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禅堂微聊录之三——第七识的恒行不共无明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古月禅堂微聊录之三——第七识的恒行不共无明


善、恶业都交给了谁?

一、第六意识和依主识

二、第七识的四个贴身根本烦恼:恒行不共无明

 三、一辈子的善恶业都交给了谁


一、第六意识和依主识

   如果是大圆满,大圆满讲要安住于远离过去、现在、未来这三时外的第四时,那么什么叫做第四时呢?如果你要获得这个第四时的真实受用,就得记住一点:不得把问题概念化!不可以概念化的意思,就是你不得把大圆满中的问题或者引导,当做一种知识来学习、头脑来认同,禅宗中参禅也是同样的要求:你必须用话头以及疑情,摆脱头脑中对概念知识的认同或者分别。否则的话,不管我们学到多少佛法知识,比如我们现在讲华严,讲唯识,其实都是教下概念的灌输和知识的累积,你学来学去,肯定会收获一堆知识,但是对于内心的解脱呢,烦恼和痛苦的止息呢,最后仍然可能一无所获!

   所谓头脑的认同,以唯识来讲,就是第六识(意识)、第七识的作用,第六识的意识,它依托、内依第七识末那为根,“末那”是印度的梵音,翻译成中文就是“意”,意的意思就是“思量”,思是思虑,量是考量、度量。这样看的话,不知道注意到没有,这里第六识叫意识,第七识既然被称为“意”,所以同样也可以叫意识,那么这两个“意识”到底有些什么不同呢?刚才讲了,第六识它必须内依第七识的意识为根,也就是说,第六识要进行分别思量的活动,它就必须依托第七识为根才能成办,否则第六识就没了“主”而寸步难行,所以唯识里面,也把这个第六识叫做“依主识”——它的主子或者根是第七识的意的原因。


二、第七识的四个贴身根本烦恼:恒行不共无明

   第七识也叫意识,那么第七识的“思量”又从哪里来呢?原来第七识的思量,它所缘的对象和境界就是第八阿赖耶识啊!也就是讲,第七识它是恒常地执着了第八阿赖耶识为“我”、做“我”的!我们昨天不是讲到唯识中的四分、那个外二分中的见分和相分吗?正是第七识能思能量的见分,攀缘了第八阿赖耶识的相分,也即由自己识的见分,缘自己识的相分,而整个山河大地、根身器界,又都是由阿赖耶识变现而来的,所以见分缘相分时,始终并没有所谓现实的外境被缘。正因为第七识恒常执着了第八阿赖耶识为“我”、做“我”,所以第七识真是一个顽固执我、自我意识冥顽不化的我执识,第七识这个根深蒂固的“我见”烦恼啊,正是一切众生烦恼、痛苦的根源!

   因此在唯识学里面,就检讨出第七识最贴身的四个根本烦恼,分别是“我痴、我见、我慢、我爱”这四个坏蛋,四个坏蛋中,又以第一个“我痴”为根本,为什么呢?因为“我痴”的意思就是“无明”,是由这个我痴的无明,才出生了“我见、我慢”以及“我爱”。另外,在这个“我痴”的无明里头,它又有一种恒常生起现行的“恒行不共无明”,无论你前六识是作恶也好,行善也好,乃至无记也罢,这种不共无明随时都像影子一样跟着你,让你不能于相而忘相,让你每分每秒,都不离开“我”的意识、“我”的执着,你总是会有一个“造善的我、造恶的我,无记的我”,所以你身语意三门中的每一个刹那、每一个起心动念,无不是在反复加强我执、巩固我执,累积业力!一旦破除了这个恒行不共无明,其他一切无明也就都会跟着“树倒猢狲散”了。


三、一辈子的善恶业都交给了谁

   所以,我不是在内群里给大家引导意的前行时,把一个“善、恶业都交给了谁?”的话头交给了大家,请大家丢掉书本、丢掉平时学来的一切佛法知识,直接向内去参。你这一辈子以来,生生世世以来,乃至你现在正起心动念的一切善、恶念头,善恶之业,究竟都交给了谁呢?或者,你也可以这样质疑:一辈子的善、恶之业到底都去了哪里呢?

   或者你还不懂,那么就这样看:你目前生起的每一个善或恶的念头,它们的最初,到底都是从哪里来的?中间又住在什么地方,末后又去了什么地方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你不得把书本上讲的拿出来讲,也不得把自己思维分别的推理拿出来讲,你必须离开这一切,只许生起凝视质疑的疑情,如果你觉得自己有洞见或者明白时,那就到我这里做增益吧,我先来给你勘验一下。你要是真的起大疑情去参这个话头,最下等的人,能抉择出正确的答案;中等的质疑之人,能亲见本性的智慧,获得禅定的力量。再上等一点的,能大彻大悟,生起实际的止观双运来,所谓实际的止观双运,就是本性智慧的自然禅定、没有出入的大定。为什么会获得禅定呢?因为你的观察和抉择,不是依赖知识,以及纯粹的推理和思维,而是因为在质疑的直视中,获得了清晰的、直接的观照能力、洞见智慧,所以这是最起码的、止观双运的禅定。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