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五)



接上篇: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四)




南朝萧衍(梁武帝)所建(公元502―557年)

释禅心 白话改写于2004年9月


离余姚海岸大约一千多里的浮鹄山上,有一位女道者与其弟子共四五百人,她们中年龄超出一百岁的很多,都在山上修道。武帝刚舍身的时候,她们派遣来献红席的使者刚好到达,说这种草常有红鸟住在下面,当时有一个男子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大众当中自己割肉来喂饿鸟,血流满身,而脸色不变。又和尚智泉用铁钩挂着身体,来点燃一千盏灯,一天一夜,端坐不动。开讲的时候,有三足鸟聚集在大殿的东门,从门口飞到西南的横梁上,三次飞起,三次聚集。有白雀一只,出现在重云阁的连理树上,又有五色云浮在华林园的昆明池上。

武帝和太子在同泰寺住了二十多天,文武大臣和老百姓都到寺里来请武帝回朝,武帝坚决不回。太后又派宦官来请,武帝仍然不肯回去。一天晚上,支公告武帝说:“爱欲一念生起,辗转相侵,与陛下还有数年魔债没有完,哪里就能马上解脱了呢?陛下必须还朝,了这孽缘,待到时机成熟时,自然就没有妨碍了。”武帝得支公这么劝导,也就答应先回去。

第二天,大臣们又来请武帝回朝,武帝对大臣们说:“朕已经发誓要舍身出家,但是现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缘故,如果就这样回朝的话,那朕之前说的等于是虚语。朕想了个办法,如果要朕回朝,必须各方都出一些钱,把朕赎回去才可以。这样吧,朕出一万两,百官各出一万两,太后出一万两,都送到寺里来供佛斋僧,朕才能和太子回朝。”太后百官都遵旨照办,将银子送到寺院里,武帝也发了一万两,送到寺里后,才回朝中。

过后不久,在大海的西面有一个大素犁鞬国,辖下有个条枝国(今地理位置不明,有说位于地中海沿岸的赛琉西王国;有者认为位于波斯湾沿岸;更有人认为在里海沿岸的安息国),它的国人身长八九尺,食生物,而且非常猛悍,如禽兽一般;又善为妖妄眩惑,如吞刀吐火、屠人截马之术。听说梁武帝主受禅,起举国之兵力,要来攻打梁国。边海守备官听到这个消息,飞速上报武帝。武帝主见报,与文武官员商议:“如果是别的国家来侵犯倒不要紧,只是这条枝国人马,要怎样应对才好呢?有谁能为朕领兵迎敌的,朕定会重赏,加官进爵。”文武百官听了,人人面面相觑,无人敢去迎敌。侍中范云奏道:“臣等去同泰寺向道林长老求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吧。”武帝道:“朕须亲自去走一趟。”

梁武帝慌忙命驾来到寺里,礼拜支长老后,把条支国举兵来犯的事详细说了。支公说道:“这事不要紧,条支国要过西海后才转洋入大海,经过一千七百里到达明州(今宁波市),然后再经过二三条江,才能到建康。明州有座释迦真身舍利塔,是阿育王所造,塔中埋藏了释迦佛的爪发舍利。这塔寺不是无故而设的,专为镇西海口子,使外敌不得来犯中国,说不尽的好处。今塔已倒坏了,陛下若把这塔依先修起来,镇压风水,老僧上祝释迦阿育王佛力护持。条枝国人马,根本过不了海!”武帝听支公这么一说,才算放下心来,连忙派官修造释迦塔,要增高做九十丈,刹高十文,与金陵长干塔一样。钱粮工力,不计其数。

舍利塔刚修好,道林长老在定中见到大秦犁鞬王,催促条枝国,兴起十万人马,海船千艘,精兵猛将,下了大海,出兵来犯。第二天,支公请武帝到寺里,打个释迦阿育王大会。长老拜佛忏祝,武帝也脱去御服,身披法衣,行清净大舍,素床瓦器,亲自礼拜讲经。

佛力果然浩大,非同小可!武帝这里祈佛做会,那条枝国人马,已经出征下海,开船不到三四日,就遇到了飓风,所有船只几乎覆没。只得躲在海中一个阿耨屿岛里住下,等了十余日,风息了,方敢开船。不到一会间,风又发了,白浪滔天,哪里过得来?仍旧回洋,躲在岛里。不开船便无风,若要开船就有风。条枝国大将军乾笃说道:“这太奇怪了!不开船便无风,一要开船风就发起来,还是中国天子有福分。老天就算肯让我们过去开战,看这情景,即使过得海,也未必取胜他们,不如回了兵罢!”等他们把船往回驶时,风也没了,顺顺的放回去。乾笃领着众头目,来见大秦国王满屈,详细汇报了这缘故。满屈说道:“中国天子弘福,我们终是小邦,不可与大国抗礼。”令乾笃领几个头目,修一通降表,进贡狮子、犀牛、孔雀、三足雉、长鸣鸡,一班夷官来朝拜进贡。武帝见乾笃说阻风不敢过海一事,自知都是修塔的佛力加被不可思议,以此深信释教,奉事益谨。

因梁武帝勤于政务,在他的统治下,国富民强,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都达到了东晋以来最繁荣的阶段。

公元547年,武帝自恃国内财力雄厚,想要吞并东魏和西魏,于是接受了侯景的归降。

侯景原来是被鲜卑族同化的羯族人,左足偏短,不擅于骑马射箭之术,但是他的谋略计策却无人能及。侯景后来投靠了东魏的高欢,高欢很欣赏他,委以重任。侯景曾经向高欢建议:“愿得精兵三万,横行天下,渡江缚取萧老,公为太平主。”高欢听了大喜,让他统领十万兵将,专制河南。不久高欢死去,他的儿子高澄即位。因高澄一向与侯景不和,梁武帝于是用反间计使高澄对侯景起疑心,高澄果然中计,假借高欢名义对候景下召书。侯景知道其中有诈,于是占据河南反叛东魏。侯景派遣郎中丁和向梁武帝递交投降书,带着河南十三州的土地一并归附。

梁武帝在正月丁卯夜,梦见中原牧守带了大片的土地来归降。第二天对朱异说起梦中的事,朱异奏报道:“这是国内将有混战的征兆啊。”等到丁和捧了降书来见武帝,说明侯景的归降计划,正是正月乙卯日。武帝觉得非常神奇,不可思议,于是接受了侯景的归降,封他为河南王,还给他增加了兵马。

谁知侯景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他知道临贺王萧正德一贯贪婪暴虐,且有叛逆之心,还秘密训练了一批死士,盼着国家早日发生政变。于是便暗中派人给萧正德去信说:“现在皇帝年事已高,奸臣乱国,朝纲错乱,政令颠倒,依我侯景看来,其灭亡要不了几天。何况您临贺王本来应是当太子的,却被废受辱,天下义士,暗自痛心,现在天下豪杰都归心于您临贺王,您难道会因顾及骨肉私情而违背天下万民的心愿吗?我侯景德才虽然不高,愿效忠于您。”萧正德看信后大喜道:“侯景的心思与我不谋而合,这真是天助我啊。”于是便答应侯景,暗地里与他联合,并写信说道:“我们里应外合,哪能成不了事?兵贵神速,现在正是起兵的大好时机。”

侯景与正德(548)密谋策划之后,带着军队假称出外打猎。在十月时突然袭击谯州,抓了刺史萧泰。接着又攻破历阳城,太守庄铁开城门投降,对侯景说道:“国家过着太平的日子久了,士兵都已经没有战斗力。大王现在起兵,朝野内外都很震撼,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了。乘他们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力量,迅速进兵建康,出其不意,一定能够兵不血刃,手到擒来,大功告成。如果时间拖长了,给朝廷充分准备,那时只要派出千人的老弱兵力,凭借滚石的力量,大王就算有百万精兵,也奈何不了了。”侯景听后大喜,即命庄铁带兵作先锋。

梁武帝不知萧正德与侯景暗中勾结,还派他到丹阳督军。等侯景到达长江边,萧正德暗中派遣数十艘大船,谎称是运送芦苇,但实际上是帮助侯景渡江。侯景大军过江后,立即围攻台城,昼夜不停。董勋开城门将侯景军队迎入城中,台城陷落。侯景将梁武帝囚禁在太极东堂,还派了五百名士兵看守,里里外外围得铜墙铁壁似的,插翅难飞。 

江陵地方有一位居士名叫陆法和,侯景遣兵进攻江陵的时候,陆法和与他的弟子八百多人,把侯景击败了,准备协助梁武帝讨伐侯景,梁武帝却反过来担心陆法和图谋不轨,根本不听陆的话。陆居士对武帝说:“我是三宝弟子,岂会垂涎您的王位?看来您和侯景之间是定业难转了,既然您不信任我,那就听便吧!”

早在天监二年(503),一次武帝和宝志禅师相互谈论时,武帝问禅师:“国有难否?”宝志禅师于是用手指向自己的喉及颈处,喉颈与侯景谐音,分明预示了武帝将遭侯景之难也。武帝又问禅师自己的寿命有多长?禅师回答说:“元嘉、元嘉。”宋文帝元嘉在位三十年,宝志和尚回答了两遍元嘉,意指武帝的寿命,在两个三十年即六十年内(梁武帝在位共计52年)。宝志禅师又吟了首偈道:

“昔年三十八,今年八十三,四中复有四,城北火酣酣。”

武帝让随侍将偈记录下并封存起来。到了中大同元年(546),同泰寺火灾,烧坏了宝志禅师的真身塔,武帝打开封函见到了当时记录的偈语,不禁流下了眼泪。武帝生于甲辰年(464),三十八岁时即是攻克建邺的那年,真身塔失火那年正是四中有四的四月十四日,武帝八十三那年。宝志禅师的这首偈颂,同时也预示了这年之后武帝即将到来的灾难。

侯景入得皇宫,大肆劫取宫中珍宝,又将后宫数千嫔妃、名姬占为己有,整日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仍不满足。他听说溧阳公主生得国色天香,且精通音律,就想将她纳为妃子。于是派遣黄门侍郎田香儿给公主送去一个密封的金泥小盒,内装一奁的紫玉软丝同心结,还有合欢水果。看到公主打开的金盒后,身边的人都大怒,劝公主把盒子摔碎,拒不接受。公主是个深明大义的人,她深知其中的厉害,说道:“侯景并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也算是英雄豪杰。父王当年曾经梦见过一只猕猴坐在御榻上,今天这个梦应验了。如果我不顺从于他,那么萧氏将无人能保。”于是公主准备了一套双凤名锦被和珊瑚嵌金交莲枕头回赠侯景。侯景见公主回赠之物后欣喜万分,立即派了数十名亲信前去迎娶公主。公主为了保全萧家,忍辱屈从,日夜不离,终获侯景宠爱,全族得保。

梁武帝被侯景囚禁于台城。一日武帝梦见榼头笑眯眯地向他走来,醒来后懊恼地说:“唉,真是报应啊!我如果不是误杀了榼头大师的话,佛祖将让我活到百岁开外的,区区侯景又何足道哉!我既已修佛,却又嗜棋,这不是对佛最大的不敬么?”

由于根本见不到支公,武帝心中的郁闷无法排遣,就连饮食上也难以保障,终于抑郁成疾。一天,因为感到口苦,想要讨些蜂蜜吃而不得,口中已经不能说话,这位中国历史上最为博学、多才、多艺、勤俭、正信以及南北朝时期执政最长的开国皇帝,便于“呵呵”声中死在文德殿,终年八十六岁。与此同时,支公长老也在同泰寺坐化而去了!

原来侯景数世之前乃是一只猴子,武帝因地做行者修道的时候,此猴常来扰其入定。一日,行者便将猴儿圈到一洞中,以石封门,不使外出,然后端坐入定去了。谁想一定数日,反复入定,后来再出定时忽然想起猴子还在洞中,急忙去看,那猴却早饿死了!猴儿饿死之前,起大嗔心,来生定要讨回此仇!武帝过去无意饿死猴子,今生却被侯景关在台城,终至饿死,讨回公道,也算是因果分明,种因结果,丝毫不爽了。

武帝死后,侯景秘不发丧,偷偷埋了武帝,不过支公早已知道,况且时节已至,就在寺里坐化了。

梁湘东王萧绎知道梁武帝被侯景囚禁饿死的消息后,悲痛万分,于是借武帝的名义自称大都督,统领中外各军,发兵前往剿灭侯景。

萧绎派竟陵太守王僧辩率领五千人马先行收复台城,当军队行至湘州时,王僧辩暗中派赵伯超前去探听侯景方面的情况。赵伯超怕走漏消息,就化妆成普通商人模样,专挑偏僻路径行走。当他来到柏桐尖山边深林里时,忽然看见梁武帝和支公二人,各自拄着一根拐杖,慢慢地走过来,赵伯超大吃一惊,慌忙跪下奏道:“陛下和长老为什么会在这,您们打算去哪里呢?”

武帝回答道:“朕已功行圆满,要和长老一起去西方极乐世界了。我这里有封书信要给湘东王,正愁没人可寄,你先仔细收好了,到时交给他吧。”说完,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交给伯超。伯超刚接过信,武帝和支公就忽然消失不见了。

赵伯超探听完侯景消息,回复王僧辩后,连忙将书信呈送给湘东王,汇报了见到武帝的经过。

湘东王拆开书信,只见上面写了一首古诗:

“好虏窃神器,毒痡流四海。嗟哉萧正德,为景所愚卖。凶逆贼君父,不复办翊戴。惟彼湘东王,愤起忠勤在。落星霸先谋,使景台城败。窜身依答仁,为鸱所屠害。身首各异处,五子诛夷外。暴尸陈市中,争食民心快。今我脱敝履,去住两无碍。极乐为世尊,自在兜利界。篡逆安在哉?鈇钺诛千载。”

湘东王读完诗后,已是涕泪交加,不甚感慨。

后来,王僧辩和陈霸先一起联合打败侯景大军。侯景逃跑时被羊侃的二儿子羊鸱抓获杀了,尸首被挂在市场中示众,民众都争相抢吃他的肉,就连潥阳公主也吃了他的肉。侯景的五个儿子也都被北齐杀了。武帝诗中的内容都一一应验。

这段公案正应了诗中所说:

堪笑世人眼界促,只就自前较祸福。

台城去路是西天,累世证明有空谷。


回首篇:白话梁武帝累修成佛记(一)



古月禅堂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