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护初学者慧命,大圆满要小声讲
曲1
× 请输入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密院密码

为保护初学者慧命,大圆满要小声讲




为保护初学者慧命,大圆满要小声讲

   堪布拉布仁波切  述 


不知道噶千仁波切的教学方式是怎样,但是他的上师堪布门(明)色仁波切,是非常严格的上师,不会随便教人大圆满这样的大法。我当时是走路去门色仁波切住处的,一路走过去的,天寒地冻,衣服又单薄,半路上差点冻死。


那时是我第一次听到噶千仁波切的名号,有人告诉我说噶举派有这样一位大师,是堪布门色仁波切的弟子,才刚从堪布那里结束课程离开,我想可以运用堪布没课这个空档去请法。我想请他传授大圆满法,主要是想请堪布教导我一个大圆满教本,藏文叫「耶谢喇嘛」,意思是「本智上师」。因为那段时间堪布门色仁波切大概有一个月时间没有课,他就为我一个人教导《本智上师》这个教本。


当时我一路走过去,背着行囊,里面装着糌粑、书本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全身衣服破破烂烂的,像乞丐一样,可是堪布门色仁波切完全不在意这件事情,非常欢喜的接受我,因为他知道我真的有心想要学法的。


你会看到早期的这些老师,跟现在老师是不一样的,早期老师并不在意学生有没有钱,或者有没有地位,他只在意这个学生有没有真心想要学法,这是他们真正关注的地方。


我记得我刚到的时候,堪布门色仁波切正好一个人在院子里打坐,我远远看到他,非常欢喜,就地跪了下来向他拜了三拜,他隔着篱笆远远看到我,也很高兴的说:「喂!你是谁?」把我招呼了过去。那时我全身破烂,活像个乞丐,可是他很快就接受了我。其实,那时我不是「像乞丐」,实际上就是个乞丐,可是他知道我是长途跋涉来求法的,就马上欢喜的接受了我。


仁波切把我叫过去,叫我去帮他拿鞋子,接着叫了他的侍者来问道:「这个人要来这边学习,有什么地方可以住?」就想了一些地方,和侍者商量,最后觉得有一位在家居士家可能是可以的。侍者就请居士过来问道:「这边有位喇嘛要来这边学习一段时间,可以到你家里住一段时间吗?」居士说:「住一辈子都没问题!」可能是因为上师这么交代,所以他很爽快的答应了。


那位居士的房子,其实非常破烂,给我住的也是小小的一间房间,反正那个年代一般人的屋子都破破的,那时候的人生活简单,但过得很自在,房子虽然破烂,但反而单纯省心,不用花太多时间照料,可以专注在学习上。不像我们现在房子住得那么好,但相应而来的麻烦就一大堆,就要打扫啊什么的,有很多很多琐碎的事情要做,对于有心学习佛法的人,太多的清洁打扫有时是种不必要的涣散。


我们以前的学习环境,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我们的心反而自由自在的,对我来说「自由就是干净,不自由就是不干净」。


总之我就这样在居士家住了下来,一边向门(明)色仁波切学习《本智上师》。


有一天,居士有个朋友来看他,也是一个在家居士,两个人在看同一本书,并且讨论了起来,但声音压得低低的,就怕我看到。可是房子很小、隔音也很差,再怎么压低声音还是听得很清楚,所以我还是听得到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在看的那本书,是堪布门色的上师所写,关于大圆满的「立断」和「顿超」的教言。他们这么谨慎怕我听见在说什么,是因为像这样的书是不可以随便给其他人看到、听到的,如果不小心让其他学习上还不成熟的人看到,是会害到那个人的,因为还不到那样的程度,就看到那样的书的话,你只会记住里面的名相,产生很多的概念,就开始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已经懂了,那样是有害的——我想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他们就很小声怕我看见。


其实那时我自己的背包里就带着这本书,但是我也没有炫耀的说破:「你们不用那么小声,你们那本书,我也有!」就假装我没听到。之所以说到这个例子,是因为平时我们是不可以随便看大手印、大圆满的书,除非是在上师的指导之下,要不然是不可以随便乱看的。


(古月禅堂转载  若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或留言我们及时删除。)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普河

大圆满法不是可以随便翻阅的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21-04-16 12:54:06|回复