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金刚乘的解析之钥(六):无上瑜伽的实修之道




金刚乘的解析之钥(六)

——无上瑜伽的实修之道


作者:尊者智慧上师

 


接上篇:金刚乘的解析之钥(五):密续法门的实修之道



 

 

对于我们西藏人而言,无上瑜伽就像是日常三餐一样,因此我们对这一部密是更熟悉的。金刚持和大日如来的修行在日本很兴盛,一般看来日本好像有很多外三密的行者,但似乎只有藏传系统才能发现真正无上瑜伽的修行,然而我不能完全肯定是不是这种情况。无上瑜伽的修行法则主要是针对欲界众生,尤其是这个星球的人类,他们的身体是由六种生命元素所组成,六种元素中,骨头、骨髓、体液三者来自父亲,肉体、皮肤和血液三者来自母亲。

 

 

无上瑜伽有一个殊胜之处,它不仅可以运用不同的禅修方法证得法报化三身的佛果,还可以在人的普通状态下证得清净的根,例如在死亡时,中阴身和转生时。

 

 

再者,如前所述,密续的意义在无上瑜伽中发挥得更精深,这可以从三个密层来了解:

 

 

1)根密续——这是基础;

 

2)道密续——方法;

 

3)果密续——成果。

 

 

这三层密最后都是从净光根本心生起。

 

 

不妨这样理解其意义:萨迦派传统所说的根密是指一切的根本,即住处坛城和住处本尊。所有一切法都是从这个根本生起。根据这项解释,根的所有现象都是它自身特性的显现;道的所有现象都是证悟的显现;果的所有现象都是潜在形式的显现。

 

 

同样地宁玛派的著作中也发现如“根与果不一不异”这样的陈述,因为所有果的现象都是根本因潜在形式的显现与完成,我们可以透过这样的叙述来理解:“清净身与清净智慧既不能合亦不能分”,一个觉者的身体与智慧代表着双身,即色身法身

 

 

当我们研读弥勒的《大乘最上要义论》时我们要谨记,心的染污是偶然的,心的正面品质是自然的呈现。但这并不意味所有正面的品质和心的证悟早已在心中呈现,而是它们都潜在净光根本心之中。因此,审慎而精确的了解这些表象和相关的概念是很重要的,否则就会像外道“数论派”一样执持谬见,主张芽是种子的化现。

 

 

从这个观点可以了解,假使你正确地认识自己,你就完全开悟了。在《喜金刚续》我们也发现类似的经文:“虽然有情众生都具有智慧德相,可是他们也因为偶尔的染污而迷糊。”在《时轮密续》中也强调净光根本心,但它不是用这个名词,而是称遍一切金刚界。

 

 

龙树在其针对《密集金刚本续》圆满次第的论述《大圆满第五支论》提到,行者在修幻观时,视一切法是同一个样子,这意指行者在圆满次第时能够生起微细的幻身,开展他的知觉直到包括一切相,视它们为净光根本心的化现与戏论。

 

 

视一切众生为净光根本心的化现或戏论是合理的,因为最终众生都是从这个根本心所生起,因此它是根源。然而我们会问,应如何了解整个宇宙包括自然环境它们也是由净光根本心的化现与戏论?当然我们不必用唯识学派的观点,认为万法都是唯识所变现。唯识学派视一切外相为自心的反映,而且他们也否定原子形构的外在世界。

 

 

龙树的《圆满次第五支论》所采的观点有点不同。外在现象应视为是根本心的化现,而不是在心的本质之中。当一个人明显的经验净光根本心,粗的心识和能量就会消灭退却,不再作用。微细心以净光的形式出现,它很类似直接证入空性的经验和状态。

 

 

无上瑜伽说明了运用净光根本心——它在死亡时会自然显现——的各种方法。我们可以运用根本心入道。显教视死亡时的最微细意识是中庸的,既非清净亦非不清净,但在无上瑜伽密中却是有运用这最后意识的方法,因此它不是中庸的,而是清净状态。

 

 

和心的染污状态相比,此一清净状态具有更大的力量,因为它有正当的基础支持,既合乎理性也不会错误。再者,心的清净状态在死亡时和净光自然发生时会产生而且延长;相对的,心的染污状态在死亡时和净光自然发生时并不会显现。

 

 

噶举派传统的大手印和大圆满派的立断的见解归于同一点:净光根本心的经验。宁玛九乘中,大圆满是无上乘,因为大圆满的修行是运用根本的清净见而不是前八乘所用的普通心意识。如果是这样,我们如何解释,为什么这些不同学派的修法包括大手印、大圆满、无上瑜伽会有共同的净光根本心?

 


多禄吉米登巴尼玛已经对这个问题解答了,他说:的确,无上瑜伽非常强调净光根本心的探究与开展,大圆满教法也一样,只是名称不同而已。而无上瑜伽开展根本心的方法是渐进的,从生起次第逐步修到圆满次第,最后证悟净光。



相对的,大圆满教法证悟净光不是渐进的,而是从一开始就运用本觉直接契入净光心。

 





接下篇:金刚乘的解析之钥(七):密续精义的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