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嘎绒寺志(喜绕俄热活佛 口述版)



嘎绒寺志

(喜绕俄热活佛 口述版)

德威欧体笔录并整理



     顶礼上师卡隆(纽)林巴!

    不存在普遍自显一切的幻网,本来圆满的智慧,卡隆林巴[1]见到本来面目的顶礼!

  幸福的光是千佛的法术之一,莲花粉碎魔鬼的身[2],救度末法时期的众生,永远存在我的心中。

  凡人理解不了佛心,无限的发挥,有限的不可度量。用有限的凡心来解释无限的佛心,将会堕入地狱。嘎绒寺志如果以下所说的有所不妥,请长老们宽恕。

  末法时期诞生的鼓,国家命令的鼓槌,无法遏制的鼓响,这声音或许没什么好听,请听者们在其中选择动听的鼓声,摒弃不和谐的杂音。

  

    以下将阐述密宗宁玛派光明大圆满者,在东方的千佛寺产生的历

  在藏地康区的中心,有一座美丽的神山,这里有茂密的树林,珍奇的药物和丰富的矿产,谁见到这地方,欢喜心便由衷生起。

  大德松吉林巴在著作里写到,藏地的神山都是花园。神山弄弄(朗朗)罗布容者[3]就如同厄冬哇局[4]一样美丽珍贵。

  白玛邓灯的宝经里记载,在南瞻部洲雪山的东方,宝藏的农区两个山岗之间,有一座白色水晶般的崖山,叫作“弄弄罗布容者”,无数本尊、文殊、观音、金刚手、莲花佛等许多大德到过这里。他们在山上留下许多脚印和手印的印迹。凡见到、听到、想到、摸到神山的人都得到加持。在那里修行能得到虹化。

  这座神山的主人(山神)弄弄(朗朗)罗布容者,亲见过文殊、观音、金刚手、释迦牟尼佛。藏王松赞干布、文成公主、莲花佛、白若扎那、移喜措加、容丙顶珍绒波 (莲花佛的大弟子)等。他们大部分都到过神山,在神山藏过许多宝藏,反复开光,做了许多令众生安乐的事,特别是文成公主、白若扎那修建过塔,莲花佛在那里粉碎过魔鬼、莲花佛的形象至今还留在岩石上。格萨尔王与沙当王在冲突期间到过此地,至今还留有马蹄、骡蹄印。密勒日巴和热穹巴也到过这里。他们到的地方现在称作热溪,密勒日巴和热穹巴修行过的崖洞仍保存完好。

  这座神山的南面是寺庙的地址,它是由千佛指定的,命名为“贤劫千佛寺”。白玛邓灯的宝经记载了贤劫千佛寺的地形:东边的山是白色的,免除一切病苦灾难;南边山青水秀,林木茂盛,物产丰富,这是圆满的象征;西边山是红色的,三界都归其统领;北边山势险要雄伟,表示摧毁一切烦恼;后山是狮子上天,表示生死自在无畏;右山五色的彩云上有银色的镜子,镜子里有许多大德;左山酷似宝幢,代表永不枯竭的佛源。下面的崖山形如座石,代表寺庙永远坐在金刚台上。崖山中有金刚石,说明寺庙长久、坚固,任何人都毁坏不了。前面的村庄如供曼达一样,表明佛法将普及、弘扬。中间的山如黑色的旗帜,这是因护法经常围绕,山顶犹如白布一般,象征胜利的护法高于一切。背后的山路如白线,那是众生通往极乐世界的正道。寺庙右边流出神水,经常宝瓶灌顶;左边流出龙水,经常龙王供奉一切;下面的山石如两扇紧闭的大门,杜绝地狱恶道;背后的山梁连绵不断,表明寺庙的大德将永远长寿。右边的山沟流淌红水,这是空行母经常加持的地方;左边的山沟流淌白水,这里是勇父经常加持的地方;下面左右两股水流汇合,这是阴阳大乐圆融的象征。寺庙东面有金鸡骑龙,表明不断的光明本质;南边有金龙,表明佛教发展平稳昌盛;西面有猛虎出林,表明坚不可摧的金刚座;北面有狮子爬雪山,表明成佛的大德不断涌现。总之殊胜的形象非常多,凡见到、听到的众生都撒下了菩提的种子。

  

    几百年前这里就有了喇嘛,喇嘛传承于嘎妥寺。当时有六、七家喇嘛的家庙,每家有小殿、经书、法器,样样都具备。遇有佛教节日他们轮流主持活动。由于年代久远,详细资料已经失去,但当时嘎妥寺的主持送的吉祥天母的画像至今仍存。

  这六、七家是:阿尼阿家、刀硼家、邓炯家、日匝家、冲尼降措家、吉美嗡索家、尼玛如家,这些家族都是文波传的[5]。现有的阿尼阿家已传了11代了,尼玛如家已传9代了(至喜绕俄热活佛)

  大德江的喜绕降村的预言里写到:“莲花佛的心传将诞生在宝山下名邓灯,邬金尼寺得到恢复。”仁珍德的多吉、弄萨离波、大相尼登多吉、书读白玛尼西注波等许多大德的预言里也有相同的记载。

  这位大德的父亲是空其共波,母亲是色松松龙琪。母亲怀孕后有许多特殊的征兆,请喇嘛念经,喇嘛也有发觉。这位大德是没有缺陷、本来圆满、相对相空、五佛自显,永远自然慈悲,不断显现各种形相的。雪山众生的缘到了康区。

  

       火鼠年9月10日,大德诞生在康区新龙县牧场上,这天天空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五彩光环,空中响着悦耳的乐声,上百只雄鹰在帐篷外盘旋起舞。牧民在打奶子中酥油自动出现13个阙巴[6]。大德一生下来,即起来坐金刚坐,念阿弥陀佛心咒三遍,莲花佛心咒三遍,自说:“我是莲花佛心中产生的。”喇嘛根桑务其随即为其取名扎西敦珠。其他喇嘛都赞扬他,空行母和护法也经常来照顾他,与他谈话。一岁左右时父母将其带到神山去朝山,天地又有许多征兆。扎西敦珠本人见到许多佛,母亲休息时他在石头上蹦跳,石头上留下了脚印(至今还在)。他智慧和慈悲具足,梵文、藏文都精通。在空中见到格萨尔王,他自然说出格萨尔王传。他对关于前世的许多事也非常清楚。经常见到十方的佛菩萨为其讲经灌顶,经常把六道的众生送上菩提道,一切事物的好坏都由空行母和护法告诉他,细小的事情也都按因果规律去做。他去喇嘛刀拉家听经时,空行母对他说:“这儿将来产生千佛寺、如意堂,同西藏的桑耶一样。”虽然我们见到的是小孩,但他走过很多极乐世界,与许多佛菩萨一起讲经、听经,同显密经书中所讲一样。一般人猜不到,他本身就是佛的转世。

  他的家庭原是很富裕的,但因父亲去世,弟弟病故,家境逐渐衰落。所剩的财物又被盗贼盗完,几年中变为最贫穷的。同密勒日巴的身世一样,富有的他变为乞丐,四处讨饭维生。魔鬼的干扰和生活的痛苦,都变成帮他修行的助缘,他懂得这一切都是无常。有一次见到观音,观音送了个转经筒对他说:“度众生的时间到了。”他便拿着转经筒四处奔走,边走边唱玛尼,把有相无相的众生都送往菩提道。

  15岁那年,他到白玛根松、敦江、索龙次称、清增移西多吉、洛江多哇顶真、却拾嘎绒得真等喇嘛处听经、灌顶、修持。在白玛尼美松吉那里灌顶时,被取名为白玛邓灯。19岁时,拜见大德青衣龙卓,上师将灌顶、讲经、修持都毫无保留地教授给他,尤其是策却和妥嘎。上师对他说:“现在我有的全部教给你了,你现在去随弄弄(朗朗)罗布容者修行,即生成就,弘扬佛法。”

  遵照上师教导,他直接去神山,将财、权、名、利一切置之度外。在神山东面的崖洞里他闭关9年,前3年每天吃一点食物,中3年靠丸药度日,丸药是小鸟衔来送给他的。蜜蜂经常来给他送蜂蜜。后3年不吃任何东西,在禅定中度过。九年后他已不需穿衣吃饭。本来一切幻化网,自显本质空性。已得成就五大皆空,不靠肉身,烦恼断尽,真正变为显空的大德。莲花佛亲自对他说:“到神山的南面去取《普天自佛》的宝经。”他率领弟子来到神山的南面,指着一块峭壁说,那上面有三个洞,但徒弟们除了下面的山洞外,上面的两个看不见。白玛邓灯带着绳索攀上了陡壁,手一挥一块岩石自动分开,山洞展现。他把绳索从陡壁上放下,将徒弟一个个拖上来。徒弟们来到这个能容纳十几个人的山洞,白玛邓灯在洞里取出了3本《普天自佛》的宝经,又取了法器、菩萨等其他许多伏藏。然后白玛邓灯带着绳索又继续往峭壁上攀登,攀上去后一挥手,又有一块岩石分开,又一个山洞展现出来。白玛邓灯再把绳索放下,将徒弟们又一个个地拖上来,从这个洞里白玛邓灯又取了许多伏藏,然后再用绳索把徒弟们一个个放下去,他最后从陡壁回到原地。至今除了山下的那个山洞还存在外,其它两个山洞大约只存在了3年左右,后来在一次打雷后便消失了。白玛邓灯在神山前面叫用些同(地名)的地方取出金水,在大象睡觉一样的石头上,用手指写出“阿”字。有时一切见清,有时一切都变为经书,有可变无,无可变有。白玛邓灯取出的经有《普天自佛》、《显密合一》、《大圆满心经——金刚音》、《俄萨宁提》(《光明心经》)、《嘎同贡嘎绒作》等,由于当时新龙县的藏官千方百计地阻扰这些经的写、发,当时的20、30部经现在只留下了5部,只有白玛邓灯的徒弟移西多吉撰写的白玛邓灯的传记现还保存在寺庙里。

  

       金猴年3月10日,嘎绒寺大殿奠基时,突然发现天空布满五色的彩环,天上下起了五色的雪,四周弥漫着香味,空中响彻各种法器的声音。奠基加持的经念后,五色的光集聚在地基上,然后消失。当天白玛邓灯见到千佛化为寺庙的地基,寺庙因此而得名“千佛寺”。白玛邓灯的徒弟和周围的信众在3年内完成了大殿的修建。大殿内的壁画绘有四大教派的传承。大殿内所用的颜料均由白玛邓灯取宝而来。白玛邓灯到大可[7]的帕乌白玛[8]内取出一千尊佛像,将这一千尊佛像藏入大殿的土墙内。另在弄弄(朗朗)罗布容者取出一千尊佛像也藏入大殿的墙内。另还藏了许多本尊、护法在大殿里。大殿的四根柱子内分别藏了四个大的金刚杵,白玛邓灯特意交待,今后这四根柱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动。大殿的二楼挂满了宝瓶、各种法器。这些也是取宝得来的,但一般人是看不见的。曾经有一取宝的大德甲绒敦根来到大殿,称赞:“白玛邓灯真是与众不同,到处都挂满了法器。”他问周围的喇嘛看得见吗?周围的人说看不见,他便从腰上取下金刚杵朝空中敲去,周围的人听见了各种法器的敲响声。白玛邓灯为大殿开光时,当天天上也布满了五色的光环,有的信众在光环里看见佛像,有的看见如下雨般的佛菩萨到了大殿里。白玛邓灯建的嘎绒寺同莲花佛在西藏的桑耶寺一样,因此见、听、想、触均得到菩提的种子。建大殿时由白玛邓灯月亮式的徒弟索龙塔耶主持,白玛邓灯太阳式的徒弟荣仁多吉协助。寺庙由他们父子3人所建,这座寺庙是属于他们3人的。

  大德什么都不要,在一个地方也不长住,山梁上、山沟里、树林中、崖洞里是他经常住的地方。他到哪里,徒弟都跟到哪里,大部分徒弟除修持外什么都不要。外守显宗的戒,内守菩萨戒,特别守密宗戒,三戒齐全。穿白袈裟,留长头发,是真正的密宗派。光明金刚心经大圆满显现出高于一切。

  新龙大土司略稼奔父子本来不相信他。但在许多事实面前也开始崇拜他。藏官扑绕哇统治新龙时,老百姓起来反抗,地方不得安宁。白玛邓灯去调解后便平安无事。藏官十分高兴,送了许多火药枪和财物给他,他把财物全部还给藏官,并把火药枪全都砸烂丢到水里。白玛邓灯曾经宣布所有喇嘛寺护法殿里都不许挂火药枪。喇嘛、活佛不准带武器。新龙平定的消息传到拉萨,藏政府知道后,十二世嘉瓦次赖降措委任白玛邓灯为藏政府的上师,同时将很多耕地和家奴封给他。他没要侍候的人,并把耕地都给了寺庙。

  

       十五世嘎玛巴卡强多吉到新龙与白玛邓灯相见,彼此灌顶、讲经,红白教合为一起。另外其它教派的许多大德也都互相参拜、灌顶、讲经、彼此融洽。嘎妥、渣嘎、白玉、竹庆、谐庆等寺庙红教的大德们也都来参拜、灌顶、讲经。

  白玛邓灯还亲自修建过甲日德庆寺、甲日尼古措甲寺、日尼古德庆寺、共觉寺、桑耶寺等;还培修过许多寺庙,如西哇拉滕寺、江的乌金寺、阿吉白绒寺、哈哈松脱寺、萨堆爱王寺、俄甫寺、措卡寺等,都由家庙扩修为正式的寺庙。黑教移西丙寺的地基也由白玛邓灯所铺。不管任何教派,凡衰落的寺庙他都帮助兴建。他把别人供养的财物全部用来修建寺庙,并帮助穷人。

       上师指示索龙塔耶在嘎绒寺,为管理寺庙的活佛们修一个殿。在全县人民的帮助下于3年内完成了桑珠婆宗(如意堂)。正如上师指示的那样,修建活动十分圆满。

  

    水猴年4月30日,白玛邓灯在白玉县昌台聂隆召集徒弟们说:“你们不要做维护自己烦恼的事,也不要做形式上修行的“八想”,自己的观点挂在嘴边,坐静到邪路,行动不守戒律,搞派性的争斗。名誉、权力、财物给众生带来烦恼,因此,必须摆脱。再不要骄傲,不要一切烦恼的现实,“八想”抬起头来必须压制。密宗秘密地修,慈悲自然,修持成功的时候,自然有对众生的好处。你们做到这样,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莲花佛说过:‘哪里有信仰的人,我就在哪里。’我也是同样的,要努力修。”然后他念了几个祈祷,吩咐徒弟们将帐篷的门封上,7天内不要打开。徒弟们按嘱咐将门封上,从那天起地上似地震般的不断震动,每天天上都有五色的光,空中响着各种法器的声音,到处充满香味。7天后,徒弟们有的主张打开帐篷,有的不同意,但最后还是决定打开帐篷。帐篷打开后,看见上师的座位只有一团光,徒弟们哭泣起来,一边顶礼,一边哭,光逐渐消失,座位上只剩下头发和指甲。

  太阳式的徒弟荣仁多吉特别想念上师,每天都哭,哭到100天,终于有一天早晨上师来到他面前,为他灌顶、讲经、然后变为光融入到他的身上去,当下上师便与他合为一体。上师有些没写完的经,由他继续写完。过去有些遗失的经,他也写出。他后来成为康藏地区著名的大德。

  嘎绒寺的大殿里,原来只有白玛邓灯亲自修的白玛根松的灵塔,后来索龙塔耶在大殿里修建了白玛邓灯的灵塔,并把大师的头发和指甲装入其中。白玛邓灯是嘎绒寺的开山祖师。

  索龙塔耶是阿弥陀佛的化身,莲花佛的大徒弟甲哇却绒(嘉瓦秋扬)、马头金刚的合一。众生的缘到,在新龙阿嘎家诞生。他本来是白玛邓灯的侄子,也是他108位徒弟内月亮式的徒弟,三戒齐全的白袈裟徒弟。他从小就不要钱财,不住烦恼的地方,刻苦修行,上师所交的任务都圆满完成。凡是白玛邓灯的徒弟都由他负责组织修行,他对他们都如对儿子般的慈爱。他的徒弟中有:勒若宁巴(压拉索加)[列绕朗巴],作的巴鸟多吉(安章朱巴)、尼章特多宁巴(略西哇青)、白玛门觉宁巴(喇嘛知美),其他活佛、堪布、文波多的不计其数。从东方木娘到南方云南边界,西方昌都到北方黄河,修持成功的大德很多。他在弘扬佛法和广渡众生方面成绩显著,最后他70多岁时圆寂。荼毗后出现许多形似金刚石,坚硬无比、透明晶莹,且有五彩颜色的舍利。这也是修持成功的表现。

  


    嘎绒寺历代主持活佛如下


  弄弄(绒容)多吉:由白玛邓灯亲自认定活佛,在白玛邓灯、荣仁多吉、索龙塔耶等上师那里听经、灌顶,修持完备,拥有四大自在(可在水上走,捏石头像捏糌粑一样。身上的热气能融化周围的水,能腾在空中跏趺坐个把小时)。他虽有这样的修持,但非常秘密,从不显露。他经常闭关,把别人的供养用来为寺庙塑菩萨,请法器。自己则生活非常俭朴,60多岁后圆寂。荼毗后出现许多透明五彩的舍利。

  生巴多吉活佛:前世既是白玛邓灯的经师,现世也是白玛邓灯的徒弟。白玛邓灯亲自认定为白玛根松的转世。释迦牟尼佛时他是俄松(迦叶),八地菩萨内为观音,藏王里是松赞干布,莲花佛25个徒弟内为索波拉巴,印度80位大德内是德破巴,白教内为玛尔巴的儿子达曼多得等,最后是白玛邓灯108位徒弟中的生巴多吉。在白玛邓灯、索龙塔也跟前听经,灌顶修持,闭关完成后,主持寺庙的日常活动,培养僧人,管理寺庙等,在世期间,曾对嘎绒寺的大殿进行了培修,对彭措拉诺、土木寺拉诺家庙也进行了培修,在甲日德庆寺、共觉寺、桑登寺、措甲寺重建功德尤著,于72岁时圆寂。荼毗时天上布满五彩光,有许多舍利。

  贡嘎多吉:空行母移喜措加的转世之一。诞生在甘孜色都村,被请到新龙来,索龙塔也亲自培养,灌顶、讲经、修持样样完备。他具有他心通的能力,别人想什么他都知道。地下的宝矿、神山的宝藏,他都能看见。他可用手指在石板上任意写字,常常取了宝藏,也常放回去。经常去小庙灌顶、讲经。40多岁时由于老家的人与当地人发生矛盾离开新龙,他也随老家的人去了色达,不久便在色达去世,荼毗后舍利特别多。

  嘎绕多吉活佛:是白玛邓灯的侄儿。白玛邓灯对他说:“如果没有遇到灾难的话,你将成为取宝者,但你的灾难没有解脱,现在你取不到宝。”白玛邓灯给了他一块宝石,嘱咐他保存好,将来有12个取宝者在一起才可以打开。这块宝石现在还在。嘎绕多吉活佛一辈子闭关,60多时圆寂。

  根桑绒珠活佛:白玛邓灯认定为阿尼阿家的喇嘛诺灯的转世。根桑绒珠本应该住在家庙嘎绒寺,但没听喇嘛塔也的话,故一辈子没做出成绩。

  以上六位活佛算作白玛邓灯以下的第二代。

  

       嘎宗旺钦活佛:由喇嘛移西多吉和压拉索加认定的。他们说他是活佛,对寺庙有用的人。嘎宗旺钦本身是弄弄多吉的侄儿,从小对众生慈悲,对三宝忠心信仰,严守戒律,不贪财权,不沾酒肉。在移西多吉和压拉索加那里听经、学经、修经,成绩显著。有许多神通,知道别人想什么。在绘画方面无师自通,成为最好的画家。寺庙的仪轨他全都精通。《普天自佛》经的前行他写了四卷。大殿里的许多木刻、雕塑系出自他手。他还在大殿楼建了坛堂。他是一心为寺庙的活佛,50多岁时突然去世。

  文波次称郎加:他是弄弄多吉的侄儿,嘎宗旺钦的弟弟。在压拉索加、移西多吉、次称绒波等上师那里接受灌顶,讲经,学佛。压拉索加说:“你去管嘎绒寺,对嘎绒寺有好处。”在寺庙的大殿内他塑了弄弄多吉、生巴多吉、嘎宗旺钦等四个活佛的灵塔。70岁时圆寂。

  文波土登:是嘎宗旺钦和次称郎加的弟弟,他温和、慈悲,公正,非常聪明。20多岁时去世。

  白玛多吉活佛:由移西多吉认定的嘎玛巴敦的转世。他性格平和,修持努力,70多岁圆寂。

  文波格松罗波:是生巴多吉的侄儿,30多岁时因部落械斗去世。

  文波白玛邓珍:也是生巴多吉的侄儿,在亮巴德威尼玛上师那里听经、学经,修持样样完备。在本寺和分寺的管理中出了大力,后死于狱中。

  

        喜绕俄热活佛: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人,1922年生,2岁时由措坡多罗活佛认定为生巴多吉的转世,并举行过座床典礼。从小就特别慈善,生巴多吉的徒弟他都能认出。他在却吉多杰活佛、青寨罗波活佛、措坡多罗活佛、亮巴德威尼玛、多吉邓灯、嘎旺林巴等各教派的大德那里听经、灌顶、学佛。修习红教、黄教、花教等各教派经典。6岁时,在喜银多吉活佛处得到白玛邓灯传承,13岁时在多吉邓灯活佛处得嘎院寺传承。雄龙溪各寺庙、各头人都把他请到寺庙上拉荣(如意堂)来。他对嘎绒寺就象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25岁时,他本想到五台山坐静,但时值汉地战乱期间,便到了云南鸡足山修行3年。解放初期,他为汉藏和平统一,众生安乐而工作。1950年曾任云南省政协委员、云南省民委委员、云南省丽江专署政协副主席、德欣州筹委会主任。1953年调回西康,仍担任各种职务。在康区调解纠纷,帮助各寺庙,从1981年起,为各教派的寺庙和喇嘛的恢复与发展,作出很大贡献。同时,为嘎绒寺的重建,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凡是寺庙所需要的内、外的菩萨、经书、法器都尽量供养。现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四川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四川藏语佛学院院长。

  阿尼阿家生的文波有:索龙却珠、白玛邓珠、其家、那陪、洛敦、大德嘎玛巴敦、索龙邓珍、索龙巴登、其麦、索龙多加、仁珍荣波。在十年浩劫中索龙巴敦把寺庙的贵重菩萨、法器藏匿起来,以后又为寺庙的恢复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阿嘎其仁青的后代阿加家的喇嘛、活佛、文波有:喇嘛索龙降措、喇嘛索龙旺渠、喇嘛索龙却巴、喇嘛白玛根松、喇嘛桔麦王学、月亮式的索龙塔也、生巴多吉活佛、喇嘛巴登、文波白玛邓珍、喜绕俄热活佛。

 

       压拉索甲(列绕林巴)说:“嘎绒寺是金刚橛的坛城,金刚橛的顶点就是弄弄罗布容者,江的(指地名)是薰烟的地方,穷松(地名)是洞处该(地名,现为佛学院)。三角是寺庙,尖是山下莲花佛粉碎魔鬼的地方,意思就是扎在魔鬼的心上。”洞处该那里原是压拉索甲的家庙。压拉索甲的儿子是仁珍郎佳。仁珍郎佳的儿子是青披降措活佛。压拉索甲的空行母是布摸。1950年仁珍郎佳去世,不久布摸也去世,青披降措1960年去世。

  压拉索甲是与众不同的大德。莲花佛在西藏时期,他是莲花佛的25位徒弟之一,也是藏王赤松德赞的大臣熊拉隆多杰邓炯,以后是由却坡罗渣哇认证过的西藏阿里的取宝者雷敦多吉等大德。他的身是多杰邓炯,口是移喜措加,意是莲花佛,是三尊的化身。从小由白玛邓灯认定过,白玛邓灯拿梵文字母给他看,他一看就能认出。白玛邓灯对他说:“在这块地方你是特殊的取宝者,你跟着我走。”他答应了,但他父亲不同意。后来他生病无法医治,被送到喇嘛塔耶那里去,喇嘛塔耶给他治好病后留在身边讲经、灌顶、修法,后来开悟成为取宝者。他与堪布隆多、渣嘎却知、得知麦喜炯、加荣青孜、功孜、木篷、多竹青等各教派的大德彼此讲经、灌顶。荣仁多吉与来穷两位将其介绍给西藏十三世嘉瓦。十三世嘉瓦请他去藏,彼此灌顶、讲经。有些经由压拉索甲讲,十三世嘉瓦写。当时尼泊尔准备侵犯西藏,情况非常危急。压拉索甲将金刚橛的宝经给了嘉瓦,嘉瓦在布达拉宫闭关半年修金刚橛法,后来尼泊尔发生强烈地震,过卡兵损失惨重,无力侵犯西藏,西藏转危为安。从此布达拉宫每年都要念金刚橛经。

  压拉索甲在康区和西藏取出许多宝。他经常往返于西藏和康区之间。西藏的预言和他的预言里都记载有:在后藏中色玛筒,康区的夏哇筒这两个地方修建塔及寺庙圆满成功。再派到康区新龙夏哇筒修建塔,嘎绒寺修建胜利光堂。当时新龙县属于藏政府管理,西藏布达拉宫的大管家和藏官堪伍色龙降措、压拉索甲一起被派到新龙来,与新龙的藏官一起负责,建塔子和胜利光堂。胜利光堂共有7个殿,中间一个大殿,四周有四个小殿,门口有两个护法殿,一年内即完工。大殿内有6米高的释迦牟尼佛像一尊,蒙约哇、丹增、得称却巴、刚着玛诺、喜金刚、大乐金刚等一米左右高的佛塔菩萨约有100多尊,他们都是从西藏运来的,有的约有2000年的历史。另有100尊宗喀巴大师的镀金铜像;普通的释迦牟尼佛像100多尊;大藏经,小藏经,般若经,千佛经,共有5000多部;金碗一只;西藏大杂活佛送来的3米高的莲花佛铜像一尊。

  十三世嘉瓦请压拉索甲到西藏去了四次,不丹王也到他那里听经求法。马步芳的父母,全家也都皈依信仰他。他留下的著作有21部(大部分是取宝出来的,木刻板现仍保留在寺庙里)他一生四处游走,取宝无数,成绩显著。75岁时在色达圆寂。荼毗后五色的透明舍利无数。灵塔安放在胜利光堂内(后在十年浩劫中被毁)

  寺庙原有白玛邓灯的二层灵塔一座(约6米高),用各种珠宝装饰。喇嘛白玛根松的灵塔一座(约1.5米高),用白玛邓灯取宝出来的金子镀过。另有弄弄多吉的灵塔、生巴多吉的灵塔、贡嘎多吉的灵塔、移西多吉的灵塔,都是镀金的,用各种宝石装饰。嘎绕多吉和嘎宗旺钦的灵塔是金银结合镀的,用各种宝石装饰。压拉索甲的灵塔也是金银结合镀的,镶了无数的宝石。寺庙有1米半高的镀金文殊菩萨像一尊,1米半高的莲花佛像两尊。不到一米的莲花佛像10尊。8寸的十八罗汉、8寸的莲花佛像8尊。绿度母21尊。八大菩萨,三十五尊佛,大小佛像总计约有300多尊。这些佛像的历史非常悠久。经书方面有:大藏经4部,小藏经3部,其它大德们的著作6000多部,各种经书木刻版约有2万。金银结合的法器有5套。明朝时的铙钹大小有5个;喇嘛塔也的铙钹,压拉索甲的铙钹;十三世嘉瓦的一个铙,两个钹;类似贵重的铙钹有100多个,锣大小有7个。木刻的鼓大小一百多个。汉地的古乐器有全套。有4套装饰贵重、齐备的佛坛。用古老的绸缎制的装饰殿堂的经幡、挂缦有四套。镀金的面具有20多个。十三世嘉瓦送的水獭皮的跳神服装、帽子一套;各种绸缎的跳神服装80多套;各种跳神的用具齐全。各种唐卡200多幅。大小帐篷20多个。十二世嘉瓦和十三世嘉瓦委任嘎绒寺为家庙的委任状。西藏政府给的牧场有8个,阿谢、旺吉才、杰隆、玛剌玛、雄龙栖、炯币、魁也、隆才以及神山周围都属嘎绒寺。农田约有500多亩。

  寺庙以前的喇嘛排列第一的是白玛邓灯、喇嘛塔耶;其次是寺庙主持的3个活佛;另其它活佛、文波、喇嘛共100多僧人。白布(神山上一小寺庙名)内有4个坐静(闭关)的喇嘛,一个护关的喇嘛;胜利光堂内有7个喇嘛坐静,两个喇嘛照顾。这十几个喇嘛过去由西藏政府供养,西藏政府离开新龙后,由寺庙供养。寺庙内念经的时间每年125天。念经有专门的开支。12个喇嘛轮流负责这些费用。寺庙有3万块大洋的备用金,一千多斤备用粮食,这些平时是不动用的。

  在十年浩劫中,寺庙除千佛殿外全部被毁,僧人全部回家,寺庙中断20多年。

  1981年四川省民委组织四川管辖的康区、安多地区,收集整理包括寺庙在内的文物古籍,全权交给甘孜州政协副主席喜绕俄热活佛办理。在重点的34个地方,建立文物古籍保管室,嘎绒寺也建立保管室。1982年新龙县第一座开放的寺庙是嘎绒寺,国家拨了46000元人民币修复寺庙,千佛殿及四个小殿都进行了培修。佛教的节日及念大经的节日也逐渐恢复。喇嘛巴诺在后殿塑了镀金的文殊铜像(约3米多高)一尊。大殿第三层的经堂内喇嘛格桑仁增塑了释迦牟尼佛铜像一尊(一米多高)。喇嘛格桑仁增送5寸莲花佛铜像100尊,嘎妥寺的西炯活佛放了8寸的释迦牟尼佛像100尊在经堂里,另重新塑了白玛邓灯的铜像(约一米高)一尊。恢复了金顶下面的经堂(里面保存着白玛邓灯的遗物)

  从1981年起,喜绕俄热活佛组织人力、物力,花了15年的时间进行寺庙的培修和恢复。大殿里白玛邓灯、荣仁多吉、索龙塔也三座灵塔已重新塑造。弄弄多吉、生巴多吉、贡嘎多吉、嘎绕多吉、移西多吉、嘎宗旺钦、索龙巴敦等13座灵塔,寺庙内念经用的许多法器,都是由喜绕俄热活佛供养的。

  只剩下残墙断壁的胜利光堂亦按原样重新修建,恢复了7个殿,大殿里重新塑了约5米高的镀金莲花佛像一尊,堪布菩提萨埵、藏王赤松德赞的铜像各一尊。大殿里的法器、装饰样样齐备。

  现在寺庙内有100多幅唐卡;大藏经、小藏经7部;金银结合、银铜结合的法器有5套;跳神的面具和衣服有全套。1994年松吉泽仁活佛来嘎绒寺开光圆满。

  喜绕俄热活佛于1984年亲自接压拉索甲的转世晋美彭措到嘎绒寺坐床,安排在压拉索甲的家庙洞处该长住。1985年十世班禅大师批准成立嘎绒寺五明佛学院,佛学院现有80多位僧人在那里自费学习,校长是文波尼哈。

  生巴多吉的转世喜绕俄热现为寺庙的总管。弄弄(绒容)多吉的转世松达(所达多杰、现20岁)为坐台(赤巴)喇嘛;贡嘎多吉的转世松迪,现正在学经(现22岁)索龙塔也的转世夏加俄热现已坐床(现15岁)。文波罗嘎是闭关的喇嘛,现已闭关4年多。文波其麦现在负责土木寺。文波索龙多甲为嘎绒寺管委会的主任。寺庙现有喇嘛才荣邓珍、喇嘛格桑仁增等85位喇嘛僧人。寺庙原有的集会也重新全部恢复。


  后 记


  千佛的化身卡隆林巴——

  白玛邓灯是莲花佛所转,

  身口意的事情如天一样,

  我们众生无法度量。


  一切事情永远讲不完,

  一切事情永远研究不完,

  佛祖的事情比天还大,

  凡夫之心又怎能揣度?


  法身本无错与对,

  显不显均是报身之乐空,

  清与浊皆是显空,

  显空即是化身,

  物质之人孰能见到?


  因果的面貌如镜子,

  镜子里映出许多喜与忧,

  镜子里的故事叙述不尽,

  这样看贪与嗔心不觉产生。


  真正的历史需要出道的证人,

  这样出道的证人到哪里寻找?

  一般想什么便说什么话,

  烦恼由是会随之产生。


  射出的箭道,

  将射穿阴谋诡计,

  现在幻术对幻术,

  赞扬和侮辱皆可笑。


  末法时期的人听真话会得心脏病,

  若用夸张的话来赞扬他,

  高兴的开了花。

  “八风”的讲话魔鬼喜欢,

  大家都爱听的话应该怎样讲?


  故意夸张便失去中心,

  夸张对自己不利,也将别人送到歪路,

  没有夸张长老高兴。


  《普天自佛》是产生佛的宝库,

  凡是听、想、触均得到菩提的种子,

  到宝地的时候不要空手返回,

  好好修习大圆满的心经,

  这样写的好处送给众生,

  尽快尽快得到成佛。


  注释:

  [1]卡隆林巴:白玛邓灯的另一名。

  [2]莲花粉碎魔鬼:即白玛邓灯名字的意译,白玛意为莲花、邓灯意为粉碎魔鬼。

  [3]弄弄(朗朗)罗布容者:神山的名称。弄弄(朗朗)意为奇妙的声音,罗布容者意为宝中之宝。

  [4]厄冬哇局:经书中说是一种珍奇的花,据传每当诞生一位成佛的大德,此花便开一次。

  [5]文波传承:藏地修行的一种氏族传承形式,哥哥出家,弟弟安家,弟弟的儿子出家,叔叔与侄子一代代的相传,称为文波传承。接受这种传统的人称为文波传承。

  [6]阙巴:用酥油做的一种供佛的食物。

  [7]大可:地名,在德格与新龙交界处。

  [8]帕乌白玛:一块大红石名。


参考文章:嘠绒寺简志(著作正式版)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