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金刚乘的解析之钥(一):密续的特色





金刚乘的解析之钥(一)


——密续的特色


作者:尊者智慧上师






现在我要谈一些有关密乘系统,亦即金刚乘的思想与修证。



从历史的观点看,密续有演化的过程,佛陀于某些时节因缘,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开示不同的密续,这些方面的确有些争论。不过,我想密法也有可能是后代大师们的心得,他们的悟境相当高,能够彻底通达体内的诸大和潜能,这时密续的教示自然出现,经由深彻的内观和完美的证悟,他们得以接受密法。因此,当我们在思考和谈及密乘教义的时候,千万不要拘泥于历史时间,而呆板地受制于时空的观点。



在《时轮本续》中,佛陀就说当他在灵鹫山二转法轮时,他也在哲蚌(意为彀堆)开示不同的密法。西藏学者对《时轮本续》等密法的演进看法各有不同。有一派主张佛在成道后一年的月圆日开示密法,另一派则认为他在涅槃前一个月开示密法。



第二个观点似乎比较合理,因为《时轮本续》说:当佛在灵鹫山二转法轮时,他也在哲蚌开示密法。在下部密续中,有很多都是佛现比丘身说的,但一般而言,在大部分密续中,佛陀显现各部密续的主尊身而说。



密乘的修行,必须对于前述显教系统有关成道的基本教义有了完整的基础以后才可以进行。这意味你必须有一个完全舍离苦因的出离心,对于二转法轮中所教示的空性有正确的了解,同时也发了以慈悲度众生的菩提心。有了这些体悟,再配合六度的修行,使你在显密圆融上奠定基础,只有这样修行密乘才可能有成。



密乘的奥义最完整地表达在无上瑜伽的教义及修行中。例如在三转法轮中有关“无漏智”、“佛性”等等的解释,只有在无上瑜伽才表达得最为圆满。不管我们是否了解《大乘最上要义论》所提到的根本净光,它就是所谓的佛性,即自性的最究竟义。所以,对于佛性的最终义,必须了解根本净光,它在无上瑜伽里都有明晰而深广的讲述。



无上瑜伽被认为是独一无二且最浓厚的修行,它不但解释并罗列了粗心层次的成道法要,同时也教导如何运用最细心——尤其是根本净光的技巧与方法转化为成道的本质。当你能转化根本净光成道的本质,你就具备了行证的最大力量。



通常我们在修习禅定时,是用我们的粗重心。结果,我们需要很强的正念和觉照力,使我们的心能专注于禅视对象不致散乱。因此,我们必须时时保持警醒和觉照。然而,如果我们能够去除粗重心——比如散乱的思绪——就不需要持续保持警醒和觉照。在无上瑜伽里有一个非常殊胜的禅修方法,解释如何去除我们的粗重心,把心带到最微细的层次;在那个状态下,粗重心是不可能生起来的。



从一般修行无上瑜伽的观点,转化净光根本心以入道的方法,就是去除粗重心和驱使粗重心的气。方式主要有三:



(1)透过修气瑜伽;


(2)透过四喜经验的运用;


(3)透过开展出无想(无念)状态。



不只是要知道这些方法,而且要知道它们之间是截然不同的,这点很重要。这三种方法都能帮助我们去除粗重心和其风习。然而我们必须在此说明,虽然上述三种方法都可以成就这种殊胜之道,但并不表示单独一种方法就足够了,修行其中的一个主要方法之外,还要和其他的方法配合补强。比如,假使今天生起善念,它可以使我们在未来成圣成贤,但这并不代表善念是成圣成贤的唯一因素。



在一部叙述金刚圆满次第的经典《文殊师利口诀》中,印度大师吉祥智指出,由于我们人的身体结构及所拥有的化学元素之故,即使在平常,我们也时而可以体验根本净光的微细和无想状态,那就是在睡觉时、打喷嚏时、昏厥时,以及性高潮时。



这显示我们身体内有一种特殊的潜力和种子可以更进一层地开发。在这四种自然发生的状态中,给我们体验根本净光最好的机会是性高潮。虽然我们是用普通的“性”这个字眼,但这个字眼在此却不能按一般方式理解。它是透过禅定的力量,让明点逆流至顶轮溶化而进行圆融的一个方法。



修行双运的前提是行者必须有能力不漏点。根据《时轮本续》的解释,性液的外漏对修行是有伤害的,本续中强调行者要能保持自己不外漏,即使是梦遗也不行。许多经续就是在解说行者应如何防止梦遗的技巧,这与佛陀在律戒中的规定有显著不同。律中虽有禁欲的戒条,但梦遗例外,在律中的内涵来看,梦遗被视为是超越了行者意识所能控制的范围,但在密续中特别强调行者必须在梦中也能保持不漏。



为了体验红白菩提的真正溶解,行者必须运用平常对性欲望对象经验的那种欲情,借这种欲望的力量,使明点在体内溶化,达到无想(无念)状态。就此点而言,你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心的证悟上。



菩提心在体内溶化的一个结果是大乐光明的经验会生起。如果你能把大乐导入空性的体验,你会达到一种成就,即是把妄见转化为空性的智慧,因为这智慧在过去是烦恼情绪,是欲望。当你能运用该无想状态——即上乐心——去证悟空性,即藉由融化体内的明点而经验到无念境界,将烦恼贪欲转化成证入空性的智慧。如此一来,所证入的智慧对于消解烦恼情绪和妄见,便变得异常有力起来。



因此就某种意义而言,我们可以说,是妄见本身转化成智慧摧毁了妄见,是由性欲望转化成的空性的喜乐消解了性冲动。这就好像蛀虫一样,它们吃掉了所赖以寄生的木头,这种运用妄见证悟的方式是密乘独有的特色。



为说明这点,佛陀在传授高层次的密乘时,化身为本尊身在坛城与明妃双运,因此行者也能藉着观想,看到自己化身本尊与明妃双运。



密乘的另一个特色是有关证悟双身的过程,亦即证悟的具象化,得到自利法身和利他色身。



根据显教体系,行者只要开展普度众生的菩萨心达到证悟后,也可以得到法身成就和化身成就。



然而,证得双身成就必须因缘具足,因地果还生,拥有这样的因才有这样的果。故而,显教谈到证悟化身成就的因,只有十地菩萨才能达到。小乘的经典也强调这点。虽然小乘教示对于证悟的因解释得并不完全,但小乘仍有一些成佛的法要。



密乘对于成就利他色身有一个殊胜的方法,而在无上瑜伽中不仅有介绍成就色身的原因和方法,而且也解释了成就自利法身的技巧。在修法身成就的前行时,密宗行者必须熟悉心理的机能,也就是说他必须先行“预演”以得到证悟的因,这就是“本尊相应法”,行者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化为本尊。



一些解释性的密续经典,像《金刚幕本续》和相关的印度论著指出,得到法身成就需要修行一个类似证悟佛果的方法,这方法就是以直接的现观证空性,让所有的二元外相和概念戏论都退却。同样的,为了得到色身成就,行者也必须开展出类似佛果的特质,证悟色身成就之道。



证得类似佛果(尤其是色身成就)之道,具有很大的意义和力量,而且是不可或缺的,在密乘中谈到此类似佛果之道的四个方法,即众所皆知的四清净:



(1)环境清净;


(2)身体清净


(3)根源清净;


(4)行为清净。



为了证果使双身合一,结合智慧与方便是基本的方法。这是大乘诸派的共法。但对于方便与智慧的结合,显教的解释并不完全。



根据显教的经典,智慧是指了悟空性的智慧,方便则是指修行六度。智慧与善巧的结合就被理解为把此两个不同的要素互补。也就是说,了悟空性必须要靠修行善巧为助缘,诸如发菩提心、慈悲心等等。同样的,菩萨道的六度万行也要靠了悟空性的智慧来互补。换言之,显教认为智慧与方便两个成道的因素是不可能离开对方单独存在的。



虽然显教的说法是事实,智慧不能离开方便而独立存在,善巧方便也不能没有智慧,但两者如何充分结合,显教教义中却没有提示。因此,显教教义对于证悟佛果——法身成就与色身成就的全然合一——无法提供究竟的因。



问题接着来了,什么样形式的修行才能把智慧与方便结合为一体呢?答案就是本尊相应法的修行。



在本尊相应法中,在出现本尊的那一刻,会很清楚地了悟空性。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观想本尊与证悟空性结成一体,这一刻的意识因此包含了智慧与方便,这就是所谓“结合智慧与方便的金刚萨埵瑜伽”。



修无上瑜伽的另一个特色就是开发出一种本尊的自我认同——佛慢,克服我们平常的感觉和观念。我想这有助于引发出成道的内在潜力,成功地开展这种自信必须靠亲见强而稳固的本尊身。通常,因为我们的自然倾向和自我感,我们对于“我”和“自我”的本能感觉是建基在我们平凡的身心架构上。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地将自我开展出一个明确而坚固的本尊身,我们就可以依照本尊的相开展出佛慢。



此外,为了在我们内里拓展出本尊的意识,我们也必须拥有坚定的因,最后让这些因慢慢发展成本尊的意识。这类坚固的因必须是意识的本体而不是一般的意识,亦即一个持久的意识。



在此让我再次要说明。为了证入佛性的本尊心,必须要了解心的本质。它必须是连续的、恒常的而且是非常特殊状态的心,而不是其他污染状态下的心,像是妄想、烦恼情绪和认知。后者是不定的、偶然的,它们在某一特定时刻生起旋即又消失,从这个观点来看,它们不是持久的。



当我们证入本性时,我们知道心的本质是恒常的而且连续的,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了解,一个纯净的心其本质是空的,心的本质是从来不曾被妄想所污染的。



从空性本身的观点来看,外在现象界(比如一株新芽)的空性和本尊(比如毗卢遮那)的空性并无不同。但是从空性对象的观点而言,却有很大的不同。是智慧了悟了“本尊空性”此特殊的空性形态,最后成为证悟佛心的坚固之因。简言之这就是本尊相应法。它包含了本尊的觉观与了悟空性的两相结合。



再者,根据显教,有关非大乘行者的证悟,佛陀对于妄念一视同仁并不视为他物,但有些经典中却将妄念视为他物。一个菩萨在某种特别的状况下可以利用妄念来利益众生。在大乘经典中,佛陀曾经说,就像粪便,粪便虽然肮脏,对于农作物却是有益的肥料,菩萨也能够利用妄念来利益群生。



即使如此,在显教教义中,他仍然没有允许一个菩萨运用嗔恨与忿怒。然而对像我们这样的凡夫,生气有时候对某些工作是强而有力的动因,因此我们可以了解何以佛陀在密乘中却允许运用忿怒,因为在密乘中有利用嗔恨与忿怒转化为正面能量的技巧和方法。



但我们应该觉知,为了运用嗔恨与忿怒达到正面功效,我们应不断保持最初的动机:即为了利益众生而成正觉的利他心和菩提心。藉由这动机的引发,我们的行为就可以在嗔恨与忿怒中找到动力。假使这个观点能够被认可,我们就可以了解密乘中忿怒尊的意义了。



有关密乘的修行方法以及与显教的不同处,已见于上述,这正是密乘独特的地方,也显示了密宗修法的殊胜。






接下篇:金刚乘的解析之钥(二):密续的区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