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




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

2014年1月11日 古月禅堂  释禅心

 

 

举过“心性本净、客尘所染”的解释,现在再对照我们自己的心行状态如何,正如《地藏经》中说到的:“举心动念,无非是罪,由种发种,以业积业,六道障缘,轮转无穷。”——要能净除客尘污染,还我本来面目,清净生有、死有、中有这三有间的迷惑,那么就得切切实实地,做好“熟处转生、生处转熟”的心行功夫。

 

什么是“熟处转生?”循着从前一切客尘妄想的境,辗转于贪嗔痴慢疑等诸五毒习气烦恼的老路,这是“熟”——此熟要转生哪!课诵禅观、座上座下时,努力要把贪嗔痴的熟路,转到和本性空、智慧明、大悲周遍相应目前这般暂时陌生的“生”路上去。往生路上转久了,生路自然便成了熟路。

 

“生处转熟”者,好比本性空、智慧明、大悲周遍,这些曾经都是“生”的,现在要反复将之转熟。熟路到归家稳坐,到不动地、不退转地。

 

下手做观修做功夫时,总不出身、语、意三门的要求。首先身姿要求端正,坐时不得东倒西歪、前俯后仰,身不落于懈怠懒散的状态。真正下功夫修过止观、能初步进入定境状态的人,他就实实在在、明明白白地体验到:在得定前、禅定要现前时,先会有一种力量,从身心里头发出来,它会自然把自己的身背撑直而不动,尾椎、腰椎有一股“气”的力量,一刹那就把自己的腰背撑得笔直。这时即使坐上很久,也没有什么累的感觉,同时心里头清明得很——“持身定”现前也。其实这就是粗心妄想歇下来后,心念转向细微、精微,进入心一境性前的必然状态,它不是可有可无的。所谓心一境性,也就是心和境,达到合一的状态,心境一如、一心不乱的禅定。

 

所以讲,平时我也常常看到,自称经年累月的禅修者,打起坐来还是弯腰驼背坐在那里。和尚我也不忍心指出,他们根本就没有生起过什么禅定,要是说你连“持身定”都没有发起来过,还谈什么之后心境一如的禅定呢?必须要经历过这里的最基础处,才会发生欲界定以及初禅。

 

没有实修经验的人,尽管说得很多佛学知识,但是难以瞒过明眼过来人,才一坐下来,不就露馅了嘛。

 

举个例子。日本的盘珪永琢禅师,这是日本佛教史上,一位有着非常成就的高僧。禅师有天和弟子们分享自己的实修经验时说了这样一番话:“以前自己智慧没开、经验未到的时候,觉得修持在我之上、比我高的善知识,他是何等境界的人,是已经彻悟了的人,或者还没彻悟的人,由于我自己没有经验,自己实证经验没到的缘故,所以我也没有办法真的知道他们是不是的(只能人云亦云地去)。但是后来自己有了实际的经验,心地法眼开了,毫厘不差地,从前被诸方称许为一方明眼之师的人,现在看来,多是一群瞎眼汉!他们所知道的,我没有不知的,但是我所了知的呢,他们却全然不知!”

 

从前良遂禅师(唐代南岳怀让禅师法系)上堂说法开示道:“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

 

良遂禅师参禅时,参访麻谷宝彻禅师。第一次见着宝彻时,禅师正在菜园里头忙着。良遂诚心向他请教,麻谷宝彻对他完全不理不睬地,径直回丈室,闭紧了大门,直让他疑着去!

 

第二天,良遂敲门欲要再见,麻谷禅师开门时问:阿谁?——哪个呢?!良遂刚一答应:“是我、良遂啊!”——忽然眼光瞥地,悟了!于是顶礼说:良遂要是不来拜见和尚,差点就被十二部经论赚过了一生!

 

我们读经书,总是被经论中的语言文字转失了自己,总是陷入了思维拟议、聪明伶俐的葛藤缠缚之中,早就不见了本位上的自己。古来真实参禅悟道的禅师们则不同于此,他们心心念念,都在返扑自心是什么的功夫上,昼夜时中,唯一只在堪破心境的返照功夫上努力,牛鼻子哪还有被语言文字牵着走掉的机会?功夫做到一团纯熟,就差一位明眼禅师,轻轻一指,拶地一声,忽尔脱落、大彻了去。所以大家看,良遂禅师被麻谷宝彻一指:阿谁?——那个火急火燎、想要知道答案、想要开悟、想要了生脱死的是什么?良谷也就大悟了也!

 

盘珪禅师,少年时读儒家四书中的《大学》,于第一章中“大学之道,在明明德”的“明明德”生起了疑情,因为这一疑情而出家参禅。经过十多年的精进,终于亲见到了“明明德”的理。因为当时的日本,找不到可以印证他悟道的明眼尊师,于是不辞万苦千辛,前往中国,接受悟道禅师们的锤炼和印证。

 

古来很多禅师们都曾举过参禅经历中,“大悟几多次,小悟无数回”的话。盘珪禅师也毫不隐瞒自己的体验,禅师向弟子们合盘托出自己修道、悟道乃至证道过程中的经验:他说和尚我啊,于二十六岁的时候,亲见到了本来面目,之后经过毫不懈怠的长期禅修,一直到现在,期间大悟很多回、小悟N多次那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大悟几多回,但是呢,所有的悟啊,譬如第一次心开悟解的初见,之后中间又经历很多回的大悟、证悟,一直到现在,所悟之见,初、中、后没有一毫发许的差别。虽然三时上,所悟的“见”并没有丝毫差别,但是身心获得大自在、大解脱的力量,以及了知所有佛法、与一切众生根器和因缘的那个法眼圆明的“智慧”啊,跟自己当年二十六岁,初次见到本性的时候,却有着天上、地下的天壤之别呢!

 

上文为2014年1月11日,禅心师父略聊《课诵禅修中的止观要领——心性本净与客尘所染》中的片段摘录。(语音整理文字:莫纳)

 

 

附 录

 

这段时间,师父在山上禅堂,为常住众传讲带修某一殊胜窍诀引导修法时,给我等弟子们分享了一个之前他老人家从未讲到过的经历。现在经过师父开许同意,再分享给各位师兄弟们。

 

师父讲到:当年在辽西神山上掩关时,某天凌晨起身坐禅,至中午下座后准备做饭,当把一盆水倒出门外时所发生的……(大家都知道的,后来师公噶陀阿松老堪布也是就师父的这次,而予印许的)。

 

师父说他后来回忆,实际上当年辽西关房那种能所打失的脱落,在他十八、九岁时,就已反复经历过多次,而且是在那种非常嘈杂吵闹的集体宿舍坏境中发生的。

 

八十年代后期,因为外婆禅的原因,师父开始每天在嘈杂吵闹的集体宿舍床上打坐。那时没有什么见地可言,去到寺院,也没有什么经书可请,拿回来一张印着准提佛母修法的结缘纸,黑白的准提佛母图,以及咒印,在没有得到传授的情况下(后来在市内开福寺附近自称有传承的一居士处得到传授),自此师父每天在宿舍中结印、持咒并静坐观心,尔时身心常常因为宿舍内外的某个忽然的吵闹声、开门声甚至是脚步声,一刹那就脱开了,这样的情况,少说也有数十次,与后来禅书看到的、所谓的“虚空粉碎、大地平沉”,应当了无二致。

 

但是那时,八十年代因为气功热,师父也接触并受其影响,因此多有追求境界、向往神通的事,而这一“大地平沉”呢,却没有任何神通现前,太平常了啦!从来便没当作一回事,所谓当面错过、何止如此也。

 

师父说,当时的情况,确跟在辽西、噶陀禅修时,所发生的全体脱落完全是同一回事。当年宿舍自修中,若有明眼善知识的指示,后来数十年,那就不至于一再走了那么多的冤枉路咯!

 

师父又讲到了日本高僧盘禅师的故事(见上午禅堂网站所发2014年师父的《诸人知处、良遂总知;良遂知处、诸人不知》一文)。盘珪禅师自述自己年轻时开悟本来面目,到二十年后、而今时的所悟,所见的本质上毫无差别,都是同一,但其智慧或者法眼圆明的深广程度,却与当年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不可相提并论也。

 

师父言:打个比方,纸面上画的一片天,跟你透过门缝里看到的天,这是道理上的明白(解悟)和自己亲见(亲证)的不同。之后,门缝中看到的一线天是天吧?打开门站在阳台上所看到的一片天也是天吧?乃至站在喜马拉雅山峰顶,以及你乘星际飞船到达太空深处中所看到的天空,也都还是天吧?但是,你在喜马拉雅峰顶、你在太空深处所看到的天空,那和透过门缝中看到、阳台上看到或者纸面上所画的天空,可以同日而异语么?若在身心脱落,与全体的天空合一、全体的法界合一、无二无别的情况下呢?故此当知,虽然前前与后后,所亲见到的天空,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同一个,但其深广程度绝对是不可同喻、不可比拟的。(释妙定  2020/8/4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没有双盘,单盘或者散盘都很容易塌腰



发布于2020-08-19 07:27:11|回复


宗智

感恩師父,感恩妙定師




发布于2020-08-05 13:20:16|回复


今海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20-08-04 11:50:38|回复


匿名

感恩師父,感恩妙定師



发布于2020-08-04 11:26:07|回复


匿名
其实这就是粗心妄想歇下来后,心念转向细微、精微,进入心一境性前的必然状态,它不是可有可无的。所谓心一境性,也就是心和境,达到合一的状态,心境一如、一心不乱的禅定。

发布于2020-08-04 10:46: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