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二)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二)





接上篇: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一)




南朝萧衍(梁武帝)所建(公元502―557年)

释禅心 白话改写于2004年9月


话说秣陵县(今南京江宁)同夏里有个萧二郎,本是世胄之家,与长沙郡王萧懿、萧坦同为一族。萧二郎的妻子单氏,心性仁慈,平生最喜欢做些行善积德的事。单氏梦见一个太阳入怀而得孕,经过九月怀胎,即将分娩之时,那里复仁正好坐化,黄复仁的识灵,一路就奔来萧家转生。

宋孝武帝大明八年(公元四六四)五月五日晚上,单氏梦见一个身长丈余的金身人,身著帝王礼服,头戴前后玉串相悬的天子礼冠,被一群身穿红色品服的文武朝官们车从簇拥着,周围旌旗羽雉,辉耀无比,来到萧家堂上歇下。此后这个金身人,独自一个进到单氏房里,望着单氏便拜。单氏惊惶正要问时,恍惚之间即梦觉醒来,正好孩儿落地。

而和复仁一同坐化的童小姐,却投在了支家。

萧家孩儿生下来身周围便有奇异的彩光,相貌独特,额骨高高隆起就像一个太阳,面部如龙,回头时有如虎望重山,右手掌纹很像一个“武”字,身体在太阳的照耀下却没有影子,幼时能蹈空行走,有诸多其他普通小孩不能为的行为!为其取名萧衍。萧衍渐渐长大,八九岁时,身上异香不散,人们经常看到他的居室中有云光浮出,而进入他房间的人,也会情不自禁地生起一种身心清净的感觉,令人肃然起敬。 

 萧衍自小起,即展现出同龄人无能比及的聪明才敏,文章书翰,博学多通。又擅长谈论兵法,胸藏料敌制胜之策,谋算找不到遗漏的地方。 

萧衍的叔叔萧懿听说了侄儿的传闻后,心知这个侄儿智识不凡,有命世之才,绝对不是一般平庸之辈!因此常常对人说起:“这个小孩见识超群,未来一定能振兴我家宗簇。”后来萧懿遇到重要事情时都要与他互相商议。

萧衍出生在五月五日,齐时民俗以此为忌讳,认为这个时月出生的人会伤克到父母,因此多不肯抚养。而他的母亲却秘密把他抚养成人,不让其父萧二郎知道,直到九岁时才让他去见父亲。萧衍的父亲是齐高帝的族弟,家庭与齐皇室关系密切。

萧衍二十多岁时,被竟陵王萧子良召入在鸡笼山的西邸。他长于文学,精通书法,与同在西邸的沈约、谢胱、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并称为“八友”。八友中的范云,原来是箫衍前世为黄复仁时的养娘;沈约、任昉却是二位侍女的转世,现在又在竟陵王西府为官而再聚,再后至箫衍举兵得天下时,以范云谘议,沈约为侍中,任昉为参谋,原来也都是前世的因缘、自然义气相合之故!

他们所写的诗,都是讲求声律的“新体诗”,可以说是文学创作上的先锋派。“八友”中的王融识鉴过人,他尤其敬重萧衍,常对关系亲密的朋友说:“宰制天下,必在此人。”卫将军王俭一见到他,也是深相器异。说:“此萧郎若在三十岁内作到侍中,以后将贵不可言。”

有一次,萧衍乘船路过牛渚,途中遇上了大风,便把船驶入龙渎停泊,忽然出现一个老者很恭敬地对他说:“您龙行虎步,相貌不可言说;目前天下正在大乱,能使它安定下来的,恐怕就是您了吧!”萧衍正想问他的姓名,老人刹那却不见了。此后不久,萧衍因为父亲去世而离职,回到了建邺。

箫衍的性格淳朴孝顺。六岁的时候,献皇太后去世,三天当中汤水不入口,哭泣超过成人。后来住在王府听说父亲病重,便呈递了引罪自责的辞呈,不再睡觉吃饭,加倍赶路,一路上遇着惊涛骇浪,也不停步。箫衍的体格本来很健壮,等赶回家中时已是消瘦不堪,连亲戚朋友都认不得了。才进得宅院,闻听得父亲已然去世的消息,一时气绝,过了很久才恢复过来。每次哀哭,都吐血数升。服丧期间,每天只吃麦子四两。拜扫陵墓,流泪洒地,松树青草为之变色。后来箫衍居了帝位,在钟山建造了一座大爱敬寺,在青溪旁边建造了智度寺,在宫内建立了至敬等殿,又建立了七庙堂。每月两次陈设素食,常常进去参拜,痛哭流涕,哀情使身边的人深受感动。

此后郁林王失德,齐明帝辅政,打算要进行皇帝的废立。萧衍心怀郁忿,因此准备帮助齐明帝,推翻齐武帝的后代,以洗雪心中的耻辱,齐明帝知道他的这种心情,故时常和萧衍密谋。当时齐明帝打算拉拢随王,恐怕他不肯答应,又因为有王敬则在会稽,恐怕制造变乱,便向萧衍询问。萧衍说:“随王虽然享有美名,其实平庸而又拙劣,既没有智谋之士,爪牙也只是倚仗司马垣历生、武陵太守卞白龙罢了。这些人全都惟利是图,如果送给他们一个显要的职位,无不奔走效劳。随王只须以平常的态度对待就行了。王敬则志在安定江东,极享富贵,应该挑选美女去使他心中快乐。”齐明帝说:“这也是我的心意。”随即就征垣历生担任太子左卫率、卞白龙为游击将军,都来上任了。接着又召随王到京,赐他自尽。

豫州刺史崔慧景是齐武帝的旧臣,是个不安分的人,齐明帝担心他野心篡权,于是起用萧衍镇守寿阳,对外声称是防备魏国,实际上是防范崔慧景。萧衍军队驻扎到长濑,崔慧景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十分恐惧,身穿白衣前来迎接,萧衍加以抚慰并且原谅了他。将军房伯玉、徐玄庆都说:“崔慧景谋反的迹象既然暴露,实际上就是现行贼寇,我们武将,就是衣袖上的鹰,将军一句话给我们下道命令,立即就能打垮他。” 萧衍笑着说:“他就像是手掌中的婴儿,杀死他算不得勇武。”于是曲意与他和解,慧景因此安定下来。

此后,萧衍在仕途上非常顺利,隆昌元年(494)被任命为中书侍郎、太子庶子,改任黄门侍郎,封建阳县男,食邑三百户。

建武二年(495),魏国派刘昶、王肃两员大将攻打司州,齐明帝以萧衍为冠军将军,与江州刺史王广一并出兵救援。行军途中,出现一个人身高八尺多,容貌衣冠全部是洁白的,顺着江边喊道:“萧王大贵。”箫衍屡次遇到吉祥的征兆,心里越发自信。行至距州治义阳(位于今河南信阳南四十里)一百余里的地方,众军畏惧魏军强盛,敌锋锐猛,畏缩不敢再进。箫衍为了振奋军威士气,便对诸位将官说:“现在屯驻在下梁城,把守着凿岘天险,保卫着雉脚道路,占据着贤首高山,可以通往西关,下临贼营,三方犄角,攻其不备,战败敌军是必定无疑的。”

然而王广之等人不肯听从,后来派遣徐玄庆先占据了贤首山,魏军断绝了他的粮道,其他将领都十分害怕,没有人敢前去援助他,独箫衍自告奋勇请求为先锋,王广于是将自己麾下精兵配给萧衍指挥。萧衍趁黑夜挺进,行进中迷失了道路,远远望见有人手持两支火炬行走,箫衍随着火炬前进,果然直接登上了贤首山!魏军不知这边人数的多寡,未敢相逼。一天黎明,有风从西北刮起,黑云随之压来,卷到魏国军营的上空,一会儿又风回云转,返回西北。箫衍对将士们下令:“这就是所谓的归气,魏军就要败退了,大家望旗而进,听鼓而动!”于是军士鼓噪,响震山谷。城中见援兵已至,士气大增,出兵攻打魏军营寨,萧衍也率军冲下山来从外面夹击。魏军腹背受敌,解重围溃退。从缴获的刘、王二人巾箱中,发现了魏帝的手令,其中称:“闻萧衍善用兵,勿与争锋,待吾至。若能擒此人,则江东吾有也。”

 萧衍因战功,受命为司州刺史,治州颇得威名。时有人向萧衍赠马,萧衍坚辞不受。那人将马悄悄系在萧衍宅院的柱子上便走了。萧衍出来发现了马匹,便写了一封情辞恳切的答谢信,将信缚在马首上。又命人将马驱出城外,于是马便跑回旧主人身边。他知道齐明帝生性猜忌,便遣散了自己的旧部。平时出游,不乘轩车高马,只乘一辆拆了犄角的小牛车。所以明帝常常称赞萧衍,知他清正俭朴,勉励朝臣都应向萧衍学习。

一天,一个自称僧恽的沙门见到萧衍,对他说:“您的颈上伏着一条龙,必定不是作人臣的人。”萧衍正想着要仔细询问一下他时,那沙门却已不知去向!

司州刺史任满后,他回到京城建康,又很快出镇石头城,守卫京城门户。建武四年,魏国孝文帝率大军来攻雍州,齐明帝正想换掉驻守雍州的前朝齐武帝的心腹大臣曹武,于是授意萧衍以防务之由领兵前往,同时命兵部尚书崔慧景、征南将军陈显达为后援。当萧衍、崔慧景之部行至邓城时,魏孝文帝率十余万骑掩杀过来。慧景引兵撤退,萧衍劝他扎寨相持,他却不以为然。结果在后退途中被魏兵杀得一败涂地。萧衍挥兵力战,杀敌数十百人,终使魏国骑兵稍却。他安排结阵断后,当晚由水路返回建康。慧景全军覆没,萧衍全师而归,齐明帝由此见出两人优劣,于是封萧衍为辅国将军,监雍州事。

七月里,明帝驾崩,遗诏以萧衍为雍州都督刺史,镇襄阳。继位的东昏侯无力把握朝政,尚书令徐孝嗣等六人轮流值日,发布敕令,人称”六贵”。

萧衍对从舅张宏策说:“古诗称‘一国三公,吾谁适从’,况今有六,而可得乎?国家将乱,襄阳正是避乱之所,惟诸弟尚在京城,恐遭不测。”于是命宏策前往郢城,与兄长萧懿计议。

宏策往见萧懿,说:“雍、郢二州,地处关要,正可与时进退,世治则竭诚本朝,时乱则为国翦暴,趁猜防未生,不如早作打算。”萧懿一听就变了脸色,心里很不赞成。宏策归来后,萧衍将弟弟萧伟、萧詹接到襄阳,开始秘密打造武器。又砍伐了许多林木,沉入檀溪,以为起事时造舟船之用。这时他的住宅上方常有紫气升腾,形如蟠龙,观者无不称奇。

一天,萧衍外出时,空中忽然遍地刮起暴风,烟尘四面包围,惟独萧衍所在之地白日晴朗,上部紫云腾起,形状如同华盖,望见的人无不诧异。

永元二年(500),一般忠臣相继被齐主皇帝诛杀,萧衍的叔叔萧懿也被药杀。消息传来后,萧衍密召长史王茂、中兵吕僧珍、别驾刘庆远、功曹史吉士瞻等僚佐前来谋划,众人都说:“纣可杀”。

齐皇帝又和郑植计议,如何起兵诛杀箫衍。郑值奏说:“萧衍图谋日久,士马精强,起兵征讨实在难以成功。以臣之计,不妨外假以加官升爵,内行诛灭之实。等臣为他宣达圣旨的时候,箫衍前来拜见臣的时候,出其不意而刺杀之,只需一匹夫之力,也省下了许多钱粮兵马!”

齐主皇帝闻言大喜,即便差遣郑植携圣旨到雍州,便要刺杀萧衍。

这时,却说光化寺的空谷长老(前已交代,长老乃箫衍前生的师父),忽然心神不宁起来,于是跏趺中入得禅定,便将此事了知了个透彻!长老在定境中,幻身拿着一卷天书,书里夹着一把利刃,进到萧衍的梦中,将夹着刀的书卷递与萧衍。衍一惊醒来,暗自想道:“明明的一个老和尚,拿这夹刀的一卷天书与我,莫非有人要来刺杀我么?明日且看如何!”

第二天,便有人来报,朝廷差使郑植携诏书要加爵一事。萧衍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就是了。”于是心生一计,先派人将郑植安排在宁蛮长史郑绍寂家里,准备酒席,军士一切等埋伏停当了,前去见郑植,萧衍在宴席对这名刺客说:“朝廷派你来杀我,今天的酒席上可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啊!” 参加宴会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把郑植弄得十分尴尬。宴会上萧衍又说道:“朝廷使卿来杀我,必有诏书。” 

郑植推赖道:“哪有这样的事!”萧衍大喝一声道:“给我搜来看。”只见帐后跑出三四十个大力士,将郑植拿下,身上果然搜出一把利刃来,又搜出一份暗杀萧衍的密诏。萧衍大怒,说道:“我什么地方亏负了朝廷,为什么要刺杀于我?”宴会后,萧衍陪着这位刺客参观所有的府库和军备,看得郑植心灰意冷,哭丧着脸回去了。

萧衍连夜召集众将,计议起兵。选集甲士三万人,战马五千匹,出檀溪竹木造船三千艘,树起大旗,攻城掠地,直逼建康而来,一路上得到许多普通百姓随从和拥护。

此后声威大振,一路兵之所至之地,无人敢敌,势如破竹,又者,萧衍早年受道法,与茅山道士陶弘景关系甚密,故得陶弘景大造声势,从中相助。萧衍后依他所择吉日禅位,并采纳他的建议,定国号“梁”,史称梁武帝。从此国家每有吉凶征讨大事,无不前往咨询,人称陶为“山中宰相”。

公元502年夏四月,梁公萧衍受禅,称皇帝,废齐主为巴陵王,迁太后于别宫。下令:“凡是昏庸的诏令、荒谬的赋税、淫刑滥役,外官可以详细检查以前的来源,全部荡除。那些主管者散失,各处损耗的,要精细地建立条例,一律按照原来的章程。”“系统检查尚书等部门在东昏侯时期各种诉讼案件不合理的和主管者停留不及时施行的,详加审辨,依照事理上奏。那些义军中临阵牺牲、疾病死亡的,都要加以安葬,收养他们的遗孤。又下令减少虚浮费用,除非奉献祭品,制作冠冕,练习礼乐的仪式,修造军用物资,此外一概禁绝。皇宫中的官署,要酌情撤销和精简,命令之外详细地作出具体安排。”

武帝又下令:“赦免国内死刑以下的罪犯,鳏寡孤独不能自力生活的人,赐给谷物五斛,府州所管的征调也都免除;拖欠的税布、口钱、旧债不再收缴;那些因为议论乡人和国政而犯罪的人、贪污窝赃奸淫盗窃罪犯,一律免罪,勾销以前的登记,让他们重新开始……可以在城郊祭祀天地,礼乐制度,全用齐的典章。劫贼的家人被拘捕入官的,全都免罪释放。各个流徙的家庭,一并允许归回本土。诏令凡是后宫、乐府、西解、暴室诸如此类被幽禁和逼迫的,一律放还。如果是衰老不能自己生活的,官府发给食物……”又诏令、分别派遣“宫内的侍从,到四方各地巡视,观看政治,听取民谣,访察贤能,举荐逸才。当地如果有田野未被开垦、诉讼没有章程、忘公徇私、一味侵夺的,都要据实上报……百姓想尽情发表议论,可以把言论投在木箱中。”

梁武帝虽然马上得到了天下,然由前生闻佛修行因缘故,道缘不断,杀中有仁,广运大慈大悲之心,虽然做了皇帝,心里头依然一心想着修行的事。

一天晚上,梁武帝宫中遣散了宫中众人,独自一个阁前默坐,静静地透过窗棂看着天空的一轮弯月,约莫三更时分,忽然见到三、五十个身穿青衣的一群人,从甬巷中走到阁前来,其中一个人口里唱着哀伤的歌,道:

从入牢笼羁绊多,也曾罹毕走洪波。

可怜明日庖丁解,不复辽东白蹢歌。

武帝听了这歌心中正疑惑时,一班人已经走近,朝着梁主叩头并启奏道:“陛下仁民爱物,恻隐慈悲,我等都是太庙中祭祀所用牲体,百万生灵,可怜明日一时就要被屠杀了。伏愿陛下慈悲,敕宥我等苦难,陛下功德无量!”

武帝对青衣人等说道:“太庙一祭,朕如何知道杀戮了这么多的牲灵?朕实在于心不忍!等明天上朝时,朕给你们想办法吧!”只见青衣人众一齐反复叩头哀祈,涕泣而去。 

次日早朝,武帝向满朝文武百官讲说了昨夜阁中见到青衣众人之事,又说道:“宗庙致敬一事,固然不能没有;然而杀戮屠毒,朕又何心能忍?从今天以后,请把面粉代做为牺牲,祀典不因此废除,仁义和恻隐这两者都保全,岂不为美?!”如此永为定制,谁敢违背! 

梁武帝延请了一批家僧,明彻便是开国之初迎请的一位。他俗姓夏,钱塘(今杭州)人,对四部律藏非常熟悉,梁武帝大约是想学戒律,才将他请为家僧的。 

开国之初的另一位家僧是昙鸾,他是山西雁门人,少年出家,对净土宗很有研究,曾想为《大方等大集经》作注,后因病搁置下来。他病愈后深感生死无常,准备先求长生,再学佛法,于是来到江南,问道于陶弘景,陶弘景授以仙经。昙鸾在北归途中应梁武帝之请入宫宣讲佛性,梁武帝大加赞赏,尊他为北方肉身菩萨。


接下篇: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三)


古月禅堂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