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和脑筋:这对难兄难弟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脑袋和脑筋:这对难兄难弟


禅院内群2012年9月20日


鸟巢:“了了灵知”、“昭昭灵灵”——我的经验告诉我这只是一种由于外景引发出来的清明,从心理上来讲,是对外景的大喜、大憎的精神焕发。比如对于某些上瘾的东西的依赖。至于离开所缘的对境之后是否还有一个常在、永恒的东西就不知道了,而且“离开所缘的对境”这种事是否真实地存在我也表示怀疑。这意味着鱼可以离开水而存在一样,离开所缘的对境——这种情形的发生可能只有两种情况存在,一种是人已经死了,还有一种是人还没出生。因为即使是最细微的禅定往往也还有所缘的对境的。还请师父指教!

       
七宝之华--扬州:都是过来人,经验很丰富 


禅心师父

所谓“离开所缘的对镜”,鸟巢师兄的脑筋(可能)会错意了。
      首先所举的例子不恰当:“鱼”和“水”,这是人类依靠自己的眼根与色尘相对后,从外境上所摄取来的影像,再投射到自己的心识后,依据心识的颠倒习气而出生的两种虚妄现象,教下把这个六根对六尘而生起的攀缘分别就叫做“前尘影像” 也就是说,前尘影像,它们只是暂时的经验与潜伏的影像,是昙花一现的变化无常、是生生灭灭(也就是生生死死)靠不住的境界啦,如果用这些自己都靠不住的东西(前尘影像)去觉知事物、分别事物,自己都靠不住的话,那么所觉知的对象又怎么能靠得住呢?

所谓“离开所缘的对镜“,也就是离开了“前尘影像”的意思。假如在离开了这些“影像的现象”之外,仍有能觉知、能分别的本来之能力、或者性能的话,那才可以说是需要找回来的、本来面目的本来能力、本来的潜能。这也就是说,法尔(自发)的本觉、本知之能力,不属于任何一种所缘的现象。

乂牯牛-江苏:了了灵知前面,一定要一念断处!

七宝之华--扬州:元音老人都这样说。 


禅心师父

法尔(自发)的本觉、本知之能力,不属于任何一种现象。但一切所显的现象,却可以说是它的作用。比如鸟巢哥说的“鱼”和“水”,那么鱼和水虽然相互依托,但它们共同的基础是都离不开虚空,它们都在虚空里显现着。

又比如“白天”和“夜晚”、“光明”和“黑暗”,它们在虚空中相互往来,现象之间可以说是相互凌夺。但是呢,尽管凌夺往来,白天光明来时,虚空没有染过“明”;夜晚黑暗来时,虚空没有染过“暗”,尽管“光明”和“黑暗”生灭往来幻相着,然而虚空未尝动过、未曾变化、无常过。

黑暗和光明都是虚空中显现的作用,这是打的一个比方,因为虚空无所觉知,而我们却具足那个明来见明、暗来见暗的觉知、明觉之性。

所以我们看《坛经》中,六祖慧能大师把这个 “以暗显明”“以明显暗”就叫做“来去相因”即成“成中道义”来去相因,究竟(来去)二法尽除,自然就能显露出本无生灭与来去的、离开了“所缘对境、前尘影像”的本然觉知之本性。

“离开了所缘的对镜”是否真实存在?这话问的……呵

正如上面所说,这是鸟巢哥的脑袋又一次地依托了脑筋所发生的、靠不住的作用。

乂牯牛-江苏:鸟巢在推断。。。中


禅心师父

所以那天我才跟梦觉说过啊,现在需要靠“脑筋”来证悟,未来送到火葬场后需要靠“骨灰”来证悟:为什么呢?假如鸟巢哥认定是“真实存在”的话,这是“有”的一个现象;如果鸟巢哥认定“非真实存在”的话,这又是一个“无”的现象,有、无相互往来,谁也靠不住,怎么办呢?

乂牯牛-江苏: 一下想起古德说:两只泥巴牛打架打到海里去了。


禅心师父

宁体大圆满基道果的愿文说得好:说是“有”吧,十方诸佛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说是“无”吧,却又是“轮回”和“涅槃”的基础。


乂牯牛-江苏:赞叹!!!


禅心师父

这个轮涅的基础,也就是刚才说的本来的潜能、能力,本来的能力显现了轮涅的作用,但你要去看它吧,根本不是一样东西!不知道鸟巢哥还看见了什么?

鸟巢哥脑筋的作用,来源于心,而“心”与“智慧”,这是大圆满引导中需要着重区分的重点!

超越心识的智慧,是本自具足的潜力,不需要依靠“所缘的前尘影像”才能生起觉知的作用。

比如明去暗来时,本然的觉知不会随着“明”去而去,觉知“暗”的能力仍在放着光明! 

又比如清醒时,觉知的本具能力自然在放光,才打个瞌睡时呢,觉知的能力依然亦在放光!不因为瞌睡来了,觉知的本然智慧之能力就跟着瞌睡走掉了、无常了。 

现在认“觉知”的,需要好好看看,那个觉知,到底是一念生、一念灭的“前尘影像”的觉知呢?还是离了所缘生灭的本然觉知!

(如果)这个照用或者觉知,是依托“所缘的对镜”而时有时无的,那么这样的觉知,就同修一个“龟毛兔角”般了;假如在离开了“所缘的对镜”之外,仍有自发(法尔)、本净、没有妄生照用或者觉知的,毫无一物、而确乃本明了了觉知的,那就可以说是“本性”、“本来面目”了。 
         这也就是《楞严》中
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的意思。假如离于法尔之外,于元明的本性之上,妄生觉知、照用的话,那么这个觉照的作用,就成为妄觉、妄照以及妄知了!这样的话,既然安立了被觉知、所照的妄想(之所缘),而真正的觉性光明也必被埋没了。
         楞严中又说:
性觉必明,妄为明觉意思是说,本性的境界,具足法尔妙明、妙觉等等,并不需要假藉造作之明方觉、造作之知方知。假如再在本明、本觉的头上复安一头,也就是再安上觉知之一念,这就真的成为“妄为明觉“洛! 

脑袋跟脑筋这对可怜的难兄难弟,几十年后终于在火葬场变了一把灰......

唯把希望寄托在这对难兄难弟之上的大哥大姐、小弟小妹们……莫非你们的本性与本性之觉知、明觉的力用,随着这对兄弟去了火葬场后也因此变成了一把灰?跟着一把灰去了?

补一句:不能不说脑袋跟脑筋这对好兄弟,不是本觉自性所显现的作用。 

而功能所显现的用,正如龙钦大师唱的: 

万事万物不过出现而已。 
       圆满自在, 
       无关善恶, 
       无关取舍, 
       吾人何妨放声一笑。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