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微聊《大乘起信论》(二)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白话微聊《大乘起信论》(二)






白话微聊《大乘起信论》(二)

——之《起信论》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影响力与重要性

 

接上篇:白话微聊《大乘起信论》(一)

 

 

据实而言,在中国佛教史上,诸宗中能将纯印度佛教,融摄为具有中国大乘佛教特色,并由此产生广泛而深远影响的最重要的论典,大概就是这本《大乘起信论》了。

 

中国大乘佛教中的天台宗、华严宗、禅宗、三论宗、净土宗乃至后来的宋明理学,这些宗派中的立宗思想、见修体系以及根本奥妙,甚至于发展传播等诸多方面,无一不从本论汲取精华,无一不受到本论思想的影响。

 

换言之,《大乘起信论》的义理和思想,是由全盘大乘佛教中简约出来的精要与巅峰,于是这才被中国佛教史上的大乘诸宗以及大乘诸师们建立宗旨、开拓教义,以及延续法脉、发展传承时,囊中案头所必须的一本典籍,除了像研究法相唯识这样的宗派,全盘保持了土生土长、印度佛教的原汁原味外,其他各大宗派的思想和见地,几乎全都笼罩在《大乘起信论》的光环下。

 

举例来讲,被称为隋代三大师——地论宗中的代表人物慧远大师天台宗的实际建宗者智者大师,三论宗的创宗者嘉祥吉藏大师,这三位大师在各自的著述中阐释自己立宗思想的时候,全都引用了《起信论》中的观点以建立各自的见修体系。

 

慧远大师一生著述颇为丰富,著作20部一百多卷。慧远大师是中佛教史上最早运用《起信论》思想的一位高僧,在他著述的二十六卷、堪称佛教中的百科全书《大乘义章》,以及《十地经疏论》中,便已吸收了《起信论》的思想。

 

(要注意一下的是,这位慧远大师乃是北周隋初年间,被僧俗大众,一致尊崇为“僧中之龙”、“齐隋泰斗”、“疏王”、“释义高祖”这样大师级别的人物,非是东晋时期,于庐山结社念佛、创立净土宗的高僧慧远大师。据《续高僧传》的记载,这位慧远大师祖籍敦煌,俗姓李,13岁出家、16岁时便博通大小乘经论。周武帝准备废除佛教时,大师毫无惧色地当面与武帝辩驳,厉斥邪见,后来隐居太行山静修。武帝驾崩后出山主持嵩山少林寺,恢复佛法。隋文帝当朝时期,大师被首选为统管天下僧民、德高望重的高僧而被迎请入京,隋文帝为其建净隐寺,大师入住于此,注疏佛经、主译经文、刊定辞义,直到圆寂,史称净隐慧远大师)。

 

天台宗的“真如缘起论”,便是借鉴了《起信论》中“如来藏缘起”的结果。天台智者大师的师父慧思禅师,在《大乘止观法门》中,从头到尾都运用了《起信论》中的观点加以论证和阐述,天台宗后来的九祖湛然大师,也在自己的著作中多方引用了《起信论》的思想。

 

天台宗发展到宋代,之所以出现了山家、山外两派的区别,却完全是因为两家围绕着《起信论》的“一心二门”时,对“真如不变随缘”出现了不同理解而导致的。首先,山外派从华严宗性起真心的角度,主张要在直契真心佛性中作功夫,便能随缘于十法界中而不变,所以山外派的修持主张“观性”:直接契合真如本性,随缘万法称性而起。这其实便是《起信论》中“唯证相应”、以理(体)显用(事)、从源现流(无不从此法界流出)的顿悟路线。

 

而山家派则认为,山外派只认识了《起信论》中的心真如门,却忽略了心生灭门的意义,如是山家派便从心生灭门的角度,主张“观心”而非“观性”:修持当从百姓日用中的现象入手,从具体的生活事物入手,便能渐渐证得菩提。山家派这种以用(事)明体(理)、从流得源(无不还归此法界)的修持方法,正就是《起信论》的“随顺”方便观法。(未完)


接下篇:白话微聊《大乘起信论》(三)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