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饭桌上的直指:万万千千都失觉、真真实实快承当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师父饭桌上的直指:万万千千都失觉、真真实实快承当





师父饭桌上的直指

——万万千千都失觉,真真实实快承当


2015.07.20  汀州金堂古寺

 

 

 

师问:土豆是什么味道?还知得土豆的味道吗?

妙定师:知道!

 

师言:我看你不知!

 

过了一会,师父又言:你们还知辣椒的辣吗?

 

大家回答:知道!

 

师言:你们不知!

 

师说:辣椒吃在口里,满口的辣味,那个能知辣的“知”,又是什么?这个“知”落在什么地方,还明白吗?

 

无论嘴巴里头吃着什么饭菜,总不出酸甜苦辣等味。你说形同嚼蜡、毫无味道,这个“无味”不也是被你自己“知”的吗?每一口饭、每一把菜,嚼到嘴里总有味道——若是粘在味道上,那就是凡夫了。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个知其为“酸甜苦辣”乃至“无味道”的,到底又是个什么?你以什么为“此一知”呢?此一知,起初有生起的地方吗?中间落在什么地方吗?末后去了什么地方吗?

 

内有六根,外有六尘。那么此一知,于外,在身外六尘上吗?于内,在眼、耳、鼻、舌、身五根中吗?

 

一切味道,总不出这一知之内,都依托于这一知,你才晓得刚才吃的辣是辣味、甜是甜味、苦是苦味、酸是酸味、无味是无味,都是此一“知”所变现的嘛!岂只有味是此一“知”变现出来的?乃至世间出世间的一切凡圣法,山河大地、有情无情,一网打尽,统统不出此一“知”游戏出来的名堂!

 

所以说:佛法用功时还有你造作的地方吗?只要你在“此一知”这里猛然会得,此后日用中便能立处皆真,随处做主。你还要问在什么地方用功?眼之所见、耳之所闻,总都是一切现成的,总不离平常一段脚跟下也!

 

你把“此一知”,换成“此一心”,山河大地、有情无情、凡圣等法,不就是“此一心”变现出来的吗?好好看、切实参哪!你总要在这里讨个下落——“此一知、此一心”,究竟落在何处?过去慧经禅师有首偈:

 

清清净净一灵光,刹刹尘尘不覆藏,

万万千千都失觉,多多少少弗思量,

明明白白无生死,去去来来不断常,

是是非非如昨梦,真真实实快承当!

 

此一灵光,不正就是此一知吗?然而此一知、此一灵光,究竟是一物呢?非一物呢?如果非一物,难道是断灭?如果是一物,身内恒常有个灵明觉照的知,岂不又成了外道梵我之见?

 

 

平时,老骗子禅心总指示你们从耳闻动、静之声,眼见明、暗之色上去体会,去悟入,动静、明暗往来时,先会得那个知动知静、知明知暗的,并不在动静、明暗之中。把这个能知动静、明暗的,和动静、明暗先区分开来,这个区分做到了后,再质疑“此一知”究竟是个什么?落处在什么地方?总要透彻了去。

 

才上了饭桌,你便可以从“味”上会得,多么便宜、多么简单、多么现成的事!你们看:佛法十三个宗派,除了禅宗,究竟还有哪家具足如此直截了当的?十方诸佛与尽虚空一切众生,总在这里行住坐卧,总在这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一口饭菜塞到嘴里,味道总是你自己亲知的哪!何尝一刹那离开过自己!

 

这一“知”究竟是什么?还有形象可见吗?还有位置可寻吗?还有颜色能觅吗?还有大小能得吗?还有来去可获吗?

 

此一“知”,孤明历历,不可以形见,不可以相求,觅其相貌乃至生死毕竟了不可得,说似一物即不中也!哎呀!“百年三万六千日,反复元来是这汉!”

 

临济禅师直指给大家——赤肉团上的“无位真人”,此“无位真人”随时流通,日用所至,遍及一切明暗之色、有无之声,香味触法,亦复如是。“无位真人”活泼泼地,所到之处,在在没有滞碍,的的通彻十方,入凡入圣,入染入净,唯见森罗万像,只是空相而已!

 

随时随地,行住坐卧中不放过一秒用功,念念在这里,那才有希望了!妙憨这里求法本,那里求灌顶,两条腿练成了飞毛腿、无影腿,到处磕头、到处供养红包,百分百成就为活佛、仁波切们的粉丝。你们这个是炼出来了:练成灌顶控、法本控、活佛控,最后到底一场空!(记录者:金堂寺释妙定)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