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未明急如心火 请先觅师及与传承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大事未明急如心火 请先觅师及与传承




大事未明急如心火 请先觅师及与传承

释禅心  2012-03-09


全世界现有各宗各派的佛法,正信佛弟子们,都会用恭敬心、清净心去看待。弘扬各自的传承法脉都是对的,但薄地凡夫,不可能全部都去依止与闻思修吧?今生侥幸生为人身,虽然比之投生三恶道的众生,处境好过百千万亿倍。但如实思维、如实觉知的话,仍然苦短无比,刹那稍纵即逝,一切梦幻泡影。生、老、病、死和我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协商延缓的余地,常念生死事大,业识茫茫,大事不明、急如心火。所以呢,在自己没有获得了生断死的把握前,最初一脚,需要死心塌地地依止一支和自己最有缘的法脉,最有缘的上师,这样时时刻刻追随亲近、以至于生生世世成熟极近的亲因缘,了知自己生长在哪一宗的门下,像觉海堪布师父的根本上师门色仁波切说的:“以此法为主而修行使你得法益快,成就究竟佛果的把握性大,如果放弃了这一法门就断了法缘。”


如果在座的同修中,有人常把生死贴在额头,如丧考妣、不想又白白空过一生的话,那就要尽快寻访、参究真正的善知识,佛性虽然天真,人人本自具足,但不经师传,不因师悟者,千万人中找不出一两位。


如果你真的对某位上师、善知识生起了信心,那么,我一定要鼓励你应该排除万难,把握一切能把握的机缘,直接亲近他们,如果自己的发心是想今生就在生死大事上做一个了断的话,那么你至少要在稳固本性见后才可以独自去修持,而不仅仅满足于只在上师们那里,听完一两个教法就走人。以前噶陀阿松大堪布在辽西就教诫我说:几天几月亲近一下上师,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他的影子,这样的人连上师的皮毛成就都不可能获得,就更不要说大圆满的如实证悟了!


以前堪布觉海师父经常说:“如果你没有分别心,那么你可以像蒋杨钦哲仁波切一样,拜一百多(120)位上师也不算多!但是如果自己分别心大的话,那你拜两位上师也是多了!”我想以我来讲,多拜三、五位上师可能只会为自己累积更多的恶业!因为没有办法,我的分别心的确很大,其他所有上师以及眷属弟子我都可以随喜,但唯有具大恩德的根本上师辽西怙主仁波切,以及噶陀阿松大堪布等极少数几位上师,在自己的心中,乃是千真万确的在世佛陀!虽然我自己完全没有一点修持,身语意三门也极为恶劣,但唯就这个信心而言,确实丝毫没有摇动过,我想很多人多少都会有一点类似我这样的念头,因为每个人的发心有差别,无始以来的因缘也有差别。


说这话的意思只是强调需要死心塌地地依止一支和自己最有缘的法脉,最有缘的上师,像辽西寺的赞哲喇嘛也跟我们说:“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忙得过来?什么传承都要求,什么仪轨都想念,什么大圆满都想学!”那么我们知道,喇嘛自己虽然也求了无数的灌顶传承,但他28年中,唯一依止与祈祷的上师是辽西怙主仁波切,唯一修的大圆满窍诀只有遍知阿格旺波尊者的口耳引导。那么他是怎么证得大圆满的本性呢?有次他在辽西寂静的山上独自打坐,他说他祈祷上师都是流着眼泪的,那么他这次又在上座的时候流着眼泪向怙主仁波切祈祷,突然一阵狂风卷来,催倒了他那又矮又破泥巴房子的一扇门,他昏厥了过去!醒来时发现以前还需要维系的禅修境界、能所的执着也都瓦解消失了,他就这样回到了无修无得的赤裸本面中!


近来的十多年中,我也遇到了一些小小的违缘障碍,但真的觉得这些都是大悲怙主加持给自己于事上、境上修心透练的宝贵功课。那么,我当年本来是发心要去色达的,但是这个想法报告嘎绒寺的老法主上师喜绕俄热仁波切后,他老人家脸色一沉,过了一会略显不悦地说:“色达十几万人,你能直接亲近堪布(法王如意宝)吗?你去了最多就是远远地丢一条哈达上去罢了!”


老上师停顿了一会又缓缓地说:“不能直接亲近在上师身边,上师甚至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不能直接接触上师的身,不能直接耳闻上师的语,不能在日常中随时感受上师的心,自己的三门不能跟上师的三门亲密无间,那叫什么亲近上师?有什么用?!”


那么,我这样被老上师呵斥了以后,头脑算是清醒了些:是啊,哪里热闹,就跟风去哪里,我又不是要当一个追星族。我是要直接亲近上师,以口耳相承、亲聆近传的方式得到加持的!我自问不是那种一闻一指就能顿悟明白的人,像自己这样下劣的根器,唯有到上师们的身边去,时时锤炼,相机启发,才能时刻领受加持。否则,光凭自己看看书和光盘、听听磁带跟录音、这里那里找几位善知识东问西学,像猴子拾玉米苞似的,也不能说没有一点法益,但说要突破生死大事,恐怕像我这般恶劣的人,是古无先例的。所以我自己考虑,老上师也极力推荐,后来就去了辽西,那时候呢,辽西怙主仁波切还没有收过一位藏族以外的人为弟子,但几年后,大恩德的怙主上师以及辽西园林的弟子遍天下,我总算近水楼台先亲近了上师仁波切一段时间,后来即使能见到师父,我也不敢随便去找,因为很多人都要拜见,怕占据虔诚师兄弟们亲近的宝贵时间是其一,主要师父他老人家日夜为众生操劳,还去打扰的话,是再也不敢了。


举个现象来思考一下:我们读佛陀的传记,说佛陀人间的弟子成百上千,但经常能随时亲近在佛陀左右的弟子,大概也就是后世最闻名的声闻上首十大弟子,所以后世有人甚至把这些能直接亲近佛陀的长老弟子们叫做“贵族弟子”——上座部佛教就是由当年这些直接亲近佛陀身边的长老级别的弟子传承而来,原始佛教后来分裂成上座部与大众部——大众部,其实主要就是由那些在外围中、没有太多机缘、甚至没有机缘直接亲近佛陀的普通大众弟子们聚集而成的群体,他们获得教法的途径大多是间接的,比如他们需要通过长老级别弟子们的再传播才能获得教法。这样,他们在接受教法后理解教法、修持教法时,因各自师承的差异而出现了差异,当他们的意见和长老级别的弟子们难以统一时,最终导致了教团内部的分裂——成为发表各自声音的修行团体——这大概也是后世宗派林立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再读莲花生大师的传记,以及历代成就者、禅师们的传记,以莲师为首的王臣二十五弟子,结论起来说:某某成就者的几大心子、几大栋梁,几大成就弟子,某某大禅师的传灯弟子……等等,那么,这些最杰出的弟子、上首弟子、成就者弟子们,哪一个不是具足了一种最亲的缘分、得以长期亲近在一位上师善知识身边的呢?这种殊胜无比的因缘,难道不是生生世世长期亲近、长期累积成熟而来的吗?


不但所修传承法脉、所依止的有缘上师、佛陀是这样的,即使是菩提道上的兄弟同修,同样也是以生生世世的深厚因缘,才能始终相聚在一起成为法侣的。所以说,我们不但要珍惜自己的有缘法脉与传承上师,同样也要珍惜自己身边的所有同修,相互提携,自他二利,直到最终圆满成就。


  (注:以上的话,是给一、两位生起念头想到藏地出家,以及诸多欲依止辽西、嘎绒诸上师与传承引导作实修众的建议。)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