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钟即从睡起,板响便到斋堂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闻钟即从睡起,板响便到斋堂



闻钟即从睡起,板响便到斋堂

2019/6/30  金堂寺斋堂



古德祖师们曾说:“众善所归,皆宗实相;如空包纳,似地发生;但契一如,自含众德。又说,“不动真际,万行常兴。不坏缘生,法界恒现。寂不阂用,俗不违真,有无齐观,一际平等。是以万法唯心,应须广行诸度,不可守愚空坐,以滞真修。——(永明延寿禅师《万善同归集》)

 

众善所归,皆宗实相——何为实相呢?真的悟得了人人目前、“现前一念的自性清净心”,那么百千万亿的方便法门,如空包纳——实相一心,好比虚空中包尽一切万法,所以天台祖师说一念具足三千性相,十法界中所有的正报、依报,世出世间的一切事事理理,全在现前一念中具足。似地发生,好比大地,能发生一切事物般,实相一心中能出生一切善法善行——小乘、大乘、金刚乘,或者出生九乘次第中的所有法门。

 

但契一如,自含众德。不动真际,万行常兴真悟入了一心实相,依相宗而言,一切体用,都从无漏清净心的种子中发生,自然含摄一切佛身、净土、十力、四无畏等功德果报。依般若中观及性宗来说,平等实相、不动本性中自然立处皆真,万行门中不舍一法,法法无非称性缘起的一切功德也! 


还知“森罗及万象,一法之所印”么?此一法者,现前一念自性清净心也!即此一心,无法不摄,具足六度万行,布施不是因心而舍吗?持戒不是因心而持吗?忍辱不是因心而受吗?精进不是因心而作吗?禅定不是因心而发吗?般若不是从心而起吗?种种方便不是从心所生吗?一切力量,不是由心而运吗?一切悲愿、一切智慧,不都是由心而发、从心通达吗?

 

不坏缘生,法界恒现。目前所遇着的一事一法一因缘,全都转为道用,所谓道在日用、日用流通,并不坏、不废世间法(即俗谛)也!所谓“大道传天下,千愁一指开,欢颜无尔我,面面是如来”也!《法华经》又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到这里亲见诸法缘起、重重无尽,所现无一不是事事无碍之法界,岂是可以毁之、弃之、破之的!龙树祖师说:“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谛”——这里的第一谛,就是不灭之法界也。

 

禅宗悟后的修持,那就是“随缘消旧业、任运着衣裳”——日用随缘中过日子啊!真实“无妄功用”的修与行。还记得禅宗祖师的四弘誓愿么?“饥来要吃饭,寒到便添衣,困时伸脚睡,热处即风吹”是也。

 

寂不阂用寂是一心之体,用为即体之用,体用互不阻隔,“阂”者阻隔不通也。用而常寂——“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古时有一禅僧,诵此偈时忽然起疑,疑情日夜不休,一天正参着时,忽闻柳树枝头上的黄莺一声啼叫而大悟,于是续前偈曰:“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春至百花开,黄莺啼柳上。”

 

俗不违真,有无齐观,一际平等。打个比方说,俗者如波、真者如水,波不违水、水不违波,波水本来不二。如是一切真俗、有无诸法,总不出现前介尔一念之心,不变随缘(体性中用)、随缘不变(用不离体),无一随缘之法不从现前一念发出,无有一法建立于体性心外,这才“一际平等”嘛!

 

是以万法唯心,应须广行诸度,不可守愚空坐,以滞真修。外道修行,以落于空亡无智的无想定、灭尽定为究竟,千万亿年,定力退失后仍然生死轮回。内道声闻、缘觉中的二乘行者,能空不能妙有,证偏空(偏真)涅槃断分段生死,变易生死仍在。所以大乘行者知万法唯心故,“应须广行六度,不可守愚空坐,以滞真修。”“守愚”者,种种不了义边见,或执着于有(以有为有),或落于空(以空为有)执空执有总非中道、总非真空妙有之圆融法门,如是触途成滞,障碍不通。法眼文益禅师问弟子们云:“泉眼不通被沙碍,道眼不通被什么碍?”众弟子无对,禅师代云:“被眼碍!”

 

既然我们今生都在人道中生活、在人道中参禅,那你不可能不随顺人道中的穿衣吃饭、日常运用等。比方说我现在暂时常住在金堂寺、暂时常住在古月禅堂,那我就随顺金堂寺、古月禅堂日常中的一切而为行持:课诵的时间一到,便去课诵;常住喊出坡、去菜地,我就出坡、去菜地;云板一响,就去斋堂过堂(吃饭);进了禅堂,那就两腿盘起来,跟大家一起坐禅。你看日常中的一切,穿衣、吃饭、睡觉、上厕所,搬柴、烧火、挑水、种菜、扫地,课诵、坐禅、上香、洒净、礼拜、问答,你在日常的举手动足、瞬目扬眉、开口闭口,件件何曾假手他人!一一行云流水!本来毫无滞碍的嘛!

 

(这时师父问):妙*师,你说说看,要考上清华北大难不难‍‍?你当年读研、考博难不难?


(妙*师答:难。)

 

(师又问):难啊?‍‍你把菜地整出来难不难?


(妙*师答:没有那个难。)

 

(师曰):整菜地没有读研、考博难,‍‍但要把菜种好也不容易。你看你要去求个大戒,‍‍难不难?‍‍难!本来说得好好的,要去近一点的云居山,现在又得千里迢迢赶去四川了,‍‍难!‍‍

这样看来,世上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容易的。那么我们参禅难不难?修大圆满难不难?你们都说说看!

 

(这时大家都答“难!”师父继续说)‍‍看来你们和祖师们,完全不是同一个鼻孔出气!‍‍三祖僧璨禅师说“至道无难”,大圆满的大成就者麦彭仁波切不是也说“此心简易难信之秘密”吗? 然而此一秘密,只许自知!

 

“至道无难”——为什么你们都说难呢?妙福,你说一下看!

 

(妙福不语,师又言):只因你有太多的拣择,你总认为两个腿盘起来(方是禅、才有禅),师父都不敢看你们那个“弯腰驼背打呼噜的劲”——这就是你们的“禅”、口水直流的“馋”。下了座就不是禅,到了菜地不是禅,进了厨房也不是禅,到了大殿念经也不是禅,你们的拣择真是太多了!

 

以前大慧宗杲禅师,座下有很多悟道的弟子,还有很多都是在家的。他有一个当官的弟子,有一天和师父聊天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师父老人家啊,那么多师兄弟都开悟了,独我至今未悟”,越说越伤心,越说越痛心。大慧宗杲便问:“你知道自己没有开悟的那个‘知’,你说开悟很难的那个‘知’,它难不难?”

‍‍

华严五祖宗密禅师曰:“知之一字,众妙之门!

 

师父开口出声,你便听到了;才一闭嘴——你什么都没有听到?到底有没有听到?妙*?你中午都吃了什么菜,都吃了什么东西?‍‍‍‍你吃饭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很难?

我跟你们说我现在也很难,因为我一边给你们讲,一边还要大拇指按着微信的语音来录音以发到‍‍面壁群去,‍‍按得手指都发酸也是难嘛。‍‍但是师父同时也晓得目前分明了知“手指发酸”的这一“知”啊,它并不在难中!且这一知啊,全然干干净净、觅之了不可得、说似一物即不中!

 

饭来就张口,有汤喝汤,‍‍有菜夹菜。桌上的菜呀,‍‍有酸的、有甜的、有苦的、有辣的,百味千呈,一切差别法现前。那师父老和尚要问你们啊:‍‍知这苦的、知这酸的、知这甜的、知这辣的这一“知”,到底还有没有酸、甜、苦、辣呢?此一“知”,究竟还在不在酸、甜、苦、辣中呢?

‍‍

‍‍有拣择的人他就嚷嚷:“啊,‍‍酸的我不要,我要辣的。”莫非酸的里头就没有此一“知”?辣的里头方具此一“知”?如此斥酸拣辣,痴人一枚也!

 

此身既在人道中,那你就在人道中随方就圆地保任这一“简易之秘密”,而不必追求天道或者模仿畜生道等其他诸道的情况。今天自己可以亲历亲为的,那就莫要赖到明天、后天、大后天,只因现前一念无不具足、无有不是之故!就在当下眼见色境、耳闻音声、鼻嗅香臭、舌尝五味、身触苦乐、意知痛痒的六根门头中,以及足下随时运奔、手中随时捉持的所有动静运用中,讨个分晓!请问现在不做、现在不悟、现在不了,你又更待何时?

 

宋朝时期,日本镰仓时代,24岁的道元和尚来到中国浙江天童寺,寻觅禅师参悟禅法。道元和尚后来成为日本曹洞宗的开山始祖,他是如何启发道机的呢?

 

道元和尚在天童寺的某天,见到一位八十多岁、弯腰驼背的老和尚,正在正午大太阳底下晒着常住的香菇,他非常不忍心地过去说:“老和尚,您都这么一大把的年纪,应该退居在养老堂静养着嘛,就不要这么操劳这么辛苦的事了,可以找年轻僧人来做的!”

 

老和尚头也不抬地说:“别人不是我!”

 

道元一听,当下有所醒悟!但是他仍然关切地对老和尚说道:“但是也不用挑这会大太阳的中午来晒香菇嘛!”

 

老和尚站起身来,两眼瞪着年轻的道元和尚:“大太阳不晒,莫非要等到没太阳、下雨天才来晒呢?!”

 

有位僧人请教赵州禅师:“什么是佛?”

 

赵州转身往厕所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都说老赵州是尊古佛,但是你看他尿急了,还是要自己亲自去上厕所才行!”——各位!尿急了这事也只许自知!亲自去上厕所解脱了也只许你自己解决、自己自知!

 

黄檗禅师道场中的首座睦州禅师,某天有僧请教:“我们每天都要穿衣吃饭,如何能免除这些呢?”

 

问话的人言下之意,天天都要穿衣吃饭,生活这么重复、琐碎,真是好苦恼、好麻烦啊!

 

睦州禅师回答:“我们穿衣吃饭


“不明白、不理解您的意思哦!”


“不明白、不理解,那你就每天穿衣吃饭吧!”

 

然而我们这些烦恼汉,吃饭时他觉得浪费时间,偏去禅堂坐禅;微信图片_20200423160401.jpg坡时又不开心,要去大殿课诵;课诵一到,他又纠结“我是大圆满的行者”何必念诵?及至坐禅时间一到,他又烦恼我还是应该多做些净障、忏悔的念诵以累积资粮。苦啊!大道本来无碍的,他却在心头中千般计较,肠子在肚子中翻了何止万回!且听师父老和尚这里偈曰:


闻钟即从睡起,板响便到斋堂。

有人来问佛法,荷锄上下飞扬。

再讨西来祖意,指曰簸箕箩筐。

通身全无本事,湖南老僧一场!


刚才有人汇报师父说,‍‍现在自己心里头清清静静,一个念头也没有,‍‍整天清清净净的无念好安逸、好自在,请问师父这个是道吗?呃——有念、无念,有念的时候是酸是辣(不安逸、不自在一边),无念的时候是甘是甜(是安逸、是自在一边),你的这个有念、无念到底是个什么道?——外道?!

 

心里头无一念,你觉得清清静静的,你觉得好安逸、好自在的,正是酸甜苦辣、百千万种味中的一味而已!切莫错认了定盘星、满盘皆错哦!不过呢,百千万味,那也就是百千万种三昧之一,诸佛有百千万亿种三昧,但是你要晓得,百千万亿三昧,总不离体性,总不离现前这一“知”、总不离现前率尔之一念也。

‍‍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你拣择一个清清静静的无念为道——着实难!你那“清清净净的无念”正是一念、正是外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你这还不是偷盗,我这个道,你还偷不走。把你那清清净净的一念(所谓无念)偷走、盗走了那才真干净了!

 

 

你们答一句来看:清清静静如若不是法身,那什么是法身呢?


(众无答,师又问):*师,你来把刚才的问题,问师父一句吧!


(妙*问)师父,什么是法身?


(师答):清清静静!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妙禅
上师知,赐加持! 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祗获法身!

发布于2020-04-23 22:55:58|回复


宗心
此清清静静非彼清清静静哉!🙏🙏🙏

签名:宗心
发布于2020-04-23 20:31:35|回复


吉美荣卓

顶礼感恩师父!



签名:宗照
发布于2020-04-23 20:16: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