩萨(藏文Dhurba),一次又一次用意识为药加持。

 

配制甘露是非常复杂的过程。在整个修持过程中供奉荟供。最终当敦珠仁波切准备配制它时,人们会看到甘露出现彩虹。在他工作的房间内,各道彩虹会互相交叉,还有其他类似的事。即使是一名普通的僧人,由于加持的力量,颅骨杯也会迸发出光,射到天花板。

 

在配制甘露时,通常会有奇迹发生。如果你生病,或是密集之戒律受到玷污,或是类似的事情,如果你吃一点甘露,它将会净化你的系统。如果你加一些在威士忌酒内,它会弥补你在依赖本尊、观想或是物质力量时的不足。当你单独修持时,把供奉给护法的供品放在你的桌上,不要放在祭坛上,以便可以不断添加。

 

在摆放供品时要非常小心,在那儿摆一个水碗,在上面放一些藏红花,不时用水使献给护法的供品保持清洁。你对你所做的事必须非常勤奋,意识清楚。如果供品有任何骯脏,那就很糟。

 

装供品的容器必须洗干净,并确保你的双手也洗干净。如果在洗手之后,你坐下来,手摸到地板,你可能觉得你的手已经洗过了,其实不然。处置供品的最好方法,是抛入河中或海中。

 

其他好方法是放在高处,诸如挂在扞顶或挂在树上,让鸟类可以啄食,或是放置在干净的地面,有篱笆或石头遮住,离开人们行走的地方。如果你是在闭关修持,你可以将供品收集在塑胶袋内。不要把供品给你家驯养的猫、狗或其他动物吃。如果是让其他人养的或走失的动物吃,不是很好,但还可以。

 

让野生动物吃供品是可以的。最好是每天换供品,尤其是在傍晚。

 

:我不相信护法。关于佛法的其他一切都能理解,但对于护法,我无法理解。

 

:每个人对于护法都有疑问。他们问,“他们是谁?我不相信他们。”噢,亲爱的,我必须告诉你两件事:首先,你没有亲眼看到或不了解某样东西,不意味着它不存在。记得这一点。

 

第二,你看不到的东西是你的局限,不是你的觉悟的提高。与护法有关的教导很难的原因,是这种教导非常、非常复杂。当你检查这项修持的所有详情时,通过血液、消化道、脓以及所有溢出的东西,以及你看着冒起的各种蒸气,你就会开始了解。

 

了解护法,是了解你的血液流通和你的心跳如何与修持有关。我们说,你的心是护法的鼓。血液的输送是献给护法的供品,心跳是他们的鼓。你在成长的过程中,应该是与他们同在,或是有见过他们,或见过地方上的保护神。

 

如果你连当地的保护神也看不到,你怎么能希望看到护法们?如果你看不到在这片土地上去世的祖先,你怎么能希望看到本地的保护神以及护法们?

 

精力的水平非常高,非常细致。一旦你的精力非常细致,你要指出护法们的细致性。这是你想要达到的。例如,有一次,在护法的庙,一位名叫Pedma Longdu的人每天傍晚都击护法鼓,以及摆放供品。

 

他已经向护法许诺,他要履行这项供奉仪式,这是他的例行公事。有一天晚上他喝醉了,没有摆放供品。到了半夜凌晨2时左右,护法鼓开始自行击打,吵醒了我母亲。

 

她唤醒我父亲,问他,“你是不是要求特别延长这种修持?这是怎么一回事?”父亲醒了,他微笑说,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鼓打了一整夜,庙周边的人都不能睡。护法变得非常暴力,不断击鼓,因为供品没有摆在那儿。

 

第二天早上,我父亲把巴马龙杜(译音)(Pema Longdu),他现在是卡勒哥寺(译音)(Kaleekoh)的住持叫来,问他,“为甚么你昨天没有履行护法修持。” 巴马龙杜变得非常傲慢。他说,“我只是遗漏了一天的修持,他们真的那么饿吗?”再过一天,巴马龙杜发烧,病得很重,几乎丧命。

 

这是因为他谈到护法,似乎他们非常饿,甚至连一天没有那些供品也不行,他讲了那句话之后,他的血开始热起来。他不能入睡,心不断在狂跳、在狂跳、在狂跳。

 

第二天,他开始吐血。因此,我父亲吩咐他直接去到庙里,向护法们进行大礼拜,否则他们会取他的性命。护法们能够以暴力夺走你的命。这件事真的是操在他们手中。为甚么?我们在Chi Med Tsog Thiga中所谈到的生命力量就是护法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这不是护法们想要获得供品的问题。他们只是向他显示,在训练他的思想时,他丧失了纪律。那就是为甚么护法向他摊牌。这可能是代价非常高的事。

 

 

让我告诉你另外一个和护法有关的故事。我的父亲怙主敦珠仁波切(Dudjom Rinpoche) 从来不对某个人发脾气的原因,是因为他有过一次很糟的经验,他发誓绝不再生气。我将解释所发生的事,但我们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我父亲年轻时有一些财务困难,就像我们偶而都会有那样。他赞助很多事情,因此他的财务欠佳。因此他向那三兄弟借了相当大笔的钱,因为他经常向人借钱。他必须还钱,但在西藏,借钱是很可怕的事,因为利率很高。你简直不能相信。

 

经过一、两年之后,如果你没有能力还钱,你的利息将等于你借的数目的四、五倍。我的父亲第一年就没有能力还钱。他开始建一间寺院,因此没有能力还钱。因此在第二年或第三年,其中一位兄弟非常生气。

 

我父亲说, “请等待。我想我的情况很快就好转。”他已经开始还钱,但他借的钱数额相当大。

 

有一天,我的父亲正在教书,在那个时候,喇嘛们教书谨慎从事,坐在花园的屋子前面,让人随意往来。其中一名兄弟突然出现,说,现在就还钱给我。”

 

我父亲说,“我没有钱。”那名兄弟说,“那么你所需要的是重击”。他勒住我父亲的喉咙,把他拖出去。

 

现在,他的所有弟子都变成战士,因为你知道,藏族人都是斗士,因此,弟子们都抽出剑,我的父亲高喊,“别碰他,别碰他。”

 

每个人都有刀有剑,准备直接杀掉这名兄弟,但我父亲制止他们。因此,那名愤怒的兄弟踢了他两三次,他感觉真的糟糕,但他说,“他是对的。是我没有能力还钱给他。那是真的。”

 

有一天凌晨大约三、四点,我的父亲正在修持。在他修持中间,有人进来,把一件东西放在他面前的桌上,并在黑暗中发出巨响。因此我的父亲要找一支手电筒──干电池来自拉萨,而且是从中国输入的,因此谁有能力买?──他找到手电筒,按亮它,他看见一个刚被砍下的人头,脑部完好无损。

 

他立刻了解到,是那个勒住他的喉咙把他拖出去的兄弟的头颅。护法无法忍受侮辱,因此他砍下那个人的头,把它带给我父亲。

 

从那时起,我的父亲发誓不要有任何情绪,或是表现出情绪。他在想,“为甚么那个人对我这么坏?那个人理应受到惩罚,但不是这种方式的惩罚。”

 

两天后,另外一个兄弟发狂,用刀刺自己。不久之后,第三位兄弟骑马跌伤。一旦护法发怒,在有关者整个家庭的成员都受到惩罚之前,他不会罢休。

 

你可能会问,“伤害家庭成员是甚么逻辑?”但我要告诉你,这超越逻辑。因此,我的父亲必须立刻加以制止,因为它波及其他家庭成员。因此,他叫那三兄弟的父母和亲戚来到寺庙,磕长头和祈求原谅。

 

我的父亲接受他们之请求原谅,事情到此为止。它没有涉及他们的父母,但接下来会影响到其叔叔。护法的智慧是,当一个人的关系被切断,也获得了解脱。不要忘记这一点。他们并没有受苦。

 

护法有权夺走生命的力量。我们所说的生命力量,是指由护法掌控的生命力。真相被包含在这种觉悟中。这个时刻非常难以理解,但如果你进行更多的护法修持,你就能够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我父亲觉得很糟的是,他显露出一些情绪,而正是这种情绪转变成护法的活动。说护法感到愤怒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们是智慧的神祗,已经超越了愤怒。但如果你触犯了护法誓言要保护的圣体,护法们就会采取行动。

 

关于在西藏被杀的喇嘛,我说过,护法要保护神圣真理的身体──不是从外部,而是从内部。实际上,这些喇嘛和任何其他人一样,仍然必须经历生、老、病、死。

 

他们选择经历这些挑战,那就是为甚么他们被称为菩萨。菩萨是指接受挑战,回到轮回,一次又一次的经历相同的毒害和训练。但在内部,他们对病痛有不同的看法。他们会处在法身的感觉,死后化成光。

 

只是由于我们的观念不纯,我们从外部看到他们正在受苦。这就是差别。现在,你已经获得关于护法的解释,如果你不尊重那种解释,则你有很大的麻烦。那等于你没有做你应有的修持。

 

如果你获得足够的解释,而你的修持有一点错误,那是可以的,但一旦你获得了解释,而你以任何其他方式去做,那你是违反了诺言。尤有进者,对各级护法会有困难,那是无形的,是看不见的。这非常复杂。我看过数以千计的护法能够做甚么的例子。

 

当你进行他们的修持时,你将会找到你的信心。当你即将实现证悟时,你所缺乏的是护法。护法因而出现。迄今我们还不了解的是血的力量、心的力量、肉的力量。这意味着我们尚未完全了解护法。

 

如果我们继续不断的修持,则护法们必须在你面前现身。他们的素质将在你的深度显示出来──在呼吸、在血气、在神经气──而你将第一次见到他们。到时你将开始了解甚么是“佛的不受妨碍的行动。”

 

现在,你是接近看到佛的完全证悟的思想,是从护法的观点看问题。这非常复杂。你必须针对护法进行历时一个月的闭关静修,然后你才能通过击鼓,那是护法的心在跳动取得成果。击鼓不是你的心跳,是护法的心跳。

 

当你了解时,你开始害怕,因为并没有擂鼓,而鼓仍然在打。然后会更加害怕。那是你即将寻找护法的时候。如果你看到护法,你可能会昏倒。有时候,生命力量可能走掉。当你祈祷祈求庇护时,你很可能在想,你是在祈祷得到某种东西保护,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你祈祷的真正目的是寻求护法保护。

 

护法是佛的智慧活动的显现。假设你正在进行修持,某个人要杀你,但你得救。是谁救了你?是护法。

 

智识思想与智慧思想之间的桥梁是护法。护法们秘密的进行所有佛法的修持。只有通过佛法,你才能公开的全面带动佛的深广活动。你以渴望的思想进行修持,但当你进行护法修持时,渴望的思想化为行动。

 

“每一次,当某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时,会使你的生命发生改变或是取得成就,或是让你有再活多一次,那是护法的活动。这不是偶然发生的;是护法的动向。”~~伸巴达哇仁波切。

 

心跳是护法的心跳。例如,有时他们化身为人,阻止你走某一条路;较后你看到朝那条路走的某个人被车撞到;或是他们进入另外一个人的思想中,阻止你,因此你得救,或是他们现身,使你得救。这是护法的共同活动。他们把你从这儿推到那儿,直到你取得吉祥的联系。

 

无形的东西发生在你身上,对你有好处;这些无形的东西也是护法。如果你认为那个人或那种局势对你有好处,你继续修持,到了某一天,护法会出现,说,“是的,我为你那样做。我在很久以前给你那种情况。”事情就是这样。

 

护法可能狂暴,但他们也可能平和,他们可能轻浮、可能热情,他们可以是任何东西。他们不必只以某种特定形相出现。活动方面是护法。说真的,即使是我本人,护法是那么复杂,有时我会问我自己,“我在干甚么?”

 

如果你修持,你将会了解;但当你没有修持,那就困难。你有没有看到他们不重要,如果你继续针对护法进行修持,不同局势会因而出现。无论如何,我经常看到的是愤怒的。

 

我小时候不能入睡。当我长大时,我经常看到护法在移动。我记得父亲对我说,“噢,这些是修持者希望看到但看不到的。这些是你的护法。”在那个时候,我无法了解这些护法是甚么,虽则在我思想深处我可能理解。

 

他们有三个眼睛的、有六眼的,我无法和他们联系起来。他们讲的话不是一个小童所能了解的话(诸如“我爱你”。) 相反的,他们会说,“把你的心给我,我要把你吃掉”,或诸如此类的话。那些是他们所讲的原话,而那时我才五、六岁。

 

我无法入睡。我能够看到他们透明的身体,他们将会来抓我。白天我也不能够玩。我的大姐从来不跟我玩,因为我能够看到那些东西,当我向她指出那些东西时,她也会看到同样的东西。我的所有男仆人,也就是照顾我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在晚上照顾我。情况多么糟。

 

白天我会玩一种像捉迷藏那样的游戏,有时候我会在跑着,突然间我会跌入巨大的腿部。当我仰望看到那个可怕的大脸,我晕倒。

 

我的童年大部份是在晕倒或是失去知觉的情况下度过。我一向是如此。我童年时是过着困难的生活。我的父母和我一起睡,把我放在两人中间。一旦他们睡了,有人会摇我,我不是开玩笑。

 

护法摇醒我,我会看着天花板看着这个神只,有3个头,舌头吐出、肠溢出来,一只手持一把匕首,口中说,“来,来,我要割断你的颈项。”

 

我的父亲的话对我有帮助。他告诉我,我有这些护法是好的,他们是有智慧的神只。作为孩子,我会提到一好玩的东西,但看到那样的东西真的是把我给吓坏了。

 

我不能理解他们为何要那样做,为甚么他们要吓我。较后在我的生活中,我不明白为甚么他们未具有我只是小孩子的智慧。父亲做一场荟供,我看着荟供供品的内部,看到一大批已不存在的人,有时候,他们会把已故的人带到我父亲面前,让他向他们祝福。我看到那个人走进来,坐下和观看四周。我看到很多令我害怕的东西。

 

我母亲和我父亲斗争。她说,“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很久,你将会失去儿子。”那是真的。任何东西移动,我都会害怕。她要他封住我的脑筋,以使我看不到这些幻象。父亲有办法完全封锁这种幻象。

 

父亲说不,我们必须让它像目前那样,因为那真的对我有益。但后来,在和母斗争之后,他将它封锁。父亲把我叫到他面前说,“很不幸我必须这样做,但我将完全封锁你的幻象。”当时我大概七、八岁。有一个佛坛,上面供奉了一些甘露。他吩咐我把甘露点在双眼。因此我用它来点双眼和额头。父亲说,“从今天起,我已经封锁了这个。”

 

说真的,从那时起我没有再看到他们。接下来的一年,我能够感觉他们在移动,但幻象方面不再有。现在我觉得那是一大错误。母亲应该听父亲的话,因为他是用他的智慧头脑说话。我很肯定我不会死,但在母亲要父亲那样做时,我非常高兴。相信我,我的仆人们无法忍受和我在一起。

 

晚上他们不肯和我一起出去,因为正如我和姐姐在一起时一样,如果我指出护法,他们也会看到。我坐在一间房间里,门帘会开始动,某种东西吸引了我的眼光,我看到这个巨型手指,说,“来,来。”

 

我不要看它,因此我告诉姐姐,“在那儿,在那儿。”她会看到同样的巨型手指在说,“来,来。”她会开始惊呼。因此,没有人要和我一起玩是不奇怪的。如果是做梦,我会知道是一场梦,但那不是梦。我真的看到它。我不能躲在任何角落。

 

我唯一感到安全的时候是,当父母亲正在做事,我坐在他们身旁时,没有事情发生。即使在那个时候,当我环顾四周,也会看到东西,但由于我的父母在,他们不会吓我。

 

父亲后来告诉我,我的幻象会自行重开,但我认为,他将之封锁对我的健康是好的;否则的话,我不知道对我会发生甚么事。那是我生命中一个可怕的部份。

 

因此,你问起护法,我有同类的问题,诸如为甚么他们要那样吓我?如果他们只是在我面前亮相一次,我会说,“我有经验了。然而,他们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出现,白天、傍晚、晚上,当我在玩时,他们在后面追我、攻击我。而且他们的话并不温和,他们常说,“我要砍你”或“我要吃你的心。”

 

我所看到唯一温和的护法是Kongsen Denma女神,她对我非常重要。她经常以最漂亮的面貌出现。有一天,我在户外玩耍,突然这位美丽女神出现,她说,“我带你去拉萨的大门。”我说,“好,我要去。”因此,我抓住她的手一起去。我看到林卡(译音)(lingka)的一切。

 

我以前不曾去林卡。我失踪了7个小时。母亲非常担心,她去找我父亲,他说,“不,不,他没有问题。他会回家。看来一切都好。”

 

在我失踪那7个小时内,我的记忆是,我去这个林卡,有美好时光。我观看水中的各种鱼。接着,突然之间,我回到家门口的大门外,一名仆人抓住我,把我拖进去,因为全部仆人都出去找我。我不知道发生甚么事。我不知道我已离开了7个小时之久。对我来说,只是几分钟的时间。

 

那名漂亮女士说,“回去。我会再来看你。”母亲问我发生了甚么事,我去了那里,谁带我去,因此我告诉她。从我家去到林卡,需要半天的骑马时间。我的父亲知道没有问题,他可以看到,一切都没有变,我并不是被妖魔带走。

 

仁波切说,她很可能是他的其中一名护法。因此,她是唯一的高雅女士,穿戴各种饰物,她很温和的说,“来”。其他是我看到了的他扮了个鬼脸。当我说到护法,我是指这些。

 

——————————————————————

附:《多杰扎西活佛开示录》中的两个故事

 

在我们(德格)竹庆寺有个修行人,他在山洞里闭关时,曾经看到过一个当地很厉害、很有名的魔,这个魔的神通很大,可以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形态。有一天,这个魔本来想跑到竹庆寺佛学院去干坏事,结果被竹庆寺护法神六臂玛哈嘎拉挡住了,进不去,它就跑到山上来想害这个修行人。修行人当时一下子忘记了大悲心,马上观想自己是一尊最大、最吓人的本尊。谁知道那个魔根本不怕他观想出来的忿怒相,反而变化成阿弥陀佛的样子,坐在修行人的头顶上。这时,修行人想起了大悲心,觉得应该悲愍这个魔,虽然这个魔的神通很大,却没有用在正道上,反而利用自己的神通到处造恶业,将来命终之后,肯定要堕到地狱里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他觉得这个魔很可怜,这种悲心刚一生起,那个魔马上就变成一只小鸟掉到地上,然后慌慌张张地从洞口逃走了。

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魔啊,鬼啦之类的障碍,要想消除这些障碍,修行成就,就要靠悲心、菩提心。我也曾经有这样的体会,那是我22岁的时候,在四川省藏语佛学院讲经,有一次,佛学院要组织大家跳神,要求大家都要穿上最好的衣服,当时我没有参加跳神用的鞋子,佛学院有个学生,是个活佛,他知道这件事后,很热情地定要把他的鞋子借给我穿,并马上打电话回家叫人专门把鞋子送来了。我实在不好意思推掉,只好收下了他的鞋子。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觉得梦不对头,我知道,这个活佛的东西,哪怕是一根针,别人都是不能随便动的。因为这个活佛供了一个很厉害的护法神,这种护法神是还没有脱离六道轮回的鬼神,还有贪、瞋、痴,所以分别心很重,谁要是用了它主人的东西,它就会起瞋心。果然没过多久,我就开始生病了,吃不下饭,一直躺在床上。我干脆关起门来,天天念经,别人劝我吃药,我也没有吃。到第三天晚上,我发现戴的手表也莫明其妙的停了,当时我想,反正也没有什么牵挂了,如果要走的话,走就走吧。第四天晚上,我在似梦非梦中,看见那个鬼神来了,而且带了很多它的眷属,我住的那间很大的两层楼的房子,上上下下都被它们站满了,它们都凶狠地向我冲过来。这时,我很悲愍这些众生,想到它们因为有贪、瞋、痴而起分别心造业,这样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脱。我当时用手做了一个动作,对它们说:"把我的所有善根功德都回向给你们!把你们的所有罪业恶报都给我来承担吧!"这时,这些鬼神突然都嚎啕大哭起来,整个楼房都充满了它们的哭声。紧接着,它们哗地一下子全部退走,消失不见了。第二天,我的病就好了。

我自己的体会是,要消除修行道路上的障碍,比如碰到鬼啊、魔啦之类的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修自他交换。


—————————————————


古月禅堂群:

 

禅心
叫化子居士,也多次看到移动的护法,都是非常非常恐怖的、令人要昏厥过去吓死人的。她以前跟老上师喜绕俄热仁波切讲,不要看到这些,她很害怕!

 

比如她看到一发母,但她不认识她,她只知道这个”老太婆”很凶……一只眼睛、一只乳房、一个牙齿……(血肉淋漓地)很难看、发抖……她不止一次看到,非常的恐怖……一发母命令她念“麻麻郭林萨缅达”,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咒……后来所达多杰上师告诉她,那是一发母。

 

禅心
在我们(德格)竹庆寺有个修行人,他在山洞里闭关时,曾经看到过一个当地很厉害、很有名的魔,这个魔的神通很大,可以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形态。有一天,这个魔本来想跑到竹庆寺佛学院去干坏事,结果被竹庆寺护法神六臂玛哈嘎拉挡住了,进不去,它就跑到山上来想害这个修行人。修行人当时一下子忘记了大悲心,马上观想自己是一尊最大、最吓人的本尊。谁知道那个魔根本不怕他观想出来的忿怒相,反而变化成阿弥陀佛的样子,坐在修行人的头顶上。

 

======所达仁波切的哥哥,咯嘎上师见过这个魔,当时他变成一个人的样子前来,咯嘎上师尾随他到草原上,化作一阵风消失了

97年我在嘎绒寺,亲见山顶上的闪电劈死一人

 

被劈死的这个人,已经是第三代人被雷电劈死
是因为他们爷爷那辈,得罪了护法神

 

护法神不客气地劈了他家三代,还没完的样子

根本上师阿松堪布跟我讲过一个他们那里的真事,有个老喇嘛闭关了20年出关,出关后下山做法事,有个小偷进他关房把他一尊心爱的文殊像给偷了

 

老喇嘛回来不见了心爱的文殊像,发了脾气,结果小偷在家当场暴死了

 

今年5月份,所达上师在古月禅堂翻译法本到护法时,也讲到,修供护法的人,不要发脾气


否则,对方要倒霉的,自己也造孽

 

早几年,有名藏族老年人,到辽西去指责了辽西怙主,那个老头子一周内暴死掉了

 

这个老头是那个毁安章寺的弟子


指责辽西怙主不应该批评他的上师

 

妙宗居士

话说有一个关于护法的故事,去神山的路上美猴王跟我提过,我也突然想转发一下

 

有一个在山上修行的老喇嘛,半夜一个小偷来偷他的东西。当时他在打瞌睡,这时候护法现身问他:“我去收拾那个小偷,好不好?”老喇嘛其实没听到,但是因为打瞌睡的缘故,头点了一下。护法就朝着那个小偷的屁股上踢一脚,那个小偷滚到山坡下摔死了。

 


善慧 

我父亲以前很反对我学佛,有一次父亲到佛堂骂了,后来天天生病,我打电话给我上师,上师打卦后说:上我父亲到佛堂里护法像前忏悔供酒,父亲忏悔后,第二天父亲身体就好了
  


喵兄—妙通

护法还是很灵的,有一次我遇到别人来挑事打架前两天,梦到护法叫我提前防备 有人要来惹事大家 结果真的发生了。。。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