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堪钦门色仁波切略传及教诫




哎玛伙!

三学清净圣僧戒海宝,博闻广识慧光除迷暗,

无垢光之加被心中升,修持立断顿超尽证悟,

至尊具德上师虔祈请。生生世世悲悯赐摄受。

有缘弟子究竟四道相,结缘众生接引极乐国。

 

me.jpg青海果洛地区的大成就者门(明)色仁波切,起初在噶陀佛学院与众同学见到格则•吉美旦巴郎杰仁波切时,格则仁波切向众僧问候曰:「大家身体可好?」当他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一切心及心所缘全部顿歇,所有戏论都像天空的云雾一般散去,在智慧与空性双运、无伪造境相沾染的法界中安住了片刻。此后拜见布玛拉牟扎的百年化身遍知阿格旺波尊者时,尊者上师对他说:“这叫顿悟见智慧,格则依怙主是你的有缘上师,但在这世我却成了你的根本上师。”

堪布门色仁波切在噶陀讲修院博学广闻,20多年中他研读了原始佛乘和大乘法门的完整教法,包括所有的经典和密续,如此精研并通达了显密三乘的所有佛法;然而自从见到遍知阿格旺波金刚持般的上师后,便认为除了心髓大圆满诀窍外,其它法都皆仅仅只是表皮,自思若不寻求一生圆满之不共教诲,即使获得「圆满人身」和「佛陀般的上师」,种种近似利他,其实仍是散乱与损失!因此他对遍知上师阿格旺波尊者生起了如同对佛祖一心向往、决无动摇的信心,虔诚祈求尊者摄受为弟子并赐予心髓教法。

遍知上师早已明了他的根器及因缘,欣然同意收他为徒及传授大圆满法,尊者说:“噶陀圣地曾成就虹化者数十万位,此地传法是个好地点。”可是由于法会期间人太多,一直没有时间传法。当门色仁波切再次祈求传法时,阿格旺波尊者亲切地说:“现在这里没时间传法,你到辽西圆林来吧。《空行心滴》中对辽西圆林有这样的授记:「光明皎洁的雪山之东,青铁箱燃烧一样的上区,一头野牦牛晕睡似的背座上……」此圣地比其他圣地更为殊胜,因为它对宏扬佛法、利益众生有很好的生起因缘。”遍知尊者亲自到噶陀寺为他请示,得到同意才让他前往辽西圆林。

门色仁波切如愿到了辽西圆林,依止阿格旺波尊者为根本上师,对上师的信心圆满具足,他认为上师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为度化我等众生之行为;上师的每一句话都是教诫我等众生能走上解脱之道的教导,并以「三欢喜」供养上师,如此信心,直至圆寂,从未退转。

大圆满法界心要(龙钦宁体)的密诀、旧译密乘(宁玛巴)持明传承,是由无畏洲至尊传给查玛喇嘛吉美•嘉维纽古,吉美•嘉维纽古又传给杂•巴珠•邬坚•吉美曲吉旺波,杂•巴珠传给辽西•龙多旦比尼玛,龙多旦比尼玛传给更钦•阿格旺波尊者,阿格旺波尊者就这样又传授给门色仁波切。此传承是口耳传承,堪为殊胜清净。(此至为殊胜的耳传教授,正如辽西蒋杨多杰仁波切所说:在这殊胜传承里,此窍诀每次只能低语传授给一位弟子,因此是六耳不传的。它是极其稀有与珍贵的!所有这不共传承的持有者与祖师们都证得圆满彻悟的境界,展现出许多殊胜的证量与功德。)门色仁波切在得到传承后,树立无上密乘的正见,领悟了本性、体性、悲心就像火与热一般,无二无别,证悟了胜义空性,戏论之苦从内心消失,并把修证中的体验、境界、证悟向阿格旺波尊者汇报,遍知尊者亦印证了他的如实成就。

此后遍知上师又为他传授了《四部心髓》以及龙多丹贝尼玛的《大诀窍耳传》、《智慧上师》,依照此仪轨,作了生死与涅槃的区分;并传了空性「彻却」(立断)、任运「脱噶」(超越)(即大圆满法界心要阿底瑜伽最高二法门)等上下密心髓记载的所有诀窍。

如此,将三藏摩尼宝装满心续宝瓶,并经过数年的修持后,门色上师准备回到自己的家乡果洛红科。在离开上师的前一天,如当年释迦牟尼佛大迦叶尊者让一半坐垫,交付律经并认定为第一代付法藏师般,遍知阿格旺波尊者嘱咐弟子们在法会中,砌起泥土法座,请门色上师上座,当众授予「佛法心要大圆满传承法太子」之位,并勉励教诲,赞美功德,撒吉祥花。后来,门色仁波切在无修光明苑给弟子们传大圆满法界心要时说:“具恩的阿格旺波上师让我坐泥土法座,是早已想到我将要为大圆满法界心要作点有益之事的缘故。”

门色仁波切回到故乡后,在无人的僻静处,如密勒日巴传记中记载的那样,他独自前往深山不分昼夜地专一修持秘密口耳传承达10年之久。当他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进展,经由大圆满修行次第,由彻却的安住到脱噶的观修,他逐渐获得成就的征兆。然而就在他一心精进修持心髓顿超法门的时候,众生共同的恶业成熟,由业力引发的不净相,令整个藏区经历了一场大的事变,佛法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毁坏。仁波切被蒙冤入狱,当时的判决是终身监禁,尤其是被关进黑牢后,不但毫无怨言,反而生大欢喜,利用在黑牢的机会,修持大圆满法界心要,“特别是被关进黑牢,这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是最好的闭关房。我还得感谢监狱管理人员。”这句话是后来大堪布给弟子们传法的时候所讲的。因此,门色仁波切证得了乐与苦、净与不净无二无别,实现了任运四相的瑜伽。噶陀洽察仁波切说:“如今大圆满法续里所说的「法界和明在眉间脱离」的文从义顺的人,只有堪钦(遍知)门色!”这话是符合实际的。 

身处黑暗牢狱后,门色仁波切的身体也日渐消瘦,双脚发炎、溃烂。因此萌生了示现圆寂的念头,然而禅修中却亲见了与光明合成一体、具恩根本上师阿格旺波尊者的智慧相,阿格旺波尊者安慰他说:“为了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再困难也得活下去。你还有传授大圆满法界心要的机缘。你要答应我,承担这一宏扬佛法的责任,因为你是我传承的唯一继承人。”并当即赐予三密相应的心印传承。

“从那以后,我传法时,均有殊胜的加持力,就是这个缘故……如果我愿意的话,就是给一头牦牛传授心髓直指,也可令它顿悟本性!”这些是门色仁波切亲口告诉亲弟子觉海喇嘛的话。事实上,门色仁波切在传法时,弟子无论贤愚,只要通过禅定加持,都可立地间与上师心心相应,无二无别!也就是说,在门色仁波切的不共加持力下,弟子证悟的境界也与上师等同,实是至为殊胜。

从此以后,门色仁波切在监狱中经常进行秘密会供。每次秘密会供时,都会得到遍知阿格旺波尊者的智慧加持。每天傍晚,护法、空行把会供供品送到监狱里。从此,他不用饮食身体也越来越好。连监狱里的其他人也都品尝到了一种特别的美味,没有了饥饿、痛苦的感觉。同狱人和狱卒都感到上师的成就非同一般,因而都对上师生起了恭敬心和净信心,想方设法前来求法。劳教厂里各教派的一些堪布、珠古、阿啦和伏藏师们在这段特殊因缘中得到了大圆满法界心要的传承。就这样,门色仁波切开始在夜间秘密地教授500个“犯人”,他们都成为他的弟子。门色仁波切传授他们所有他记忆中学过的,包括年轻时背诵的几十部长经和大论。

值得一提的是,同狱中有一位汉族老人,他原是地主,因为家破人亡,自己又深受牢狱之苦,于是毅然放下了一切世俗之缘,具足了出离心及对上师的净信心,在门色仁波切面前求得了大圆满法界心要的密诀,从此一心精进修持,直至圆寂,成就了虹化身真果。

经过22年的蒙冤狱中生活,终于真相大白,堪布门色仁波切得以返回故乡果洛,居住在尼科河上游一个仅容一人的小帐篷里,给有缘弟子们教授共同显密经论并传授不共同大圆满法界心要密诀。为了更好地弘扬、教证佛法,使更多的有缘弟子得闻佛法,堪布决定建一座寺院。通过化缘募捐,堪布建立了红科寺大殿,命名为吉祥法轮洲,接着还建起了讲修院。

自从门色仁波切遍知阿格旺波尊者处获得密乘大圆满的不共耳传正行传承后,经过五十多年修证,证得有学乃至无学之所有道相,如此皆圆满具足。他在给弟子们传授《智慧上师》的「四相」时说:

“首先是法性现前相,接着就是证悟增长相,这时小明点及明点遍满了整个山川,不专注也依然看得见,再熏修熟练后,傍晚也同样看到。这征象在续部经典中就叫「狼眼」。再长期禅修后,渐显顶髻,上半身至普贤王如来的全身(单身)相,双手定印上有一黑圆点。这圆点上升变成普贤王佛母的头,直至显出双身相及静猛应化身等不可思议的外内密明智如量相,乃至最后什么相也没有了。可是,有一些在修大圆满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大圆满,因为他还没有把握彻却之见,就观起脱噶来了,说什么‘一观就见到佛菩萨的身相’、‘所有对境即是明点’,像这样类似的话很多,但是立断立不了断,超越亦超越不起来。这根本不是明智如量相。唯有精进的持戒者才有资格观脱噶。因此才会观出法性现前相、证悟增长相乃至四相。除了极个别人外,世上难逢顿时观四相者。有的人观出一尊佛相渐渐出现,就觉得自己已有明智如量相的境界,则是自己骗自己的大骗子!”

当时在场闻法的弟子们听后,都明白到:智慧的本性具三身,修道过程中需要常练成熟、究竟完全,才可得到成就之果,与智慧如量相的一切征象契合。亲弟子觉海堪布在当时得闻此法宝后,也就知道了恩师是位具足明智如量相的成就者。正如《明灯续》中所说:“没有昼夜之分别,此是熟练达标准;一切现象则佛相,此为坚定智慧相”。《应成续》中也说到:“所有圆满色身,皆是双身显现,父母五双合印,圆形周边明点,瑜伽光身现象,来去住境之相,则为明智如量。”这些征象皆与门色仁波切所证四相之境界相符。

门色仁波切四相圆满,净相之境也圆融无碍。如修诵《不动佛仪轨》时,就亲临东方妙喜佛国,面见不动佛。修诵《文殊狮子吼心咒》一千万遍后,亲见文殊菩萨。修持《上师明点印》一千万遍后,亲见龙钦巴(无垢光)尊者。修诵三根本时,见本尊成就。修护法时,护法、空行均誓诺承办所嘱托之事。如此等等之净相极多,不可思议。但因为仁波切是位隐居独修的瑜伽行者,很少讲自己的功德,因此弟子们也无法多说。总的来说,他是位具足智力、圆满四相、事业功德不可思议的大圆满成就者。他的成就是凡人难以想象和难以表达的。唯愿阅读此简传的诸位有缘各自用心领悟。

回到自己的莲苑道场后,虽然以门色仁波切的完美修证程度,但他仍然坚持每天修习「四座瑜伽」,从不间断。门色仁波切时常教导弟子们说:

“你们求得大圆满法界心要密诀后,修习的时间短得像小鸟喝水过程中抬头般;又整天东奔西跑,被散漫放逸占去了大部分时间。虽然所修的法是大圆满的法,但人不算是大圆满的修行者。如果这样做,就不会得到解脱之果,这是千真万确的。所以说,你们应该把‘世间法’与‘佛法’的事业全都放下来,坚持不分昼夜地专心修习大圆满,不要错过可以修行的机会。否则,就算得到再好的法门和找到最好的上师也没有用。请记住我门色说的这些话吧!”

以下再从门色仁波切在讲授心髓大圆满中的最高修持---《智慧上师》时,对出家僧众弟子的开示和教诫,限于篇幅,没有转载全部,希望通过此一珍贵的开示,大家能认识和了解门色仁波切整顿佛法及教诫弟子是如此的严谨、负责。并希望有缘信众对此开示珍之重之,用心领悟,分清正法与邪道,树立起对佛法的正知、正见、正信:


……我们讲法、闻法及修法时一定要具备三妙法。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圣胜的无垢光尊者亦告诫道:“前行发愿正行无所缘,结行回向引摄全善根,行往解脱之道三妙法”…… 正因为如此,我们得到的结论是修行的方法比修行更为重要。阿底峡尊者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喜金刚也许会把你送到地狱或饿鬼道,也许会把你送到佛的果位上。”塔波仁波切也说了同样道理的话:“法要如法地修,否则法会使你堕恶道。”这些话都是强调修行方法的重要性。

……无论是哪一宗派,都应该用清净心、恭敬心来看待,虔诚供奉才是对的。但也要知道自己生长在哪一宗派门下,这法脉是自己的有缘之法,以此法为主而修行使你得法益快,成就究竟果位的把握性大。如果放弃这法门就断了法缘。因此弘扬各自的法脉是应该的……

……传承法脉是殊胜的,上师是有功有德的成就者,这还不够。这是因为自己没有成为禅修大圆满者。所以即使法脉是大圆满也没有用;上师再好,弟子不去修上师传的法,就不会有成就……

……你们回去后,我要一个一个地问:“这个在何处?”“那个在干啥?”今后你们不要到处去“化缘”、积累“资粮”,要注意非分享受信财的罪障有碍于清净的修持。遍知者无畏洲至尊说:“信众布施的钱财物质,亡者关键时供的受用品,它会强断你的解脱之道,别浪费一针一线而供施。”……

……现在就算是认识了明智(本来面目)的人们,若不是一心一意、认真努力地禅修的话,就仅仅是认识一下,决不会达到高一层次的境界。无畏洲至尊写到:“认识明智者,如果不常常去培养与熟悉它,就像一个弱小的婴儿上战场般,会被杂念的敌人消灭掉。”又写道:“认识自己(本性)而不惦念它,消除不了轮回因杂念,在贪嗔痴的圈子里常转,暇满之身无意义耗尽。”……

……自以为是认识了明智,一座也不修,整天都在热闹、懒散、漫游与朝山等等繁华复杂的生活中度过,心一点也静不下来,就像一屁股坐在蚂蚁窝上,坐立不安。这些现象据说是“贝卡尔”魔王占有了你的心。如果真的是中了魔,修证就会自然失去,临终时除了平庸的心境外毫无收获,这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了。因此,请大家在一个平静的地方,专注一趣,吃苦耐劳地常修持,如提炼酥油时,需要反复搅动一样,至少禅修十年方才稳定这样的话,修行大圆满的窍诀成就就快。要不然,就像赞巴珠青尊者(珠旺向巴曲真)虚拟所说:“如果有一个人一生中能念诵一亿遍《大藏经》的话,这功德不可思议,但他不会成就佛的果位这就是说,贤劫千佛当中没有一尊是诵经及朝山得成就的你们不要东奔西跑,就算是围绕着整个地球转一圈也不会成就佛果。我记得有这么一句话:“走破了鞋子不如坐破了垫子。”米拉日巴尊者曾对冈波巴尊者说:“离别时,我有个最为殊胜的密诀传授给你。”于是给冈波巴看长了厚茧的臀部……

“如果你是遍知者无垢光尊者的传承,那就得长时间地依止上师,博闻广思,要得到全部的传承。”然而,现在有不少人给我讲:“闻佛法,学经论,太难懂,还不如直接闻大圆满。”等等不契合实际的话。我想他连心识可以享用的闻思都不懂的话,哪里会懂得超出心识的只有智慧才能享用的大圆满。这就是“杀不了山羊还说能杀牦牛”的大话。不要模仿这种人……

法得到后,在一个寂静的地方专心禅修,“上等修行者每日增,中等者每月增,下等者每年增。”这就是说禅修的境界渐渐增长。要不然,像小鸟喝水时抬起头来那么短暂的时间内修不出高层次的境界

现在有些人说什么“无修大圆满”,只要有了大圆满的见就够了,不用禅修。这话说得不切实际。虽然没有专注对境、执着的修行,但还是有持续禅修的本性。莲花生大士也说到:“虽然无禅可是有炼修。”又说:“瑜伽不是禅修是熟习,熟成自然则为禅修宝。”

这大圆满法门,除有缘的个别人能享用外,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享用的。局米旁(麦彭)仁波切写道:超出「痴修心」的大圆满。”这就是说大圆满超出了心识所能享用的范围。现在修大圆满的不少人迷闭在清醒、昏沉、眼识及阿赖耶识等状态中,实是自以为是,枉费心机啊!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发慈悲心,修菩提心。《佛说三摩地王经》里写到:“身色似黄金,清净依怙主,作意此缘境,菩提为禅定。”如此说来,观想佛、刻经文、印幡文、顶礼、朝山及诵经等是最重要的行善积德。然而得到了大圆满法门、已证得明智的人,去刻经文、印幡文、顶礼、朝山及诵经等都不如禅修的功德大如果禅修的功德少于刻经文等的功德的话,下一世用我自身的血肉来给你们补偿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因为有着有漏与无漏之别心识与智慧之别,世俗与胜义之别所以出现了功德大小之别。

请大家去找一个寂静的地方修持。入禅定时,明智本性要超出是与非、顾与虑、破与立、舍与取等,树立正见,持续修持。出禅定后,对上师三宝要恭敬,对可怜的乞丐要布施,对众生要发慈悲心,因果取舍等行为即使是细微的一点过患也不能有。讲这个道理的一句话是:“己见要勇敢,行为要畏惧”。莲花生大士也说到道:“我的见比天空还高,因果业比面粉还细又说:“见不依照行,行不依照见”、“外依契经行,取舍因果业。内照密宗修,二次等成就。密按阿底禅,即身成虹化。”无畏洲至尊也写道:一心向往上师是究竟的皈依,承担利他的责任是发心的性质,正念与正知时时抚育自己的心是显密乘共同的转为道用不要作一个什么杂事都会的‘中用’而‘能干’的人。” 

这善与恶、取与舍一定要如法地进行。然而现在有些人轻视因果,说什么“我的见证与天空等同,没因也没果”等不如法的话。遍知者无垢光尊者告诫说道:“本性向外的明智,示显庄严化身万物相,莫说因果没有,因果现象有为法无数,轮回幻景之乐也无数,这都具有因缘的正相。”

帝洛巴尊者对那若巴尊者说:“儿啊,真实了知因缘的景象,直到证得胜义无生间,千万不要离开福慧二资粮的车轮。”又说:“虽然有了不求俗谛佛的大把握,也不要放弃积累福资粮。”

切切实实地去做好见、修、行这三方面,这样就“闻思者温和多,修持者烦恼少”。自己心里的贪嗔痴越来越少,十地五道的功德自然得到。无垢光尊者的教诫是:“熟练本性功德是证境,明知无常心无远谋略,生起净相无边恭敬心,慈悲心等不断发出来比如说,太阳本来就有热与光,并且还有消除黑暗的功能。同样道理,如实证悟智慧的瑜伽士也应该智慧增长,从中发出正信心等十地五道的功德以及经论中的词、义自然流露出来,这样才可以叫“开了悟”的人。

一生修行的所谓的“禅师”、“智者”和“成就者”,他们不但没有信心和慈悲心等一点功德,而且更不懂得一篇经论的内容,像一个口里放一块石头也不会发出“磕磕”之声的愚人一样。这就是没有一点“大圆满味”的体现。阿吾(杂巴珠)仁波切教诫我们说:“如是知而不明尽所有,若有这样的圣者,亦不是佛陀的旨意。”另外,还有一些人,的确禅修了,遗憾的是自心的贪嗔痴丝毫没有残缺一根汗毛。这说明他的禅修不实效(见道不正)。这样禅修一辈子也没有意义。杂巴珠仁波切的劝诫是:“放弃吧!对治不了烦恼的禅修

现在是末法时代,自称为“智者”、“成就者”、“伏藏师”的人不少。他们骑着马,背着枪,随口乱说话,烟瘾和酒瘾比谁都大,找很多女人,胡说预言,烦恼使之颠倒取舍因果,还说这是我成就者的外表行迹,使很多不知取舍的人走上左道邪见里。无畏洲至尊的告诫是山上苦修得来的诸功德,卖给有钱人家作消灾品「利他」事业发达傲慢气涨,是中了恶魔注意堕险境。”

巴日绕沙尊者写道:“对幽静处的野兽怎样对待均可。”这句话就是说对待像畜生一样的愚人,怎样做都可以。因为他们没有分析好坏的能力。然而,对有知见的贤人来说,一看就知道如法不如法。修持大圆满者的功德,通过三门(身口意)体现出来,通过梦境来量度。但也找不到少许的优点。某些人进行现似(非真实)的“小神通”,收到空行母的“授记”,写点伏藏“经典”,降伏“恶魔”,用铁棒打结,石头上印迹等等。《智慧上师》中说得很清楚,这样做是违缘魔障的征兆。阿底峡尊者教诫我们说:“出现空行母的授记魔时,不要顾虑制伏它;出现修证境界魔时,不要执着用正见来制伏它;出现发达动荡杂乱的‘利他’事业魔时,不作‘利他’来制伏它。”

和以前相比,自己的内心变了,变得贪与嗔的自相(实物)烦恼增多了,越来越违背佛法了。但还认为此现象是成就者的征象。你可知道,这是魔在捉弄你。成就者的征象是没有烦恼,厌离轮回,自发慈悲心,有利他的菩提心,具足净相及信心。恰麦仁波切只说过老僧清净戒律即是成就者的大征相。”而没有说过:“老僧破了戒律即是成就者的大征相,老僧增多了贪爱即是成就者的大征相。”

要知道,声闻断烦恼,菩萨转烦恼为菩提,密乘把烦恼用来修道,大圆满让烦恼自然解脱明白五烦恼即是五智慧的本性而修持,这也按照个人的根器善知方便。实际上消除烦恼是共同的目的。阿里班禅尊者说道:“断转道用等不同的法门,目的是消除烦恼,诸大智者的宗旨都是一致的。”

另外,当今社会有不少所谓的“活佛”(珠古),按道理讲他们应该是从极乐世界和莲士刹土等净土中为度化这娑婆世界众生而专程来临然而,他们不是宏法利情,而是到处去寻找马牛羊等大供养来积财,一辈子为别人作吉祥及消灾等活动来度过。看到这种情景,我倒觉得那些净土中遇到了灾荒,缺少物质的东西,才安排人来找财似的如果你是为佛法而来,那么请记住冈唐仁波切说的这句话:若您是为弘扬佛法而来这世间,就应该有一点讲修两方面的贡献积财搞世间法的身躯,一个富人家与有权势人家的儿子也可以替代。”龙多旦比尼玛尊者也在《悲歌》里唱道:“现代人认为的持法者的行为是:佛法讲与修如同凶兆般禁忌,贪嗔傲慢占有了他的心,整天漂泊在散漫的心境中,还说我是持法者,真可悲!”就是说应该对教证佛法作出贡献才是佛菩萨的转世。如果你是为众生而来,修大圆满这殊胜法的密诀,临终法界得解脱时,与三千有情共同成就不用去为几个人的“利他”而忙碌一辈子

如果你是一个化身转世,不依上师,不闻教诫,不修佛法的话,你也会退落和灭亡。“无畏洲至尊是无垢光尊者的转世的话,不应该有摄受之事。”有人这么说。但无畏洲至尊用事实反驳说:“不如此摄受加被的话,此转世化身就有退落或灭亡的危险。”

目前,某某大德的所谓“转世”,某某成就者的所谓“化身”,都是些出卖灵魂的人经云:“如视鸥,知有水;如视烟,知有火;大菩萨,大智者,是何种,征知也。”又云:“有烟之山中有火,以有烟故。”这是以烟果证成火因的。用因明学中的比量来推断及了知隐蔽之事物或人都是可以的。

从前蒋扬钦则旺波尊者为阿吾仁波切(杂巴珠邬坚吉美曲吉旺波)制造了一幅观音菩萨画像,画的背面写了一首颂偈:“外行犹如寂天大菩萨,内修成就夏瓦瑞自在,密为殊胜大悲观世音,吉美曲吉旺波虔祈请。”这幅画呈现予杂巴珠仁波切时,杂巴珠仁波切很不高兴地说:“这是依名字为根本的魔作”,边叹气边往山上逃跑,七日后才返回。要知道所谓的“活佛”(转世化身)这名字都不是轻易用上的。唉!这些话是我多嘴,该讲的和不该讲的都讲出来了。何故说呢?嗡班杂萨垛别人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千万不要跟随这种人,要有思想行为自拿主意,坚持修行。无垢光尊者的教诫是:“你住在城市、寺院及山洞等处时,请别找特殊的亲朋好友,与谁接触都保持不亲又不怨的心态,一定要自拿主意。这是我的心里话。”

有的人不但没有正见,也没有修证,又不坚持禅修,还希望中阴间得度、法界成就及往生净土中。这种人不懂佛法的理论依据。现在你的梦境光明自然解脱的话,中阴间就能得度现在有了圆满资粮、成熟有情及清净刹土的因,必然就有希望往生刹土之中的果仅仅是希望而不去修持是不行的如米拉日巴尊者说到:“自己持戒不清净,就不要希望愿力实现。”

在一个寂静的地方,放下一切来禅修,长期苦修,才会证悟,才会把灿烂的功德从内心中爆发出来。不用去问:“我登了何地?得了何道?”及“我将往生哪刹土?”如此等等的认证及授记都没有必要了,这是因为禅修的征相在自己的三门中发现,量度在自己的梦境中了知,来世去何处看看自己的心即可明白如经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观察自己的心不难,自己的心对自己来说不是隐蔽之事。看看自己现在是在作三善道的因或三恶道的因,还是在作往生刹土的因,自己应该最清楚。

自己好好修持佛法才能得成就。要不然,想自己的上师比谁都好,教诫比任何法门都殊胜,只是这么想,不去修是没有用的。没被过去的诸佛菩萨度化的自己,还孤零零地漂泊在轮回的苦海中,这不是诸佛菩萨不度,更不是诸佛菩萨没有加持力,而是靠单方面的他力是不够的,就像一块石头用投石带抛出一样超度是不可能的事经云:“诸佛不用水来清洗罪障,不用手拔除众生的苦,更不把自己的证悟搬到别人的身上,而讲法性寂静即得解脱。”又云:“我把解脱之道教予你,要知道解脱还是靠自己。”

如此所说,还是我们自己努力地修持才有成就的机会。

我们算是师徒关系,但是我不具足上师的性相,就作辅导老师般为你们传这些法。今后你们不要找太多的去处,一个人住在寂静的地方禅修。这样的话,我为你们而感到高兴,我传法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光明大圆满《智慧上师》,比彻却还高七种殊胜之法门任运脱噶的讲授,从开始至今已有五十天了。以这期间所修的善业为主,我们三时所作一切善业功德都集中在自心而回向。如云:“回向这不尽之道,是故增长变化法。”回向使善根不耗尽并且发展。米拉日巴尊者说道:“我这住在山上的修行者,与供养食物的大施主们,有共同成佛的缘起。缘起的精要是回向”就是这样,记住回向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请大家共同回向吧!”


堪布门色仁波切的事业功德圆满无碍,美名远播。最后色身摄回法界,大地出现了震动,空中响起了法乐,放出白光,无云的空中遍满了彩虹、明点、小明点,颅骨与脊骨上有自然的寂静、忿怒佛相以及无数五色舍利等等。

“他们的思想不似凡夫,”纽修(辽西)蒋杨多杰堪布仁波切强调:“只是外表像凡夫,事实上,他们都是真正的化身佛!”

堪钦门色仁波切住世时曾发大愿:收集、整理、出版《大圆满经典总汇》(《佛语噶玛》)。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亲弟子堪布迦造(觉海)以及喇嘛噶玛德勒觉海堪布经过整整20年的时光,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该项极具历史意义、划时代的伟大工程,终于圆满!紧接着,堪布上师又按当年门色仁波切的旨意,进一步地整理出版《堆玛》(伏藏部)的工作,目前正在进行中。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