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什么是佛法(二)



接上篇:什么是佛法(一)



佛法与其他宗教的教义,不相同的地方很多,前而所列举的七点,只是捡最普通及比较容易懂的来说,目的想用衬托的方法,帮大家对什么是佛法增加一些了解。现在进一步从另一方面来研究:

(一)怎样才是佛;

(二)人类因什么缺憾所以不能显现这本具的佛性;

(三)佛陀传给我们什么方法使我们可以修炼以达到理智、情感及能力都同时存在的最圆满境地的人格?   

前面我已对试下了一个定义:佛是理智、情感和能力都同时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格,我这里必需说明一下,这个定义,并不能表示绝对的佛性,而只是凭人的脑筋思想范围内,想对佛性作一个比较容易了解的解释罢了。说佛是理智、情感和能力都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格;也就说:佛是全智、全悲和大能的人。

什么叫做全智、全悲及大能呢?让我逐一的解释一下:  

第一、什么叫做全智。

佛的全智,包括两方面的大智慧:一个是纵深的,一个是横面的。这个纵深的智慧,佛家称为如所有智;这个横面的智慧,佛家称为尽所有智尽所有智就是遍知一切法相,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智慧。

我们先来谈谈如所有智;我面前有一杯水,这杯水在常人的眼光看来,不过是一杯解渴的饮料而已。可是在化学家的眼光看来,却是氢二氧一的化合物。在物理学家的眼光看来,是无数的电子活动;或更近代的看法,是能(Enetgy)的一种形体;在哲学家的眼光里,是一连串的因果关系,或本体的表现。在菩萨的眼光看来,是心识变现的幻相。在佛的眼光里,却是圆满佛性的流露。 

因此证明,对同一事物,了解的深度,竟可以有这样的差别悬殊。佛的如所有智。不但要透过凡夫、科学家、哲学家的境界,而且要透过圣哲们的境界!处于法性尽地,不可思议的如如境地——法性实相。这种境界,非语言思虑所能及到,只能以字来代表,所以这个智慧,佛法里名之曰如所有智   

什么是尽所有智呢?尽所有智就是无所不晓的智慧,这种智慧的说法,是很难为一般人所接受的。一个人怎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呢?庄子说得好:吾生也有涯,知也无涯,以有涯逐无涯,殆矣!廿世纪的人们,对于庄子这两句话,尤具痛切的同感。从前的时候,也许还有所谓通儒、三教九流,无所不知。在今天,一个人一辈子研究某一种学问的一个专题,就够他一辈子的努力了,哪能谈得上无所不知呢!

因此一般都认为这种智慧是不可能有的。其实说这是不可能的人忽略了顶重要顶基本的一个关键,要晓得他之所谓不可能,是依据了人类习惯了的思想方法、特性及感觉来讲的;而人类的心识形态,思想方法却正是使人不能达到尽所有智,不能成佛的根本大障碍!这个毛病,如能根除,尽所有智,自能显现。 

第二、什么叫做全悲。   

全悲就是至上的、无比的和圆满的慈爱。至上的慈悲,是应该有两方面的:一个是视一切有情如自己,无差别,无厌倦的平等大悲;一个是显空有双融,无生心性中法尔流露出的无缘大悲   

佛的大悲,不只是单纯的高度情感,而是最极情感与最极理智,融为一体,不可分的智慧佛的理智和情感,是和普通众生不一样的。众生的理智和情感,是相消而不相成的;是时高时低,此起彼伏的,是不能并起的。佛的情感和理智(悲智)却是相成而不相消的,是同时并起的;是永远保持在最高极而不退失的。 理智与情感,在众生位,是水火不相容;在佛陀位,却成为水火相济。理智与情感,在众生位,是两样东西;在佛陀位,却融成了一个整体。这个不可分开的理智和情感,佛法上叫做无缘大悲”,无缘是理智之极,大悲是情感之极。至极的理智与至极的情感,化合为一,就是所谓无缘大悲;而其表现出来的慈爱,则是平等一律,不分怨亲,不分种族,不分教派,甚至于不分动物植物,悲爱所庇,如阳光普照,所以叫平等大悲   

第三、什么叫做大能。

佛的大能,与其他宗教中所宣传的上帝万能,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万能者,无所不能也。换句话说,万能的上帝,如果高兴,他有能力把所有的人类,一并带到天堂,去享天福;可是佛陀却没有这样大的能耐。佛的能力,虽然是无限的,却不是人类思想中所谓的万能。佛的能力,只能做助缘,而不能做亲因。其他宗教却说:神不但能为一切做助缘,亦为一切的亲因。这是违背因果律,违反理性的说法。

刚才我说佛的能力,是无限的,但却不是万能的,这句话需要解释一下,我用一个譬喻来说:太阳的热能,是广大无限的,但是我们的吸收或利用多少太阳能,则要看我们自己的努力及条件来决定。用一个普通的放大镜,可以吸收太阳热能来燃烧一枝火柴;用一个较大较强的放大镜,可以吸收太阳热能来燃着一根木头;现在科学家工程师可以用吸收镜,吸收太阳热能来充作工厂的能力。佛的能力与加持,应该用这个譬喻去了解,在不坏缘起,不坏因果法则之下,去了解佛的大能。   

以上我把佛的全智、全悲及大能大略地解释了一下,同时也提到人类的心识形态及思维方法实在是障碍成佛的主要因素。 

那么,究竟人类的心识形态及思维方法有什么缺点或特性,障碍人类原具的佛性呢?人类的思想大致讲来,有六种特性

第一、人类的思想方式,是累积性的。

这话怎么样讲呢?我们在儿童时代,父母教我们认字,认一个个的字,例如一、二、三、四,长大一点,进小学,先生教我们一句句的句子,进中学,先生教我们读文章,进了大学,我们研究论文,做论文。再拿数学来做例,我们先学加减乘除,再学代数几何,三角微积分,我们学习的方法是渐进的,是一点点积聚起来的;亦即是我所谓的累积性的方式,用这种累积的方式是否能得到尽所有智?当然是不可能的,这不是因为知识太多了,我们不能完全知道,而是因为我们求知的方法不对。试问用累积性的方式怎能达到尽头呢?一点点的往上面堆,是永远也堆不到顶的。

第二、人类的思想方式,是有限性的。

人类的心,只能在一个时间内,思想一件事物或几件事物,而不能思想无限的事物,依佛教唯识学者的看法,人有八识,也就是说,人的有八种不同的功能。这八种不同的功能皆有其先天的有限性。如眼识,只能见色法中的某一部份,色法中的无表色,是普通肉眼所不能见到的,用近代科学常识来说,普通眼识及耳识,所能听到和见到的,只是波长中极小的一段,在眼及耳识中所感觉出来的颜色和声音;高波及短波的,就都看不见听不到了。

鼻、舌、身三识,也是一样。至于第六意识,表面上虽较其他前面所讲的五识活跃锐利,实际上它的功能,也是很有限的。第七识只缘假像的我,使什么都以我为中心当然更属有限性的。至于第八根本识,是否有限这一点,许多人的看法,颇不一致。我认为说第八识的功能,在众生位是有限的,恐亦不太过;如果从大圆镜智的无限性,来看这八识——阿赖耶识,就很明显的反映出阿赖耶识的有限性了。   

第三、人类的思想方式,是矛盾性的。   

人生的苦痛,原是多端的。这千万种不同的苦痛当中,有许多苦痛,是因了理智和情感的冲突所产生的。我们的情感,要我们这样做,可是我们的理智,却告诉我们不应该这样做,人生的悲喜剧,无非是冷酷的理智和热烈的情感,在这两个相反的巨流冲激之下,真是尝尽了辛酸,如果我们说人生一生的经历,无非是情感和理智反复消长的纪程,亦不为太过。

理智和情感,在人类的心中,是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东西;一个是冷的,一个是热的,情感是先天本能的行动,理智却大半是后天学习及经验的结论。人类心中的理智及情感,还有一个特性,就是这个冷的理智和这个热的情感,不能在同一时间存在,理智到了高潮的时候,情感总是低潮,例如,我们专心地思想一个数学题目或哲理上的困难问题时,我们当时的情感总是很微弱的。 

可是当我们与人恋爱或是吵架的时候,那也就是情感发挥到高潮的时候,那时的理智,总是非常低弱的,因此我们证明,理智和情感这两个东西,在众生位时,是互相抵消,同时不并起的。以这样一个水火矛盾的心,怎能达到悲智无碍的佛境地呢?这是决不可能的事。   

大悲与大智并起,是诸佛的不可思议境界,也是我们学佛的所努力的目标。如果我们的心是矛盾性的,悲智不能并起,圆满佛位是无法成就的。

第四、人类的思想方式,是颠倒性的。

我面前有一张桌子,静静地站在那儿,我们看不出这张桌子,有任何的动态,换句话说,眼识告诉我们,这张桌子是静止的,可是我们的意识却告诉我们说:根据科学的证明,这张桌子不但时时刻刻跟着地球在太空中运动,而且组成桌子的原电子更是时时刻刻在那儿运动。眼识和意识,及其他各识之间,其实是经常在那儿打架的。

打架打得太多了,人类就养成了一种协调的本能,不去追究各识之间争斗冲突的孰是孰非,只要各识能相安无事,各尽其能就算了!如果我们认真推敲,人类的心识,真是一堆乱糟,一篇糊涂帐!这种各识各自为政,各行其是,先入为主,不求真理的现象,我称之为颠倒性   

第五、人类的思想方式,是虚弱性的。   

人如果不能集中力量,来应付一件事,是很难成功的。力量集中,实在是成功必要条件,力量分散,也是失败的主因。

人类心识既有八个,这八个识,又各行其是,力量自然就分散了。我们工作最有效率的时候,也就是诸识集中力量,向某一问题进攻的时候,我们在应付一个大问题时,或遇见一个重大难关时,我们总是全神贯注的。普通人的心识力量,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是分散的或消费了的,再进一步说,人的行动与思想,是都受习气所支配的。

无量的习气潜能,都潜伏在含藏识之内,一遇机缘,这种潜伏着的种子,即会发生作用(名为现行)。于同一刹那,各识的种子,既都能遇缘而起现行,而事实上往往是诸识并起,因此力量自然分散,诸同时并起,在佛位是妙用功德;诸同时并起,在众生位却成了过患,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

佛法里有一句话:众生以菩提为烦恼,诸佛以烦恼为菩提。是很有意义的。话不要扯得太远,总之,人类的心识,是虚弱性的,没有大力量的,要成就诸佛的大力用,以这样虚弱的心识形态,是绝对不行的。  

第六、人类的思想方式,是执实性的。   

这一点,是六种特性中最重要的一点,简单说来,就是人类的思想,无论何时,都是执实的。执实者,执万法为实,或执万法有定相及自性,至于怎样,又怎样的执以为实却是个极复杂的心理问题及哲学问题。西藏中观学派及无上密宗,对这一问题,有独到的精辟论说,希望以后有机会和大家再研讨,在这个广泛的园地里,今天只想提出一点来谈谈。   

我们看见这是一张桌子,那是一根柱子,我们任何人都会肯定的说:这张桌子不是那根柱子,那根柱子也不是这张桌子,人类思想的执实性,说来虽千头万绪,但如能了解,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这个不是那个,那个不是这个这一基本执实形态,也就对执实性有一相当的了解了。

人们出生以后,所受的教育,都是教你执实。教你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是是是,非是非。一天到晚,尽是装些这种执实的观念。我想再举一个有趣的故事,来帮忙各位了解人类思想的执实性。  

从前有一个老和尚,在房中无事闲坐着,身后站着一个小和尚待者,那时门外有甲乙两个和尚在争论一个问题,双方坚持不下。一会儿甲和尚气冲冲的跑进房来,对老和尚说:师父,我说这个道理,是应当如此这般的,可是乙却说我说的不对。您看我说的对,还是他说的对?老和尚对甲说你说得对!甲和尚很高兴的出去了。过了几分钟,乙和尚气愤愤的跑进房来,他质问老和尚道师父,刚才甲和我辩论,他的见解根本错误。我是根据佛经上说的,我的意思是如此这般,您说还是我对呢?还是他对?老和尚说:你说得对!乙和尚也欢天喜地的出去了。乙走后,站在老和尚背后的小和尚,悄悄地在老和尚耳边说:师父,要末就是甲对要末就是乙对,甲如对,乙就不对;乙如对,甲就不应该对;您怎么可以向两个人都说你对呢?老和尚掉过头来,对小和尚望了一望,说:你也对!   

这是一个很有趣味,同时也极为深刻的故事。这个故事,活现的说明了佛的无碍境界,与众生的执实境界的大不相同,把华严的无碍哲学,描写的淋漓尽致!  

由于以上所分析人类思想的六大特性,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以人类现有的思想方式,是绝不能得到佛果的,用人类现有的思想方法,心识形态,是决不能得到佛的如所有智”“尽所有智,佛的无缘大悲和佛的无边大能的!然而全智、全悲和大能,是不是不可能达到呢?释迦牟尼佛以身作则,拿他自己的修行过程作榜样,明白指示我们:如果我们能将现有的心识形态、思维方法转变一下,把六个毛病都治好,本来具有的佛性,就能自然显需。   

基于这个道理,佛法不教人在所知的境上努力,如科学家对于研究现象界的努力,或佛学家们对于考据经典的努力;佛法却教人在能知的心上下功夫,把能知的心扩大和发展到最高峰,全智、全悲和大能,都会自然而然的显现。

既然明白了人类心识的六大特性,实是障碍成佛的主要因素;而人如想成佛,则非要根本消除这六种病态不可,然则,这六种病态,怎样才能消灭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讲到佛法中最重要的教导——“禅定智慧),或的学问了。定、慧实在是对治这六种根深蒂固的心识毛病之基本方法。



接下篇:什么是佛法(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