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师参禅因缘小记(四)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吾师参禅因缘小记(四)




吾师参禅因缘小记(四)

释妙定

 


 

师于鼓山,一日偶闻曾经亲炙于虚云老和尚的华老禅师,正住本山养老堂。师心内激动,旋去拜见,老禅师正挥细毫写作中,师刚顶礼毕,老禅师举毛笔至额前,问师道:“是什么?”

 

86610d087a81cd1e111141bd5b9f4df.jpg师信手拾起老禅师桌中白纸一张,恭恭敬敬,铺在老禅师胸前桌面上,退立一旁。老禅师复在纸中央,书一“佛”字又问:“如何?”

 

师曰:“本来就是了,您老又何以头上再安头呢?”

 

老禅师呵呵笑云:“今天算是遇到初生牛犊了!”

 

师遂拜老禅师为师,参学禅法,其中不乏机锋往来,师皆能于毫无犹豫滞碍中,当下作答,故老禅师尝赞师为其所有弟子中,“智慧第一者”也。(图:涤华老禅师德相)

 

一日,老禅师问师云:“汝还坐禅否?能双盘跏趺坐否?”师即将腿跏趺:“日日坐禅。”

 

老禅师见了,随即高声说到:“现在这个时代,连盘个双腿,做个样子的人都没有了!不要学他们,纵然不能彻证心地法门,汝也必须盘起双腿来坐在禅堂里!”

 

师曾对我等山上常住弟子说到:

 

“那时老禅师,已是八十多的高龄人了,但是行动仍非常敏捷,耳不聋,眼不花,言谈铿锵有力,常年日中一食,夜不倒单。就这一点,也曾惹来一些外寮僧众们的非议,指其为沽名钓誉的假修行者。

 

末法时代的人们就是这样,我(师)自己也是有体会的。比如与禅堂仅有的几位禅和们,用功时常常数月不出禅堂,这时外寮的人就说我们是在坐牢;然而偶尔遇着有朋自远方来,不免陪着游览一下山中名胜时,外寮的又说我们整天不安心办道,到处游山玩水。”

 

一日,师请禅师为自己再起一法名,老禅师云:“名字只是个代号,汝已于剃度师处有了,不用再起吧?”过了一会,老禅师又说:“自己喜欢什么名字,那就用什么名字吧。”

 

师想了想:“您看‘禅心’如何?”

 

“那就叫禅心吧!”老禅师回答。

 

期间,师亦游历至福州林阳寺、雪峰寺、扬州高旻寺、镇江金山寺,等诸禅宗道场,参访明师。

 

时林阳禅寺一参禅大德,文革期间,隐遁原始山林中参禅十年,坐禅时,常将所燃之油灯置于顶上。闽中丛林,传其早已透彻三关。师闻之,遂同一道友,前往参访。

 

师于傍晚拜见,禅师正在亭中乘凉,身边众弟子围绕。师举香恭敬礼拜,跪地启白曰:“请大和尚开示,虽说法门无量誓愿学,然而百年也才刹那,时光曾不等人,不可能全学全修。那么,应当以何种法门,即生中能了生死?”

 

大德答师曰:“所有法门中,即生就能了得生死者,那就没有任何一法门,能超过禅宗中的参禅了!”

 

时大德轻摇手中蒲扇,好不自在。师便指扇曰:“您还要这个么?”

 

大德更摇其扇:“如何不要呢?”

 

这时大德边上席地而坐一弟子,闻言便将自己手中折扇伸向师:“这位师父还要么?”

 

师随即展手。大德便呵其弟子,然后向师哈哈大笑:“这位后生可畏、这位后生可畏!”

 

师即问讯,转身便回客房。

 

师住鼓山禅堂,亦秘密潜修六印一咒心中心密,满千五百座。

 

一日,师因事随某居士一同上街,闹市中正行走间,忽然“吽”地一声,身心、天地、虚空,一时湮灭!净裸裸,赤洒洒,了无动静二相,一刹那间 “一口吞尽西江水”之旨现前!

 

当年庞居士参马祖道一禅师,居士乃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马祖回曰:“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然而师言:“那时自己根本没有参过这段公案或话头,但是这一公案宗旨,当下朗朗现前!”

 

71bfc41e425eb6d6856d051aad1fa8c.jpg师以所得,禀及涤华老禅师,禅师印许师为得其心印之弟子。后再三唤师前往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亲授己之袈裟以表信。


(图:涤华老禅师圆寂后,头骨上显现的“泰”字舍利)


因为当时师还年轻故,有个别常亲近老禅师的弟子,对于老禅师印可师并传信物予师表示不理解。老禅师亲笔回信其中一人说:“吾以正法眼看,他(指师)已得慧眼,希放下些。”老禅师又劝诫其人:“汝倘能放下些,今生一定能得慧眼。汝等几人当今生,尚(不)得慧眼。”(老禅师信件,读者可参阅中华出版社,2004年版、作家陈晓东著《千古一泰无名僧》p190倒数第二段。


师于古月禅堂,曾如是拈香供养、述偈赞颂涤华禅师:

 

此老并无热心肠,平生虚幻走道场;
注经无端又现泰,直把后世儿孙殃。

 

舌头无骨没商量,传个旧裟岂能藏;

堂堂分明没遮盖,为他奇货引痴郎。

 

又诵云:

 

顶现泰字,甚么缘故?

积虑苦心,要把谁度?

 

见者不识,鼻孔打失,
是故吾师,法中真狮;

 

千古一泰,引谁敬拜?
入总持门,具大无碍。



师曾对我辈屡言:


“最初做功夫时,我亦同你们一样,平时也把一些佛法知识、理论道理,蕴含胸中,然而到了实际用功时,依然好似蚊子咬上了铁牛一般,根本找不着可以下嘴的地方!好不容易得个入处,依然常有明朗、不明朗时,故还须一提再提、一放再放。”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虽说自心是佛,本身具足,不必向外寻求,然而缘起法中,依然不可没有名正言顺之师承,此为其一;二者,在自己未悟、未彻底前,还是要尽可能地参求善知识,依于明眼知识,或为自己指示,或者旁敲侧击,或日用中随时为自己解粘卸缚等等,切不可自以为不须求善知识,古来五家七宗祖师、天下参禅得道者,难觅一位,不曾依于师承、不曾参访过善知识者!就算自己无师自通、有所明了,依然要通过明眼知识的勘验与印证也。”

 

“禅须真参,悟要实悟。真肯做功夫观心、参禅的人,既不可以将心等悟,却又能大悟几多次、小悟上百回。然而切不可一有悟境与所得,便自满足;从门入者、固非家珍,即自心中一一流出者,亦丝毫住着不得。”

 

师于此处,又举鳌山成道公案警示我等:


雪峰义存禅师,与岩头全豁禅师等人,行脚至湖南澧县鳌山镇,时因大雪封山道路被阻。雪峰每天端坐不动,岩头一旁只是睡觉。雪峰实在看不下去时便喊:“师兄、师兄!你倒是起来呀!”岩头问:“作什么?”雪峰说:“吾这辈子不走运,先与文遂(得法于洞山良价禅师,与义存为同参好友)汉子游方,到处被他拖累。现在到了这里,汝又只顾睡觉!”岩头大喝道:“吃饱!睡去!每天床上打坐,活像七村里那泥塑木雕的土地神,以后的日子,也只会魔魅迷惑别人家的好男女!”

 

雪峰手指自己的胸膛:“我这里实在还不安稳,不敢欺骗自己!”岩头曰:“我还认为你以后会去孤高的山峰顶上结庵住山,阐扬大乘最上乘,谁知你却说出这种话来。”

 

雪峰道:“我实在是心里不踏实啊!”岩头便曰:“你若实在是这样,那就把你的见处一一都说出来,确实的,我给你印证,不对的,我为你铲除。”雪峰便曰:“我起初到盐官(齐安禅师,马祖道一禅师得法弟子)会下,齐安禅师上堂正在说色空之义,由此得了入处。”岩头答:“这都是三十年前的故事了,以后切忌提到它。”

 

雪峰又答:“后来看到洞山禅师过水偈中‘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的句子。岩头没让雪峰说完便道:“这么举(别人的牙慧),自救(连解脱自己)都不可能彻底!”

 

雪峰又言:“后来参问德山和尚说:‘最上乘的宗门佛法,弟子还能有缘分知道它吗?’德山便打了我一棒,说:‘你说什么?!’我当时如同水桶脱落一般相似。”

 

岩头喝道:“你没有听说过吗?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凡是从门外头走进来的,便不可能是自己本家的宝贝,那些向外驰求的人,又怎么可能识得自己的家珍呢?)。” 雪峰问:“今后如何才对?”岩头答:“以后若要阐扬大乘圣教,一一(言句)都要从自己的胸中自如地喷涌出来,而使其盖天盖地地流去!”

 

雪峰听到这里时,方才豁然大悟!立即起身向岩头全豁禅师顶礼,连声大叫道“师兄,今天才算是在鳌山成道、悟道了啊!”

 

 

妙定后跋

 

吾师心的《参禅因缘小记》,转摘自六年前,吾师所有弟子中,最下等劣根的妙定本人,所撰写的《吾师学佛因缘小记》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六年前,吾每阅妙总、妙湛二师兄所著的《吾师释禅心》,总恨用笔太过简略,远不能满足我辈弟子众等的需求,故与诸多师兄弟们,再三祈求于师,开许妙定能重新写上一份稍微详细,能策励吾辈后学,增长吾人信心、出离、修持等方面的介绍。师终拗不过我等请求,慈悲应诺可在《吾师释禅心》的简介基础上,适当增补一二内容。妙定不揣鄙陋,遂将自己亲闻或者亲见,师之出家、求法、行持等方面的事实,缀补成文,递呈于师,谁知遭师严厉呵责,将文稿一把删除、烧掉!

 

所幸妙定早有所备,另存一份。如今一晃又过去了多年,妙定自思此文,对于我辈及山中常住,当具无量助益,复又多次恳请于师,祈师开许。师最后同意:“只能摘其前头参禅部分,略而介之。”

 

然而这次重新编辑时,增补了数段师于山中禅堂,曾为我等开示师自己出家前后如何学禅参禅(即有关“外婆禅”)的开示。

 

至于师于后来二十年中,复又禅密双修、禅与大圆满互融,藏汉两地不定,或掩关或独自禅修十数年,如师自曰“漂泊无依如丧家之犬、偶时也能狂吠几声”,令妙定可歌、可叹,时而会心欢笑、时而潸然泪下的经历,无论妙定如何恳求,师终不开许!故而只得就此作罢,须待未来因缘时至了也。

 

以此小文,供养大众。若有错谬,师及三宝前尽皆忏悔,愿一人承当之!

 

如师之感叹云:“皆昏昏然无端荒废岁月而已!一切皆梦幻空华,毕竟毫无所得!初本由无始迷惑所生,现在五毒烦恼中住,未来无非无明流浪中死。无常迅速,其奈何哉!苍天!苍天!”



 

古月禅堂编辑注:本文作者释妙定,俗姓马,河南南阳人氏,2005年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获博士学位;后任教于云南大理学院并担任学院中医教研室副主任。因希求佛陀正法,于2009年辞去职务,其后六年多在多处寺院道场闻思参学。2014年12月初八日,于福建长汀地藏寺依时年93岁比丘尼福法师剃度出家,授式叉摩尼戒。2019年10月,于四川蓬溪高洞尼众禅院暨广德寺,圆满三坛大戒。常年依止古月禅堂传承法脉,修学显密佛法至今。)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愚笨弟子今妙上山时虔诚祈请师父,何为禅门三关?

师父有些严肃地答:

“第一山海关。何以故?两京锁钥无双帝,万里长城第一关;

第二雁门关。何以故?远与君别者,乃至雁门关。又者,茫茫古道,威威雁门;

第三玉门关。何以故?羌笛不复怨杨柳,春风已渡玉门关。”


师父看今妙云里雾里,又笑说:“第一新冠(师言:必先死而后活);第二海关(师言:这里一一堪过),第三网关(师曰:不解释)。”




发布于2020-10-07 14:55:03|回复


匿名

顶礼师父!感恩妙定师!师父平时大大小小的开示、语音、故事、公案,要不是妙定师父有常年坚持录音、保存的习惯,我们就没法听到、看到这些珍贵的记录了!




发布于2020-10-03 10:00:28|回复


匿名

好多年前,和定师、山上众师兄们一起,再三祈请师父允许妙定师父重写这篇小记的场景还在眼前,可惜当时妙定师父写完后,被师父批评不许发出,现在又能重新看到前面的内容,开心、赞叹!




发布于2020-10-03 09:58:26|回复


杨文涛

感谢师父!



发布于2020-10-01 21:30:49|回复


今海

感恩师父!随喜妙定师父!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20-10-01 03:58:43|回复


妙禅
一提再提,一放再放。🙏

发布于2020-09-30 22:00:00|回复


匿名



发布于2020-09-30 16:47:50|回复


匿名

感谢妙定师父!

四篇小记叙述了咱师父出家,参禅,证悟的不凡经历。

咱师父是真修者,是大善知识。有生之年要跟着师父好好的修行,千万!千万!

宗缘立华敬上



发布于2020-09-30 15:43:17|回复


匿名

感谢妙定师父!四篇小记叙述了咱师父出家,参禅,证悟的不凡经历。

咱师父是真修者,是大善知识。有生之年跟着师父好好修行,千万!千万!




发布于2020-09-30 15:35:19|回复


宗心

顶礼感恩师父随喜赞叹妙定师父



签名:宗心
发布于2020-09-30 14:15:30|回复


匿名
感谢妙定师父为度我等大众迷朦,写出了师父的参禅经历,四篇小记令我感动,信心倍增,多次激发我的热情使我再努力。小记中有方法介绍,有故事激励,感恩大恩大德师父,感恩妙定师父

发布于2020-09-30 13:24:29|回复


匿名

顶礼感恩师父,赞叹定师父



发布于2020-09-30 13:23:38|回复


匿名

随喜赞叹师父



发布于2020-09-30 12:34:22|回复


妙福-美石

贤圣真命脉,曹溪永相传



签名:圆满普贤诸行力
发布于2020-09-30 12:09: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