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学敬重的两位老修行人(下)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后学敬重的两位老修行人(下)






接上篇:后学敬重的两位老修行人(上)


    

 · 病危反思

我们所敬重的另一位修行人是妙禅老居士。他过去是一位资深的领导干部,五十岁时,身患重病住院,经检查发现患了肝炎、肝硬化、肺气肿,后又发现肝癌、肺癌。肿瘤科几天就有一个死者从病房抬出去,主治医生告诉他:“最多还能活两、三个月。”亲友、同事纷纷到医院作最后的探望。他躺在病床上,回想自己的一生:生于抗战硝烟烽火年代,八岁丧父,讨过饭,吃过野菜、树皮、“观音土”,亲眼见到很多穷人饿死,立志将来要为百姓过好日子而做事。1958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刻苦学习,拼命工作,先后多次被树为先进典型,立功嘉奖二十多次。农村、军队、煤矿、油田,从基层到机关,从部门负责人到大单位主管,似乎有一些值得骄傲的地方。不知不觉,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是否人死如灯灭?如果不是,那么死后到何处去?这样糊里糊涂地来去,太可悲了!

有一天,从前川东搞地下工作的一个老同志前来探望,告诉他:“人有生必有死,死的时间、地点、形式没定。亲人再好留不住命,钱再多赎不了命,官再大保不了命,唯有佛法僧三宝加持才有可能延续生命!”这闻所未闻的一席话,给他很大的震动。

 

· 学佛念佛

于是,他悄悄离开病房往寺庙里跑。有一次,他走进慈云寺的山门,听说长老正在高处的大雄宝殿为弟子授皈依戒,自己也就跟随居士们在山门内默默地站立,闭目合十。不一会儿,竟看见释迦佛坐在莲台上,后又见弥勒菩萨躺在面前微笑!此后不断有一些佛菩萨显现在眼前。一见到菜市场的鸡、鸭、鱼、肉就流泪,还独自大声哭喊:“佛祖啊,众生太苦了,快来救救他们吧!”

有一次,他出差路过五台山,车行进在山谷中,听到寺庙内播放观音圣号,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又一次,到普陀山拜谒地藏殿时,哭得像个孩子一般,看到遍虚空都是佛菩萨。于是他想:我几十年都把佛教视为封建迷信,坚决反对和批判,难道否定真实发生的一切,就叫做“实事求是”吗?这样才证明自己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吗?我们没有认识的事物还很多,武断地下结论是愚昧的。

他开始寻找佛学书籍,仔细阅读之下,数十年的心头迷雾渐渐消散,知晓了生死轮回的道理,也明白了病苦是有业因的,必须痛自忏悔!闻思智慧增长的同时,很想寻求解脱的方法。为了求法,他拖着病体朝拜了二十多个省、区、直辖市的200多座寺庙,向当代一些著名高僧求教,收集了二千多本佛教经典、论著。北京法源寺的一位老和尚告诉他:“你如果真想学佛修法,就用心念佛,心想弥陀、嘴念弥陀、耳听弥陀,每天念诵10万遍以上,我就是这样做的。”听了这个开示,他就每日从早到晚“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无论办公、开会、吃饭、走路,而后连睡梦中也是佛号不断,并且屡屡出现感应。这样念了几年,他患的肝癌、肺癌竟然消失了,其它疾病也全好了!再次体检时,医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 从师学密

自从诚心念佛,凡是前去拜望一些高僧大德,无不如愿。有一次,他到成都昭觉寺拜见清定上师,听寺里人说,师父两年多没见居士了,也不在寺庙,新加坡来的信众等了几个月也没见着。可他一到上师住的地方,侍者说:你来得真巧,师父今天上午回来说,下午两点半见居士!那时,他什么也不懂,见了上师只知磕头,拜了就想往回走,但看见后面不一会儿就排起两、三百人的长队,有的献供养,有的求法……于是,他又挤到前面请求传一个法。清定上师当即给他传了观音、文殊两个修法。退出来之后,在不同的地方一连遇到七、八个出家人和居士,都劝他说:“修密成就快,你应该修密法了。”甚至一位老太婆婆说道:“你前世就是修红教的。”

于是他对密法产生强烈的渴望,当天晚上就在清定上师唯一的传法弟子智明师处得到了格鲁派的前行修法。几天后,又在惟印活佛处得到破哇法。

当他从一本书中看到喜绕俄热仁波切的功德时,含着热泪一连看了几遍,想方设法打听着前去拜见。有一天晚上,梦见身边的一个干部对他说:“首长,你要见的活佛已到成都了,要你快去见他。”第二天上午安排了工作就立即赶到了成都。他与喜绕俄热仁波切一见面,上师就递给他一个足有三两重的大包子。尽管自己刚吃过午饭,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接过来吃掉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缘起。这一次,他又得到了长寿法灌顶,并获赐法名:白玛俄沙。当天下午竟然见到前来看望喜绕俄热上师的土登尼玛活佛,晚上又拜见了多洛尊者、曲扎老堪布和多吉扎西仁波切,从他们那里得到许多珍贵的开示。

依止喜绕俄热上师后,他开始按白玛邓灯祖师的传承修五加行,念诵了《白玛邓灯祖师祈请颂》四百多万遍。上师待他极为耐心、极为亲切,妙禅对上师也极为敬仰,师徒十分亲密,亦无话不谈。

从这以后,他又从多洛尊者、土登尼玛仁波切、晋美彭措仁波切、江贡上师、觉囊法王、五明丹增嘉措活佛、慈诚罗珠堪布、索达吉堪布等处得到许多传承灌顶、窍诀和开示。

喜绕俄热上师应索甲仁波切之邀到欧美弘法。临行前,他向上师汇报了自已修法打算及弘法利生的决心。上师说:“你去跟觉海堪布。”

 

· 曙光坦途

他四处打听,日夜期盼,终于在成都见到了为收集、编纂《大圆满经典总汇》的觉海堪布,并从这位明色仁波切的心子处,得到了《大圆满龙钦心髓前行》和大圆满一百多个法的传承及诸多窍诀、开示。老居士常说:“我的上师们都是佛菩萨化现的大成就者,他们的恩德比三世诸佛大,而堪布对我的恩德又尤其大。他的开示像曙光一样照亮我的心,使我一步一步跨入了实修正法的坦途。”

有一次,老居士随觉海堪布去见曲扎老堪布。他第一个上前向上师顶礼,第三拜刚要起身,老堪布不容分说,伸出巴掌劈头盖脸就打。在一旁的弟子们见到这老头子挨打,个个羡慕不已。曲扎堪布给其他弟子摸顶加持后,再次把老居士叫到跟前,揪着耳朵又打了一顿。当年才三十多岁的觉海堪布,也经常用巴掌拍打这老头子,尤其是这位老干部在人前露出官架子的时候。也许是善知识认为:仅用喝斥替他消业,显然是不够的。

老居士第一次进藏区朝山,是跟随觉海堪布到他的家乡新龙将觉寺。回到堪布的家里,四层土房的顶楼有一个庄严的佛堂,就是其父母也不能住在里面,但看到老居士体弱,又初到藏地水土不服,于是就请他住进佛堂,并说:“你睡那里(床),我睡地上。”这可把老居士急坏了,“您是上师,我是弟子,这万万不可以!”说什么也不肯。但到了晚上,堪布对他朝山的表现狠狠训斥了几小时。老居士解释说:“请您谅解,我从政几十年养成的一些习惯改起来很难。”堪布呵斥道:“几十年的习惯改起来难,那无始以来的习气怎么改得掉!”这次朝山,老居士走一路被堪布训斥一路,但他内心却很高兴,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些吉祥的梦,心想:堪布的每句话都像甘露一样,训斥是对治自已烦恼的妙药,打骂是消业的利器啊!此后,他把觉海堪布所作的四十多篇开示整理成册,名为《曙光•实修启示录》,使许多金刚弟子得了法益。

从藏地返回后,老居士一边修法,一边为修寺庙奔忙。觉海堪布告诉他:“帮助建寺庙是好事,但你岁数那么大了,最重要的是抓紧实修。当今世界最伟大的上师是松吉泽仁仁波切,如果你对他有信心,你就去向他求法!”听到这话,他对阿格旺波尊者的转世——松吉泽仁仁波切顿时生起了极大的信心,时刻期望早日见到这位伟大的上师,并得到他的教法。

 

· 排难实修

一天晚上,妙禅梦见觉海堪布带他去见了松吉泽仁仁波切,并得到了教法。隔了一天堪布竟真的带他去藏胞接待站见到了松吉泽仁仁波切。次日晚上,仁波切向他和昆明的两个弟子传授了《大圆满龙钦心髓前行》,作了许多开示,并授记了他的本尊,赐法名“桑旦松波”,意为“妙禅”。

求法不易,修法更难。

首先,对佛法是信还是疑?虽然念佛挽回了自己的生命,但要断除对佛法、尤其是对密法的疑惑,其实并不那么容易。

其次,是升职当官还是退下来修法?对他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开始学佛时,上级考核领导班子,他排在提拔对象的最前。他选择了制造“缺点”,请求病退。经过再三要求,最后上级将他调整到了一个人少、事不多的单位。有人说:许多人请客送礼,跑官要官,你为什么提官也不要?”妙禅老居士说:“许多先贤高僧,国王、皇帝的位子都放下出家了,我这算老几!”上级领导听说过去的“理论骨干”“宣传战线的典型”成了佛教徒,多次找他谈话,进行严肃批评,并要严肃处理。一时会上批判,同事劝阻。

接着,是继续向前还往后退?面临又是一次考验。这时堪布送他一本《明色仁波切传记》,给了他巨大鼓舞和力量。于是他决心以明色上师为榜样,宁肯沿着佛陀的道路艰难前行千万里,也绝不后退半步攀求浮世荣华。这样,他学佛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精进努力。办理了提前退休后,许多中心、协会、公司看中他的能力和关系网,纷纷请他出山。有的月薪万元,年底分红,并配秘书、专车,有时做一单生意可提成几万、几十万。金钱诱惑面前怎么办?

觉海堪布说:“现在做生意挣钱的人太多,修法的人太少,我们实修吧!”听了这句话,他立即将许多聘任的高级顾问、秘书长、总经理等职全部辞掉了。

还有,晚年的生活是苦还是乐?老伴、儿子、媳妇及孙子辈都在京城,新房装修得宽敞舒适,足可以和亲人一起安享天伦之乐。可妙禅老居士不管家人和亲友如何劝阻,他都坚持一人独居实修。他说:“像我这种很执著的人,豪宅就是魔窟。”

按照传承修法,首先“百日闭关”修心。觉海堪布问他:“一百天不出门,你行吗?”妙禅坚定地回答:“行!”他放下俗事,拒与亲友、同事交往,决心“关上门、管住腿、修好心”。

百日闭关”结束,他接着又以闭关的形式修了五加行。对他来说,最为艰难的是磕长头,由于二至七节腰椎骨质增生,椎间盘突出,每拜一次,就钻心地疼痛。觉海堪布根据他的年岁、身体状况,开许他可以如同汉人拜佛一样地磕小头。但老居士想:“虽然疼得厉害,但比地狱的苦好得多。这是忏罪的好机会,一定要把磕大头坚持下去!”最初,每天只能拜二、三十个,稍后每天到七、八十个,一百多个,二百多个,最后每天拜到一千多个,硬是坚持拜完十一万个大礼拜。皈依和修大礼拜完,腰椎的一些毛病也好了。修完前行,他将自已的体会整理成了《百日修心提纲》、《修心问答78题》。

 

· 信心铁环

有一天早晨,他梦见松吉泽仁仁波切、觉海堪布坐在自己的床上,还有许多僧俗同修坐在佛堂里,不足十平米的关房竟然容纳了那么多人。仁波切拉了一下妙禅的衣襟对他说:“不要修这样的法了,现在应修更殊妙的法,我要传给你。”醒来正好凌晨五点,是平日起床修法的时间。到八点钟刚要起坐,就接到同修喜绕桑波(释禅心)的电话:“告诉你一个特大好消息,松吉泽仁仁波切这两天要到成都来,觉海堪布在拉萨回不来,你赶快来安排仁波切一行的食宿吧。”这一次,仁波切向喜绕桑波、戒光、妙禅等二十多位弟子传授了极为殊妙的法。每传一部分,仁波切都规定弟子各自静修几天。在这期间,其他弟子专心修法,妙禅为仁波切找最好的医生查体治病、镶牙等,四处奔忙,不能打坐修法。但他想:仁波切身体健康,长久住世是众生最大的福报,也是自已最大的责任。那时成都有的地方正在修路,乘坐在公交车上被颠簸得很厉害。突然,他的头碰在车的顶板上,猛然一下,心中一切念头消失得无影无踪,修与不修不复存在。之后,他坚信这就是仁波切的加持,深刻体会到对上师的信心比单纯打坐更重要。

妙禅得到妙法后,按照仁波切的要求又找了一个清净处闭关专修。这是过去埋过许多死人的山坡,不久就出现了一些怪现象。有一天下午,腹部突然绞痛,浑身直冒冷汗,他面朝着西北辽西寺的方向祈祷:“仁波切啊!这都是你对愚痴弟子的加持,我一定经受住你的考验,绝不终止闭关,死也不离关房。”结果,腹部很快不痛了。还有一次,他的胆结石引起胆囊炎,痛得难忍,医生要求住院手术。但他心知这是业障现前,有怨家债主前来搅扰,说道:“从前我可能伤害过你们,但我现在正在闭关修法,如果你们护关,我会将修行功德回向给你们,愿你们早日解脱;如果你们前来搅扰,罪过很大,我的上师是无垢光尊者的化身,请你们不要这样做。”过了不多一会儿,疼痛部位就渐自缓解、消失了。

许多僧众、居士看了《曙光•实修启示录》后,都想前去探望妙禅,向他请教、探讨学法修法问题,但他都一一拒绝。浙江省一位七十多岁的比丘朝圣到了昆明,买好机票要去见他,被他婉言谢绝。还有一位省部级官员,携全家三口乘飞机来拜望,妙禅还是没见。妙禅说:“见我干什么!自已根本没资格谈论如何修法,去成都亲近觉海堪布可以得到加持和法益;去辽西拜松吉泽仁仁波切可以见解脱。见我与见猪狗没区别。”这是他的心里话。一想到虽然值遇大圆满教法,自已懈怠修学无成就;一想到仁波切和堪布的摄受和恩德,自己修行离上师要求相去甚远;一想到众生的苦难深重,自己竟无力救度,他就惭愧伤心,流泪不止。

 

· 独居苦修

对外来的人这样,对自己家里的人也不讲情面。大儿子在京城工作,女朋友家在东北,按那里的风俗,年轻人订婚,双方父母都必须到场。妙禅对儿子说:“他们有他们的风俗,你们是终身大事,我是了生死的大事,请大家理解我。”就这样等了三年多就是没有相见。儿子结婚在北京饭店大宴宾客,他照常闭关没有出席。孙子会跑会说话了,还没有见过爷爷,直到孙子八岁了,老居士才和亲家见了一面。后来,儿子、媳妇们对老人的行为渐渐理解、仰慕,个个都很孝顺。他们说:“您在北京的房子已装修好那么久了,都等着您来住,我们也方便照顾您,辛苦一辈子,应该享福了。”他安慰他们说:“等我对车、房和衣食住行不那么执著,我就会来的。”

妙禅老居士退休后的十五年,基本坚持一人独居实修,生活十分俭朴。长期睡地铺,很少洗衣洗澡。煮一锅饭,炒一盆菜,放在冰箱里管四、五天。吃完饭连碗也不洗,就往桌子上一撂,心想:“生命无常,谁知还有没有下一顿。”黄昏后偶尔出去花几角钱买一捆菜叶,搁在冰箱吃十几二十天。

他闭关的地方原是堆杂物的库房,不通风,夏天时常热到40多度,身上长满痱子,甚至有的地方发炎、化脓,他仍然坚持静修。直到觉海堪布让他换一个通风好一点的地方,这才挪了个窝。其实他心里想:“在实修上师法要当中,哪怕像一只野狗那样无声无息地死去,我也没有一点遗憾。”

 

· 心法相应

2010年春日的一个上午,老居士突发心肌梗塞和脑梗塞送到医院抢救,医生立即下了病危通知书。他想:“如果这回要走了,我没有什么需要交待和处理的,就让我代受一切众生的痛苦,带走他们的业障吧!”

十天里连续做了两次心脏手术。在手术室里,医生护士紧张忙碌着。老居士躺在手术台上,观想松吉泽仁仁波切和觉海堪布在自己的上空放射光芒,诸佛菩萨、空行护法、历代祖师及各教派上师融入光中。这光照射着他,他自己也放光,与根本上师的光融为一体,安住于明空之中。在监护室,他看着身旁的其他病人痛苦万分,自已内心十分安详,并对病友修自他相换。

出院以后,他得经常到医院看病取药,每天几次打针服药,家人更不放心,动员各方面的人苦劝他去北京和家人一起生活,但他仍坚持过着独自专修的生活……

记得数年前,妙禅老居士远途去昆明看望了戒光师。老师兄弟俩此生这最后的一次见面,没有俗套的寒暄,谈论的都是佛法。老居士谦恭地合掌问道:“修大圆满最要紧的是什么?请您开示开示。”戒光师略微沉吟了一下,说:“我觉得,主要是对上师的信心,还有就是要真正生起无常心……那你说呢?”妙禅回答:“您说得太好了!我只有觉海堪布说的实修、实修、实修!放下俗事,放弃执著,放松身心,常观自心,超越分别念,行住坐卧皆如此。”

这一问一答,本文的笔者在一旁听了,感动不已,两位老修行人真实得到了上师的加持,这是心与法相应的表征啊!

祝愿妙禅老人安康长寿,早证菩提!
 


 
 此文转自觉海(迦造)堪布的博客:觉海禅苑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