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韦陀菩萨是谁?


 

 

韦陀菩萨是谁?
本文分别刊载于香港《内明》杂志一九八九年度的第一、二期

作者:冯冯

 

 

观音菩萨寻声救苦、普度慈航的灵异奇迹,从古至今,多得不可胜数,古今都有无数沐恩的人记述观音菩萨的灵异感应,无论是不是信佛的人,没有不知道观音菩萨的!


佛寺凡供奉观音菩萨,必亦供奉韦陀菩萨。
至于韦陀菩萨,就较少人提及他的威灵降魔与救苦度厄奇蹟,甚至于几乎没有人知道韦陀菩萨是谁?


经论中很少提及韦陀菩萨,关于韦陀菩萨的传说也极为罕闻,在近人著作之中,我只看到虚云老和尚年谱内提及韦陀菩萨的拯厄奇蹟。一九四一年,日本军队侵佔香港之夕,有一位郑子嘉居士,全家惶怖无计,唯有祷念观音菩萨。是夜梦见一位金光四射的金甲神人,庄严威仪无比,指示他全家向新界东北角逃走,往北去,他全家醒来,都说同梦。在炮火隆隆声中,他全家连夜逃向东北角,是时日军已从大亚湾登陆,封锁了了边境,他全家都以为必难脱险;在黑夜之中,有一团光在指引他们,领导他们全家老小,避开了日军封锁线的守兵,落荒而逃,终于到达东北角边境,全家都已疲惫不堪,若遇日兵,则断无生还之理了。哪知东北角上边境竟然毫无日兵巡哨,他们全家老小十馀口竟得以平安通过,进入了内地!后来他们经惠州到龙川,再北上至韶关,途经南华寺,那时候虚云老和尚在彼处施粥赠衣,救济难民。他们一家得以稍安,进入南华寺拜佛之时,抬头一看,那位威武的金甲神人塑像正是梦中所见的天神!一问虚老,才知这是韦陀菩萨!他们全家慌忙顶礼叩谢,并且立刻发心捐献修塔供养菩萨。

这一类真实的韦陀菩萨威灵事蹟是虚老亲口说的,也有那位郑居士全家的作证,由岑学吕居士记录,收在「虚云老和尚年谱」一书之内,我写「空虚的云」一书(即是内明月刊连载的「虚云和尚」,单行本名为「空虚的云」,已提前由天华公司版):亦採用了这一段实录而予以覆述,读者请参阅拙着,就可得窥全貌了。


我自己很幸运地认识韦陀菩萨的不可思议伟大救苦度厄及降魔的大能力。我自己从小就深深得沐观音菩萨与韦陀菩萨慈悲的恩被,有数不清的灵异感应,我在家中佛堂是并奉观音菩萨与韦陀菩萨的,来过我家的客人都见到这两尊菩萨的凋像,人人都觉得诧异—很多人在家中供奉观音菩萨,但是,很少人在家供奉韦陀菩萨,有些访客甚至于这样问我:这位是关圣帝君吗?怎么不提青龙偃月刀呢?


很多中国人家庭供奉关公,难怪有人误认韦陀菩萨圣像是关圣帝君了。碰到这些问题,我就必须一一耐心地回答。


「你为什么不供奉关公,而去供奉韦陀呢?」有些访客问我:「关公是帝君呀!韦陀只不过是一位小小护法神吧!」


我很谅解人们重视关公而轻视韦陀,我知道一般人崇拜关公的忠义,而丝毫不懂韦陀的身分与大能。一般寺庙也没有很重视韦陀菩萨,往往只把韦陀菩萨供奉在偏殿或一个角落,有一些庙宇甚至于只把他供在大门口或影壁后面,当他是守门神,这就令我大惑不解。


「韦陀菩萨?」有一位比丘曾这样答覆我:「这是替佛寺看门的神嘛!」


「韦陀是十八伽蓝神之一,」另一位僧人这样说:「是护法的,看守庙门的,又不是佛!」
我又说:「你说,韦陀菩萨又不是佛,我且问你,佛经怎么说?何谓众生是佛?你知道吗?你说韦陀菩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护法神,你知道你造了口业吗?你还不顶礼,向韦陀菩萨认错悔过?」


我做得太过火也罢,对也罢,错也罢,这却是我真实的一面,我从无矫饰,我以真面目对人,在瞋戒上我是很差,毫无修养,这必须承认。


这件小故事,反映出一般人对于佛寺庄严的不注重,和他们对于佛像的不尊敬。这是很令我生瞋的,我不喜欢任何人那样不敬佛像,我也不喜欢任何人轻视韦陀菩萨,说他只是小小护法神。


韦陀菩萨只是小小护法神吗?
我所知道的韦陀菩萨却不仅仅只是「小小」的护法神!


我在以前的几篇拙作随笔写过,我见过了韦陀菩萨的三重彩虹周天圆光,它数次出现在我家佛堂上空,是三百六十度的三重彩虹,广罩周围数百尺的天空,我在那些随笔中,却尚未写出韦陀菩萨的真正身份。


我一向都知道韦陀菩萨不是一位普通的「神」(deva),而是一位菩萨(Boddhisattva)也是一位古佛


一般人以为佛只有一个,只有释迦牟尼是佛,实际上众生悟时即佛,众生修成十地菩萨,又修成佛位的很多。在多元複度宇宙的无限无边世界之中有无数的佛。释迦牟尼佛为一大事因缘,就是度世人而出世而来,弟子尊之为世尊,后世遂误以为只有一位佛,这个观念,恐怕或多或少也受到了犹太基督教的「一神」思想影响(其实犹太基督教也承认有天使等神灵,但是,只准拜一个「真神」上帝)。


最著名的古佛之一,就是阿弥陀佛,很奇怪,很多人念着阿弥陀佛,却还不知道,或是不认识到阿弥陀佛是古佛,也是未来佛。佛经上说得明白,文殊是过去佛,释迦是现在佛,阿弥陀佛是未来佛,佛经本本都说宇宙有亿万无限的佛土和佛菩萨。


另一位最著名的古佛就是观世音菩萨。他以悲愿寻声救苦,而自居于菩萨身分;还有古佛地藏菩萨,立誓度尽地狱众生,也居于菩萨位;另外有普贤菩萨,也是古佛之一,虚空藏菩萨、贤首菩萨…这些菩萨们其实都是古佛,为度众生而行菩萨行,因称菩萨。佛与菩萨其实并无高下之别,只是佛以觉悟之超慧而被称为佛,菩萨以行悲愿慈心,济世救苦而被称为菩萨,其实佛与菩萨是一体的。而且,在複度宇宙之内外,亿万佛土均有佛,华严经内各卷说得很明白,亿万佛是一体,一佛即亿万佛菩萨,一佛化身亿万,亿万化合一佛。


韦陀菩萨原是一位古佛化身,以行慈悲故而被称为菩萨,以降魔护法,破邪显正之故,而现金甲天神相。


中国佛教一般人将韦陀菩萨误认为守门神,又误认这位金甲将军相的菩萨是唐代南山道宣法师所见之韦天将军。道宣着有「灵威要略」与「感通传」两书,后者有一段说:「有一天人来礼敬,叙暄凉已,日弟子姓王名蟠,弟子是南天韦将军下之使者…次又来一天人云,姓费,礼敬如前,云:弟子迦叶佛时,生在初天,在韦将军下…韦将军童真梵行,不受天欲,一王之下,有八将军,四王三十二将,周天下,往还护助出家人。」


「法苑珠林」第十六卷也说:「又有天人韦琨:亦是南天王八大将军之一臣也,四天王合有三十二将,斯人为首,生知聪慧,早离欲尘,清淨梵行,修童真业,而受佛嘱,弘护在怀,周统三洲住持为最。」


后人根据道宣法师的记载,认为这位姓韦名琨的将军就是韦陀菩萨,这样说来,韦陀菩萨就被误认为是四大天王的手下部将领班了,这可是恰恰将四大天王与韦陀菩萨的真正身份关係本末倒置。


我所向来知道的韦陀菩萨的真正身份却是帝释!
是的,韦陀菩萨就是忉利天之天主与三千大千世界之主。


四大天王是帝释的外将。居于须弥山之半腹一峰犍陀罗山。该山有四座峰头,四天王各居之,各护一天下,因称为护世四天王,所居之天称为四天王,是六欲天之第一处。


四天王(梵音Caturmaharajakayikas)分别为:东持国天(梵音英译为Dhritarastra)、南增长天(梵音英译为Virudhaka)、西广目天(Virupaksa)、北多闻天(Dhanada)。


关于四大天王的记载,在长阿含经内就有说:「东方天王名多罗吒,领乾闼婆及毗舍者神像,护弗婆提人,南方天王,名毗琉璃,领鸠槃荼及薛荔神,护阎浮提人,西方天王名毗留博叉,领一切诸龙及富单那,护持耶尼人,北方天王名毗沙门,领夜叉罗刹将,护鬱单越人。」


止持会集音义的记载说:「东方持国天王,谓能护持国土,故居须弥山盖金捶,南方增长天王,谓能令他善根增长,固居须弥山琉璃埵,西方广目天王,谓以淨目天眼长观护此阎浮提,故居须弥山白银埵,北方多闻天王,谓福德之名闻四方,固居须弥山水晶埵。」
宋代智严法师所译之四天王经有记载云:「每月六斋日,四天王从七曜二十八宿下四洲,伺察众生之善恶而报告于帝释。」


从佛经的记载,已可证四大天王是帝释的部属,而不是帝释的上司,这是符合我神识以前见到的情形,我是先以此神识上接触到帝释与四大天王,然后才去查佛经找寻佐证的。


四大天王之下有四方大将,即是:北方散脂大将,东方乐欲大将,南方檀帝大将,西方善现大将,四将各有五百部属,率领二十八部天神守护佛法。


现在各处寺庙所供四大天王造像,可能是根据「四方大将」的各别特性而想像造型的,因而有弹琵琶的「天王l,弄蛇的「天王」,托塔的「天王」和打伞的「天王」等造型”这些造型实际并非「四天王」的真实化现色相。


佛经上说的「须弥山」,一般人误以为是指喜马拉雅山的最高峰,甚至有些佛学学者也在其着作中说:须弥山是喜马拉雅山额非尔士峰。也有些学者说:须弥山并不存在,只是佛教採用上古印度人地理贫乏智识所幻想出来的一个「世界中心」,因为佛经所讲的四大洲,除了南瞻部洲勉强可说是印度大陆之外,其他东胜神洲等三洲,都不能附会考证为现代的任何一处地方。因此,所谓「世界中心」的须弥山,实际上并无其事,只是设譬而已。

这些论调,似是而非!


佛说须弥山,并不仅有一座,而是有无数座须弥山,即是有无数的「世界中心」(请参阅各经及拙着各书),请多多研读佛经,尤其是阿含诸经与华严经,这些佛经几乎每一品都提及佛说有无数须弥山,有些是大须弥,有些是小须弥,各成为世界中心(即是宇宙中心,宇就是各种空间,宙就是各种时间,即是说,各种複度时间、空间的世界,包括—四方,多度空间,与过去、现在、未来),这已经是很明白地指出每一座须弥山就是一种宇宙的中心,须弥山又名光明山,光明无比,光华亿万丈,分明佛经说的有些须弥山就是现代太空科学所发现的各座星云漩系的中心,例如:银河系中心就是一座中千世界的须弥山。


我们的物质宇宙(色界)是无数大大小小多元小宇宙,无数空间(界)的交织物,小千世界(太阳系)无数座,组成一座中千世界,它的中心是无比高能、高热的光芒亿兆里的一团物质,从上下正面及反面来看,形状像一团蛋黄,往旁边侧面来看,就像一座圆顶的光华的大山,这就是光明山,这就是须弥山。


星云漩系中心的四个方向外面有黑暗的太空,佛经称之为「」。把太空称为海,是古代印度与埃及与希腊相同的。这无限的太空「海」中有许多小千世界(太阳系),这样一分析就很容易明白佛经所讲的须弥山是什么了,佛说的须弥是在太空深处,不是在印度与中国接壤的喜马拉雅山,世人不向太空深处去找寻,却向喜马拉雅山去大做刻舟求剑的工夫,无怪乎怎样也弄不清楚了!那样去考据,当然考到头晕眼花也「查与事实不符」了!很多佛学学者就是固执地只讲哲学,不肯从太空科学与宇宙学去入手研究佛语,他们死也不肯接受佛说诸经教是说给复度宇宙众生听的,他们故步自封地说佛只是「人间」的,那样的冥顽不灵,鑽牛角尖,就算悟得佛学中的哲理,也只是得到人生哲学的一面而已,并不能真正获得佛学的更深远的「超宇宙」真理。他们不了解佛语的宇宙跨越性,就妄自乱批评佛经内的超自然是「神话」、「迷信」,真乃愚不可及!昧不可救药的目光狭窄症!


在这个色界物质宇宙之中,有无数的星云漩系中心(须弥山),它们带着无数的「小千世界」(太阳系)及无数的星体,不停地旋转着,它的中心在自转也在公转,挟着多条漩臂,绕着一个更大的中心而进行。这个更大的超级宇宙中心,是更大、更高密度、光度、热度的一团光热高能中心,其形状也是由于旋转而形成了圆锥形的堆,也称之为「山」,这就是更大的须弥山,这就是帝释所居之所,它的四个象限各居有一位部属,那就是所谓在山腰四峰的四大天王。


帝释与四大天王及其部属(佛经称为眷众部众)都不是色身,他们都是超越色界的无色界巨大高能力,这种无色界的高能力是非物质的高能,所以可以居住在色界(物质宇宙)的中心须弥山,虽是温度高达摄氏数十万度,对他亦无所伤害,他可以出入无色界与色界,来去自如,帝释实乃万佛亿佛之一,与万佛同体。


弥陀经云:「…其土众生,常于清旦,各以衣械,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即以食时,还到本国。」这就是说明宇宙中有无数的佛,他们都可随时来去出入各时空各界,这也是我以慧眼、法眼、天眼综合观察所能见到的实情之一,佛说的弥陀经全是实际情形,并非虚言。


帝释佛以他的无限大能力,为护法度济众生,乃各随类而化现予以接引,他对天人则化现天人形相,对我们这一个小千世界太阳系内地球人类则化现人类形象,因降魔及护法救危拯难而现威武金甲、巨神天将之幻相,其实那并非其真正法身,这情形与观音菩萨乃古佛因寻声救苦、出苦度厄而随类化现情形相似。观音菩萨以特别大慈大悲而现慈母相及慈母抱婴孩之相,亦有时化现威武大将军相(请研读法华经普门品),这都是我们所常见熟知的了。

 

诸佛菩萨都不是世人以「相」求见的色身肉体,世人每以「相」相求,往往自堕魔障,心虽虔诚,却以「相」求见如来,就会从心中生出魔相,着了相,着了魔。因此,金刚经破执去相,说得十分明白,世俗相传金刚经可驱邪治鬼怪妖魔,其实就是因金刚经破执去相。若有所见邪魔,诵念金刚经之外,还必须心中真正破执离相才行。


佛陀原不许造像崇拜,但是后世不见像不生敬,自从犍陀罗佛像艺术开始,相沿成风,至今寺庙无不塑像,造像者各随灵感及推想而塑造出各尊佛菩萨与天神之像。其中也不无真正是根据目击菩萨化现而塑的,当然大部份仍是臆造的居多,我们若依庙宇的佛像去以相求见佛菩萨是不一定正确的。不过,有时候,佛菩萨为怜众生孺慕之苦,也会随俗地化现为各人所求见的庙宇塑像形相。


帝释与亿万佛像,亦有此俯从众生愿望而偶然依像化现的情形,以慰信众,以安其心。举例说,上文所说郑居士全家所见到韦陀化现金甲天神形相,就是最佳实例。郑氏一家若不见金甲天神形相,怎得安心?怎得勇气去偷渡日军封锁线?世人着「相」,帝释若不化现如南华寺所奉之韦陀塑像,郑居士等怎能认识他而为之见证?


所以,「有相俱妄」,这是不错的,但是,佛菩萨有时亦以幻相来遂行拯苦度厄、安定人心的。我们不能执着「有相俱妄」一句,就否定了一切现象都是非善类的幻相。相是幻的,的确,若乎救度众生而现幻相,则虽幻亦真!若乎为求私己血食或利益而现相,则虽真亦妄!现相者是佛是魔?端视其动机来意就可分辨。


帝释在这娑婆世界被塑造为金甲天神形象,除了上述的种种缘故之外,还有历史上的因素。下文不妨简单地谈谈,从人文角度来看帝释怎样被称为韦陀菩萨,当然这些人文观点,并不能推翻帝释在无色世界複度时空宇宙的存在。


在前篇拙文「佛教是无神论者吗?」篇内,提到了雅利安民族在印度北部、西部,从游牧民族生活逐渐定居成为半牧、半农社会。这裡要提到雅利安人的宗教信仰,和他们所奉祀的神灵,雅利安人并没有留下多少记载资料,但是,取代雅利安人统治的继任民族韦陀民族(古译吠陀)是较为安定的农业社会:文化发展较高,韦陀民族也继承,)雅利安族的宗教,他们将历代流传的宗教信仰与神灵故事记录了下来,写成了着名的韦陀四经(旧译吠陀经)将近千万言的讚颂。是婆罗门教的根本圣典,亦成为后世佛教歌诵体裁的嚆矢。

韦陀四经为:

一、利俱韦陀经(Rg-Veda)—蒐集太古以来之讚颂歌诗共有十卷,一千七百馀品,一万五百八十颂。

二、撒买韦陀经(Sama-Veda);于讚美诗歌附有音乐乐谱,配合利俱韦陀经,供宗教祭祀仪式使用。

三、雅如韦陀经(YajurVeda)—蒐集太古以来之咒文真言,分为「白部」与「黑部」两大部分。「白部」经称为Vajasaneyi-sainhita,咒文与解说分别列出。「黑部」的咒语与解说不分别列出,一共有四种。
梵文英译音如下:
①、Taitiriya-samhita
2Maitrayani-samhita
③Kathaka-samhita
④Kapisthala-Katha-samhita

四、第四部韦陀经为阿他罗滑韦陀经(Atharva-Veda)—蒐集禳灾消难各种古咒,一共二十卷,七百六十篇,六千颂。

「大唐西域记」二曰:「…其婆罗门,学四吠陀论…一日寿,谓养生缮性,二曰祠,谓享祭祈祷,三曰平,谓礼仪占卜,兵法军阵,四曰术,谓异能技数,禁咒医方。」就是指这韦陀四经而言。

摩登伽经卷上曰:「昔者有人,名为梵天,修习禅道,有大知见,造一韦陀,流布教化。其后有仙,名曰白淨,出兴于世,造四韦陀:一者讚诵,二者祭祀,三者歌咏,四者禳灾。次复更有一婆罗门,名曰弗沙,其弟子众,二十有五,于一韦陀广分别之,即便复为二十五分。次复更有一婆罗门,名曰鹦鹉,变一韦陀为十八分。次复更有一婆罗门,名为善道,其弟子众二十有一:亦变韦陀为二十一分。次复更有一婆罗门,名曰鸠求,变一韦陀以为二分,二变为四,四变为八,八变为十,如是展转,凡千二百六十有六种,是故当知韦陀经典易可变易也。」

百论疏曰:「四皮陀者,一、荷立皮陀,明解脱法,二、治受皮陀,明善道法,三、三磨皮陀,明欲尘法,谓一切婚嫁欲乐之事,四、阿闼皮陀,明咒术算术等法。本云皮陀,此间语讹,故云韦陀。」

佛教经论内有关韦陀四经的记载不很多,这裡引述一二,说明佛教并没有排斥韦陀四经,仍然将之列为参考书,知之而不用而已。从佛经可见到各种不同的音译—吠陀、韦陀、皮陀、围陀、毗陀、卑陀、吠驼…都是从Veda这个字译来的,它的原义就是「明智」。

有一十九世纪西方学者着作说,继雅利安人而兴起统治北印度的溷血民族,因信奉韦陀四经而被命名为韦陀民族(Veda或Vedi),此说未见有人否定,一般学者都安于现状地予以默认。我没有足够的资料可资鑑定,只好亦附从此说。

从佛经的记载来看,可知韦陀四经是从古就有,历代祭司(婆罗门)不断予以补充才成为四经的千万字,数百万颂。韦陀四经之外,还有史诗拉玛雅那Ramayana」,叙述宇宙中太空的战争等故事,西方学者公认这是印度的比「但丁神曲一更伟大的文学史诗作品。

在韦陀四经之中与拉玛雅那史诗内常常崇拜的宇宙大神为—大梵天帝与帝释天帝,韦陀四经原文大部分已散失,资料不足,只可从佛教的经论中转录,获得若干概念。


龙树菩萨着作大智度论中二卷说:「韦纽天,秦言遍闻,四臂,捉见持轮,骑金翅鸟。」所指的就是雅利安人自古以来崇拜的毗瑟奴(Vis-nu),这是宇宙大神,佛经说他是「大自在天」主,生于劫初大水之中,有一千个头,两千隻手,从脐中生出大莲花,莲花上化生大梵天王,又说他是三十三天之主,忉利天主(在色界世界之顶,是三千大千世界之主)。

大智度论卷八日:「劫尽炽时,一切皆空,众生福德因缘力故,十方风来,相对触能持大水,水上有一千头人,二千手足,名为韦纽,是韦纽天脐中出千叶金色妙宝莲花,其光大明如万日俱照,花中有人结跏跌坐,此人复有无量光明,名曰梵天王,此梵天王心生子,八子生天地人民。」

从智论可见中国人(秦人)早已知有大宇宙,有大神毗瑟(因陀罗)。
雅利安民族所崇拜的宇宙大神,上述的毗瑟奴就是帝释天。

在韦陀四经之一的利俱韦陀经的一千零二十八篇诗颂之中,讚颂帝释天因陀罗的就佔了四分之一之多,显示着历代已经崇拜此位宇宙大神,可能在雅利安人先民就已经供奉了。他一向的造型是一位威武高大、身披金甲、头戴金盔的英俊魁伟中年男子,雅利安人尊称之为「百威之神」因陀罗(Indra),他手持金刚杵,发出雷电(也有威勐凶恶的造型)。

雅利安民族有数支从高加索西迁,进入中东与欧洲,包括北欧与西欧、南欧,成为现代欧洲白种人的祖先,他们把信仰也传扬过去,他们所崇拜的宇宙大神因陀罗帝释天,后来演变为古代希腊宗教神话中的宙斯(Zeus)天帝,再传至古代罗马帝国,衍化为朱彼德天帝(Jupiter),北傅至北欧,成为斯堪迪纳维亚民族的天帝雷神兼胜利之神陀尔一Thor,雅利安民族移居往中东地带的,与土着结合,渐渐形成了「闪族」,即以色列民族的祖先。雅利安人的白肤特色渐失,面貌轮廓依然存在,高鼻、蓝眼或棕眼,多毛髮鬍鬚。另一支雅利安民族进入埃及,建立帝国,成为后来着名的埃及皇朝多代,直到棕肤的阿拉伯人兴起取代他们为止。这两支雅利安人,根据一些西方学者着作考据称,也把宗教信仰带到了中东及埃及。传入埃及的多神(泛神)派,帝释天因陀罗被埃及改为天帝兼风雷之神阿蒙(Amon),从金字塔及古墓的壁画与象形文字可知,阿蒙的造型是手持金刚杵,放射雷电的金盔天帝,不过,没有身穿金甲。传入迦南(以色列)地区的雅利安人支派是死硬派,只信仰大梵天王,尊之为「万能的上帝」,天「八子生天地人民」一节的传说,衍变为「上帝创造天地世界万物」,成为犹太以色列民族先祖所崇拜的「上帝」,旧约创世纪因之而产生(从佛经来说,大梵天王是帝释所化生的儿子)。


这样说来,犹太教亦是起源于雅利安人的婆罗门教,佛教亦与婆罗门教有甚深渊源。前者受「一神」思想支配,只认一主,后者受泛神观念影响,认识宇宙内外的无量超自然智慧神灵与亿兆菩萨。


这样从人文发展历史角度来看,雅利安人的因陀罗(即毗瑟奴),就是犹太民族尊奉的上帝之父。基督教提倡平等、博爱,反对犹太教的褊狭民族排外思想,但是,仍然继承了犹太教的「创世纪」与「上帝」。这样推论,那么,帝释也就是基督教的「太上帝」,佛教在这一方面与犹太—基督教就是一家人,各执真理之一端而已,彼此是一家,何必分彼此?何必互相攻讦?


小乘教涅槃论曰:「…问曰:何等外道说梵天是涅槃因?答日:第四外道韦陀(经)论所说:从那罗延天,脐中生大莲华,从莲华生梵天祖公,彼梵天做一切命无命物…。」此段与智论中记载相似,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天」名不同而已。名字可能有异,神还是那一位,那罗延就是因陀罗

法华经序品说:「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尸弃。」

法华文句卷二曰:「尸弃者,此翻为顶髻,又外国呼火为树提尸弃,此王本修火光定,破欲界惑,从德立名,彼深信正法,每佛出世,必先来请转法轮,又常在佛之右边,手持白拂,以对于帝释。」

从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卷八来看,他说大梵天王是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又曾说帝释是三千大千世界之主,显然帝释天与大梵天是父子(根据韦陀四经的说法:亦是帝释韦纽(毗瑟奴)生大梵天,那么帝释天与大梵天是父子关係,或分身关係),或是化身。


佛教有一卷大梵天问佛决疑经,叙述大梵天王曾向佛陀问禅理,引起「拈花微笑」一段有名禅学故事。王安石问慧泉禅师:「禅宗所谓世尊拈花出何典?」慧泉云:「藏经亦不载。」王安石对慧泉禅师说:「余顷在翰苑,偶见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三卷,因阅之,所载甚详:梵天主灵山,以金色波罗花献佛,捨身为床座,请佛为众生说法,世尊登座,拈花示众,人天百万,悉皆罔措,独有金色头陀,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吩咐摩诃迦叶…。」


此段经文证明大梵天王也是大护法,曾向佛陀问道。
佛教的一些较少为人知道的小经之一未曾有经卷上云:「…帝释闻佛名,感未曾有,自天降,礼拜供养,听法要…。」

选集百缘经卷一曰:「…尔时,诸罗汉六万,将诣拘毗罗国,彼诸国民众,禀性贤善,仁慈孝顺,意志宽博,于时,如来做是念:吾今当做牛头栴檀重阁讲堂,化彼民众,作是念已。时天帝释知佛心念,即兴天龙夜叉宄槃荼等,各各斋持牛头栴檀树奉上世尊,为如来造大讲堂…。」

这是一段很有名的帝释天为佛陀建造大讲堂的故事。

帝释天与其子(或分身)大梵天王(从脐中莲花出,当是分身),分侍佛陀左右,为之护法。法华经文句卷二已有此说(见上文),可见帝释天是一位很重要的护法大神,而非守门神。

帝释与佛陀的关係在记载佛陀入灭故事中的出后分涅槃经中有下列的一说:「尔时,帝释持七宝瓶,至荼毗所,其火一时自然灭尽,帝释即开如来宝棺,欲请佛牙,楼豆言:莫辄自取,可待大众共分。释言:佛先与我一牙舍利,是以我来火灭,于佛口中右畔上颔,取牙舍利,即还天上,起塔供养。尔时有二捷疾罗刹,隐身随帝释后,众皆不见,盗取一双佛牙舍利…。」


这一段经文说明帝释天身分与众不同,来到佛陀茶毗场所,不理会徒众阻挡,迳自先行取去佛陀的佛牙舍利一颗,带返天上建塔供养。帝释说佛陀先许诺给他一颗佛牙舍利,由此可见佛陀对帝释的另眼看待,否则不会预许赠送佛牙舍利。帝释若非是三千大千世界之主那样的大身份,众徒也不会容他优先取去舍利。这段经文的下文是说有两隻罗刹(魔鬼),伺机盗去佛牙两颗,后来被帝释(又名韦陀天)急迫取还。


帝释另外的名字是—大自在天。大日经疏卷五说:「微瑟纽,旧译谓之毗纽,此即那罗延天也。」

玄奘三藏法师名着「大唐西域记」卷九记载帝释问法于佛陀之事:「因陀罗势罗篓诃山,唐言帝释窟,其山岩谷杳冥,花林蓊鬱,岭有两峰,岌然突起,西方南岩有大石室,广而不高,昔如来尝于中止,时天帝释以四十二疑事昼石请问,佛为演释,其迹犹在…其中僧众,或于夜分,望见西峰石室佛像前,每有灯炬常为烛照。」又有一卷帝释所问经内载:「尔时,帝释天王闻佛在摩伽陀国毗提四山帝释岩中。」

 

帝释岩秘密成就仪轨一经说:「摩伽陀国,奄没罗聚落北,韦提希山有帝释岩,而彼岩中有九十九宫…慈氏菩萨今现在彼入三摩地,名最上庄严。」


这几段经文说明帝释岩自古已有存在,显然是帝释常临之山岩。释迦牟尼到该处入定。玄奘曾往参拜此山洞。据学者康宁哈姆氏考证,此一帝释岩在王舍城之东六英里的吉里也克山(Mt.Giriyek)。

帝释的梵文英译音为:释迦提桓因陀罗(SakraDevonamIndra),简称因陀罗。法华义疏卷二解释为:「释迦为『能』,提桓为『天』,因陀罗为『主』,以其在善法堂治化称会天心,故为『能天主』。」

法华玄赞卷二说:「梵云释迦提婆因达罗,释迦姓也,此翻为『能』,提婆『天』也,因达罗『帝』也,正云『天帝』…此在妙高山顶而住,三十三天之帝主也…。」

阿含经内有一本帝释般若婆罗蜜多心经(有赵宋施护译本),是佛陀在灵鹫峰为帝释所说的般若经,兼说颂咒。佛陀特为帝释说法,可见佛陀重视这位三十三天之帝主:亦证明佛陀承认其存在,并未因他是婆罗门教崇拜之神而予以排斥。后世佛教徒,尤其是今日有一些学者,每每斥责佛教徒不应供奉婆罗门教的神灵,我认为那是太过于执着于「我」与「法」的,帝释及其他佛菩萨,乃是宇宙内外早已存在的超自然大智慧存在体,并非由婆罗门教创造而存在,亦非婆罗门教或今之印度教所专有。佛陀的应身释迦牟尼亦为帝释说法,帝释其实早在亿万劫前早已皈依佛法,每有佛出世,他必来护法宏教,可说佛教与他的因缘远早于婆罗门教奉祀他,准提佛亦如是情形,学者如能认识佛教的超越时空性,就不会执着于人文主义的人间短短历史,而来反对佛教徒供奉韦陀菩萨与准提菩萨等等先天佛众了。


韦陀民族在释迦牟尼出世之前约百年左右就已经没落失势,婆罗门教仍然存在,也仍然崇拜帝释及准提等佛天,佛教徒亦同时供奉帝释与准提。佛教东传至西域各国:亦介绍了帝释,辗转传入中国,但是古代的中国僧人,除了玄奘与极少数的几人之外,对于印度都不甚了解,可能有些僧人认为帝释并非佛教的神,不宜供奉于大殿,佛经内本生故事既有帝释护法及护送佛陀出世一段,又有佛陀为帝释说法故事,因此也不妨在前殿或偏殿供奉这位护法天神,不过,一般人并不知道帝释的来历,就只知道他曾经是韦陀民族崇拜的大神,曾见载于韦陀经内,因此,就称呼他为「韦陀菩萨」,年代悠久,到了今日,更没有几人知道韦陀菩萨就是宇宙大神,三千大千世界之主。人们也不知道他是一位神威无比、法力无边的护法佛菩萨,只当他是守门的小小神将了,恐怕也有一点低贬他的意思在上面说完了这些人文渊源,我可得回到超自然的方向了。

我个人从小就知道韦陀菩萨是帝释天,可说是有夙因似地很记得这位三千大千世界之主,我小时候第一次进寺拜佛,看见前殿供奉的韦陀塑像,我就会向前叩拜,无师自通地呼喊:「因陀罗!因陀罗!」旁人都瞠然,不知我在喊什么,但是我心中知道,这是天帝,这是宇宙大神,这是最大的佛教护法大神古佛。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有关韦陀菩萨的事,我家根本没有人懂得佛法佛经,父亲是不拜佛的,母亲信观音菩萨,但对佛经故事一无所知,亦不曾看过佛经,也未认识任何佛教人士,亦从未带我上庙,是找自去上庙自拜的,五、六岁的小孩,会懂得什么?可是我知道喊「因陀罗!因陀罗!」这是不可解释的。


我再述一次,在加拿大温哥华有过三次,在大夏天正午,碧空如洗,没有云雾的天空上,就在我家顶上的高空,出现三重彩虹光环,三百六十度圆周的,在那蓝天高空,笼罩着很广阔的地区,而以我家为圆心,这三重彩虹的奇观,让我看到了,而那时并无半点云雾或水汽,三重彩虹每一层相隔很宽,在天空成为三重大圆圈。


「因陀罗!因陀罗!」我狂喜地呼喊,我认得那是帝释的虹光,我一向从小就知道那是天帝的虹光,小时候也见过的,我奔入屋内去取照相机,再跑到外面,三重虹光已经澹化,我一人驻足仰望称奇!谁曾见过三重的彩虹呢?可惜出现只有几秒钟就消失了,我每次都来不及摄影下来。

我一直以为我是唯一得见帝释三重彩虹的幸运儿,因为我与他人谈及,都没有人见过。一九八四年,一位佛教友人偕同某位佛教领袖来访我于舍下,适逢我在持念韦陀咒,我放下持咒,接见贵宾,那位友人未问我就用照相机拍摄我的相—这情形是我一向不很愿意的,我不喜欢以色相示人—可是那两张照片是拍了,后来冲印出来,照片中的我竟有一圈彩虹笼住了全身,七种彩光的彩虹,层次分明,另一张与法师同座的照片,我的身体发出红光,背后是金光,都射向法师。


对于这两照片的奇象,我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持念韦陀咒所产生的,并非我个人有什么修为所致。我相信任何人只要诚心、淨心、淨意、淨口念此咒,都可能产生此种彩虹与金光护罩全身的奇观。不过,我持念时心中并无此求,或许这就是无求则自然得吧?


有些朋友对于帝释是否有彩虹光环颇表怀疑,认为于典无据,我于是到处查经,终于查到了大日经(唐代善无畏译)内载有帝释的宝光是虹光,此外,在专门解释大日经的「演密钞」(大辽天祐帝即宋神宗同时,燕京圆福寺觉苑法师所着)卷八这样说:「虹状如弓,西方之人呼名为『印涅哩驮弓』,即帝释弓也(该词英译梵音为Indradhanu)。」大日经疏卷十三亦说:「西方名虹为帝释宫也,其光亦尔也。」


相信佛经内还有更多有关帝释的记载尚待发现,佛教经典浩瀚似海,不容易查对,能找到大日经及演密钞的文字,已经很令我惊喜了,那证明了我的所见并非幻觉。在查到此等记载之前,我从未听人说过帝释有虹光环,而我自小即心知韦陀菩萨就是帝释天,而且知道他有多重彩虹光不,这不好像是无法解释的奇事吗?


其实,对我自己而言,那也不难解释。因为我一向就以与生俱来的慧眼、法眼与天眼认识帝释和其他佛菩萨的法身,纵然我的三种眼都还很幼稚,也还是足以认识佛菩萨的法相与佛法的。对于不懂佛法的人来说,那就无论怎样也说不通,法缘各殊,那也是没法子的事了。在宗教上,总有些超自然的智慧是不可传递的!

 

 

附录:
 

韦陀、韦驮、围陀、毗陀、吠陀,梵音皆为VEDA,韦驮菩萨其实是贤劫千佛中,将为最后一位佛,名号为楼至佛,往昔因地为法意太子时,曾发愿在成佛前为密迹金刚力士。以其本愿故,示现护法相。韦驮菩萨在早在宝华琉璃佛会上成道,号『普眼菩萨』。另在释迦佛会上名『真童身菩萨』。在《大乘悲分陀利经》中,菩萨过去生名字翻译为无垢明药王菩萨,在悲华经中,其名为持力捷疾、亦得名为火净药王菩萨。

以下是大藏经中对韦驮菩萨的描述以及《护法韦驮尊天菩萨供养仪轨》,祈愿供养法界一切众生,利乐一切有情。


(1)韦驮菩萨往昔修因文:「韦驮菩萨,生于六月初三日,常在娑婆世界,拥护三洲,转falun。一十八世为将军身,五十四世为宰相,造亭接众一百二十所,开井一百三十口,造僧袈裟及碧树钵八百万,设僧尼浴池,砌大路四十八条,造佛寺四十八所。每世造旃檀香佛一千尊:高丈六尺,每尊佛前造金宝塔一座,各高七尺。每世造大藏经一百藏,一十七世为真童身。宝华琉璃佛会上成道,号『普眼菩萨』。释迦佛会上名『真童身菩萨』,手执金刚宝杵,重八万四千觔。金刚不坏身,发大誓愿:『佛佛出世,拥护佛法!』头戴凤翅兜鍪盔,足穿乌云皂履,身披黄金锁子甲。若人愿书一张,乃至百千万张,无病延年,菩提心不退,功德无量矣!」(出自大藏经,『说总圣录』所载)

(2)《三弥勒经疏》:「故今大乘云,拘留孙等四佛皆出初劫,所余诸佛出后十九劫,又瑜伽论云,初后二劫亦增减故,故知非唯减时佛出,增时佛出亦无违义。由此义故,前十劫出九百九十九佛,后十劫独出楼至佛。若作此解,善顺金刚力士经云:『楼至最后成佛而寿半劫,与九百九十九佛所度这等无有差别。』三说中后解为胜。不尔如何智度论云:『净居天子见劫成时莲华。而知贤劫有千佛。』」

(3)《正法念经》曰:「昔有国夫人,生千子,试当来成佛之次,至楼至,当第千筹。第二夫人生二子,一愿为梵王,请千兄转法论;次愿为密迹金刚神,护千兄教法。今因状其像于伽蓝之门」。

(4)楼至佛成佛的授记和经历,事见《大宝积经密迹金刚力士会》,经中称为楼由佛,楼至佛在先世为太子时,曾发愿在成佛前为密迹金刚力士:「法意太子曰:『吾自要誓诸人成得佛时,当作金刚力士,常亲近佛在外威仪,省诸如来一切秘要,常委托依,普闻一切诸佛秘要密迹之事。信乐受喜不怀疑结。』」。(另一译本为《佛说如来不思议秘密大乘经》)

(5)在《大悲莲华经》韦驮菩萨得授记成佛:「世尊!我愿于尔时修菩萨道,修诸苦行,持戒布施多闻精进忍辱爱语福德智慧,种种助道悉令具足,贤劫诸佛垂成佛时,愿我在初奉施饮食,般涅盘后收取舍利,起塔供养护持正法。见毁戒者劝化安止令住持戒,远离正见堕诸见者,劝化安止令住正见;散乱心者劝化安止令住定心;无威仪者劝化安止住圣威仪。若有众生欲行善根,我当为其开示善根。

彼诸世尊般涅盘后正法垂灭,我于尔时当护持之令不断绝,于世界中然正法灯,刀兵劫时我当教化一切众生,持不杀戒乃至正见,于十恶中拔出众生,安止令住十善道中,灭诸盲冥开示善法,我当灭此劫浊命浊众生浊烦恼浊见浊,令无有余;于饥馑劫我当劝化一切众生,安止住于檀波罗蜜乃至般若波罗蜜,亦如是我劝众生住六波罗蜜时,众生所有一切饥饿黑暗秽浊怨贼斗诤,及诸烦恼悉令寂静;于疾疫劫我当教化一切众生,悉令住于六和法中,亦令安止住四摄法,众生所有疾疫黑暗当令灭尽。

于半贤劫断灭众生如是苦恼,一千四佛,于半劫中出世、涅盘,正法灭已,然后我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千四佛所得寿命声闻弟子,我之寿命声闻弟子,亦复如是等无差别,如千四佛于半劫中调伏众生,愿我亦于半贤劫之中调伏众生,是半劫中诸佛所有声闻弟子,毁于禁戒堕在诸见,于诸佛所无有恭敬,生于嗔恚恼害之心,破法坏僧诽谤贤圣,毁坏正法作恶逆罪。世尊!我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悉当拔出于生死污泥,令入无畏涅盘城中。

我般涅盘后正法贤劫一时灭尽,若我涅盘正法贤劫俱灭尽已,我之齿骨并及舍利悉当变化作佛形像,三十二相璎珞其身,一一相中有八十种好,次第庄严遍至十方无量无边无佛世界,一一化佛以三乘法教化无量无边众生悉令不退。

若彼世界病劫起时无有佛法,是化佛像亦当至中,教化众生如前所说。若诸世界无珍宝者,愿作如意摩尼宝珠,雨诸珍宝自然发出纯金之藏。若诸世界所有众生,离诸善根诸苦缠身,我当于中雨忧陀娑香栴檀沉水种种诸香,令诸众生断烦恼病诸邪见病身四大病,于三福处勤心修行,令命终时生天人中。世尊!我行菩萨道时,当作如是利益众生。我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当作如是佛事,般涅盘后舍利复至无量世界,如是利益众生。

世尊!若我所愿不成不得己利,不能与诸众生作大医王,不能利益者,我今便为欺诳十方无量世界在在处处现在诸佛如来,今者亦复不应与我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世尊!所与无量无边亿阿僧只众生,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者。我亦不得见如是人,亦不闻佛音声法僧之声行善法声,常堕阿鼻地狱中。世尊!若我所愿成就得己利者,如来今者当称赞我。

时佛即赞持力捷疾:『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于来世作大医王,令诸众生离诸苦恼,是故字汝为火净药王。』

佛告火净药王:「汝于来世过一恒河沙等阿僧只劫,入第二恒河沙阿僧只劫,后分贤劫中一千四佛,垂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汝当悉得奉施饮食,乃至如上汝之所愿,那罗延胜叶,般涅盘后正法灭已,汝当成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号楼至如来应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寿命半劫,汝之所得声闻弟子,如千四佛所有弟子等无差别所化众生,般涅盘后,正法灭已贤劫俱尽,齿骨舍利悉化作佛,乃至生天人中亦复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