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一)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一)





南朝萧衍(梁武帝)所建(公元502―557年)

释禅心 白话改写于2004年9月

 

香雨琪园百尺梯,不知窗外晓莺啼。

觉来悟定胡麻熟,十二峰前月未西。


话说齐明帝当朝时,朝盱眙县(今江苏省西部)光化寺有一位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的修行者,俗姓范、法名普能,开篇的这首诗就是专门为他而题的。说起这位普能师,前世原来是一条长着白色颈脖的曲蟮,生在千佛寺大通禅师闭关房前面的天井中。大通禅师闭关修行时,既不参禅,也不念佛,只欢喜诵一部《妙法莲华经》。这条曲蟮,似乎天生便有灵性,一听到禅师的诵经声就会伸出头来静静地聆听。禅师闭关了三年,曲蟮听经也过了三载。忽然一天关期圆满,禅师出关,斋僧礼佛,见到关房前面杂草层生,高达数尺,因此喊来一位小沙弥,令他将所有杂草锄除。

小沙弥把庭院中的杂草锄尽后,又来到墙角边继续劳动,却不知道此刻这条曲蟮就藏在墙角下,一锄下去入土数寸,立刻将它斩为两段。小沙弥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一声:“阿弥陀佛!今天伤了一命,罪过啊、罪过!”于是挖些土来埋了曲蟮,曲蟮后来再经几世转生为梁武帝后,引发为一段公案,暂且不提。 

曲蟮因为听得大通禅师诵经的福德加持之力,所以再转世时便脱离了畜生道,投生在范家而获得人身。长大后父母双亡,失去依靠的他便投身到光化寺,皈依在空谷禅师的座下,做了一个专门砍柴挑水、烧火作饭的火工道人。普能为人老实,来往香积厨下,煮茶做饭,殷勤服侍长老。对于众僧师兄弟,也不分彼此,和睦相处,一体相待。虽然不识字,但对部分经典中的章节还记得一些,唯于《法华经》一部,却能背诵如流。晨昏早晚,一有闲空之时,便礼佛诵经,坐禅修定,丝毫也没有懈怠,如此勤勉修行,一晃便度过了三十多年。

一天,普能闻听僧众们议论千佛寺的大通禅师,预知时至,一个盘坐就圆寂了,去得非常自在洒脱,自己也动了个念头,便来到寺院方丈前稽首问讯道:“范道在寺多年,自思一生持戒奉斋,既不敢有一毫贪欲,也从未浪藉天物,因此也算不负一世修行,故今天特来拜辞长老,准备舍生再来,恳请长老慈悲,加持一个好的安身去处!”说完便下跪顶礼不已。

方丈默默不语,良久后才回答说:“普能起来吧,你投身佛门修行数十年,虽积得深厚福德,也不乏禅定之力,但对于佛性本体,灵觉自性却未真实亲见到过!因此,你如今再回首时,依靠你的禅定力,不妨从这条寂静的路上去转生,以望来生获得圆满觉悟,记住千万不可落在富贵场中,将此资粮付之东流!倘若差了念头,脱出轮回恐怕就遥遥无期了。”

范道得了方丈的授记,再三拜辞长老后,径自一人来到香积厨下,烧水沐浴,换了一身洁净衣服,礼拜诸佛及天地父母,又去寺院各寮房,向僧众们一一道别。最后便盘膝坐到早已准备好、用来装身火化的木龛中,双手结着如来定印,合眼之间,就坐化去了。

火化那天,僧众们都来诵经念佛,回向往生。工人们将木龛抬到了寺院前的空地上,正要去请长老下火时,大雄宝殿上的大钟突然不撞自鸣,长老急忙招呼来人说道:“暂时不要下火。”随即来到龛子前,叫工人打开龛子,只见那范道盘坐在木龛中,张开双眼又醒转过来了,普能合掌向长老说:“刚才弟子到了一处红锦绸缎帐中,心想这是一个不错的去处,正觉得安稳舒适时,听到钟声鸣起,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位金身庄严的罗汉,把弟子往外一推,刹那就跌到了一个开着白莲花的好大池中,因此吃了一惊就醒了过来,不知长老您还有什么法旨要嘱咐?”

长老说道:“我因看你贪图闲适,差了一丝念头,因而投身到了物类,所以特地唤你醒来,再去投胎吧。”

长老转身又吩咐身边的众僧弟子们:“你们且到山门外的银杏树下,把那块大青石头移开来看看。”弟子们依长老言都来到树下,掘起青石,只见一条赤红色的小火链蛇,显然是刚刚孵出来的就已死在那里了。弟子见了,个个都面面相觑、惊诧不已,于是回来禀报长老,说果然有此一事。长老叫了几位上首徒弟来身边,又谆谆对范道嘱道:“普能阿,要坚定地安住在清净的心念中,切记不要再动贪嗔痴想,此时再去,会投生到一个好的去处,此后再转世轮回时,便位列侯王帝主,如果仍能修行不怠,则有望登得极乐世界!”

范道得了授记,双睁两眼大声念了声“南无阿弥陀佛”,便又合眼坐脱了。长老也重新披上袈裟法衣,率众僧弟子们齐来龛前,手举火种,口中高声叙偈道:

“范道范道,每日厨灶,

火里金莲,颠颠倒倒!”

偈毕,举火荼毗,慌得众僧弟子念佛不停,只见大火起来时,龛子顶上一道青烟从火里卷将而出,约有数十丈高,盘旋回绕后,便往东边空中飘去了。

再说盱眙县的东部,有个名为乐安村的大村镇,镇中有个姓黄名岐的财主首户,家中资产殷实富有。生意场中,从来不曾有过大秤小斗,做那些坑陷百姓及克剥人财、损人利己的行为,且为人和善慈悲,常常悄悄广行方便,普积种种功德。这时他的妻子孟氏,已怀胎十月,正待分娩。那普能乘着长老的指示,一道灵光就投到了孟氏怀中。正是这里范道圆寂,那里孟氏就生下个小孩儿来。

本来这位黄员外,到了四十余岁时仍然膝下无子,如今生得一个男孩,观其相貌端然,骨格秀拔,举家欢庆,就如得了珍珠宝贝一般。虽然天遂人愿,但不知道为什么,孩儿生下来后,便一直昼夜啼哭,也不肯吃奶,这下可令夫妻二人忧愁惶惑不已,一时到处延医访明,乃至求神祈佛,虽尽种种努力,却丝毫也没有见到效果。

正无可奈何时,家中李主管对员外说道:“小主人啼哭不已,恐怕是有些不可知的因缘。听说离此二十里有个光化寺,寺中上空下谷长老,能知过去未来,是位在世的活佛,员外为什么不去拜求他呢?”

黄员外一听,连忙准备盒礼信香,起身前往光化寺。此寺究竟如何?有诗记到: 

山寺钟鸣出谷西,溪阴流水带烟齐。

野花满地闲来往,多少游人过石堤。  

一番来意后,员外被领到方丈室,空谷禅师恍如先知般,出来时迎了个正着,慌得黄员外急忙下拜,流着泪说:“新生婴孩,昼夜啼哭,不肯吃乳,命悬须臾间。烦望老和尚慈悲,恩德没世不忘。”长老早已知到不过是那范道要求自己授记加持,因此昼夜啼哭。话虽如此,长老也不向他说出这个缘故,只对黄员外说:“此事还须我亲自去看看,自然相安无事。”于是留黄员外在方丈里用了些素斋,便与黄员外一同乘轿,连夜前往员外家。

到家后,刚请长老在厅堂中上坐好,长老就嘱抱出小孩来。黄员外亲自抱出来,长老把手摸着小儿的头,俯首在他的耳朵上,轻轻说了几句谁也听不清的话。接着长老又把手来回抚摸着小儿的头,口中呤说:“无灾无难,利益双亲,道源不替。”说来也怪,小儿立时便停止了啼哭。众人见了无不惊异,纷纷说道:“何曾见过这样的奇异之事,真是活佛啊!”黄员外也感恩涕泣地说:“等到孩儿满周岁时,送到宝刹寄名出家。”长老说:“这样最好。”也不顾员外全家再三挽留,就道别径自回寺去了。此后,黄员外一家皆庆幸小儿无事,爱惜抚养不提。  

捻指光阴间,不觉小孩已满周岁。黄员外对全家说:“我曾发愿将小儿寄名出家,现在是还愿的时候了。”于是准备了丰盛的供养,让养娘抱了孩儿,唤来两乘轿子,一行便往光化寺去了。待到方丈室,请见长老拜谢,供养了礼物。长老给小儿取个法名,叫作黄复仁,并送他一件小法衣和僧帽,养娘为复仁穿戴后,大家又一起吃了素斋,黄员外仍抱着小儿回家。这样来来往往,一直到复仁六岁时,员外请了个私塾先生教他读书。这复仁不愧是有先天根基的,显得特别聪明伶俐,这时,一村人都无不知晓得他是光化寺里范道转世来的,日后必然富贵。

再说这县衙里有个童太尉,亲见复仁聪明俊秀,又想黄家钱财百万,自家有个女儿,和复仁同年,于是托媒人来说,要把女儿许聘给复仁。起初黄员外也不肯太尉这门亲事,但经不住童太尉的再三强求,最后许下三百个盒子,二百两金首饰,一千两银子,若干段匹色丝定了终身。也是一缘一会,这女孩也是聪明过人,虽然不曾上学读书,却天生就识得字,尤其欢喜诵读般若经卷。这倒是为什么呢?原来她的前世,乃是佛祖释迦牟尼的大弟子,摩诃迦叶祖师身边一个女侍。佛门谚语说得好:一人成佛,千佛支持。现在她降生到人间,兴许是来圆满复仁道缘的。虽然初时男女两个皆因幼小,不懂那些世间人事。等到十五六岁,年纪渐长,两人都一心只要出家修行,各各都不愿意嫁娶。黄员外却因为复仁年渐长大,急着选日子要为他成办婚事。童小姐听到黄家已定下时日就要成亲,心中慌乱,忙写了一封书信,请养娘送呈生身母亲。书信中写道:

“虽然《诗经》中的《摽梅》篇以梅落时晚,来说明女子时间到了必定出嫁,执礼端而永结同心。但奈何世情及因缘不一,因此才有不一样的法则人事出现在世间。紫玉的志向只在禅门,不乐于夫唱妇随之道;因而女儿我只向往觉悟的彼岸,一点也不思伉俪之间的偕和。所谓所有的处心积虑,转眼便是一空而致万空。因而女儿我只愿万缘皆灭尽,伴随一点禅灯,丝毫也不在意那洞房花烛的辉煌;试想琴瑟歌舞,又怎比得上梵磬声声,即使破盂用食,敝衲为衣,依然甜美舒适。冀望泯色象于两忘之间,生死等同于彻悟之际。伏望母亲大人,大发慈悲,优容女儿的苦志,愿永远成为弃绝世间五欲的云神女及那奔月的嫦娥。倘若有朝一日成就佛果,则亲恩可报,正应“莫问琼箫之响,长寒玉杵之盟”。如有冒犯尊台之处,惟望垂怜慈鉴。”(琼箫之响:传说春秋时秦穆公的女儿弄玉,嫁给萧史。萧史吹箫作凤鸣,有凤飞来,两人乘凤飞升而去。玉杵之盟:传说唐裴航过蓝桥,向一老妇求浆,老妇呼云英与之。裴航欲娶云英,老妇云:“须得玉杵臼为聘。”后裴航得玉杵臼,与云英结婚,夫妻都仙去。)  

养娘拿着小姐的书信送呈夫人。夫人接到书信时对养娘说:“数天来,只因为黄家成亲事忙,不曾派人去看小姐。不知我女儿因为什么事,让你送书信来?”养娘就把小姐不肯成亲,平闲之时只是看经念佛并想着出家修行的事,说了一遍。太太听了这话,心中不慰,就派人请老爷回来看信。太太把小姐的书信送交太尉,太尉看后大怒:“简直就是没有教养的婢女!男婚女嫁,乃是人伦常道,自古只见孝悌能通神明,又何曾见过修行成佛之事?”气得把那封书信撕得粉碎,还连连骂道:“放屁,放屁!”  

太尉一心想着黄家定的日子,把小姐早早嫁过去。黄复仁与童小姐两个,依然那日拜了花烛,虽然同居一室,二人各自歇宿。一晃便过了半年有余,夫妇间相敬相爱,就如宾客一般。一天,黄复仁要辞别小姐,外出云游访道。小姐说:“官人如果出去云游,我与你正好同去出家,自古道:‘妇人嫁了从夫。’身子决不敢坏了。”复仁见小姐坚意要修行,又不肯改嫁,就对小姐说:“这样吧,我和你结拜为兄姊,一同双双修行吧。”小姐听了非常欢喜,于是两人各到佛像前顶礼发誓。此后二人换了一身粗布衣服,只用些粗茶淡饭度日,虔诚在家修行。黄员外看到他们夫妻二人这个模样,心中烦恼不已,讲出去又恐怕被人耻笑,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把复仁夫妻二人,连一个养娘和两个婢女,都打发到山里西庄上冷落去处住下。夫妻二人,仍究只是看经念佛,参禅打坐。

一晃又过了三年有余,一天,夫妻两个正在佛前长明灯下坐禅。黄复仁忽然看到来了一位美艳佳人,体态妖娇袅娜,走到复仁面前,道了个万福,说道:“妾是童太尉府中唱曲儿的如翠,太太因忧心大官人不和小姐同床,必然会断绝了黄家后嗣,再者妾来这里也并无一人知晓。”说完后,就与复仁眷恋起来。复仁被这美貌佳人一阵亲近摩挲,又听说绝了黄门后嗣,不觉也动了些欲心。随即又想道:“童小姐比她娇美十分,我尚且不沾她身,怎么反因这个女人,坏了我的道念?”此念一起,只听一声响亮,万道光芒,飞腾缭绕。把那复仁从魔魅中惊醒过来,这时小姐也正好放参下座。复仁连忙起来礼拜菩萨,转身又来顶礼小姐,说道:“复仁道念不坚,几乎着魔,还望姐姐指点迷津。”小姐不愧是再来人,其智慧圆通,远远胜过复仁,不等复仁说完,小姐就说道:“兄弟你是被色魔迷了,因此才有此幻象。欲除障碍,我还是与你同去拜见空谷祖师,求个解脱吧。”因此两个一起来到光化寺中,叩见长老。 

空谷长老呤道:“所谓欲念一兴,即被四大所转。必须再求转脱,方始圆明。”因此以偈指示复仁夫妻二人道: 

“跳出爱欲渊,渴饮灵山泉。
    夫也亡去住,妻也履福田。
    休休同泰寺,荷荷极乐天。”
  

夫妻二人拜辞长老回到西庄,对养娘、婢女说:“我姊弟二人,今夜要与你们告别,各要回首去了。”养娘说道:“我服侍大官人小姐数年,也是一同修行,曾未中断过,为什么不携养娘一同回首呢?”复仁说:“这个勉强不得,恐怕你缘分不到。”养娘说道:“我自己倒有把握,到时自有分晓。”夫妻二人沐浴后,各在佛前礼拜,一对儿双双坐化了。令人称奇的是,养娘也在房里不知怎么也坐化了。黄员外听说,慌得赶来料理后事,不在话下。

古月禅堂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接下篇: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二)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