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亲见圣境、无修解脱往生略记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母亲亲见圣境、无修解脱往生略记






母亲亲见圣境、无修解脱往生略记


著文:妙湛居士

 

 


母亲因肝癌往生,已近半月,母子诀别,终究不可避免,无可奈何。悲伤之余,但也因母亲得到了上师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所以心中充满了感恩。由是写下这篇文字,以此纪念敬爱的母亲,并感念上师三宝的恩德。


母亲一生很辛苦,年轻时曾受过一些刺激;她还曾练过气功,执着于接收某些外界的“信息”,在精神状态上非常执着。从佛教修行的角度,确实是属于业障很重的一类众生。后来,我在学佛后,教她念诵六字玛尼咒,她还是肯经常诵持一番,也算是在佛法中种下了一些善根。


201511月,母亲曾住院一段时间。医生考虑母亲已74岁,且肝癌病情已臻晚期,不建议再采取手术、化疗等积极治疗方法,同时叮嘱我要做好应对晚期肝痛的准备。我考虑再三,在征得医生同意后,将母亲接回家中。一方面,从恩师禅心师父处,求来中药方,以作治疗;另一方面,每隔半月,即通过恩师禅心师父的一位上师觉海堪布,请他在寺院为母亲安排念经祈福等法事。


我也深知母亲的病情已无可挽回,须为往生早做打算。宁玛巴祖庭噶陀寺十明佛学院院长阿松丹巴大堪布,是恩师禅心师父最主要的根本上师之一,堪称一位真正难得的实修实证、戒行严谨的老堪布,我向来对他老人家深怀信心。由此,我就有一个想法,打算在母亲过世后,礼请师公大堪布慈悲超度。由此,我即先印了几张师公大堪布的照片,交予母亲,嘱她经常观看。其中有两张照片,师公大堪布分别抱着不同的伏藏石。


母亲病情很重,但家里没有告诉她实情,我只是叮嘱她要尽量念佛和祈祷大堪布,将来百年之后,就跟着阿弥陀佛和大堪布到极乐世界去!母亲听了也很开心。但另一方面,也还是能体会到母亲还有一些希望疾病痊愈的想法,对这个世间还有留恋。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尽力劝慰母亲,要牢记阿弥陀佛和大堪布,要发愿往生极乐世界。


到了20161月中旬,母亲病情忽然恶化,大多时候都处于昏迷状态。有一天,母亲忽然有一点短暂的清醒,我立刻嘱咐她:“妈妈,你要念阿弥陀佛啊,跟着阿弥陀佛和大堪布去极乐世界!”母亲居然反问我说:“真有极乐世界吗?”我听她这样讲,非常忧虑和沮丧,但也无他法,只得尽力劝慰母亲,要相信有极乐世界啊!其实呢,自己也清楚这些劝慰,对母亲来说,还是干巴巴地起不了作用。母亲很快又昏迷过去,我既着急,更难过,却无计可施。至于月底,母亲更是连日陷入昏迷状态,完全不进饮食,也无大小便利,腹部更因腹水而肿胀得同石头般坚硬。向医生咨询后,都认为已经是弥留状态了。


妹妹和2位叔父,还有1位表姐,在126日从山东老家赶到江苏,来见母亲最后一面。在这天上午,我再次联系了觉海堪布,一方面向他禀告了母亲的状况,请他安排一下寺院念经祈福的法事;另一方面,我正式地祈请他向师公阿松丹巴大堪布转达,我准备为母亲超度一事前往噶陀寺拜见大堪布的计划。这两件事,堪布都此慈悲应允了。


当天晚上,妹妹和表姐通宵守在母亲身旁,轮流休息。至凌晨3点左右,妹妹忽然看到母亲用力抬起头来说:“有人在念佛啊!”母亲此时已多日神志昏迷,未曾说话。乍闻此语,妹妹立刻伏到母亲身边,追问:“妈妈,是不是念的阿弥陀佛啊?”


母亲说:“是!”


因为屋里有念佛机开着,所以妹妹又问:“是不是念佛机的声音啊?”


母亲说:“不是。”然后放下头,看起来又睡过去的样子。这时,妹妹有些担心念佛机声音太大,可能会吵到了母亲,就把声音调小了。


又过了一阵,母亲忽然又一下子撑起了身体,到处找,到处看,同时口里大声说着:“好大的声音啊!好大的声音啊!”


妹妹赶紧问:“是不是念佛机开着,你睡不着啊?”母亲使劲晃着妹妹的手,说:“不是!不是!”然后又躺下了,仿佛昏睡不再说话。


其后,妹妹还听到母亲偶尔还在讲话,但这时妹妹太疲劳了,半睡之间,没有听清在讲什么。


到了五点左右,表姐也听到母亲说话,大致意思是“以为我活不过来了,这又活回来了。”但向母亲问话时,也没有反应,还是昏睡的状态。


到了七点左右,母亲睁开眼睛,虽然还有些昏滞,但勉强能略作交流。妹妹就问她:“妈妈,你说有人在念佛,是什么人在念佛啊?”母亲说:“是个男的。”


妹妹又连着问了两遍:“穿着什么衣服啊?”母亲没有回答。


妹妹知道母亲有时念玛尼咒,心想会不会是观音菩萨现男身过来了,于是再接着问:“是穿白色衣服的吗?


母亲这次回答说:“穿出家衣服,拿着石头。”因为妹妹看到过师公大堪布的照片,心想是不是大堪布?就拿过来大堪布的照片,再次问母亲,母亲说:“就是他啊。”


其中有两张照片,师公大堪布分别抱着不同的伏藏石,母亲不加思考,立刻指出来是哪一块。


到了中午,已神志不清很久,接着又连续数日昏迷的母亲,神智神奇地完全恢复清醒了。她跟我们详细地讲述师公大堪布来了,带着她念阿弥陀佛,还告诉我们说,大堪布先念一小阵阿弥陀佛,声音非常非常响啊,然后让她再念一大阵阿弥陀佛,如此往返重复念。而且,她还反复对妹妹说:“明明是大堪布在念佛,你非要捣乱,说是念佛机。不是念佛机,是大堪布!”我也问母亲,大堪布声音有多响啊?母亲形容不出来。我就说,是不是像打雷一样啊?母亲点头,说是的。


就这样,母亲从濒死的弥留状态中,又奇迹地重新活了回来。我妹妹等从家乡赶来的亲戚们,都认为这件事情太不可思议了,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也因此增长了对佛法的信心。


当天凌晨,母亲见到师公大堪布的同时,我妻子也做了一个梦。几年前,家中因事祈请辽西寺念经,当时我妻子梦见从辽西来了一位空行母到家里加持。这位空行母的眼睛非常特别,很大,而且从里到外都是黄色的,没有瞳孔,因而我妻子的印象特别深。这一次,我妻子梦到母亲的眼睛忽然完全转变黄色的,就如同以前梦见到的那位空行母的眼睛一样,只是没有那么大而已。我想,这应该是这位空行母,又一次跟着大堪布一起来加持母亲的征兆吧!


又过了两天,母亲忽然告诉我,师公大堪布还跟她讲了一些事情。比如,大堪布说:“你的身体会好起来,过一些时候,就会彻底好!”母亲还说,大堪布还讲了一些话,但她不理解是什么意思。我反复请母亲尽力表达出来,母亲思考了一段时间才说,大堪布的意思,是和她完全不分了!我问母亲:“是不是大堪布的意思,是你和他完全变成一体了?”母亲回答是的。只是母亲理解不了,为何两个人呢,会变成一体分不开了?!


后来,确如师公大堪布对母亲的授记,母亲的身体果然又好转了一段时间,顺利地过完年。关于“过一些时候,会彻底好!”我理解为这是指往生到一个更好的地方。至于母亲理解不了的“不分了”,这应该是大堪布对母亲作了摄受,就如同密乘中师徒相应、从而心意融为一体无有差别的含义吧。表姐所听到的母亲说“这又活过来了”的话,也应该是母亲听到大堪布说身体能好起来,而做出来的回应。


这段时间的清醒,也给了母亲一个机会,想清楚很多事,转变了原有的观念。比如,母亲一改之前所流露出是否真有极乐世界的疑虑,对师公大堪布和西方极乐世界,生起了真实的、坚定的信心!另外,我感觉母亲也意识到她的病情不容乐观了,可以觉察出她已放弃了此前希望疾病能够痊愈的念想,但她也没有问我们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在我劝她要跟着阿弥陀佛和大堪布前往极乐世界时,母亲都用认真的口气应允下来,而且眼里会流露出明亮的光彩,对我感慨:“大堪布真厉害啊!我可服了!他能从那么远的地方来看我!”


再过了一段时间,具体日期记不清了,只记得再过三、四天就除夕了,有一天母亲忽然进入一个奇怪的状态:她凌晨时,忽然自行坐起来,双眼凝视着虚空,什么话也不说,有时还做出试图往前方去的样子。由于她不肯躺下,一直坚持坐着,我与父亲只得轮番扶住她。我有一阵没一阵和母亲说话,可是她总是不回答我。就这样到了上午,我无意中又问了母亲:“妈妈,你在看什么呀?”她忽然回答:“看**世界。”中间两个字没有听清楚。我就立刻问:“是极乐世界吗?”母亲回答:“是。”我又问:“极乐世界好看吗?”母亲说:“好看。”母亲此时可能身体已经很累了,回答地非常慢,好像要花一些力气才能说出口的样子。再问,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母亲显得有些坐不起来的样子,我就将母亲扶着躺下。躺下后,她还有些想坐起来,但实在没力气了,就躺着又向前凝视了一会,然后睡了过去。


第二天,母亲清醒的时候,我问她:“妈妈,你是不是看到极乐世界了?”她这时说话已有些困难,积蓄了一阵力气后,才说:“是,看到极乐世界了。”我问:“好看吗?”母亲慢慢回答说:“好像一幅画一样,在面前。”我看她说话困难,就没再接着问下去。父亲则评价说:“你妈一辈子老实人,从来没说过谎话,她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才说的。”


到了腊月底,临近除夕时,母亲又出现了一次坚持坐起来,凝视着面前虚空的状况。这时,她身体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未久就被迫重新躺下。


过完年后的两三天,母亲基本只能卧床了,翻身一下都有些困难。这期间,我每每在母亲耳畔,请她要记着想一想大堪布,跟着大堪布到极乐世界去,她都会尽力点一点头,以作示意。到了初四后,母亲就开始昏睡,也不再进水米,看到她可能感觉不适、略微气喘时,我就为她翻身按摩一番,即复能安稳。到初七(214日)临终这日,母亲吐出了几次黑绿色的粘液,最末后又吐出了一口清白色的粘液,不久即在晚上1155分,右吉祥卧而逝。


让我非常感恩的是,从发现肝癌到往生,母亲一直未曾出现肝痛等症状。除了久卧不适,须按摩缓解外,基本没有其它痛苦的感受。临终走得也非常快,非常安详,只是在吐黑绿粘水时略有不适的样子,但吐过后随即神态又恢复平和的样子。这也算在悲伤中令人略感欣慰的一件事吧。我想,这一方面是由于恩师禅心师父的中药方剂非常得力,另一方面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啊!


母亲走后大概半小时,父亲首先发现,从母亲鼻孔中,垂下来一条非常晶莹清澈的白色透明柱体,上面缠裹着一条细长的深红色、像血一样的物质,之后一直垂挂了数小时之久。恩师禅心师父说,这是垂玉柱,是非常好的征兆。查阅了一些典籍,确实有修行成就的人会在圆寂时,因红白菩提交融而在鼻孔出现玉柱双垂的现象,一红一白。母亲垂下的玉柱是白红相间的,白多红少,从右鼻孔流出来。我估计有修行的人,多是跏趺而逝,故能双垂。母亲是右吉祥卧逝世,因头部姿势的原因,所以左鼻孔中的红菩提未能流出,而是流了一点到右鼻孔中的白菩提上。母亲远远算不上一个修行人啊,能够出现这种只有修行人才会出现的征兆,完全是来自师公大堪布的加持啊!


此外,母亲走后第一天,屋内满是一股有些类似檀香的香味,冰凉沁澈,全家人都闻到了。


母亲走前的日子里,脸色一直保持红润光泽。呼吸停止后,脸色迅速变得没有血色、蜡黄的样子,但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就又好看起来。因为我曾听元音老人讲过,人断气后,可以非常轻微的碰触一下,感受体温,哪里先凉,哪里还热。母亲呼吸停止后不久,我就非常小心地触碰了一下,脚部已经非常快地凉透了,膝盖也凉了。两三个小时后,母亲遗体的头部和腹部还都是有点热的,甚至感觉腹部更热的样子,由于卧姿的原因,心口部位没敢摸,怕有打扰。又过了几个小时,再小心的摸了下,还是如此,只是更凉了些。到了晚上,又小心摸了一下,腹部也凉了,额头也凉了,只有头顶还略有温热的样子,而且与额头的温差非常明显。到了第二天,全身都完全凉透了。


这里还有一件事略微记一下。母亲去世一个半小时后,凌晨一点半的样子,我发了一条短信给恩师禅心师父,未料师父立刻回复了,这时竟然还未曾休息啊。这时,再过2个小时,师父就要在金堂寺带领大家做早课了。在这次早课上,师父领众为母亲修了颇瓦并回向。当天是初八,师父全天都在忙碌于安排初九供天法会的诸般事务,而且从晚上就开始带领师兄们共修仪轨,一直念诵到初九中午十二点。可以说,从初七到初九,师父几乎没有休息,这真不愧是多年闭关禅修带来的定力啊!


母亲的遗体停放了三整天后,才为母亲换衣服,这时肢体包括每个手指,还是柔软的,丝毫僵硬感觉也没有,因而很容易就换上了衣服。但是因为母亲有严重的腹水,而且三天来,忘记把遗体上的厚被子揭下,一直捂着,因而腹部就有异味和一些尸水出来了。看着母亲的身体变成这个样子,心里非常凄然,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会有这天啊!不禁反复问自己,对世间和身体的执着,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初十送母亲遗体到殡仪馆火化,按家乡亲友算好的日子,必须当天返乡准备入殓。所以火化后,只注意到骨灰非常白,像玉一样,就立刻收起来,抓紧时间开车赶往山东。后来有师兄说,应该检视一下骨灰,没准会有些收获。


家乡办完后事,即启程赴川。在母亲去世后的第八天,到达了第二金刚座噶陀寺,拜见到师公阿松丹巴大堪布,并祈请大堪布慈悲超度我的母亲。


师公大堪布开示说,一个汉人能有这样的孝心,为了超度母亲,在冬季专程来到噶陀,非常不容易,是很难得的。因此,虽然他老人家原本是不见客人的,但还是破例同意我来。大堪布仔细询问了母亲的名字,记在了母亲照片的背面,同时也打破他老人家历来只收1元结缘供养的惯例,破例收下我代亡母的供养的100元。随后,师公大堪布还亲自安排佛学院收了1000元,并连同供养他老人家收下的100元供养,一并交给同来的翻译奇央多杰堪布,并做了念经等佛事安排,其余带去的钱,则都赐还了给我,表示说已经足够了。大堪布说:“因为你对母亲的孝心,并能虔诚来噶陀为母亲祈求超度,这种行为使得母亲获得了非常大的功德利益,你可以放心了!妈妈对你的恩爱,你已经报答了!”虽然此前,我因母亲所感受到的不可思议之加持,猜测母亲已然解脱、往生净土了,但此时听闻到大堪布“可以放心了”的慈悲法语,我心中立刻明白母亲确实已经解脱,从而内心中生起了非常的喜悦、激动和感恩的感受!


此外,师公大堪布还开示说:“你看,现在到处都有很多僧人,但真的修行人很难找。无论是藏地还是汉地,真正的修行人很不容易见到。喜绕桑波(即恩师禅心师父)在松吉泽仁仁波切那边求过法,也在我这里求过法、受过戒,他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所以说,这是你的一个机会,喜绕桑波就是你注定的上师,你要跟着他好好地修行。这也是你的福气,如果接触了别的上师,不是真正的修行人,这就成了你的障碍。所以说,能见到这样一个很好的修行人,这是你的福气了!”


此外,关于修行,大堪布也开示了要认真地打坐,不要去理睬各种妄想习气,这样烦恼习气会自然消失的。这点也很认真地强调了。


师公大堪布拿着师父照片反复地看,说师父胖了,显得非常欣慰和开心。我带的20余张金堂寺照片,大堪布全留下了。瞧他老人家表情,压根就没打算还我。大堪布还特意问了金堂寺是不是恩师禅心师父的。我说是的,师父能做金堂寺的主。大堪布听了非常开心。大堪布还说,师父是最记挂他的汉族弟子,让我转告师父,不要有什么东西总是想到他,要师父留着自己用。


师公大堪布非常简朴,屋里真是什么都没有,简单到了极致, 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炉子加壶再加个碗,还有些法本,几乎什么都没有。可能是实在没东西给我了,大堪布就把用了半年多的念珠赐了给我,所谓隔代亲啊,这应该是亲徒孙才有的待遇吧。


返程时,川西忽逢暴雪,我也见识到此生从未经历、也无法想象的漫天大雪,整个天地间白茫茫得成了一片,寒风怒吼在高原的空中。这场暴雪也远远超出了驾驶员的预计,我们经常连路都无法看见,多次遭遇险情。比如越野车数次失控盘旋打转,但居然转来转去,每次都硬是没有甩到路外面去;再有一次,越野车忽然向路边的沟里滑去,我和驾驶员惊恐地念着莲师咒,越野车居然在即将滑下去的时候,自行回到了路面中间;还有两次,因为看不见路,车子深陷到了两侧的雪地里,但也都很轻易地倒回路面上。可以说,这一路的有惊无险,全是依靠师公大堪布的加持,这才能顺利地回到康定。


回来的路上,我忽然意识到,在师公大堪布面前,我竟然空荡荡地像一块水晶般,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只顾看着大堪布的慈祥面容,听着大堪布的开示。原来诸多计划向大堪布汇报、请教的事,也都抛到了脑后,莫名其妙地忘记了。到家后,我又联系了陪同拜见师公大堪布的奇央多杰堪布。通话里,堪布再次和我强调,师公大堪布说我对母亲可以放心了,那就是能真正放心了!堪布还说,我从噶陀下山后,第二天就下了大暴雪,积雪有五、六十公分,就连他们这些佛学院的学生,都无法上山到达师公大堪布的住处探视。我如果迟一天到噶陀寺,就根本无法拜见到师公大堪布了!


作为一个佛子,能真正对母亲放心了,这真是此生能达成的最有意义的事!愿一切如母有情都能抵达诸佛的净土!感恩上师三宝!愿有缘读此文者,能够生起对上师三宝的正信!阿弥陀佛!


妙湛居士感恩而记

20162

 

 

古月禅堂附言

 

妙湛居士本人信佛虔诚,二十多年前曾依止心密上师元音老人八年,信解行证,修持笃实。而其慈母,则始终显得和佛法缘悭一面,直到确诊晚期癌症,尚于三宝以及西方净土,未能生起确定之信,却在病重昏迷时,竟能蒙受未曾亲见过的、西康噶陀金刚宝座上的导师——实修实证之大成就者阿松丹巴老堪布上师化身接引,且亲见极乐净土,历历现前,并由此生起不退转信心,最后安然往生,示现出玉柱双垂之象,足证大圆满法中“五种无修即可解脱”的法门真实不虚也!盖“无修解脱五法”中,首者乃亲见、亲闻具大证量之功德上师,或者由此上师,亲为指示坛城净土而得解脱,即“见即解脱”、“闻即解脱”也!如此之功,若非妙湛居士于老堪布上师以及心髓大圆满历代传承上师,心中确存无倒、无伪之信心,以此无疑之信、定解之信为桥梁,巨大加持之流何能源源不断达其慈母乎?此亦足证居士慈母,善根深厚,前生定是修持之人,今生业尽,方感子孝母慈之顺缘,诚善矣哉!(汀州金堂古寺释禅心2016/3/1)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纯净水
李东东 ,大堪布帮忙解决你的挂碍,然后等您发心人天师表。 扎西拉姆

签名:一 池 疏 影 落 寒 花……
发布于2016-03-01 13:13:55|回复


纯净水
师兄的妈妈有殊胜的佛缘,最殊胜的缘是她有一个真修实行的儿子。 妙持

签名:一 池 疏 影 落 寒 花……
发布于2016-03-01 13:12:44|回复


妙湛居士
感恩师父!感谢纯净水师兄!

签名: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
发布于2016-03-01 10:04:58|回复


纯净水
今天早晨我做早课时很昏沉,连中途上香都忘了,谁知做好早课,当师父说:"我们现在为妙湛师兄的母亲等修破瓦法”时,精神一下子就好起来,内心充满激动和轻安清明,泪流满面,上师三宝,禅心师父的强大加持力遍满虚空,我久久才回过神来,连要为师父倒水喝都忘啦! 师父修破瓦法时的声音象是从虚空中的回音,太慈悲太震慑啦! 妙果

签名:一 池 疏 影 落 寒 花……
发布于2016-03-01 09:46: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