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赤手空拳面对自己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只许赤手空拳面对自己






只许赤手空拳面对自己

 

 

有一天守端禅师对五祖演说:有一群禅客从庐山东林来,东林寺当时有个背景:临济宗的高僧常总在那里主持,道场聚集了一群达官贵人、文人学士,都是社会名流,学者精英。虽说阵营整齐、声势浩大,但在守端禅师看来,不过只是有些才华的学者们聚集起来,一时的精神时尚(玩的都是心灵鸡汤吗?)而已。所以,守端禅师对五祖演说,我要当面考察他们一下。五祖演问:考察后怎么样?守端说:举一些公案吧,个个对答如流,都是专家。我又设一些机锋呢,人人转语没有半点迟疑,丝毫没得破绽,请他们谈体会,个个也都是悟人

 

但守端禅师最后却说:其实他们之中,没有一个真悟了的!

 

五祖演听完,全身出了一阵冷汗!这个正如古德云:设使言前荐得,犹为滞壳迷封;句下精通,未免触途狂见。至于其他拖泥带水,纷然失心者,处处落于蛊毒之乡。让你离开佛、离开法,离开经书上云云、古德口中云云、堪布活佛仁波切云云——离开脑筋思维里的一切活计,还认得自己吗?会得自己吗?

 

生生世世向书本、向高僧大德求佛求解脱的人,到现在依旧循着无始以来思维知见中的解路,这条路从来却未曾通过!为什么不值得反省一下呢?如果此路通过,你不早就悟了吗、彻了吗、成佛做祖去了吗?!

 

大家请看:当年禅心去藏地,依止上师们修大圆满的窍诀引导时,阿松大堪布、觉海师父硬是不准禅心摸任何一本书!又说要把他禅心所有的经书,什么中观、唯识的书,什么大手印、大圆满的书,一把火统统烧了,看看舍利子到底是经书里头烧出来的呢?还是他自己身上烧出来的?

 

从前名冠一时的周金刚,对自己的学问和修持都颇为自负,听到南方居然流传顿教法门,说什么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生气地说:


“出家人千劫之久,也不过只能学得些佛陀的威仪,万劫时间,才学得点佛的细行而已,尚且不能成就佛果!南方的那些魔子们竟敢狂言什么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看我怎么去扫除他们的老窝,消灭他们的孽种,以此报答我佛的大恩!

 

且看这么自负的周金刚,为何等他真的到了南方,却说出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怀疑老和尚的舌头的话来呢?他又一把大火,烧了自己一担子从四川挑来的《青龙疏钞》呢?还说什么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玄。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即使把世出世间的所有玄理都弄通了,也只不过像一根毫发置于太虚世界那般渺小;把所有的微妙都穷尽了,也只是像一滴水汇入浩瀚的海洋那般微不足道!

 

堪布师父门色仁波切那里修大圆满,根本上师不许他看一言半字的经书,只许他赤手空拳认识自己,请问这是禅宗呢?还是大圆满?门色仁波切在青海红科道场,见到那些修大圆满的喇嘛弟子们,还手持念珠念念有词,即挥拐杖,气势汹汹,棒下毫不留情!这又是禅宗呢?还是大圆满?

 

从前,辽西寺来了数位到辽西怙主仁波切求印证的喇嘛,人人口舌弹簧,汇报自己的修持和证相,唯有一位老喇嘛,一言不发,唯起身磕了三个头后归坐,怙主仁波切竖起大拇指赞曰:真正懂了大圆满的人,只有你!——请问这是禅宗呢?还是大圆满?!

 

天天研究经典、研究别人,压根就没想过回头质疑过一次那个能研究经典的是谁?研究别人的是谁?!

 

天天看书上的地图,研究去罗马的道路,自己向来未曾动身过,却依书本得出条条道路通罗马的结论,仿佛自己已置罗马中!

 

真做功夫参禅的人,乃至跟随口耳引导做修持的人,二六时中,条条道路上只教他随时赤手空拳面对着自己去。

 

问:请师父讲讲条条道路怎样的?

 

答:条条道路不问您,踏上道路的又是谁?踏上条条路的那个自己都不识,此去迢迢无了期!

 


以上古月禅堂2013年参禅录,具体日期已不明。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