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无秘诀,唯有生死切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参禅无秘诀,唯有生死切




参禅无秘诀,唯有生死切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释禅心

 

 


下手参禅,贵在直面自心,单刀直入,不走弯路。然而功夫要能做到尽快入门、做到相应的第一条件,必先具足彻底的出离!唯有那些痛念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的参禅人,才能发起彻底的出离心。

 


曾无出离之心,就凭嘴巴上下两片皮,胸中记得些佛理与公案,又学得些东西方的现代流行知识,东拉西扯,添油加醋,滚滚红尘的声色名利场中,风雅附会还把自己视为维摩诘,请看两千五百年来,千千万万至今还在出生入死的滚滚人流中,又有几位成就了真正维摩诘的?

 


大家看看,多少人又是些什么人,在那街头作坊办班授徒、茶楼酒铺里高谈阔论,冒充禅师的?他自己几时曾经出离过的?君又不见,世间数十年寒窗苦读的芸芸学子,哪个不是从幼儿开始,白天八个小时便要离了父母,出离到专业围墙内的校园去求知的?世间法尚且如此,何况即生便要亲证、了生脱死的参禅之道?!

 


不曾真实出离的人,一生的功夫都做在了嘴巴上,这些人要等到将来耳聋眼暗,发白面皱、老苦病苦加身的时候,等到自己眼中流泪、心中怆惶、不知去处的时候,等到老年痴呆,病床上、轮椅上,发现从前的博学多闻、福智无双,到如今全都忘光,到如今全都不能相救,到如今全都不能济事顶用的时候,这时一生的业障、无始累生的业障一齐到来,黑白无常杀境到来,铁面无私阎罗王到来,恰似落在锅汤火镬里头的生龟及虾蟹,手忙脚乱之时,呜呼、呜呜呜!到这里毕竟悔之无门矣!

 


唯有痛念生死、发起出离心的人,才能识破并放下世间中一切为形所役、与世沉浮如过眼云烟般的功名利禄,以及梦魂牵绕、刻骨铭心、痴心妄想,等等无明流转、作茧自缚的七情六欲,“心无贪爱好修禅!”——若非如是,即使长久隐居山林,勤修种种苦行,也跟参禅之道、了生脱死的本份一着上,扯不上一毫半分的关系。

 


由真实痛念生死无常而发起了无伪出离心的人,决定勘破世间中的一切爱憎是非,此后尽其一生中,都不肯放过一分一秒,刹那刹那,誓与参禅本份事上相应,从这里去,不使一沙一尘为障为惑,立志办取一片长远、牢不可破的坚实道心。如是一念专精,于不退转中一生成办。即使今生不悟,乃至三生、五生不知疲倦,最多不出七世,无不成就为纵横三界的大解脱者、大自在者,但总要他生死心切、深入骨髓便能得也!

 


禅不是哲学不是玄学,禅更非奇思异解。大家要知道:禅不是精神分析、不是心理学,禅又不是逻辑学、不是现象学。以前有人跟我吹他们收费高昂、作坊式的“心理学禅修”,“早把你们的禅、你们的佛远远抛弃在身后了,你们都落后了……”苍天!他们到底在兜售些什么呢?证明些什么呢?不就是把当今国内外新时代流行的心理学、精神分析甚至于催眠,再掺杂一大堆貌似科学、哲学,以及不伦不类的神、佛、道、禅理论等等,如此大杂烩为“灵修系统”、“疗愈禅修”吗?之后自命大师,开班传授的目的,不就是他们最要紧的命根——挂钩于市场经济,一切都要和经济利益最大化、自我利益最优化相应吗?

 


就算真的通达心理学,通达现象学,通达科学或者哲学,那么我们也可以回头看看,例如精神分析的祖师弗洛伊德、荣格,例如逻辑学的黑格尔,现象学的胡塞尔,乃至从远古以来,所有自然科学、哲学的开山鼻祖,到后来以及近代无论什么学派的大师、传人、学者们,不要说有一位彻了生死之道的,就连临命终时,能获得如中国古来至今的禅师们一般预知时至,要生便生、要去便去、生死自在境界的,一个都没有听说过!那么那些一辈子忙着做作坊、办班创收的“大师们”,除了能够实现经济上的最大化利益外,其它学识、研究以及发明贡献于人类、社会等方面,都没办法超越诸如荣格、黑格尔、胡塞尔、海灵格的,都无法企及他们的项背吧?这些真正大师们一辈子的苦思冥想与实践,最后连个自主生死去来的境界都做不到,那么,那些忙着办班收费争取最大经济利益的“大师们”,又能成就什么样的、更高的悟道境界?


 

禅,决定也不是师徒之间的秘传与密授,禅是一切有情众生的本有之性哪!禅也是过去一切诸佛、现在一切诸佛、将来一切诸佛所亲证的实相三昧、如实三昧!你我还有想悟入如此三昧、如此三昧的吗?如有,上来第一,切须以“生死无常”四字当头契入!过去无始以来,千万亿劫以来到现在都没办成的大事,若不趁此一生,和盘翻转,再尽未来际漂泊轮回,何时觅个了期?

 


要想双脚跨进禅的大门,先把一片生死无常、如救头燃的出离心发起来!“参禅无秘诀,只要生死切”,要敌生死,必假参禅,参禅一着,先痛发心啊!生死无常,恒梗心中,如此发心真实,再也没有其他妄想出来作鬼作怪了,再也没有其他强盗出来打家劫舍了——发心打成了一片的境界!到这里伎俩忘、妄念绝,功夫落在堂中,久久之后,梅子熟透,忽尔砸地,翻身触破虚空,到这里,从前的什么禅什么生死一齐粉碎,亲见佛祖灵山拈花之旨,彻见祖师西来之意,自然头头之上没有不明了的,自然物物之上没有不显现的,果然没有一点玄妙、没有丝毫秘密的,家家户户、人人份上都有的平常事哪!

 


生死心切的参禅人,用心办道,必定至诚恳切!往昔悉达多太子弃王宫,入雪山,种种苦行,六年禅定,是为第一生死切者!后来西天二十八祖莫不如是,及至东土六祖,二祖断臂、三祖避世;四祖六十年摄心不寐、肋不至席;五祖“昼则混迹驱使,夜则坐摄至晓(晚上通宵达旦摄心坐禅,夜不倒单),未尝懈倦,精至累年”;六祖腰系磐石、十六年猎人伍中精进。其他诸如“赵州八十行脚、长庆坐破七个蒲团;庞居士一家男不婚女不嫁、财产都弃河中;慧忠国师四十年、利踪禅师四十五年;婺州从朗、潭州(长沙)慧朗、大同投子、南泉普愿等古来祖师,悉皆三十余年足不下山、脚不出户,如此不越雷池一步,个个都是“生死之心”至恳至切者也!

 


参禅的人,以至恳至切、了脱生死的发心,再配合上始终不惑的大信心,以及任何障难障碍都不退转的不退转心,三心同时具足,十二时中,决定没有虚度时光的可能。中峰禅师(国师)曾举自己的师父高峰禅师参禅事迹为证:



“先师高峯和尙三十年深居此山,每以一个‘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教人默默提起,密密咨参,但不使间断,亦不为物境之所迁流,亦不为顺逆爱憎、情妄之所障蔽,惟以可参话头蕴之于怀,行也如是参,坐也如是参,参到用力不及处、留意不得时,蓦忽打脱,方知成佛其来旧矣!这一著子,是从上佛祖,了生脱死之已验三昧,惟贵信得及,久远不迟转,更无有不获其相应者。所以古宿有谓:但办肯心,决不相赚!”


————————


**多杰

正确的修道,是一个非常细密的过程,不是天真地投入即可有成。歧途甚多,曲解道心和以自我为中心来解释道心的情形,都可能误入歧途而发生,我们会欺骗自己,自以为是在发展道心,其实是在用修道法加强我慢。这种根本的曲解,可称为修道上的唯物。---《突破修道上的唯物》引言

 

释禅心:

仁者切莫以为,上来先举发心真实、发心谛当,宗门及历来诸师,便不懂禅病、不明渗漏(即所谓道上岐途),乃至不懂师承谛当、功夫谛当、悟处谛当、修道谛当、末后谛当、为人谛当等。若举藏传,辽西遍知传承,至今无论新修老修,每年必拿百日,专观生起出离心之《修心百日》,岂可视其不懂岐途?巴珠仁波且携辽西龙多等弟子山上禅修,每闻山中鸟鸣,即痛呼"苦啊苦啊″,如此诱导出离,岂可以此之举,便指其不明道中岐途及细密也

 

鸟巢:

出离心很好,能生起来清净的心,但出离心是最难生起来。。。。


 

妙禅:

出离心的修持,得时时提提斯啊!纵祖师大德也从未放松片刻。因担心陷入“道上歧途”而忽视出离心的修持,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歧途”吧。这么理解对吗,师父?

 

释禅心:

妙禅正解!


宗印:

师父,什么叫谛当?

 

释禅心:

谛:真实不虚。当:合宜,与“谛”合宜之义。

这里的“当”,又可引伸为承当,即:真实承当、承当真实。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