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六)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六)

 

接上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五)


 

(六)日常随缘时,神通与自在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为人极为谦虚、低调,只是于辽西寂静的山林中一味禅修和指导僧俗修学正法,故而很少有人能从仁波切口中亲闻他对自己内证功德与外显神通的宣扬。

 

有一次,一个汉族居士拿着自己制作的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图片给一位在辽西寺闭关的堪布看,那张图片将仁波切绘成心间有本尊形象且四周放射光明的样子。该堪布尊者语重心长地对那位居士说:“你这样做虽然信心可嘉,但上师仁波切从来不喜欢显扬自己的任何功德,故而这样的图片当少做为妙。”由此可见仁波切座下的弟子尚且能如此守护自心,从而做到真正谦恭自持、远离浮夸之世间八风,又何况仁波切他本人呢!

 

然而,出于为满足诸多信众对仁波切之功德迫切了解的需要,以下仅简单记述一些仁波切的神通功德之事实,对于更为深秘的内证妙德、超越世间规律的奇妙秘密功德——末法时代的众生,如果产生邪见的话,自他两者都无利益之故,只能留待有缘者知,而不能在这里写上了。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年幼时,和苦行僧邬金仁孜扎西泽登阿可巴嘉到辽西桑安玛草坪上玩,喇嘛阿可巴嘉说:我们住这里可能没有水喝,因为水源太小了!第二天,仁波切去了水的源头地,看到水确实太小了,怙主仁波切做了三次顶礼,口中念道:“上师三宝知!祈愿上师三宝加持这里来水吧!”话音刚落,天空中便下了雨来,接着又出现了彩虹!

 

第二天,阿可巴嘉接水回来时兴奋地说:“和昨天不一样,水变大了!”大家都跑去看,只见水已经成了哗哗叫着的小溪了。当时所有人还用草皮做了堤坝,很快就蓄满了一池的水,大家都在那里很高兴地玩起水来。

 

怙主仁波切十岁那年,在扎拉寺接受《大宝伏藏》的灌顶,一次回住处和铜格珠古玩耍,装满酸奶的碗失手从楼上窗外掉下,重重摔到了楼下的石板地上。仁波切下楼去捡,碗一丝也没有摔坏!但却是倒扣着,拿起来一看,酸奶一点也没有倒出来。怙主仁波切高兴地喊着说:“太好了,我的碗没有坏!”拿上楼后大家都觉得很奇妙。后来辽西阿多仁波切就把这个碗要去了。

 

当时,前世阿格旺波尊者的弟子明色仁波切也来扎拉寺拜见仁波切,还没到达时,仁波切忽然手捧一条哈达跳下床,说:“明色来了,快去迎接!”大家跟着十岁的仁波切外出观看,果真远远见到了堪布明色仁波切渐渐走近的身影。

 

一九五九年藏历九月,怙主仁波切从监狱中释放出来,安排在砖瓦厂劳动,但是桑吉舅舅还在监狱中。一天晚上,仁波切梦见舅舅生病快要死了。于是用牙齿咬断护身符盒上的皮线结,取出里面的甘露丸和加持品,给舅舅口服了。五天后消息传来,舅舅已逝世在监狱中。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白玉县时,有一个叫张波的干部,在打猎时与仁波切在一起,他向一头大熊开枪,不料大熊却反而冲了过来,吓得他夺路而逃。等逃跑至远处,未见熊追来,于是他回头看去,只见——仁波切正拿着柏树枝在大熊的头上轻轻抚摸着,那只熊就好像是见到了母亲似的坐了下来,现出非常亲切的样子。张波见到这情形后,从此对仁波切变得非常有信心。

 

怙主仁波切在白玉五七干校“改造”期间,有一位汉族干部让人稍口信给山上的仁波切,让仁波切从山上的房间拿几枝香烟送到山下给他抽,仁波切当时正和“犯人们”聊得高兴,不愿下山,随手将几枝烟拿在手上,拇指和食指一弹,香烟竟一枝枝地全落到了山下——中间还隔着一条大河的汉族干部手上!

 

又一次,干校的领导为了破除“不杀生”的迷信,前一天特地考察了一处蓄满水的湖泊,第二天命仁波切持钓鱼工具前往, 然而令干部们大吃一惊的是:昨天还满满的湖泊,今天一滴水都没有了,更莫说一条小鱼的影子了!

 

怙主仁波切在白玉荣格牧马时,有一天放马时,有四匹马从约四层楼高的岩石上掉下去了,仁波切立即口里喊着:“祈请上师三宝求救!”可是心里想着“不好了,从那么高的险岩上掉下去绝对会死掉的,现在只有等着去挨汉族干部的批斗、打骂了!”呆了一会后,遥见其它的马匹已都跑到庄稼地里,跑去看时,谁知掉下险岩的那四匹马,安然无恙、没有丝毫受伤地就在那马群中。

 

一次,怙主仁波切赶路回辽西寺,途中一夜住在一个放牧人的家中。当晚有三匹良马被新龙来的小偷给偷走了,仁波切当时显现了生气的样子。就在这时,仁波切正骑着的马也似乎生气地东奔西跑起来,马蹄下冒出了火星,忽然停顿在一块石头上,四只蹄子在坚硬的石头上便留下了深深的马蹄印(见图)!虔诚的信众们将此石取下,修建佛塔来供奉,该佛塔现今就坐落于辽西寺一进山门的不远处。


怙主仁波切当年被投进监狱时,就在坚固封闭的牢房中示现了穿墙过壁、进出无碍的自在神通,这是同狱的人们都见过的。当年亲眼目睹到十四、五岁的仁波切,在监狱里穿墙自由来去的嘎绒寺主持——喜绕俄热仁波切,就经常向自己的弟子们说起怙主仁波切那时显现的不可思议神通!

 

嘎绒寺的主持喜饶俄热仁波切,是专门弘扬大成就虹化尊者白玛邓灯祖师传承教法下的法主老上师。喜绕俄热仁波切一次深情地对身边的几位弟子讲述道:“那时我十八岁,正准备去拜遍知阿格旺波为师时,就传来了他圆寂的消息……后来他的转世松吉泽仁活佛来康定时,我祈请他说:‘您从前是遍知阿格旺波时,我就想拜您为师,但缘分没有成熟,现在终于能如愿以偿了,您与大全知龙钦巴大师无二无别……’这样我就在他那里求得了龙钦宁体的口耳传承,成为了我的根本上师……”

 

一次在为坛城佛像开光后,喜绕俄热仁波切笑着对弟子们说道:“像我这样开光,必须要念诵仪轨才能请来佛菩萨安住,但如果是换了诸古松吉泽仁就不必念仪轨了,他只要看上一眼,法界中的佛菩萨与持明者们就都来了……所以嘎绒寺三师君大铜佛像开光时,我什么人都不请,单单就把他请来……噶绒寺佛像开光时,我铺了三公里的红地毯把他迎接到寺院……”

 

老上师又说:“在我们藏区,公认松吉泽仁仁波切,千真万确就是遍知法王龙钦巴无垢光尊者班钦布玛拉牟扎(印度五百班智达之首无垢友尊者的真身再来,他是我们康藏地区的佛法太阳,藏族的人们都相信——仅仅听过一遍这位上师名号的人,就能七世不堕三恶道!”

 

1999年,喜饶俄热仁波切应邀去法、美等国弘扬佛法一年,回来后向几个弟子说起:“我在国外期间生病住院,当时国内藏地很多寺院都在给我念经回向,我其他什么人的念经都没听到。但是辽西松吉泽仁活佛土登尼玛仁波切(即阿拉桑噶仁波切又名任噶仁波切,藏区公认为无畏洲尊者——持明吉美林巴大师的意化身)给我念经的声音,他们俩摇金刚铃的声音等,我听得清清楚楚,就在跟前!”

 

一年在成都,有弟子将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法照呈给喜饶俄热仁波切,八十岁的老上师接过法照,立即举到头顶上,恭敬顶礼,令在场的弟子们无不为之动容!

 

铁龙年(2000)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辽西寺上方闭关中心禅修闭关时,闭关房的供灯不点自燃。仁波切示现神通从闭关房后面的巨大岩壁中走了出来,恰被亲弟子堪布迦造(觉海喇嘛亲眼见到!到现在那里还清晰可见有仁波切深深按入岩石的手掌印。

 

扎拉寺二世夏扎仁波切圆寂三年后,其空行母请求噶陀大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一同拜见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请求观察夏扎仁波切转世到了什么地方?“就在一个弹指间“——阿松大堪布亲口告诉自己的汉族弟子喜绕桑波说:“就在一弹指的刹那间,仁波切双眼向上方空中瞪视了一下,回答我和夏扎仁波切的空行母说‘不用找,他夏扎仁波切还在密严净土没下来!’”

 

众所周知的,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对于噶陀堪布坚赞沃色的转世灵童(噶陀邬金千秋活佛、工布曲杰寺伏藏大师的转世灵童等进行了预言认定,都如亲临其境、亲眼目睹般地说出地点、姓名、房屋等,所有一切认得准确无误。

 

噶陀莫扎仁波切大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说,他在噶陀万僧法会时看到了坐在宝座上的就是前一世阿格旺波尊者!当即就生起了猛烈的信心而悲喜交加,他没有丝毫怀疑地认定那绝对就是阿格旺波尊者本人,可等过了一会儿再看时,则是现在的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闭关实修本尊普巴金刚获得大成就,本尊多次现身在仁波切面前,劝请仁波切利益众生。有一次本尊普巴金刚还为仁波切献上了一个秘密心咒,用以遣除仁波切健康上的违缘。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具足无碍的神通,对世事均能无碍地遍知。辽西乡一位乡民带来一只死去的大山雀请仁波切为其超度,仁波切打开鸟嘴从其咽喉深处径直地取出一颗“两眼天珠”,此天珠现供于辽西龙多仁波切的佛坛之中。

 

在 2006年9月,一位汉族弟子要从辽西寺返回成都,首先要从寺院到昌台镇,一路可谓险峻陡峭、蜿蜒崎岖。这位弟子当时得知第二天有一辆运输车会从甘孜县城到达辽西寺,于是满心欢喜地等待第二日能够搭车安全下山。当他这样禀报了仁波切以后,仁波切却让他一早搭乘摩托车下山赶往昌台。“为什么有汽车不坐,反而要辛苦地坐摩托车呢?”虽然有此疑惑,但这位弟子丝毫不敢违背师命,坐上摩托车一路颠簸着去了。一个月后,这位弟子打通了辽西寺一位堪布的卫星电话,方才得知那辆“梦中的运输车”,就始终没有开上山来过。

 

2010年8月,仁波切的一对弟子夫妇着急地拨打仁波切身边一位弟子的电话,请求转告他们突然被检查出罹患恶疾的消息,希望仁波切能给予加持。这对夫妇当时在海外被检查出可能患有艾滋病,这使二人顿时陷入忧苦、恐惧,唯一期望上师能给予加持赐福。于是那位接到电话的弟子一早就赶往仁波切的居室去禀报。当时仁波切只是凝望着窗外,自然安住了一会儿,淡定从容地说:“他们的病不碍事,而他太太的病吃点藏药就可以好。”此时那位弟子有些怀疑仁波切不是很清楚艾滋病的严重性,于是继续向仁波切详细解释这种疾病的严重程度。但仁波切还是坚持说:“他们没有事儿的。”于是这位弟子带着稍许的狐疑,把仁波切的话转告给了那对夫妇。半个月后,那对夫妇告知那位弟子说,他们再次做了检查,之前所谓的“艾滋病”纯属误检——真是虚惊一场!大家不由得赞叹仁波切的无碍洞悉之力——真的是“没事儿的”啊!而那位弟子也惭愧地反思自己对上师的信心还真是远远不够哩!

 

1999年夏末的一天,怙主仁波切忽然毫无征兆地对身边的人说:“我要不要收汉族人为弟子呢?有一个汉族人就要到辽西了!”(当时并无书信、更无电话,时怙主仁波切也从未收过汉族人为弟子),当天傍晚,寺院果真来了一位汉族人(后赐名喜绕桑波祈求拜师依止,摄受为弟子并为其传法后,怙主仁波切从此便开始正式摄受汉族众弟子。

 

一天傍晚,汉族弟子喜绕桑波在离怙主仁波切很远的住地,随意讲了几个在辽西听到的大力鬼神之故事,听者中有前来辽西求法的女居士,把她们吓得一惊一乍的。第二天早上六点,喜绕桑波就被怙主仁波切派来的侍者叫去,师徒间聊了一会,怙主仁波切忽然笑说:“今后可不能吓着胆小的女娃了!”拜别上师后喜绕桑波立即去问居士们“是否找仁波切‘告状’了呀?”谁知她们都发誓说:“根本没有的事!”

 

又一天,喜绕桑波心想要把自己的房子盖在水井旁边,山下汇报觉海堪布时堪布上师説:“盖在佛学院那里好,方便学习!”过了一会又说:“等会你还是随我上山,去问问上师仁波切吧!”两人一同到怙主仁波切的莲花关苑,顶礼拜见坐定后,还没开口,怙主仁波切忽然先开口笑着说道:“喜绕桑波不是想把房子盖在水井边吗?那就盖在那里吧!”

 

后来在仁波切的亲弟子、佛山居士秋英卓玛的赞助下,一排整齐的寮房就在水井的侧上方盖起来了。年高八十的辽西老喇嘛阿可巴嘉眼里含着泪花,深情地回忆自己的根本上师——二世辽西阿多仁波切当年的事迹说:“以前阿多仁波切在水井那里种下了松树苗并授记说‘未来长成大树、松果掉到地上的时候,汉族人前来辽西求法并在这里盖房子修持心髓大圆满!’根本上师的预言,如今真的实现了,遍知上师的心髓教法能传到汉地,老衲我真是抑制不住地高兴啊!”

 

一天,喜绕桑波见辽西佛学院的学生,已有两天没到大殿参加怙主仁波切主持的法会。第三天又见到他们时,就问其中一位学生:“这几天为什么没见到你们佛学院来念经?”其中一位回答说:“早两天随仁波切一起法会时,仁波切坐在大殿的宝座上,看见辽西一处山林中有两个猎人在那里打猎,就让我们佛学院的所有学生前去制止,因为那里森林很大(离辽西寺约两公里的原始森林,,怙主仁波切曾令那里封山护生,任何百姓不得于中狩猎),我们找了两天,先是在森林中发现并毁除了几处猎人狩猎的陷阱及捕猎工具,最后抓到了从白玉河坡那边过来的两个猎人!”

 

那两位猎人,很害怕地去请教大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我们该怎么忏悔?”大堪布说:“围着辽西大殿和仁波切的房子,绕行一万圈!”两位猎人老老实实绕完了一万圈才回去。

 

释戒光比丘(出家前大家都称呼他为老蒋手持念珠,在昆明自家的掩关室修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安详圆寂。第二天,有居士电话到辽西,请人前去报告怙主仁波切请求超度,手持一百元供养的老喇嘛赤城扎巴前去请求时还没开口,怙主仁波切却说:“哦,老蒋啊!昨天他已经来过了,我已经把他的神识送去净土了!”

 

2005年,昆明三位居士前往成都拜见怙主仁波切,这三位居士到达成都后,电话至昆明告诉另一位未能前来的居士说,他们正在拜见仁波切中,同时将其委托彼等供养怙主的供养献上。昆明的居士放下电话后,便在静室中顶礼,念诵仁波切的祈请颂,最后心里祈求道:“仁波切啊!请赐弟子一个水果吧!”

 

过了一阵,又接到电话:“我们拜见到仁波切,求法圆满,已经告辞出来了!刚才帮你呈上了供养,仁波切随手拿了一个苹果,让我们转交给你!”

 

三位居士将怙主仁波切所赐的苹果带回昆明后,此居士把它视为一个巨大的甘露丸,极为珍重地分给全家老小享用,尽管没有告诉家人其中的缘由。另外,那三位居士还补充说:“我们那天下午去到仁波切住处的外间,管家告诉我们,怙主仁波切说,‘两个求前行的先进里间去,一个正行的稍等一下。’当时我们一听就惊呆了!喇嘛千诺!喇嘛千诺事前并没有报告过准备求什么法哪!他老人家确实是遍知者啊!那天是觉海堪布担任的翻译,一切都非常殊胜!”

 

昆明这位居士,后来常常建议那些已于怙主仁波且莲足前,求到前行修法的师兄弟们,在开始修前行之前,首先多念怙主仁波切的祈请颂及十万遍心咒。凡是这样念修了的师兄弟,随后修前行时都比较顺利。

 

噶陀须弥山佛学院的导师阿松丹巴大堪布说:“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对于弟子们身、语、意三门的行为等均能无碍了知。”每次在仁波切身边,我都能真实地感受到这句话的真实分量!一天下午我在大恩上师松吉泽仁仁波切的寝室谈话,当时心中暗暗想起自己正缺少某个东西。突然仁波切转身拉开床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我心中暗想的那个东西并交给了我,因为顿时被震惊到,以至于在仁波切身边整整一个下午都不敢丝毫地起心动念!从那时起自己心中升起这样的坚定信念——大恩上师松吉泽仁仁波切确确实实是真实无误的大遍知——他时时刻刻能够察知到我们的每个心念!此事绝非巧合,因为在大恩上师身边远不止一次亲身经历过类似的诸多事件,限于篇幅就不一一枚举了。

 

何谓遍知世间大智者?如您观诸因缘若掌纹。

何谓无死虹身舞自在?如您穿越山岩若光影。

祈愿无尽劫海摄导我,亦获如是妙力度有情。

 

回首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一)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